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2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其实李毅这点猜错了,外边的人并没有知道张制器师写的字,又因为张制器师在给刀起名时说的条条有理,也没有想到这一层。张制器师的暗示瞒过了所有人。

    恍如一夜梦醒,虽然这些日子来,李毅的表现,平静的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像是真的一如那位对他用过‘取思术’的人说的那样,似乎知道自己改变不了这种现状,所以坦然接受了一样。

    然而,事实真是如此么。面对困难,人往往有两种做法,一种是坦然接受,就像李毅现在这样,另一种就是抗争,管他天和地,抗争到底。至少从目前来看,李毅是接受了,毫无怨言的接受。

    几天前,那位张制器师回来了,相见无言,张制器师似乎是很疲惫,而李毅则是苦笑。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见何必曾相言,默默无语只对视,一切都在不言中。

    李毅的房间,已经不再是在院子中,早就被搬到了塔楼上,不知道是有意照顾他,还是无心之举,他的房间的对面,就是那位张制器师。

    一天,两天,三天,五天,十天,今天已经是张制器师回来的第十天了,两个人似乎像是不认识一般,十天来,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见过的面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李毅的生活变得极有规律,每天早上起来,修炼眼力,然后修炼元力,然后去藏书阁,看书,看各式各样的书,但几乎都是关于制器的,都是基础到进入制器部的人不会去看的书。

    朱明华以为李毅必然会记恨于自己,但是没想到的是李毅还主动找到朱明华说:“不是说,会给我安排人指导我修炼元力么?怎么这么多天还没见到人?”

    没有犹豫,朱明华马上着手让人安排。出于谨慎,他还特意告诉那指导李毅的人,不用太用心。然而那人却告诉他,李毅问的,都是一些非常基本的,根本没有要求他指导更深层次的。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么,当然不是,李毅的心中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要离开这里,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够,就现在的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他选择了蛰伏,他在等待,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因为机会只会有一次,一旦失败,对方肯定就不会再向这样相对比较轻松的对自己。

    至于对李毅使用‘取思术’,却判断出李毅说的是真话,因为那一刻李毅心里想的真的是回到住处,因为那时候他心里乱的很,很想静下来思考一下。误打误撞,帮助他瞒过了一次。后来也不是再没有对李毅用过,但是结果都是李毅想的是就安心的留在这里。之所以这样,是李毅故意而为之。

    ‘取思术’,号称可以探知他人的思想,但是,这样的探知是有条件的,而且也不是绝对成功的。所谓的条件,就是必须要被探取的人必须毫无防备;所谓的不绝对成功,是因为失败的概率与成功五五分,而且还有办法瞒过‘取思术’的探知,与此同时,对于元力高的人来讲,别人若是探知自己,他第一时间就会感觉到。

    总而言之,‘取思术’是元力应用中的一个方面,但是但就效果而言,这是一个很鸡肋的应用。想想也实属正常,倘若真的可以无条件的绝对的探知他人思想,那么简直就是太可怕了。

    李毅也知道这些,并不是他师父告诉他的,而是他从书上看来的,就是那本《制器论》,书的作者之所以论述这样详细,是因为作者提出一个异想天开的点子,制作一个可以百分百探知他人思想的器具。

    很遗憾的是书的作者没有制作出来,但是,这却给李毅了启发。李毅读完这一段论述后,机会没有思考,就知道制器部肯定会有通晓‘取思术’的人,那么对于自己这样的新人,对方肯定会用,而且肯定会不只一次的用。所以李毅又是一顿找,终于是被他找到了办法。

    所以也就有了前面说的,对李毅使用了很多次,但是结果都是李毅很安心的待在这里,在加上李毅一向乖乖的表现,制器部的护卫对他的看守,是越来越松,当然这样的松是朱明华不知道的。

    是夜,风平浪静,似乎连在院子中的树都已经睡着了。

    李毅从元力修炼中退出,暗暗运用起‘通视’,房间内的失误开始清晰地出现在他的眼里。走到窗前,左右的扫视一番,确定此时此刻没有人在附近。轻声的走出房间,对面就是张制器师的房间,面对着房门,李毅轻轻的将元力凝聚与一指之上,这一指,放在了房门上。

    片刻,门开了,悄无声息的打开。

    千万不要以为李毅学了什么开门锁的技术,门之所以开了,是因为张制器师在里面将门打开,李毅前面的做法,只是为了让张制器师意识都门外有人。

    见到李毅在门外,张制器师似乎一点都不意外,眼神示意李毅进屋。

    并不客气,轻轻松松的走进房间,然后自己找了一个椅子,坐在上边。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很奇怪的沉默。终于,张制器师还是率先开口:“小友深夜来访,不知道有何事情?”

    “感谢,小子先前愚钝,未曾识得这‘林示’刀的含义,以至于还害得老先生差点受了害,心中不安,特来感谢”

    “言过了,小友今日也成了这院中之囚,我并没有帮到你什么,不用谢我”

    “我还有事情问老先生”李毅很谨慎的说

    张制器师没有回答,很明显是让李毅继续说下去。

    “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信任老先生?”李毅出口就没有估计。

    “小友相信便信,不想信亦无妨,信与不信,都在你一念之间”,一个很模糊的回答。

    “我要逃出去”李毅语不惊人死不休。

    “小友说笑了,你若是想出去,自然是不必问过老夫”,张制器师波澜不惊。

    “我需要您的帮助”李毅盯着对方的双眼,语气无比认真。

    “无能为力,我在这里七年了,还没见到有人能够活着逃出去,就算你逃出去,你身上的禁制也会发作,到时后还是会被他们找到”

    “禁制?什么禁制?”李毅不解,连忙问道。

    “就是下在我们身上的禁制,这禁制并没有其他作用,只不过可以让他们随时随刻知道我们所处的地方而已”张制器师简单的解释给李毅。

    “这禁制是如何下的?”李毅并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被下了禁制,有些担心的问。

    “下禁制的人必须元力大于你的元力五级之上,至于是怎么下,我也不知道,但是在这过程中你会感觉到一下刺心的痛。”

    “那我没有被下禁制”李毅很肯定的说。

    “哦,奇怪呀,这里的每一位制器师都会被下禁制的,为什么你没有?他们的目标是你师父,倘若给你下了禁制,然后再假意放你走,然后再暗中跟随你去找你师傅,这样的办法他们居然没有用?”张制器师也是不解。

    “或许是因为我不知道我师父在哪里吧。”李毅勉强找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然而,朱明华之所以没有用张制器师说的办法,是因为张制器师对于下禁制的事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下禁制的人需要比被下的人元力高出五级才可以下禁制,但是解开禁制却不用,元力到达八级的人就能够解除。朱明华不想也知道,徐博之的元力肯定在八级之上,若是用那样的法子放走了李毅,能不能寻回来便不得而知了。

    权衡之下,朱明华决定用最简单的办法,就囚禁李毅,等着徐博之自己找上门来,他有这个信心。

    张制器师和李毅却是不知道这些,不过两个人也没有过多纠缠。

    “那你也逃不了,这院子里你知道有多少人在守卫着么?”张制器师直接打击李毅的想法。

    “我不知道,但是我不能不逃”李毅很坚定的回答。

    “为什么?”

    “为了师父,这个地方,我一定不能让师父因为我陷进来”,略微停顿,“而且,我讨厌这样的生活,这算是什么,囚禁,赤裸裸的囚禁,这院子里的护卫,根本就是看着我们的,而不是防止外边的进攻。我以前不知道什么是自由,但是我现在知道什么是不自由。以前,有个我很敬佩的人问过我我的理想是什么,那时候我回答不出来,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我的理想是自由的活着。”李毅的语气很低沉,似乎在回忆着以前的时光。

    “自由,你愿意为了这样虚无的东西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逃出去?”张制器师一针见血的问。

    “在所不惜”异常坚定的回答。

    “真想说你是个疯子,在这里并没有你想的那样坏。”

    “但是我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更不是我师父想要的生活”

    “你有什么办法?我怎么帮助你?”张制器师放下劝解,转而询问。

    “没有办法,但是一定会有的。就知道您一定会答应我,就像您第一次见到我就暗示我那样,我还想知道,你和我师父是什么关系?”李毅的脸上有了笑容。

    “嗯?你怎么知道?”张制器师有所吃惊。

    “那天提到师父的名字,你的不自然,被我注意到了”

    “你师父,曾经救过我全家人。”张制器师声音中有些颤抖。

    ……

    两个人一直谈到快天亮,至于内容,则无人可知了。

    互相剿杀了对方的一些据点,反而令枉生盟和七城联盟相对安静下来,仿佛极有默契一般,都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这只不过剩下的据点基本上都已经有明转暗。

    双方之所以还相对的克制,只不过是因为都没有必胜的决心,特别是枉生盟,这要多亏了其副盟主冷铜,冷铜积极的压制了所有不安分的声音,如不是如此,恐怕也不会这样和平。

    一场无畏的争斗,看来谁都没有占到便宜,除了那些在冲突中死去的人,唯一深受影响的,恐怕就是李毅了。

    三个月了,一转眼间就是三个月过去了,李毅成了整个制器部最爱学习的人,眼力的技法,还停留在第一阶段,但是在元力上,他已经突破到第六层。

    至于其他的,李毅似乎毫不关心,‘林示’就从来没有被他练过,最多的时间,还是在藏书阁中,一本本的藏书,成了他最忠实的伙伴。

    三个月间,他几乎无所不读,从涉及百科的大陆通史,到制器方面的理论,甚至到动植物的辨识,矿石材料的通鉴,他通通都不放过,只要是没有读过的,他就会用心的去看。

    以至于在暗中留意他在看什么书的监视人员在暗中向朱明华报告时,都说:他似乎就只是看书,不管什么书,一点没有筹划什么的样子,似乎呆的心安理得。

    朱明华听到这样的话,暗暗的吩咐一个命令下去。

    第二天,李毅依旧是准时的出现在藏书阁的第二层,第一层已经看完了,忽然瞥见自己已经看过的一个书架上多了两本新书,于是也没有看是什么名字,便和另三本书一起拿下来读。

    片刻过后,李毅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将两本书送回到书架上,嘴里不知道在骂着什么。

    两本书静悄悄的摆在那里,书上的名字很是显目:《房中术》、《识女八法》,暗中监视的人差点没笑出声来。

    李毅这三个月来的收获真的很大,这种收获是一个全方面接受各种知识的过程,也亏得他有一个好记性,所以能够这样快的博览群书,当然,除了那两本。

    李毅也知道暗中有人监视自己,那次夜谈中,张制器师就告诉他,这样的监视至少会持续半年,然后才有可能变得松弛,是你在院子中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注意你的那种放松。

    所以,李毅就这样老老实实地呆着,只不过这样的老实,只是表面上的。

    看书只是他掩饰的一个方面,藏书阁的位置很好,从里面的窗口,可以清楚的看见大门,以及大门两边的院墙,所以,这样的掩饰,也让他有充分的时间去研究这里,去想办法实现自己离开这里的计划。

    却说张制器师也告诉他了一些这院子中的事情,但是那只是大概的,太过于粗线条,所以他还要自己弄明白,除了因为一直以来的谨慎,还是因为,他明白,急不来的。

    特别是通过这三个月来他的观察,他跟深刻的感觉到,想离开这里,机会只会有一次,更确切地说,机会只有那么很短暂的一会,而他的想法,就是选好这一刻。(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