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吃晚饭的李毅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去,自打进来后,就一直在疑惑中,好生烦恼。今天要出去,心情也是有点小高兴。

    过了片刻,出现在大门前,守门的人的还没有等李毅说话,便说:“老大已经吩咐下来了,李大师您出去多加小心,还有,这是这次出去的令牌,回来的时候还需要验证收回,请您收好,别遗失了。”同时递过来令牌。

    李毅接过令牌,道了声谢,便出门而去。

    走到大街上的李毅突然才发现自己对明德城并不熟悉,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要去那里,有心想再去当时和师父分别的酒馆,但是想到那里的伙计,莞尔一笑,打消了念头。

    “还是去看看彭队长吧”李毅的心里想到,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改掉称呼。

    人的习惯就是这样,形成了就很难再去改变吧。

    再说彭玉,今天的彭玉本来是打算好好操练自己的手下,上次的行动虽然表现不错,但他还是不满意,谁知道后来一道命令,说是钱广有事找他,令他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计划,起身便向向府赶去。

    他在前往的路上,他在离开的路上,可惜两条路并不是同路,两个人最后也是没有相见。

    李毅到了明牙部的综合战斗部后才知道彭玉出去了,不由的感叹下真是不顺利,如今他已经不是明牙部的人了,自然不会轻易放他进去,所以他不得不离开了。

    这时候他也才有了些烦恼,明德城虽大,自己去无处可去,那一种感觉,失落,五味杂陈。

    百无聊赖的李毅漫无目的的走着,回忆着和师父在一起修炼的时候,那时候的生活简单,甚至说有些乏味,单调的重复着。但是现在看来却是充实的很,想想自己那时想要出来闯荡的想法真是好笑呀。

    真希望没离开师傅,李毅此时心中最真实的想法,然而,没有人能回到过去,所以只能向前。

    无意之间,李毅走到了一个很是偏僻的死胡同,心不在焉的他并没有感觉到,危险正在临近。走到胡同的尽头,李毅才发现没路了,于是转身要向回走。

    此时,异变突生。

    一道剑光闪过,在他转身间,胡同旁边的墙上出现一个蒙面人,突然出剑,剑所指,正是李毅的咽喉。

    待李毅发现那道剑光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就算是现在有了幻刀,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召唤出来再做格挡,生死一线间,李毅避无可避,俨然必死无疑。

    蒙面人满怀信心的一剑,心里只想着齐桓报仇,欣喜着上天竟然真的给他这个机会,让他发现了独自乱逛的李毅,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决定动手,在这一刻,他相信自己肯定会成功。

    “叮”的一声,是兵器相交的声音,同时伴着蒙面人和李毅不可思议的惊叹声。

    千钧一发之间,又是一个人斜里杀出,轻轻一跳,蒙面人的剑便脱离了预定的轨道。

    来人手持双幻锏,左手的幻锏挑开来剑,右手的朝着蒙面人的胸前就是一锏。这人一身制服样的衣服,李毅却是识的,那是制器部护卫统一的制服。

    蒙面人一口鲜血喷出,见到自己的计划失败,自己又挨了一下,不敢恋战,顺着退势,转身就开始逃离。

    制器部的护卫见到蒙面人要逃走,也没有迟疑,提锏便追,同时说到:“李大师,您赶快回部里吧,我去追那人。”

    两个人的身影一前一后的消失在胡同中。

    逃离了一死的李毅,心中充满了惊讶与怀疑。

    惊讶的是在那么万分凶险的时刻,居然有人来就自己,一次真正的死里逃生。

    而怀疑的则是制器部有人在暗暗跟中自己,否则怎么会又这么巧的事情,早碰不见,晚碰不见,偏偏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刻出现,正道是,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件事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李毅暗暗运用‘通视’,在自己的周围扫视了一遍,周围的墙虽然仍有阻挡的作用,但是并不妨碍他看清楚周围还有没有人,没有发现人。

    一个奇异的想法在李毅的脑中产生,挥之不去。身手从腰间拿出一样东西,审视了一番,将其丢在脚下,不再理会,李毅起身就离开,转眼间整个人便消失在胡同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有两个穿着制服的人来到这里,捡起地上的东西,赫然是李毅出来时的令牌,其中一人对另一人道,“快点通知上面,目标似乎有所察觉,消失不见。”

    如果李毅此时能够躲在暗处,他就会明白,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离开了死胡同的李毅再次为一个问题伤脑筋,那就是去哪里的问题。忽然间脑中又出现了张制器师写下的四个字,‘寻师而去’,我是不是应该去寻找师父了?突然间真的很想回去自己以前居住的地方,李毅并非是一个犹犹豫豫的人,既然想回去,起步便往城外走去。

    “什么?人消失了?不是一直有人跟着他么?通知明牙部,不要了,抽调我们的人马上赶去所有能出城的地方,在暗中监视,如果发现他,立马将其请回来。”

    “如果他不回来呢?”

    “那就抓回来,记住,是抓回来,不准伤害他”

    下达命令的人是制器部执事,朱明华,声音中充满了杀伐果决。

    李毅选择了最近的城门出城,出城时非常顺利,守门的人似乎连看他一眼都没有看,一切似乎都很正常。然而走出城门还不到半里路,李毅就遇到了制器部的人,一行十人,这也怪这条城门出城后三里内都没有岔路,所以制器部的人在此守株待兔,错,应该是收路带人。

    李毅看见这些人时名没有想到自己能跑掉,他心中还在想着就算对方检视自己,也应该不会强迫自己,再者,自己只有一个人,而人家有十个,跑是跑不掉的。于是乎反而很坦然的走向对方。

    “你们谁是头?”李毅率先开口。

    “我是,见过李大师。”站在正中的一个男子回答。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李毅的脸上很严肃。

    “奉老大的命令,借您回部里去”

    一句话说的差点没呛到李毅,有这么接人的么,跑到这里来接,这个借口,连三岁小孩子都不信吧。李毅心中甚是不悦,但是仍很有耐心的说:“劳烦各位了,我今日不回去了”

    “李大师出来时所持令牌是一日令牌,按照规定,您今天必须回去”回答的人语气严肃,不容半点商议

    这倒是李毅不知道的事情,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那我就退出制器部吧,既然已经退出,制器部的规定自然就管不到我”李毅微笑着说,似乎也有意与这人理论一番。

    “能不能退出,李大师不能做主,需要老大的命令。”

    “乱说,他日,明牙部执事钱广亲口对我说,如果有一****想要退出,我随时都可以走”

    “那是明牙部的规定,与我制器部无关,制器部不受任何部辖制,有独立的决断权”

    “如果,我一定要退出呢”李毅的语气中带着怒意。

    “老大的命令,一定要带李大师回去。”说话人似答非答的言语,却已经讲话说的很清楚。

    他的话音刚落,十个人迅速的将李毅围了起来,虽然手上并没有唤出兵器,但是这态势,李毅自是明白,自己稍有反抗,对方肯定不会留情。这十个人,随便拿出来一个,也不是李毅能够对付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李毅并非鲁莽之辈,见到这样的情况,也不想逞强,于是便说:“朱明华到还真是看得起我,居然用这么多人,好,我和你们回去,倒是要和他好好理论一番。”

    十个人对他直呼朱明华的大名似乎毫无反应,不气不怒不恼。还是刚才那人说:“李大师请。”

    还是那紧闭着的大门,还是那高耸的院墙。

    如果不是自己想出去逛逛,如果不是遇到了那个蒙面刺客,如果不是自己有所觉察,如果不是自己突然想去以前住的地方看看。那么,现在,不会是这样般的被人押着回来吧。

    没有那么多如果,连一个也不会有,所以李毅再次踏入制器部,是一种窝火并且狼狈的姿态。

    带着李毅一起回来的人并没有让李毅会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带到了朱明华办公的地方。

    再次进入朱明华的房间,李毅感觉彷如隔世,毕竟就在不久前,自己差一点就挂掉了。想起第一次见面时的朱明华,那清秀的样子,而此时,似乎变得虚伪无比。

    “很遗憾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又见面了”朱明华主动开口,嘴角微微上翘,说不清楚的味道。

    “我也没想到,这才进入制器部第四天,我就成了犯人”很平静的回答。

    “何必纠结这些,你还是这里的李大师,制器部不比其他部门,这里的每一名制器师,都是明德城最宝贵的财富,所以,不容有失,不容受到一点点意外。”朱明华振振有词。

    “所以你就可以剥夺他们的自由?即使是外出,也要有人监视着?”李毅有点忍不住怒气。

    朱明华将一样东西扔在李毅面前,正是李毅丢在胡同中的那块令牌,“在你把他丢弃了的时候,难道不是因为你已经知道了?”彭玉不答反问。

    “如此做法,你们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正义之士?”

    “没办法,制器师,如果跑到敌对的势力那里,以后死伤会更多,为大义,舍小义,我不认为自己做的有什么错。”朱明华微微上翘的嘴角变成了微笑,目光直视李毅。

    “自私而已。”李毅嘴不留情,“但是我真的不会制器,你又何必非招我进来?”

    “何必明知顾问呢,就算你不会,我这里也不在乎多一个你,但是,我会很在乎你师父。”

    果然如此,李毅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答案,也难怪那天连朱城主也会亲自到来。

    “可不可以让我退出?”李毅很傻的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呵呵,你说呢?”朱明华并没有直接回答。“其实这里也不错,你想要制器便制器,想要修炼元功就修炼元功,这个大院,你想怎么走动就怎么走动,不过那些危险的地方还是要离得远一点”继续侃侃而谈。

    “想要用我要挟我师父?不怕我自己选择走进那些危险的地方?”

    “不是要挟,只是让你师父出来而已,我自然有办法劝你师父加入我们。至于后者,你不会,因为就算你那样做了也无所谓,所有人都知道你加入了制器部,而你死在这院落之中,则不会有人知道,所以你师父早晚也会来这里找你”

    “既然如此,那我就安心的呆在这里了。”也不管朱明华回不回答,转身离开房间。他走后的片刻,墙边的书架缓缓移动,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钱广问道:“看出来他在想什么了么?”

    那人点点头说:“恩,在前面,几乎都是愤怒与谩骂。”

    “最后一句是真是假?”朱明华继续问。

    “以‘取思术’来看,是真!”那人缓缓回答。

    “那就好,暂时不要给他下禁制了,找个人盯着他,看看他的表现再说吧。”朱明华揉了揉双眼,“对了,把那位张制器师带回来吧,既然李毅已经知道了,就不用在把他放在外边了,这个张师在制作幻刀上,也倒是一个人才。”

    “知道了……”那人退下。

    回到自己在制器部的房间,李毅不得不苦笑一下,一语成谶呀,自己昨晚无意之间的一句“四四方方一座院,孤孤单单一个人”,无意之中应了一个囚字,今日倒是应验了,真是好话不灵坏话灵呀。

    李毅不是傻子,此时此刻什么都明白了。确切来说,在他扔下那块令牌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大半。原因很简单,自己一个刚进来的人,出去都会有人跟着,那么那位张制器师出去了,也一定会有人跟着,但是这里的护卫都说不知道。

    这就是说,他们再骗自己。那么为什么要骗自己,应该是张制器师那一句“寻师而去”,是呀,他是在告诉自己去寻找自己的师父,告诉自己离开这里,可惜自己没有体会到。

    还有,李毅盯着唤出的幻刀,再次苦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是太笨了,人家不只一次暗示自己呀,这刀,林示,多奇怪的一个名字,为什么不早点思考一下,一“林”一“示”可为“禁”,到现在,还真是被禁了,说禁锢不为过,说囚禁也可以。或许门外的人都是知道了,就自己傻乎乎,难怪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李毅如是想。(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