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1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不错,除恶扬善,应为我武者追求,那你可知道现在天下何为恶?”

    如果是在几天前,李毅肯定会很肯定的回答枉生盟,但是经历了一些事,现在他有了更深刻的看法,于是说:“为一己之欲,逆行倒施,残害他人,行不义之举,是为恶吧。”

    朱坤对李毅的回答有些意外,但是并不影响他继续发问:“依你之言,天下首恶,当为枉生盟,对否?”

    “可以这么说,但是并非枉生盟所有人都如此。”

    “我明德城与枉生盟势不两立,万千成员不计生死,为百姓安宁而战,是不是除恶扬善之举?”朱坤并没有就上一问题继续和李毅纠缠。

    “七城联盟,都为正义,当然是。”

    “我明德城制器部的制器师们为各战部的兄弟制作兵器,使其斩杀恶人,保全善人,这是不是除恶扬善?”

    “是,可是朱城主,我……”

    李毅的话还没有说完,朱坤打断继续说:“况且进入制器部,也并非说你不可以继续修炼元力,我会命人专门指导你的修炼,你大可继续提升自己,这与你的追求可有相违?”

    “没有”李毅一时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妥。

    “况且,徐老宗师年轻时也以仁爱享誉大陆,你师父若是知道你加入我明德城制器部,想必也会欣慰”朱坤继续说道。

    “朱城主说的这些都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感觉自己更习惯在明牙部”李毅似乎不为所动。

    “你以后同样会习惯在制器部,不要在推脱了,从今日起,你就是制器部的一员了。”朱坤的语气不容反抗。

    李毅以开始的确是不想加入制器部,也说不上为什么不想,但是通过刚才与朱坤的问答,他心中对加入制器部的抵触似乎没有那么大了,于是也就点头道:“属下遵命。”

    此话一出,彭玉、张制器师的心中同是一叹,旁人自然是不会知道此中意味。

    “好,小友果然没有让老夫失望。”朱坤满脸的开心,总给人一种不知道为何的感觉,“明华,一定要给李毅小友安排舒适的住处,还有,藏书阁前两层对其尽然开放,同时,挑最好的师傅指导李毅小友修炼。”

    “孩儿明白,父亲大人敬请放心,李毅在这里一切都有我照应。”朱明华回复道,看了看窗外,继续说:“马上就正午了,今日我制器部能招的李毅这样的人才,实在值得庆祝,我做主,还请父亲大人、钱广、李毅小友一起庆祝一番。”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吧。”朱坤接受了这个建议。

    屋中几人,彭玉、张制器师自然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庆祝,李毅若不是仗着有了一个大名鼎鼎的宗师级的师父,恐怕也不会有这样的礼遇,倒真是大树底下好乘凉。

    按照李毅的本意,他是不想去的,因为总感觉和这些大人物在一起会有一些不自在,可惜,钱广似乎连反对的权力都没有给他,也不待李毅说话,拉起李毅,便向门前走去。

    此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朱城主请慢。”说话的是被人忽略很久的张制器师。

    “嗯?张师可有吩咐?”朱坤很是意外,但是依旧保持着足够的尊敬。

    “不敢不敢,在下只是想让诸位稍后片刻,李毅小友才得幻石兵器,并未熟悉,希望可以给我一点时间,让我为他简略的说一下此样兵器的用法,也和其商量下如何定名”张制器师的声音有点害怕的意思。

    朱坤还没有开口,朱明华听到这些话后深深的看了张制器师一眼,抢先说道:“张师不必如此,李毅以后自会再为自己制做一把,况且刚才您不也是说,区区二星兵器,何须命名。”

    “明华,怎么如此说话。”朱坤开口呵斥,“张师不要见怪,至于是否需要,还是让李毅小友自行决定吧”

    李毅一开始就对这个张制器师颇有好感,现在知道了自己的师父也是制器师,不知觉间也就将制器师当成了自己人,于是便说:“我想要听张大师一说。”

    此话一说,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除了李毅和那位制器师,其他人都缓缓地退出了制器室。

    这是大陆上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制器师制作幻兵器以后,如果是有什么关于幻兵器的事情对使用者说,一般不会允许别人旁听。

    因为毕竟有些幻兵器会被附加一些特殊的功能,比如彭玉的幻石拳套,也或者有一些幻兵器会有一些比较明显的漏洞,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幻兵器的使用者肯定是希望只有自己知道。虽然李毅的只是一把二星的幻刀,未必见得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往往越是大人物,越会按规矩办事,所以众人就都退了出去。

    不过除了彭玉以外,其他人另外三个人要想听房内的话,自然是轻而易举,先前就有李毅三等在房内对话,三人未进入就知道里面说的是什么。

    幽暗的房间中,李毅和张制器师相对而坐。

    制器师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在下不知道小友是徐老宗师的弟子,刚才有唐突之处,还望不要见怪。”

    “老先生说的哪里话,还要感谢您为我制作的第一把幻石兵器。”李毅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而已,下面就为你讲解一下这把兵器特性吧。此刀,镌刻三阵,其一是‘隐’阵,此阵并无其他精妙之处,只是能够让刀能够隐于身;其一是‘锐’阵,功能是让刀时刻保持锋利,此阵使用刀时自然会激发运转;其三是‘嗜’阵,功能是影响使用者的心志,激发斗志,有嗜杀之意,此阵在需要时由使用者激活,当然此阵仅是辅助之用,并不能真让人变得嗜杀。”制器师娓娓道来。

    “小子受教,多谢老先生费心”李毅再次道谢。

    “能给徐老宗师的弟子制作幻兵器,是我的荣幸呀,我再卖弄一下,替小友为此刀取个名字吧”

    “老先生请”虽然不知道制器师为何开始说不用命名,现在却又起名是何意,但是李毅仍接受了。

    “小友姓李,我希望你能足够爱护这把刀,所以首字用双木‘林’,与你的姓氏谐音;对于这第二字,既然刚才说到‘嗜’阵,就用此阵之名,然而此‘嗜’不好,所以用示意的‘示’字代替。”说话的同时,还拿起针笔,笔动字出,四个龙飞凤舞的字出现。

    字没有在纸上,而是凭空的飘在空中,李毅眉头紧骤,紧紧盯着出现在空中的四个字,心中疑惑,这是什么意思?李毅开口便要询问。

    “就这些了,别让城主及各位大人久等,你去吧。”制器师抢在李毅前面,说完这些话便转过,走到制作台边整理器具,而空中的字,也化为星星点点,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李毅没有再言语,转身走了出去。

    朱明华见李毅出来,微笑着问道:“此刀何名?”

    “刀名‘林示’”

    夜晚,静谧,疲倦的风懒散的吹着,远方偶尔传来几声鸦鸣。星星无声的撒着光辉,凝望着岁月,凝望着寂寞。

    这样的夜晚,安静的藏书阁的第一层,有一个孤单的身影在灯光中被拉长,不是别人,正是李毅。

    李毅来到制器部已经三天了,三天来他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这里的藏书阁,三天来他甚至忘记了养成很久的修炼眼力的习惯,三天来他只在看着一本书,书名《制器论》,三天来他看了不到十页,书的内容并不深奥,之所以如此缓慢,因为少年的心并不在书上。

    三天来,李毅再没有见到那位张制器师,从那场庆祝的酒宴回来后,张制器师就不见了,听别人说是有事情出去了,但是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一个人,仿佛凭空消失般。李毅每次去那间制器室,留给他的都只是一把锁,一张紧闭的门。

    所以三天来,李毅都没有离开制器部,除了正常的吃饭茅厕外,除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那个紧闭的门前去看一看外,几乎都在藏书阁中,以至于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年轻人真是好学,不是在藏书阁,就是在去藏书阁的路上。而事实上,李毅是相中了藏书阁的安静,他需要思考一个困扰自己三天半的问题。

    依稀中他仿佛又看到了三天前的那个场景,张制器师在空中写出的四个字,并不是他以为的“刀名林示”,而是另外四个字。

    “寻师而去”。

    没错,张制器师写下的字是“寻师而去”,没有解释,存在片刻便消失在空气中,有时李毅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眼花了,但是这四个字一直在他的脑中盘旋,所以他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

    “寻师而去”,是什么意思?是说他自己要寻找自己的师傅?还是要告诉我,让我去寻找师傅。他之所以用写的方式而不是说,目的应该是为了不让门外的人知道,可是又为什么要瞒着门外的人?难道门外的人中有坏人?不可能吧,那时候门外只有那几个人,都是明德城响当当的正义人物!又为什么我回来时他便出去了?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李毅的脑中一直很乱,乱的一无头绪,仿佛有很多看似合理的事情,但是又透漏着太多的不合理。

    似乎只有张制器师回来,一切才可迎刃而解,但是他隐约感觉到,张制器师似乎不会回来。

    不知不觉间又到了深夜,李毅合上手中的书,起身离开了藏书阁。走出门外,夜色更显深沉,但是这并不会影响到李毅的视线,李毅发现自己自从到了‘通视’的境界后,只要他愿意,在黑的夜也无法影响他的视线。

    抬头看了看高立的院墙,虽然不知道那墙上有多少的机关陷阱,但是他明白这个院子看似没有防御,实际上,有可能要比城主府还要坚固吧。就连这院子中,也不能随便走,没人能说清某片绿色的草地中,会有多大的危险。

    制器师,以前的李毅以为只是制作幻石兵器的人,但是看了《制器论》,虽然不到十页,也让他明白制器是一个泛指的概念,制作幻石兵器只是其中的一个分支,制器师可以制作各式各样的器具,当然包括机关陷阱。只不过近年来,制器师有些被特指制作幻石兵器而已。

    这个地方,充满了危险,这是李毅听朱明华介绍后的第一感觉,他也清楚的看过,就是在那高墙之上,两只鸟儿嬉戏间飞过,而后,变成了两具尸体,残缺不全的尸体,李毅那时没有动用‘通视’,所以他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四四方方一座院,孤孤单单一个人”李毅有些自嘲的自言自语。

    不过这一句偶然的话,却让他猛然有所感触,四四方方的院子,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这不是一个囚么,再抬头看看这院子,李毅还真的感觉到这里好像是一个牢狱,外边的人进不来,里边的人轻易也出不去。

    “好在朱明华说过想出去的话去他那里请示一下就可以,要不让还真就是牢狱了,看来明天应该出去一下了,呆在这里,人都变得压抑了”李毅心中想到,同时走向房间。因为一直没有承认自己会制器,所以他的房间并没有被安排在塔上。

    你在院中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窗前看你。

    黑暗中,李毅并没有注意到,在某座塔的某一层上,有个人在看着他。

    第二天,晴朗的天,很是适合出行。

    李毅来到制器部后第一次修炼了眼力,刚刚达到‘通视’的境界,下一阶段,似乎遥遥无期,但是李毅并不在意,修炼完后又开始修炼了一下自己的元力,五层的元力,难登大雅之堂的等级,李毅很希望自己能够快点提升,或许每一个潮海大陆的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吧。

    这一修炼就是三个时辰过去了,若不是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恐怕李毅都会忘记自己今天还打算出去一下呢。

    进来的是制器部的护卫人员,李毅并不认识,那人恭敬的说道:“不好意思打扰李大师修炼了,老大见你没有去吃早饭,所以叫我来看看。”

    李毅听别人叫自己大师非常不习惯,但是也没办法,这位护卫人员嘴里的老大就是制器部的执事朱明华,想到这人倒还真是看重自己,自己没去吃早饭都知道。

    “请代为多谢朱执事,我这就去吃。”李毅回礼答道,说完后就走出房间,还没走几步,就有回头说“对了,还劳烦您代我告知朱执事,今天我要出去一下,多谢了。”

    “分内之事,大师不要客气”,那护卫回答。(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