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1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制器师脸色微变,看了看李毅指向的地方,然后说道:“看来小友也是同道中人呀,却不知道这其中忌讳。”

    李毅哑然,他也是仅凭猜测,刚才之所以出声,也是一心想着自己能有一把好一点的兵器,至于什么忌讳不忌讳,他当然不明白了。

    制器师看到李毅一脸茫然的样子,便也没有深究,而是举起左手中的幻石说:“请小友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下。”

    李毅依话而行,赫然见到如果按照制器师原来的地方下刀,和与自己刚才说的相比,损坏纹络的数量几乎相差无几,但是从到整体的平整美观来说,却是比自己所选出要胜出一筹。

    “小子什么都不懂,冒昧了!”李毅一脸歉意,诚心致歉。

    制器师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说道:“小友离那么远,便能看出这其中奥妙,也是深藏不露呀,不知师承何处?”

    “没有没有,一时胡言乱语,还请大师莫怪,大师您继续,这刀似乎马上就要制成了”李毅生怕制器师继续问自己什么,马上转移话题,同时后退几步,以示尊敬。”

    制器师颇有深意的看了看李毅,又看了看彭玉,若有所思,不再言语,转身将注意力又集中到制作幻石兵器上。

    彭玉在一旁听两个人的话十分摸不到头脑,可是这并不妨碍他也觉察到李毅的不对,但想到此时此处不方便详细询问,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说话。制器师的每一刀更加谨慎,全神贯注,毫不在意身后的两个人。李毅怕再露出什么异常,也不敢在动用眼力技法,屋子陷入一种奇怪的气氛,沉默中充满了尴尬。

    就在这边形成奇怪气氛的同时,向府里也正发生着一件事。

    钱广坐在自己的书房中,桌上一盏茗,手中一卷书,一副舒适悠闲的样子。忽听门外传来敲门声,眼睛仍旧没有离开书。

    “请进”,声音平静的想起。

    来人是赵涛,钱广的左膀右臂之一,赵涛恭敬地站在桌前,出声道:“钱广,我们查到了。”

    “哦?”这时钱广才放下书,饶有兴趣的看向赵涛,等待着下文。

    “那个人,姓徐,名博之。”

    “莫非是那个徐博之?”听到了赵涛的话钱广眼神有些变化,疑问中等待着赵涛的确认。

    “是的,就是制器宗师徐博之。”

    赵涛见钱广没有打断,便继续说道:“徐博之是大陆上公认的六大制器宗师之一,自成名以来便没有投靠过任何势力,其人散漫自由,不愿受到拘束,但心怀正义,十二年前天城辖下呈华镇出现大灾,徐博之制七星幻石兵器三把公开拍卖,所得钱款全部散发与当地百姓,此类义举,不只一二。不过也就是在十年前枉生盟崛起和我们十二主城大战的时候,其人最后一次出现地城,自那之后,便消失了踪影,不知去向。”

    “有趣,这等人物也出来了,莫非这世道真的又要混乱。”钱广的话像是对赵涛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那他人现在在何处?”

    “属下无能,至今还没能查到,那一天后,此人又像是蒸发了一样。”

    “多派些人暗中寻找,这样的人才若是能加入我明德城,我们必然实力大增,有宗师级的制器师坐镇,武者也会更加愿意投靠我们,多一份实力,以后也就多一份胜算。”钱广略有忧心的说。

    “明白,我们已经吩咐暗组的人多加留意了”赵涛说到。

    “对了,有没有听说过他组织过自己的势力?制器宗师的名号,如果想组织自己的势力,那是异常轻松的,天下武者,又有几个人能够抵制得了神兵利器的诱惑。”

    “目前还没有查到,钱广,这件事情我们用不用向上汇报?”赵涛的语气中有些举棋不定。

    “当然,我亲自去汇报。如何决断,还需要朱城主来决定。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

    场景回到制器部的那个有些幽暗的制器室中,制器师此时已经将半成品的片刀摆放在了制作台上,又拿出一只陶瓷容器放在一旁,快速地从不同瓶瓶罐罐中拿出各式各样的东西,有粉状,有液体,前后不下有二十种,调成了大概半碗多一点的稠状液体。

    彭玉知道到了关键的时刻,示意李毅一定要安静。看着制器师谨慎的样子,李毅自然不敢出声响,心中隐隐想要用通视技法去一看究竟,但是又忌惮于被别人觉察,所以矛盾不已。

    调制完后,制器师以手为媒,向掌内两块天蓝色的石头注入元力,待石头渐变为白色,变掌为拳,十块化为粉末,快速撒入容器内,容器内的粘稠液体似有沸腾的迹象。

    复又取出一支类似于毛笔,却不知是何材质的物品,李毅后来才知道那是针笔,针笔蘸着容器内液体,便在半成的片刀上游走,每一笔落下,似乎都能带动空气的舞动,液体从针笔那针状的笔尖落下,又好像是注入到了幻石的内部去,遇之无踪。

    李毅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虽然不甚清楚制器师在雕刻或者是说在画着什么,但是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随着制器师不断的写画,那把片刀竟像是渐渐有了生气一般,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就像是看着生灵的诞生一般。

    随着制器师的最后一笔落下,陶瓷容器中不复有半滴液体,片刀忽然光芒大振,刀身上勉强可见的划痕间遥相呼应,最后隐密于无形。

    制器师拿起刀,走到李毅面前,双手递上说:“此刀二星,镌刻三符阵,其中异妙,还待小友自行探索。”

    李毅恭敬的接过来,入手,几无重量,甚是合手。

    没有二话,注入元气于刀内,隐约间似乎与刀建立起某种联系,心念转想隐,换刀顿时无形,而自己则清楚的感觉到那刀似乎化作一股灵气,延手而上,经手臂,后依附与左肩处,身体并无半分异样,除此经历这些,李毅顿感神奇。

    彭玉连忙对李毅说:“还不请大师赐名?”

    李毅听后连忙说道:“晚辈唐突了,还请大师为此刀赐名。”

    “呵呵,区区二星幻刀,又何谈名不名的,能入小友眼中,欣喜不已,小友想要称呼它什么,便是什么罢了”制器师的回答十分谦虚。

    “哈哈,哈哈,能让张师如此谦虚,想必这位少年当真是不一般呀”,话音刚落,便有三个人推门而入,屋内人看见此三人,连忙站成一排,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见过朱城主。”

    不错,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明德城城主朱坤,而跟着他一起进来的,不是别人,明牙部执事钱广,以及李毅在前面看过的那个很秀气的男子朱明华。

    “不用如此,都是自家人,张师,朱坤不请自来,还望不要见怪。”朱城主礼节性的问候,这也足以看出大陆上对制器师的尊重,这位张师并非什么有名的制器师,但是朱坤依然以礼相待。

    “不敢不敢。”张制器师连忙说道,知道这等大人物不是为自己而来,退后一步便没有再说什么。

    朱坤微笑着看向李毅,出口说道:“小兄弟隐藏得好深呀,差点让我们失了礼数。”

    此话一出,李毅心里一惊,彭玉虽然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但是有了先前的经历,虽然疑惑,但是心里也猜出了大概。李毅虽然心里吃惊,但是脸上依旧,回复道:“城主大人说笑了,属下哪有什么隐藏。”

    “小兄弟还不承认,制器宗师徐博之,我们这一代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虽然大陆上常说六大宗师,但是谁不知道,徐老宗师当执牛耳,遥想十年前,大陆上就有人说,徐老宗师就是最接近能制作神器的人,如此英雄人物的弟子,却被我们安排在明牙部的综战部,如何不是我们失了礼数。”朱坤话说得漂亮至极。

    “我,师傅?”李毅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旁边的张制器师眼里怎充满的不可思议。

    “对呀,那天我问你,你还撒谎说没有师傅,还信不过我们怎么的”钱广一旁插话道。

    李毅虽然不知道朱城主以及钱广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有师父,但是他明白自己是没法再掩饰下去了,静了静心,思考了一下,也没想到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利。

    于是也只能说:“实在抱歉了,因为师父有命,不让我对外人讲,所以不得已隐瞒,还望恕罪。不过师父的确没有和我说起他的姓名,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是制器师,所以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朱坤自然是不会相信李毅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这年轻人有意隐瞒,所以继续说:“我们是不会弄错的,如果我们连徐老宗师都能弄错,那我们明德城也太让外人耻笑了。小兄弟师出名门,想必也是一身好本事,今天让别人给你制作幻兵器,我们唐突了。”

    “没有,没有,朱城主,师父真的没有教我制器,仅仅是教我一些修炼元气的法门而已”李毅解释着说。

    朱坤正要继续说什么,却才想起进门时张制器师说的那句“能入小友法眼,欣喜不已”,所以断定这位制器师有所了解,于是说:“张师,你来做一下证,这小兄弟是不是在谦虚?”

    这位制器师心里知道自己说的话被人家听到了,于是开口说道:“刚才我在制作幻兵器途中,这位徐老宗师的弟子曾出口提示,想必他的也修炼过眼力,否则平常人自然是看不到幻石内的纹络。”

    “你看看,我就说是么,寻常人怎么会看到的幻石的纹络,这就是制器师所必须的条件么,小友还说自己没有学过,不诚实呀,想你师傅老人家一世正直,你这样做不好呀。”朱坤话里藏刀。

    李毅自知逃避无望,不得不承认说:“师父是交过我一些修炼眼里的心法,但是我真的没有学过制器。”说话的声音是越来越小,因为他自己都感觉都站不住脚,一代宗师的弟子,学了制器必须的眼力法门,却没有学制器,这说出来,还真是难以让人相信。

    “父亲,既然他是徐老宗师的弟子,再留在明牙部似乎就不合适了,不如调到我们制器部吧?”朱明华突然开口。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朱坤,李毅也在等待朱城主的答复,断然没有看见身后的张制器师轻轻的低下头,嘴里似乎说着什么。

    朱城主没有在意众人的目光,而是转头看向钱广说:“钱广,你认为呢?”

    钱广也没有想到朱城主会这样问,但是既然问了,他也不得不回答,没有思量,就开口说道:“李毅既然是制器上的人才,自然应该进入制器部,呵呵,明华老弟,你从我这里挖人,以后可要对明牙部好一点呀。”

    此话说完,还未待李毅有所反应,彭玉在一旁似乎就要开口,钱广暗中给了他一个眼神,彭玉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无碍他知道这是在告诉自己不要说话。于是不得不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钱广可以用目光制止彭玉说话,却不能制止李毅开口,李毅抱拳示意,然后说:“各位大人,李毅我真的不会制器,师傅也曾告诉我,要努力修炼自己的元功,我志在努力修炼元功,所以在下实在不适宜进入制器部,还是让我继续呆在明牙部吧。”

    “小兄弟此言差矣”再次开口的是朱明华,“你师傅若是不想让你继承制器事业,又怎么会将制器师的不二法门眼力技法传授于你,我虽不懂制器,但是也知道,制器也要有元力的支持,以自身元力让幻石通晓灵性,方可得神兵。所以,你师父让你修炼元功,是不是另有深意,我等凡人,自然是不能理解,你又何必妄自菲薄呢。”

    在场的每一个人,除了李毅意外,所有人都以为李毅是不愿意加入制器部,才会谎称自己不会制作幻石兵器,朱明华此话一出,实际是在告诉李毅,你不要在以不会制器为借口推脱下去了。

    李毅无奈,再次说:“在下这的不会制器,我加入明牙部也是为了修炼元功,提升自己,这一点彭大哥、向队长也都知道,朱城主还是不要为难小子了。”

    “李毅小友,老夫有一事问你,可否?”李毅并没有注意到朱坤对他的称呼从前面就开始有变化。

    “城主请讲。”

    “你努力提升实力,修炼元功,是为何?”

    “师父曾教导过,修身、养性、除恶扬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