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1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有意思,呵呵,以后好好为明德城效力,只要你立功,好的心法,好的幻兵器,明德城不会亏待你。”男子没有继续话题,而是这样说道,然后又对彭玉说:“彭玉,这是手令,你领着他去吧,帮我向钱广问好。”

    彭玉:“属下定会带到。”然后便带着李毅离开了屋子。

    走出房间,下楼,过了大厅,一路没有停留,没有言语。李毅再进入制器部后第一次主动发话:“彭队,刚才那位也是城主的弟子?”

    “恩,是,但是不仅仅是弟子那么简单,知道他叫什么么?”彭玉也没卖关子。

    “不清楚”李毅的回答简单。

    “朱明华,乃是城主的儿子。”彭玉告诉李毅。

    这个答案还是很很出乎意料,李毅知道这个人的地位肯定不低,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这么高。不过他很难将朱城主和这个朱明华联系在一起,朱明华总给他一种有点女性化的感觉。

    “看到后面这两座塔了吧,这两座塔上面住着的大多都是制器师,平常吃喝拉撒都有人伺候着,牛叉的很,两个楼的大厅一般都是成品摆放的地方,当然,摆放着都是一些普通的货色,好一点的都被收着呢。

    “还有这两座塔里肯定没有什么大师级的人物,上的点名气都在刚才我们出来那座塔里,我们练武的取得成就很难,制器方面比我们还难,所以现在公认的宗师级的制器人物也就那么几位。”

    “我们明德城有一位准宗师级的,啧啧,听说那位大师制作出来的幻石兵器就没有低过六星的,我要是能有个六星的拳套么”彭玉的话匣子一打开似乎就收不住,一边向李毅介绍一下基本情况,一边意淫一下自己有了等阶高的幻石兵器时会何等厉害。

    来到一座塔前,彭玉将手中的手令给了门口的守卫,守卫看了看又还给了彭玉,“订制手令,二星的,拿着手令去塔内自己找制器师,只可以找三层塔以下的制器师。”守卫说道。

    所谓订制手令,是说可以专门按其使用人的要求订制,比在人家制作出来以后在挑选要好得多,李毅昨晚记得赵涛也和自己说过。

    彭玉没有废话,接过手令,领着李毅就上了塔的第三层,李毅大概观察了一下,这层塔上大概有个十多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是房门紧闭,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

    彭宇似乎早已经有了目标,没有半分停留继续领着李毅向最深处的一个房间走去,不过怕李毅不解,所以还是向李毅解释了一下:“里面的那位制器师姓张,最擅长制作的便是刀,一会你对刀有什么要求一定要详细的和他说。李毅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转眼间就走到这位张制器师的门前,依旧是彭玉敲门,很轻松的得到了里面的许可。进入了房间,彭玉恭敬的将手令递给了张制器师。那人看了看手令说:“都有些什么要求说出来吧。”

    一进入房间,李毅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是又不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想要仔细看看,又听说在制器师的房间里不能乱看,会犯忌讳,所以忍着好奇,将头低下。

    听到制器师的话,李毅这才稍微抬头,看着面前的这位制器师,面容有点枯槁,头发胡子有点乱糟糟的,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竟然无法判断处年龄。

    李毅刚要开口说要求,突然发现自己对刀居然一无了解,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要求,转头有点茫然的看了看彭玉。

    彭宇自然是不知道,张制器师确实等不及了,“有什么要求快点说,别吞吞吐吐的,还怕我做出来达不到要求呀。”面色上有些不悦。

    李毅硬着头皮说:“不瞒大师,小子我元力不高,平时用刀也没有什么特殊心得,所以也没什么要求,只要用着顺手就可以了。”

    制器师摇了摇头说:“怎么遇到你这样一个人呢,刀,为常见兵器之一,但是种类却是很繁杂,简单来说有长短两大类,其中细分不下二十种,你小子一点不说,我怎么给你制作。”

    说罢也不待李毅回答,扔过来一本书,“自己翻看一下,要哪种类型的?”

    李毅看了下手中书,是一本关于刀的图鉴,也不客气,直接翻了起来,挑选了分类为片刀的种类。

    制器师过来拿起李毅的手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又目测了一下李毅的身高臂章。然后也不看图鉴,直接朗朗的说:“片刀,通长七尺一寸二分,刃长二尺,阔一寸三分。上锐而仰,銎厚二分,柄长四尺七寸,围四寸。”这是基本的东西,我会根据你的手型和臂长身高加以修改。

    说完也不管李毅是否同意,径直走到制器台,左手拾起一长条幻石,右手从架子上取出一把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类似针刻刀样子的东西。俨然要在彭玉和李毅面前上演一场制器的表演。

    制器师用右手的刀比量一下左手的幻石,摇了摇头,似乎不是很满意,遂又换了一把稍微大一点的刻刀,点了点头,眼中眯成一条线看着长条幻石,右手刀动,仿佛翩翩起舞般,没有一点的停顿,舞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彭玉和李毅站在另一侧,恰巧能够看到制器师的侧身,彭玉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心中暗暗想着,这制器师玩刀的速度和熟练度,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他似随意一般轻声的问李毅:“臭小子,你怎么选了片刀这么一个种类的刀呀?”

    李毅故作深沉的说:“因为曾经有过一位高人对我说过一句话。”

    “什么?”一脸好奇。

    “元功再高,也怕片刀。”

    …………

    而此时李毅仔细的看了一下制器师,脑中突然间仿佛有一根弦被触动了。“怎么会这样?一定不会的。”李毅在心中充满了怀疑,他实在不敢相信,他看出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似乎是为了求证,李毅暗暗运行师父交给他的炼眼法诀,元力缓缓的按着固定路线向李毅的眼部运动。

    如果此时彭玉面向李毅看着李毅的眼睛,他一定能够发现李毅黑色的瞳仁中间出现一抹光亮,不强,但是却异常明显。这一抹光亮出现得快,消失得也快,黑色的瞳仁又恢复原状。但是,在李毅的眼中,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制器室中原本光线不足,所以给人一种昏暗压抑的感觉,可此时,李毅眼中的制器室却变得明亮起来,仿佛所有事物都清清楚楚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甚至在最边角处细缝里的那几只小生灵上,小生灵那一张一合微微动着的嘴,也清晰的展现在他面前,世界突然变得全在眼中,那是怎样一种感觉?

    简单来说,你很像看清楚远处的东西,但是你看不到,但是此时的李毅却可以看到,而且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传说中的千里眼也不过如此吧。

    心里若有所感的李毅并没有过分的欣喜,师父在教导他时的那段话有想起在耳中:“凡习此法者,境界有三,其一,于不能视中而视之,谓之通视,眼力通开,观物,由表及里,可得纹络之路;其二,…………”。

    由表及里,李毅心中重复了一遍,可是到底如何由表及里,师傅却是没有告诉他,甚至怎么应用这眼力也没有告诉他,否则也不至于他在突破之后还以为自己没有突破。

    但是就在他心中出现这一句话念头的时候,他骤然发现眼前的感觉又是一变,如果说刚才只是能够看得清楚,那现在就是变得开始细致,这样的细致并不是表面上简简单单的细致,而是可以看到物体的深处的细致。

    此时李毅盯着看的是书架的一只支脚,那只脚本是木材制成,出现在李毅的眼中,就成了一副立体的虚拟的三维图像,他可以看得清木材上那为数不多的年轮,也可以看到各种各样不同纹路的走向,纹路或粗或细,但是都是异常清楚。

    心中豁然开朗,自然明白这就是师傅所描述的可得纹络之路。李毅压制住惊喜,目光转向比自己前半个身位的彭玉,心中再次默念了句由表及里。

    彭玉整个人也开始也一种立体虚拟的三维景象出现在他的眼中,淡红色的纹络似乎是血管,而在丹田处,一团明亮的白色,不说也知道是元力,同样白色的线从此而出或者是归于此处,仔细看去,可以看到那些粗细不同的白线中缓缓的似有东西在流动,有一些依附于七经八脉,有一些似乎独立的存在。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线条纹络,李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彭玉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感觉好像是有人在暗处中盯着自己看,说不清是恶意还是好意,不过屋中并没有别人呀,而李毅似乎不可能给自己这样的感觉。

    如果说一开始是盯着,那么后来他感觉这目光又开始打量着自己,暗自警惕,猛然回头,只有李毅在身后,他直接看向李毅的眼睛,并无意向,嘴中说出:“李毅,你在做什么?”

    李毅看到了彭玉的动作,所以及时收回眼神以及元力,心中暗惊,不由感叹彭玉实力果然是强悍,自己只是观察一下,竟然也能引起对方的注意。

    听到彭玉的话也不犹豫,直接回答:“没什么,只是想看看制器师如何制器,彭队长你挡住我的视线了。”

    李毅一直记得师父说过的话,所以再次向彭玉撒了一个谎。

    彭玉也没有多想,或许真的是自己参加过上次的行动后有点太过于敏感了吧,怎么会有那样的感觉呢。为了不打扰那边的制器师,也就没有再多说话,身体向边上挪了一下,给李毅留出了足够的视线空间。

    看见彭玉没有过多的怀疑,李毅的心稍稍安定,目光开始望向制器师。只见制器师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彭玉和李毅这边的小插曲一样,右手的速度有增无减,还不时的更换自己手中的刻刀,杂乱中透着有条不紊。李毅再一次悄悄的运用眼力的功法,他想验证一件事情,一件他有点不敢相信的事情。

    果不其然,制器师左手上的幻石里面的纹络清清楚楚的展现在李毅的眼中,幻石整体呈白色,纹络却呈淡蓝色。

    制器师的每一刀下去,都会依照纹络而行,决意不会轻易损坏那些纹络,纵有因为刀型而不得不损坏的地方,也尽是挑最小最细的纹络出去损坏。

    莫非师父交给我的眼力功法是制器师所必须掌握的技法?莫非师傅是一名制器师?这是偶然,还是事实就是如此?李毅仍旧充满疑问。

    不死心的他将目光移到制器师的身上,清清楚楚的看到制器师的元力在向着眼部处流淌,虽然运行的路线和自己学的不一样。

    但是确确实实如此,李毅甚至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因为制器师的眼部元力聚集较多的缘故,那白色几乎已经成为一小片,完全盖过了周围的血管。

    这一切不是巧合,而是事实。

    唯恐制器师也会察觉到什么,李毅不敢再继续盯着制器师看,转而继续看着制器师手上的幻石,幻石此时已经有了片刀的雏形,制器师的刻刀速度也开始慢下来,李毅观察了一会就明白了。

    之所以变慢,是因为此时幻石的纹络开始变得复杂,所以每一刀下去都要注意,尽可能的少破坏缘由的纹络,至于为什么这样,他却是不明白。

    眼见制器师的又一刀就要刻下,李毅却感觉到这一刀极不合理,因为如果下刀的部位往左上偏半分,斜向入一寸,那么就会比现在制器师下刀的部位要少破坏很多纹络。

    想到这是在为自己制作兵器,李毅自然是想兵器越厉害越好,所以一时间忘记了礼数,张口便说道:“大师且慢。”

    这一声刚刚好,若是在晚上一丁点,这刻刀便也会进入幻石中,而此时,刻刀刚刚好挨上幻石,却未曾深入毫毛,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位制器师控制的水平,还是很见功力。但是听到李毅的话让他倒是很意外,回过头来,不待彭玉开口指责李毅,就说:“你这小娃子不老老实实的在一旁呆着,乱说话捣什么乱?莫非这兵器你不想要了!”

    见制器师说完,彭玉也急忙开口说:“臭小子,你脑子有病么?是真傻呀?不是和你说过么?”

    李毅也不等彭玉说完,上前几步走到制器师身旁对制器师说道:“大师,恕晚辈冒昧,刚才看大师的首发有所感触,感觉这一刀要是从这里斜入,进半寸,似乎会更好。”李毅边说便用手直向幻石。(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