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彭玉一脸的不解,希望着也等待着李毅继续解释些什么。

    可李毅说完这一句便没有了,一句解释也没有,这算是什么?听起来真像是一个笑话。

    你想,如果一天一个小孩子站在你面前告诉你:“我刚才主动放走了一个见人就杀的恶人。”请问你会信么?信么?不信么?

    至于你信不信,彭玉反正是信了,他之所以相信,因为李毅回答的坦坦荡荡,仿佛事情本应该就是这样而已。

    彭玉并非傻子,他也思量了一下:如果李毅真是枉生盟的人,应该可以用无数个找不到漏洞的借口来欺骗他,比如刚才没在这以至于没看见有人。

    但是李毅却说了一个这样匪夷所思的理由并且没有解释,这说明应该事实就是这样,所以打消了他那那本来就不多的怀疑,虽然依旧迷惑。

    但是彭玉很确定,李毅不是枉生盟的人。反过来说,估计要是李毅着急的解释个没完,估计他就会更加怀疑了。

    世间的事情有时就是这样奇怪,往往看上去很不合理,却真真切切的存在,而听到的看到的合理的,反而不一定是真实的存在。

    知道齐桓仍然在逃的彭玉不再耽误时间,大声向后面喊道喊道:“来人,快点去追逃跑掉的敌人,就沿着这个方向追。”

    彭玉很有信心齐桓就是按着这个方向逃走的,所以并没有让大家散开寻找,而是向一个方向追赶。“我看你还能跑多久”彭玉在心中恨恨的想到。

    负责第二层封锁线的人早在彭玉经过时便注意到了彭玉,所以早就在后面跟着来了,虽然速度上比之彭玉有所差距,但是彭玉在这里和李毅也耽误了一小会,所以彭玉的话音刚落下,就陆陆续续的出现了十多人,同时还有人在往这边赶来。

    李毅压根不想去参加接下来的追捕,原因无非还是自己的实力不足,除此之外,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齐桓这个人并不是自己想象中枉生盟那样凶狠无比,这么多人追下去齐桓必死无疑,心里倒是有几分不愿见到这样的景象。

    故而虽然彭玉召集人一起去追,李毅却没有动,看那意思是要坚守岗位,继续守在这里。

    彭玉看到李毅似乎没有跟着行动的意思,也没有多想,一把拉住李毅的胳膊,带着李毅大步流星的向前追去。

    边走嘴里还边说着:“愣在这做什么,里面不会再有人逃出来了,别拿我们的兄弟们是吃素的,守在这里又不会立功,和我一起去追,一会没准还能分你一份功劳,真是笨死了,这点事情都不懂。”

    “对了,还有呀,一会行动结束你必须给我讲讲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是你放了他?有意思呀!”彭玉八卦的一面似乎有表现了出来,即使在追赶中放不下自己的好奇心。

    彭玉现在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因为他的元力在战斗时就消耗很多,一直没来得及恢复,再加上现在要带着李毅一起前行,所以速度想快倒是也快不起来。

    不过这倒是也不错,后边跟着来的人终于在速度上能够和他相差无几,一行人沿着道路上的蛛丝马迹向前追寻。

    齐桓在远离了李毅以后,又走出一段距离后他终于支持不住了,刚开始逃跑时他便发觉身体内的状况有些不对,但正如彭玉所预料的那样,他不敢停下来疗伤。

    因为时间对于他太紧迫了,如果说不疗伤的话还有可能拼出一线生机,但是要是疗伤的话,便是半点生机都无,看来明德城是下定了决心要剿杀自己的,虽然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虽然自己也明白这几天会是很危险的时期,但是,毕竟不希望这会是真的。

    但是,明德城还是突然间的袭击了据点。一时之间,唏嘘不已,当日涂落城中七城联盟的据点,恐怕还不如今日的我,连一点逃出的机会都没有吧。

    既然支持不住了,又意识到逃离出了包围圈,所以齐桓便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开始疗伤,现在对于他来说,当务之急是把彭玉留在自己体内的拳气化去,否则自己的伤势不但不会好,身体也很快会彻底垮掉。

    齐桓并没有潜入某个人家,因为天马上就要亮了,要是惊动了别人那一定会引来追兵,到时候自己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所以,他选择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隐藏身形,全神贯注的开始疗伤。“时间,时间,我所缺少的,就是时间,请多给我一点时间”齐桓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但是上天并没有听到齐桓的祷告,因为彭玉他们还是在齐桓将体内的拳气完全化去之前追寻到了这里,因为来的人比较多,在加上并没有可以隐藏,所以,齐桓也感觉到了追兵已经来了。

    他加速催动自己的元力,希望能够多化解一份拳气,可是仍来不及。很清楚知道自己早晚会被发现,所以便放弃了继续疗伤,全力调整,幻残剑再次出现在手中,这也是幻石兵器的好处,三星以上的幻石兵器,平时可以化为类似元力形态的幻影,从而隐藏在使用者的身体,使用者但有意念,便会出现。

    躲无可躲,唯有以死当战,手持残剑的齐桓并没有等待被追兵发现,而是主动现身,出现在追兵面前,晨风乍起,凌乱的头发随风而动。

    彭玉一行人倒是未曾想象齐桓会主动出现,以至于当齐桓一人一剑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大家没有一哄而上,一是摸不准齐桓到底恢复了多少实力,而是彭玉也没有发话。

    彭玉看见齐桓,心里也多了些敬佩,能屈能伸,处之坦然,此刻倒不像是一个被追杀着的逃兵,反而像是一个在这里等待以及前来决战的人,而眼神,是誓死如归般坚决。

    “你就是齐桓吧?”彭玉第一句话如此说道。

    彭玉并不认识齐桓,但是行动前看资料上写着这个据点的高手和负责人就是一个叫齐桓的人,刚才在武馆内战斗时他发现此人最是厉害而且发号施令,所以便由此猜测。

    齐桓坦然答道:“正是在下,今日能与你‘神拳彭玉’一战,真是我的幸运呀”,因为就是负责情报的关系,齐桓自然知道彭玉,而“神拳”这一称号,恰恰是明德城护卫部给彭玉的称号。

    “什么神拳不神拳,全都是狗屁,老子信的就是实力,齐桓,老子敬佩你能屈能伸,在这里也敢私下做主,只要你能归顺我明德城,定能保你性命无忧,改邪归正,弃暗投明,你也是明白人,是是非非你也应该能想清楚。你肯归顺不?”

    彭玉的话说的掷地有声,一方面来讲他是真的欣赏齐桓,毕竟能够坦然面对生死的人值得敬佩,二是他目测齐桓虽然有些狼狈,但是眼神中却无半点惧意,一时间也不敢判断齐桓恢复了多少实力,再加上自己的元力还未恢复。

    所以,如果能够劝降对方,还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齐桓的眼神扫过所有前来追捕他的人,自然也是看到了李毅,不过目光并没有停留,最后目光还是落在了彭玉的身上,与此同时,手中的残剑缓缓的抬起,剑锋直指彭玉所在的方向。

    “宁站死,不跪生,人生没有第二次投降”齐桓用自己的行动和话语同时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因为李毅已经与齐桓接触过一次,所以似懂非懂的听出了齐桓话语中的意思,“人生没有第二次投降”,这是他又一次听到,隐约间似乎明白了齐桓实有苦衷。

    不过彭玉就不知道这些事情,齐桓的一番话,在他看来就是彻彻底底的决战宣言,敬佩归敬佩,但是这是战争,容不得同情怜悯。

    “行动,务必格杀枉生盟据点首领齐桓。”彭玉并没有废话,直接下达了行动的命令,并且身先士卒,第一个向着齐桓的方向杀去,双手上一阵光亮,拳套赫然已经带上。

    其他人见此情况也是并不容易,或是亮出自己的紫金武器,或是唤出自己体内的幻石兵器,与彭玉一同杀向齐桓。

    齐桓也不怠慢,也冲起来向着彭玉攻去。

    天下元功,招式或有不同,级别或有深浅,但是在实战之中,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一个“势”字,得势者方能在对决中占到上风,彭玉和齐桓都冲向对方,就是都想在“势”上胜对方一头。

    因为双方相距并不远,所以三步并两步,眨眼之间两人便是对上了第一回合,彭玉因为元力不继所以采取了试探的招式,而齐桓因为要分心压制体内的拳气,所以出招也略有虚晃,两人碰之即分,错身而过。

    彭玉回身想杀一个回马拳,但是齐桓仗着兵器上的优势,硬生生的将彭玉的拳头逼回。彭玉因为元力的原因不敢在硬碰,所以略退几步,脱离齐桓的剑锋范围。

    就在此时,和彭玉一起向前冲杀的部员们则是正好杀到,齐桓没有机会去追战彭玉,剑锋再次一转,直接对上了其他人,欲先解决这些散员,正要发力出招,却异变突生。

    齐桓手执残剑,欲发力击退向他冲杀而来的明德城明牙部的战斗人员,哪料自己刚一发力,体内的拳气便突破压制,横撞开来,前力已尽,后力未至,再加上体内骤然混乱,齐桓差点跌倒,勉力用剑支撑身体。

    而此时,已经有两名明牙部的人冲到他面前,一左一右,向他夹击而来,兵锋所指,都是在齐桓的要害。

    两人的招式看似充满杀机,但是在齐桓的眼中却是有莫大的漏洞,能够让他必杀这两个人的漏洞,于是用力,身体剧痛,无法出招,来攻两人的兵锋已经在眼前,无奈不得不放弃格杀这两个人的大好机会。

    齐桓以残剑为支点,骤然挑起,很灵巧的躲过了两人的攻击,继而转身,用剑脊击向未转身的两人,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见不到半分强撑的痕迹。

    但是齐桓明白,自己已然是强弩之末,否则击向两人的就不是剑脊,退一步来讲,即使是以元力化为剑气,也足以击杀这两个人,但是,此时此刻,他只能选择最简单的办法,纵然如此,也是倍感吃力。

    明牙部的两个人对然不是高手,但是见到攻击落空,齐桓跳跃而起,自然也明白自己的后背已经完全落在齐桓的剑锋之下,双方对战,此乃大计,但是时间不等人。

    两人已经没有时间弥补这个因为立功心切而犯下的错误,唯有以轻伤来还债于自身的失误,所以两人并为回头,继续向前。

    齐桓的剑脊瞬间即到,重重的打在两个人的后背上,两个人应声而出,不过因为两个人的前进方向和齐桓来攻的残剑方向相同,所以受伤并不严重。

    齐桓的动作落在了彭玉的眼里,彭玉马上就知道齐桓现在是外强中干,甚至也可以断定,即使是自己不出手,就算是自己这些手下也能够围杀掉齐桓,所以无意与属下争功。

    便大声喝道:“所有人注意,围杀缠斗为主,别他妈逞强把自己挂了,斩杀齐桓的,记头功,其他人也有份。”知道不可能劝降齐桓的彭玉也不在留情,直接向手下下达了对齐桓的必杀之令。

    与此同时,彭玉也在一旁戒备着,以方便己方人员出现危险的时候随时出手营救。

    齐桓也听到了彭玉的话,明白彭玉打的是什么主意,此时此刻,心中再无杂念,索性也不在留力压制自己的体内的暗伤,主动燃烧自己身体中本来就不多的元力,透支自己身体的每一分力量,目光如炬,看向已经在自己身边围城一个圈的明牙部的战斗人员。

    彭玉在一旁看出来了齐桓在做临死挣扎,燃烧自己的元力,这完全就是不要命的做法,无论最后胜负,这个人一定是活不长久了,但是好处是可以暂时的大幅度的提高自己的战斗力。

    “情况不妙,齐桓要做临死前最后一搏。”彭玉看出来不对劲的地方,马上大声喊道:“都散开,小心。”同时跨步向前轰出一记重拳。

    齐桓直接无视彭玉迎面而来的重拳,残剑举起,迎面劈砍向彭玉的拳头,剑与圈套重重的撞击在一起,齐桓的嘴角流出鲜血,而彭玉则是向后退出十步有余。

    众明牙部成员也看出了形势不对,便做出防守的招式便急着后退。

    但是,齐桓并没有给这些人太多时间,犹如战疯了一样的齐桓完全不顾所有的形势。手起,刀落,速度快的仿佛超越了他自己的巅峰时期。(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