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1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李毅并没有出声回答,目光直视齐桓。

    齐桓蹲下来,将两具尸体瞪着的双眼用手合上。

    重重的叹了口气:“两位兄弟,是我之错,没能带你们出来,不过你们放心,如果我今日得以逃脱,你们的家人我一定会帮你们照料。”

    齐桓几句话说的情真意切,身心投入,似乎丝毫不怕李毅偷袭。不过此时的齐桓并非惺惺作态,平日里的他还真是重义气。

    历世不多李毅的此时略有触动,他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的一个伙伴,记忆中只有片段,但是清楚的明白,伙伴死了,而自己要不是有师傅的相救,恐怕也活不到现在,人世无常,上一秒在你面前微笑玩乐的人,下一刻或许就天人永隔了。

    齐桓站起身,残剑再次出现在他的右手中,右手轻轻一抬,剑直指李毅:“动手吧!”

    李毅脸色依旧没有变化,就是那样冷静的站在那里,注视着齐桓的行为,看到齐桓的行为他想到了一个解决眼前困局的办法,或许很冒险,但是他明白自己没得选,因为呼救的速度肯定没有对方的剑快。

    “你走吧!”三个字轻轻的从李毅的嘴中出来,仿佛再自然不过一样。

    齐桓万万没有想到李毅会说出来这三个字,以至于他听到后有些失神,“你走吧”,这三个字十年前也曾有人对他说过,没想到意外之下今天又再次听到了。

    不过失神只是一短暂,“为什么?”齐桓问道,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手中的剑已经不再指向李毅。

    “没有理由!”李毅的语气似乎依旧平静,听不出半分感情色彩。

    “哈哈,没有理由。”

    齐桓不再顾忌,放声大笑,朗声说道:“你我本应该是你死我活的场面,而现在你却说没有理由的放我走?若是别人在此,他定然不行,或许会认为你以退为进伺机偷袭,但是,我信。”

    “如果你和我不是出在敌对的地位上,或许……,唉,人生不能再有一次背叛。可惜,我们只能敌对,憾事。枉生盟注定与七城联盟势不两立,我们都错误的赶上了这个时代。”齐桓的情绪有些激动,但是语气中显示出了他的真诚,也显露出了他的无奈。

    李毅并不清楚齐桓为何突然如此激动,但是他明白齐桓话里大概的含义,见齐桓说完便也回复一句:“有些事,不是我们能选择的!”声音中依旧平淡。

    齐桓没有在说话,向前方走去,在与李毅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他手中的剑微微动了一下,侧视,看见李毅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

    此时如果出招,他有信心能够一招毙命,但是,齐桓终究还是没能刺出这一剑,不在犹豫,加快步伐,向前逃去。

    直到听到齐桓加快的脚步声,李毅才敢确定自己赌赢了。他明白,如果交战自己一定不是对方的对手,索性不如就主动放齐桓走,从齐桓先前的一系列举动来看,此人并不是无情无义之人。

    虽然自己很可能死在齐桓的临时变意后的剑下,反正不这样做也难逃一死。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李毅赌对了,齐桓并没有动手,虽然也有那一刻的心动。

    李毅猜不到,之所以让齐桓没有动手的原因只有三个字:“你走吧。”三个齐桓一生都不曾忘记的字,三个改变齐桓一生的字,十年前,对他说出的人是——恨无绝。

    无巧不成书,机缘巧合之下,李毅躲过此劫。

    彭玉,外表粗犷的他在战斗时却有着超过普通人的细心与耐心,这或许也是他之所以能够胜多败少的原因。

    刚才与齐桓的一战,他先是给对方一种自己有勇无谋只会硬碰的错觉,接下来利用硬拼的机会故意给对方露出一个漏洞,从而达到自己一击必杀的目的,整个计划可以说是很完美。

    唯一不足的便是他最后嘴角似有似无的笑意,令齐桓有所收势,所以他没能一击必杀,但是已经是重创了对方,虽然自己右手伤势也不轻,体内元力也消耗的十分严重。

    但是看上去毕竟是打败了齐桓,所以七城联盟一方见自己的领头人物已经大败对方的高手,一时间士气鼓舞,优势更加明显。

    反观枉生盟,接二连三的重创令他们应接不暇,已经无力再战,失败是早晚的事情。

    然而齐桓的表现还是很出乎彭玉的预料的,齐桓的乘机逃走,更是让他略有措手不及,待他觉察时,齐桓的身影已经不见了,他起身要追,却差点摔了一个大跤。

    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腿已经没入了青石板中,想用元力从青石中挣扎出来,却突然感觉到一阵无力,“看来元力消耗还是太严重了,下次不能这么打了。”

    “******,快点来人把老子拉出去”彭于有些气急的大声喊道。

    离他不远处的两个人看见彭玉的窘态想笑又不敢笑,脸色煞是奇怪,不过听到了命令可不敢怠慢,马上跑过来将彭玉从青石中拉了出来。

    彭玉对两个人的不正常模样丝毫不在意,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嘀咕道:“他奶奶的,腿都麻了,这小子实力还真不弱”。

    他接着对身边两个人说:“不用管我,继续战斗,我去追跑掉那个小子。”扶他的两个人一听这话,不再耽搁,撒手边走。

    不过在双手离开彭玉的那一刻,彭玉又差点没有坐在地面上,双腿已麻,但是他明白自己绝对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会影响己方气势。

    不敢耽搁,腿上稍微有些缓过来的彭玉没有等待元力的恢复,急不可待向着齐桓逃出去的方向追去。

    彭玉虽然双脚仍旧有着麻痛的感觉,元力也有一些难以为继,事实上他并没有受很重的伤,最重的伤就是在右手上,相对于齐桓的伤势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但是元力消耗远远大于齐桓,这也和战斗方式有关。

    此时彭玉心里明白的很,齐桓这么短的时间内不会逃的很远,因为,自己的元力消耗之所以这么大,就是因为自己的最后一拳,虽然自己的拳头稍稍有些落空。

    但是,自己的兵器,幻石拳套,这件为自己量身制造的兵器被制器师添加了一项特别的功能,那就是可以将使用者的元力化作若干道拳气注入对方的体内从而继续扑坏对方的身体,这一效果听起来很霸道,但是也有些鸡肋,因为要保证对方的元力不高于自己或者是对方受伤以至于没有时间去清除注入体内的元力拳气。

    刚才的最后一拳,彭玉就动用不少元力注入了齐桓体内,所以他很有把握,同时那记重拳一定重创齐桓,齐桓一定不会逼出自己留在他体内的力量,因为要抢时间逃走,恶性循环,越不逼出就越破坏身体,越破坏身体就越无力逼出。

    所以彭玉肯定不会逃出去很远,彭玉的最后一招,也算是毕其功于一役,要是落空,他就必败无疑。

    就在彭玉追向齐桓的路途中,他开始是越来越心惊,以至于在心中默默的祈祷,希望齐桓不会向着李毅的方向跑路。

    可惜,天不遂人愿,往往越担心发生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也可以说是天意弄人吧,追溯着蛛丝马迹追来的彭玉,一清二楚的知道李毅守着的地方,也一清二楚的明白李毅的实力,更是心知肚明的知道。

    即使齐桓受了伤,即使李毅的能力再提升一层,李毅也不可能战胜齐桓,而这是战斗,是双方不顾性命的交战,不胜,那结果就是……,大脑运转到此处,彭玉有点不敢继续想了。

    如果李毅真的死于此处,那便全是自己的责任,心里越发焦急的彭玉再次发力,也顾不上元力的恢复,反而是再次加速消耗,从而加快脚下的速度,以期望能够快一点追上齐桓。

    “李毅你个臭小子,我允许你偷跑,允许你溜号,只要你刚才不在那,我不会追究你责任,你可千万别在那里。”

    “向老大,可不是我不想保护这小子,我这也是好心呀,我实在,实在是没想到会这样呀!”

    “这臭小子一看就是命大的人,肯定不会出事情,他又不是傻子,看到情况不对应该会躲起来吧,肯定会躲起来的。”

    路程并不远,但就在这短短的路上,彭玉的头脑中还是冒出了不少的想法,希望着事情不要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终于,彭玉飞来到了他布置的李毅负责的第三道封锁区域,在相距还有段距离的地方,他就看见了李毅,以及李毅不远的两具尸体。

    见到这样的场景,一颗悬着的心才安落了下来,眉头上的紧骤也舒展开来,步伐也不再如一开始那样了,可嘴上确依旧是不饶人:“臭小子,你怎么还没死?”,这样怪异的话语他脱口而出。

    李毅自然注意到了匆匆赶来的彭玉,同时也听到了彭玉那几乎毫无善意的“问候”,就算是如此,李毅却并没有在意,心里反而有些窃喜,因为从彭玉的语气中他听出了另一种味道,关心,那是关心的味道。

    长这么大,父母的关心自己印象中几乎没有,因为好像不大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唯有师父曾经给过自己这样的感觉,而彭玉,是第二个让自己体会到有人关心感觉的。

    心里不由的一暖。所以虽然彭玉的话很难听,但是他却不在意,以至于不善于玩笑的他突然想开个玩笑,于是便针锋相对的说:“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

    彭玉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个平常有些老实沉默、似乎不善于表达的李毅会这样回答他,看来这小子有点开窍了,开始融入明牙部的生活了。

    他自然是不会生气李毅的回答,继续反唇相讥:“我死,你想得美,老子一定比你活得长久,倒是你小子,居然没事,老天不长眼呀,浪费了我这一番‘尽心尽力’的安排呀”

    李毅深知自己绝对不是彭玉的对手,实力上相差很多,若是论嘴皮子,那简直是比实力上差距的还要远得很,能够治得了这个五大三粗的彭玉的人,似乎也只有钱广、罗非、赵涛了,李毅选择不再继续和彭玉斗嘴。

    “这种人,你憋着他,便是对他最好的惩罚。”李毅想起同事们对自己说的话,或许真的只有这样了,于是便选择沉默,祭出“我才懒得理你”的绝招。

    彭玉见李毅的不在言语,一时间倒是真的没办法继续这个话题了,调侃是没办法调侃下去了,转而看到地面上的尸体时,发现齐桓并不在其中。

    这点他一定不意外,齐桓不是李毅能够解决的,但是这两具尸体怎么回事?纵然心里大概有数,但还是要确定一下,望向李毅问“是你解决的?”

    李毅先是摇摇头,然后又是点点头,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到底能不能算是自己解决的,刚开始他摇头是因为他认为这不算自己的,后来点头是因为他想起彭玉告诉他只要是死在他李毅面前的人,就算是他解决的!有点乱,算还是不算?发现自己也弄不清楚。

    彭玉倒是没在意李毅的纠结,他本来就是打算用非常规手段让李毅立下些许功劳,就算李毅不承认他也打算把这功劳记在李毅头上了,不过见到李毅最后点头,也免了他主动给李毅争功,也懒得继续追问具体的情况。

    寻找痕迹的彭玉随意的继续问“刚才有没有人从这里逃出来?”

    彭玉心里认为,既然李毅没有死掉,甚至是连一点伤都没有,也就是说李毅在刚才应该没有守在这里,否则怎么会安然无恙?

    开玩笑,齐桓可不是吃素的,枉生盟的人哪一个对敌人手下留情过?至少自己还没听说过。所以他如此一问纯属没话找话,并没有指望李毅能给出什么意外的答案。

    李毅的声音传来:“有!”。

    本以为答案会是“没有”的彭玉听到这个答案时,吃惊顿显无疑,脸色也严肃起来:“有?那你没有和那人动手?还是动手了那人放过了你?又为什么要放了你?”

    彭玉一口气连问好几个问题,充分流露出自己的不解,语气中似乎还有一点点怀疑。

    是的,彭玉心中有一点怀疑,因为他想不出来齐桓有理由放过李毅,难道枉生盟突然改邪归正?不可能吧,以至于他怀疑李毅是枉生盟的人,所以齐桓才没有杀他。

    听出来彭玉语气中的一丝怀疑,李毅刚才有些温暖的心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平静,大概也猜到了彭玉怀疑什么,可是这种事情,一句两句也解释不清楚,自己也懒得解释,所以就选择恨简单的回答说:“我放走了那个人。”(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