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0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可怜了明德城城主朱坤,弄得还里外不是人。若真是让他知道几乎所有人都在说自己是老狐狸,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自己这样做!

    钱广非常心里真的是非常想得到这次的机会,除了因为战功的原因,他还想借用这一个机会练兵,明牙部并没有经历太多的行动,朱城主器重自己,自己也应该做出点样子,这样的机会简直就是求之不得,不过,这次却是求之而得。

    在现在的潮海大陆,有三种人最是吃香,排在第三位的是武者,也就是练元功之人,这种人是最多的,也是大陆的主宰。

    特别是元力达到八层及以上的,大陆上历久以来便有习武之风,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达到极致,十之八九都会修炼元力,这也和现在局势有关,混乱的时代,唯有自身的实力才能保证自己生存,所以武者很受欢迎。

    不过一般来讲,武者一般都是指元力至少到五层的,因为田间一农夫也可能元力到四层,但是他并不是武者,只是农夫。

    排在第二位是制器师,顾名思义,就是用幻石制造器具的师傅,前面已经说过,幻石做成的兵器同等级中最好,但是并不是人人都能制作,除了幻石本身难得,其他材料要求苛刻之外,想成为制器师还有很多苛刻的条件。

    制器师虽然难得,但是并不包括只能做最初级幻石兵器的制器师,因为最初级幻石武器,三百年前开始便可以量产了,因为一位制器师找到了一种更为常见的青冥石代替了制作幻石兵器的必需材料,简化了制作过程,所以才实现了量产,但是仅限于最初级幻兵器。

    因为,青冥石特性所限,想要更高阶的,就必须用幻石,幻石的等级越高,所成兵器品阶越好。

    幻石兵器以星划分品阶,从一星到九星,九星上谓之神器,天下唯有“浮生珠”。

    排在第三位的是一个新兴职业,确切的说是在十年前才流行起来,那就是指挥师。

    十年前的枉生盟与七城联盟的大战令人们意识到指挥师的重要性,这是因为大规模的战斗不同于个人间的比拼,指挥师指挥调配,利用天时地利指挥作战,利用战阵对决,方能最大限度的发挥集团作战的实力。

    话说当年七城联盟当时有一位指挥师,曾指挥数次以少胜多的战斗,逼迫枉生盟不敢冒进。也才有了后来不被枉生盟打败的基础。

    不过此类人虽然吃香,但是却并不是一般人就能够成为的。

    而钱广有幸拜读过那位指挥师的笔记,所以也十分欣赏指挥师这一角色,因为他明白,与枉生盟的战斗不会再是小的争斗,拥有厉害的指挥师甚至会影响到战局,能够起到这样作用的。

    除了指挥师,便只能是径流老人或者是枉生盟盟主恨无绝那样的人物吧,但是那样的人物,可遇而不可求吧。连钱广自己都没意识到,在他的潜意识中,恨无绝的能力已经和传说中的径流老人并列了。

    既然介绍起来了潮海大陆的基本情况,就在进一步多说两嘴。潮海大陆货币统一,人们称其货币为铢,铢是最小的单位。

    幻石是这里最重要的资源,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幻石的应用太广了,除了我们知道的是制作幻石兵器的必备原料,它还是一种能源原料,还是前面提到的那位制器大师,发明了一种以幻石为动力的交通工具,称之为轨车,轨车发明之后,各个主城的交流才更加方便,因为其速度远远快于马车,但是因为其昂贵,所以并非人人可以用得起。

    近些年来整个潮海大陆的幻石越产越多,但是还是供不应求,特别是其中品质较好的幻石,所以,幻石的价格一直是居高不下。

    再说会钱广,钱广转回到自己府中,没有在找任何人商量如何执行此计划,而是先把自己关在了书房中,整整呆了一个晚上,中间未曾离。

    相比于武者,他自己更喜欢指挥师,所以他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指挥师,所以,这次执行任务的机会,他暗暗把这作为自己指挥的第一战,一定要漂亮的完成。

    所以他才异常重视,并不想依靠人数、高手数量的优势取胜。

    第二天早上,满脸疲惫的钱广才从书房中离开,他吩咐罗非赵涛到:“召集所有人,分配各自“复仇的火焰”的任务,罗非赵涛领命离开。

    钱广有些得意的再次推演了一遍自己设计了一晚上的战术,在他看来,他要的不仅仅是胜利,而是一场彻彻底底的胜利,从而打开自己的指挥之路。

    不到半个时辰,得到通知的人便赶来,这其中大多数人都知道钱广召集人是为了执行“复仇的火焰”行动的任务分配,大家也明白,这是钱广为他们争取来的立战功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自然不肯落后于别人,所以这次都匆匆赶来。

    钱广看到该来的人都来了,省去了必要的客套话,直奔主题。

    “我们这次行动的代号是“复仇的火焰”,目标是完全剿灭枉生盟在我明德城城内的三处据点,执行者为我明牙部,据点分布请看这场地图。”

    钱广指向了挂在墙上的地图。“长话短说,大家都是生活在明德城的人,对明德城也应该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对方力量有限,所以我明牙部也不会全员出动,现在我直接给需要参与行动的人分配任务,记住,我没和你们商量,所以不管你们是否领到任务,无需多言。

    “弓弩战部、重甲战部、近战战部明日各派出三小队,弓弩小队成员二十名,其余的各五十名,分别前往三个据点,待明天总攻命令下达时,弓弩首先对敌人进行射杀,务必要求快准狠。齐射十轮,然后撤离,重甲冲杀,不求杀敌多少,务必使对方慌乱。

    接下来就是近战人员冲上,掩护重甲三次冲杀,然后协同其一同撤离。最后,综合战斗部进行最后的猎杀。”

    ”综合战斗部出战的是第三、第六、以及第十营,你们战斗分三层,第一层精英负责进里面战斗,第二层派人守在据点外,负责阻击逃跑成员,而最外层负责再次清理漏网之鱼。

    切记,如有地方从自己层突围,不必强追,留给下一层的战斗人员,遇到高手,及时呼救。赵涛罗非会带一直机动组。”一番话吩咐下来,钱广不见累,反而有些神采奕奕,最后又补上一句“听明白了么?”

    几乎所有人同时回答:“明白!”

    “好的,各自回去准备,注意保密,散。”钱广趁势说道。

    这个会议从开始到结束还不到半个时辰,倒也显示出了钱广雷厉风行的一面。

    接到了战斗任务的彭玉心情也是好的不得了,如果是大的战争,他不希望自己的兄弟去,因为不想看到有的人去了却回不来,不过今天的任务,简直是在简单不过了,明牙部的人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敌人呀,这简直就是向队长给我的立功机会么。

    “照顾我,真是太照顾我了,哈哈,哈哈。”彭玉是越想越高兴。

    忽然他一拍脑门,然后自言自语的说:“一定是看李毅的面子,一定是,我说怎么会这么好的任务都能分给我呢,哈哈,李毅这小子还真是一个福星呀,我该怎么让他在这次任务中立功呢?在最前线?百分百不行,他那三脚猫的功夫要是伤到可怎么办?放在最外层,可是,要是没有漏网之鱼让他收拾怎么办?难办,难办,真是难办呀。”

    “对了,或许这样可以呀,不错不错,哈哈,可以这样呀,来人,清点人手,全队整备。”彭玉似乎找到了解决办法,高兴得有些手舞足蹈。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钱广分配给他任务根本不是因为李毅,而是钱广抓阄抓到他的小队,如果他知道了,估计就不会这样费尽心思的想办法让李毅立功了。

    复仇的火焰即将燃烧,又将是一场怎样的血雨腥风呢?暴风雨前,愈安静,来时,就愈猛烈。

    齐桓是枉生盟安置在明德城最大据点的首领,因为他的兵器是一把残剑,所以也常被人称作是齐残剑。齐桓参加过十年前的枉生盟与七城联盟的大战,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必死无疑,但是,他活了下来,很意外的活了下来。

    再以后,他成为了明德城枉生盟最大据点的首领,一切,恍如一梦,生与死,落魄与发达。

    齐桓所在的据点是依托一个武馆,不过想也想得到,所谓武馆,只不过是他们给自己找的一个掩饰,武馆所有的弟子,枉生盟的人占了七成左右,而且还有增长之势,除了护卫部之外,在私人势力中,也算是不小的一股。

    齐桓最近有些心神不宁,所以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他还不能入睡,摆在他面前的几份情报,是来自枉生盟的情报,而令他不安的原因,也正是这些情报。

    第一封情报是最早来的,内容很简单,用特殊密语告诉了齐桓一件事:枉生盟内部混乱,平阳城城主陷杀涂落城城主,且自己任命为涂落城的新城主。

    第二封紧紧比第一封晚不多时候而已:新任涂落城城主封木,发令绞杀七城联盟在涂落城的据点,据点内的七城联盟人员除了一些少数人投降之外,其余人全部被屠杀。封木趁此机会,大肆清除异己。

    第三封是不久之前的:封木被盟主无绝处死,副盟主命令暂时停止一切针对七城联盟的敌对行动,不得再绞杀七城联盟据点,同时命令己方的据点人员加紧戒备,防止报复性袭击。

    “馆主,你怎么还没有睡呢?”武馆的二把手,也是据点的二把手路过书房时发现书房的灯还在亮着,所以便站在门外轻声的询问。

    “是张磊呀,快快进来。”齐桓听出了门外来的人是谁,马上招呼让他进来。

    来人推门进入,看见齐桓正要起身相迎。“馆主,你为什么还不睡呢?有什么难事?”为了防止被人起疑,所以,所有枉生盟的人员不论在什么时候都以武馆的职务称呼齐桓,所以虽然此时只有两个人,但是张磊还是按照规矩来。

    “有些担心,这些情报你也知道了。”齐桓指了指桌子上的情报,然后又继续说:“按理来说,七城联盟不可能就这样息事宁人,这十年来他们和我们一直都约定俗成不去理会对方的密探据点。”

    “但是这一次,我们枉生盟先破坏了规矩,七城联盟恐怕不会不了了之,而我们这武馆,估计他们也在就知道是枉生门的据点。”齐桓的声音中充满了忧虑。

    “原来是因为此事呀,馆主不必担心了,手下的人已经加紧戒备了,这七城联盟那么多城镇,没准他们要动手的地方不是我们这里呢,你应该休息了,要不然真是有人来袭,你又如何迎战呢。”张磊劝说齐桓。

    齐桓点了点头,“那我们就歇息去吧,也许是我太多虑了吧,最近总是心神不宁,所以晚睡一些,倒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还是这样吧,去睡吧。”齐桓说完便和张磊一起离开书房。

    武馆院内的树沙沙作响,天黑风高杀人夜,真是一个适合杀戮的夜晚。

    时间快接近凌晨,钱广又是一夜未睡,他的心情多多少少有些不安,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刻意去指挥战斗,他没有采取别人所说的利用人数上的优势硬吃掉对方,而是采用自己的战术,投入行动中的人手,真正的战斗人员,恐怕也才只有对方的一半。不能败,一定要成功。“来人,传令开始行动。”

    随着钱广的一声令下,静谧的夜空被呼啸而来的幻箭撕破空气的声音所打破,夜色中,不知有多少箭矢射向了这座武馆,破空之声骤起,齐桓突然惊醒,不过待他发现有人来攻的时候。

    第一波的箭矢已经进入了武馆,武馆内顿时喊声一片,情形有些乱到了极点,而在齐桓的心里,则是一惊:“敌袭。大家快停止混乱,马上找盾牌以及遮蔽物掩藏身体,不要惊慌,敌方并没有大举进攻。”

    众人听到了齐桓的声音有些镇定,纷纷找盾牌遮蔽,而有一些以幻盾牌为兵器的人则第一时间进入战斗状态,高举幻盾,为自己,也为旁边的人撑起躲避箭矢的空间。

    前三波的箭矢伤了不少人,但是从第四波箭矢开始,伤亡人数开始减少,到第七波已经很难再伤人了,不过整个武馆内还是略显混乱,此时的齐桓有些心安。

    “看来对方只是以这种形式给我们一个警告,还好,还好!”就在他有些庆幸明德城并没有撕破脸皮时他发现幻箭停止了射击。(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