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0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哦,不错!”恨无绝有些赞赏的点了下头,而令三位城主心中则是都在骂着封木的卑鄙无耻狡猾阴险,他们也知道,只要盟主相信他,那么就没人能治得了他,除非小落大人能说话,但是小落大人……,无奈。

    恨无绝继续说:“涂落城城主,就由你来担任吧。”

    “谢盟主,属下定当为盟主为枉生盟竭尽全力,至死方休。”封木激动的跪下,这激动不是装出来,而是真的真情流露,数年的心愿,在今日得以实现,他又如何不激动。

    他继续说:“盟主大人,线索方面的证据就在府外,用不用现在就把他们招进来询问?”

    封木想要趁热打铁,但是恨无绝没有理会封木的表现,徐徐的说道“龙有逆鳞,触者必死!小落,杀了他。”

    封木听到此话,当然明白恨无绝所说他是自己,所以第一个念头便是“难道事情败露了?不可能,我是用了三年时间来布局呀!”第二个念头便是……

    没有第二个念头了,因为在第二个念头出来之前,他发现自己看见了自己的后背,那是他最后的一眼。

    动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小落,对于来自恨无绝的命令,小落永远是无条件的执行,所以当他听到无绝命令的那一刻,他就动手了,以至于封木仅仅有一个念头的时间,便身首异处,血溅当场。

    屋子内的气氛凝固了一样,没有人敢说话,剩下的三个城主都担心一旦说错,下一个身首异处的就是自己。如果能够不死,谁都不会想去死。

    屋子中的鲜血的味道变的浓厚,但屋子里的人都是血海中走出来的人,自然不会计较。

    剩下三位城主有些无措,不知道无绝到底想做什么,怎么前面还在夸奖奖赏,而这一句话不到就格杀了封木,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不过他们可不敢问,只能压制住心中的不安,等待盟主的命令。

    “封木调查线索有功,冷铜好好安葬他“恨无绝对着冷铜说。

    冷铜拱手道:“属下遵命。”之后便无言语,在冷铜看来,虽然自己很好奇,虽然看到了同僚的目光叫自己询问盟主为何要杀了封木,但是,不能问,一定不能问。冷铜在心中默默的告诉自己,同时对所有的目光视而不见。

    幸好的是无绝今天心情似乎不错,居然没有让这个悬念继续萦,开口说:“此人,调查线索有功,胜过你们所有人,该赏。”

    “之所以杀他,是因为他利用我的信任,暗下毒手,利用小落杀害涂落城城主。我不管你们相互间有多大的仇恨,也不管你们是多么想杀死对方,摆到明面上去斗,如果封木光明正大的挑战涂落城城主,即使杀死了他,我也不会怪罪于他,我也会让他做涂落城的城主,但是暗中使坏对自己人下手,这是我最痛恨的事情,在我的地方,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城则屠一城。想暗地里对付人,就去对付你们的敌人,即使你们食其肉喝其血对我来说也无所谓,但是对自己人,那只能说明你不想继续生存了。”

    无绝的话说得很慢,但是字字却是重重的砸入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中,每个人都明白,盟主说什么一向是说一不二,而盟主想要自己死,自己必死无疑。

    恨无绝扫视了一下议事厅,再次说:“记住了,我不会再说第二遍。”众人默然,冷铜带头回答:“属下必将铭记于心。”其他人纷纷附和。

    “很好,冷铜,你在盟中选两个人,一人为涂落城城主,一人为平阳城城主。至于封木寻找到的证据,就由你来接手继续追查,不要再让我失望。”恨无绝对冷铜吩咐道。

    “属下领命“冷铜严肃的回答。

    无绝点了点头,起身要离开,又补充一句,“重用容小北。”

    “是!”冷铜深知盟主的脾气,不敢罗嗦,所以回答很是简单,却是异常坚定。

    恨无绝离开,带着小落离开了思宇城城主府。冷铜看看两位城主说道:“两位,希望务必做好两件事,一是全力追查线索,二是努力积攒力量,争取早日拿下七城联盟,好方便我们追查线索。”

    另两位连忙称是,附和冷铜的话说了一些各自的情况。冷铜又道:“还有就是关于七城联盟在我枉生盟内的据点,就先不要剿除了,耳朵有时会让主人听到假的声音,把他们留在明处,远比把其逼到暗处要好。而且我们和七城联盟已经有了这样的默契,不轻易去动对方的据点。”

    “就这样吧,回去忙你们的事情吧,记住刚才盟主说过的话。”说完这些话的冷铜转身离开,不过此刻他的心里很乱。

    “盟主啊,盟主,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冷酷无情?还是重情重义?心狠手辣,还是另有原因?你就像一个迷,我们却都猜不透。”

    冷铜的脑海中又拂过一个个画面,有恨无绝在大牢中的硬气十足,有恨无绝屠杀天城护卫队时的心狠手辣,也有十年前无绝一人大战七城城主的豪气冲天。

    沉寂了十年的大陆,又要开始变了吧,很少过问事务的盟主又开始关注枉生盟了。

    要小心,小心为上呀!冷同边走边在心中默默的叮嘱自己!而涂落城的城主,他已经有了人选,容小北。

    他现在更着急的是确认调查封木取得的线索,虽然他不认为封木真的有什么线索,但是,他知道自己一定要亲自过问。

    花开两枝,各表一枝。

    李毅怎么也不会想到发生在枉生盟的一件事情,会改变他命运的轨迹,人生的机遇,还真是难以预料。

    两天前,明德城,早上。

    李毅刚刚起来,用手捶了锤自己还隐隐作痛的头,仔细想一想,看来自己昨晚在城主府真的喝多了,虽然自己只喝了两杯。

    其实李毅也略有酒量,只是昨晚赵涛罗非给他喝的是“隔夜倒”,这酒除了本身甜美酒劲醇厚之外,还有一大特点就是会让喝酒的人在第二天比第一天还醉上几分,所以若是第一天喝得过多,那么第二天就不用起来了,所以才叫“隔日醉”。

    苦苦挣扎了一番,李毅终于可以控制住自己有点疼痛的大脑了,看了看时间,才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了修炼眼力的时间,李毅跟随他的师傅学艺开始与八年前,打第一天起就被要求在每天的清晨修炼眼力,甚至来说在前五年,他都只是在修炼自己的眼力以及如何精细的控制自己的元力。

    他并不明白师傅为什么让自己学这些,不过他一直在坚持,未曾懈怠。今天是错过去,那就修炼元力吧,师父也会希望我早日能有自保能力吧,李毅如此安慰自己。

    日升日落,时间便是这样的过去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想安而世难宁。

    七城联盟还没有商量出来到底是否尽快征讨枉生盟,却接连接到消息,消息的内容便是己方有四处在法城(也就是涂落城)的据点被枉生盟突然袭击,几乎被全部拔除。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血淋淋的挑衅,四处据点共有五百多人,无一生还,如此行为,令人发指。七城联盟震怒不已,马上聚集商量对策。

    这次并没有过多的争吵,七城联盟几乎很顺利的全票通过了一项决议,那就是要对枉生盟的行为进行反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对方剿灭我们的据点,我们同样剿灭他们的据点。

    同时各城开始一级战备准备,以应对有可能来自枉生盟方面的进攻。

    其实七城联盟也很困惑,因为只要对方据点不做出格的事情便不动对方的据点,这样的默契在进来三五年已经被默许了,枉生盟的突然打破默契,是不是代表要有所行动?所以才决定进行战斗准备。

    不过对于行动地点的选择上,大家又有了争执,因为大家都明白,这行动一开始,就有可能直接成为枉生盟再次报复的直接目标,所以相对于还未完全准备的七城来说,都不想在自己的城市动手。

    最后选来选去,终于决定先动明德城和仁城的枉生盟据点,因为这两城距离枉生盟控制的地方相对较远,这次的行动被定名为——复仇的火焰。

    所以当钱广和其他人从朱城主的嘴中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们已经没有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的权利了,明德城注定要成为复仇的火焰必须燃烧起来的地方。

    朱城主再次把明德城主要的官员以及护卫部主要负责人召集起来,希望大家商议一下由谁来执行这次的任务。

    在钱广看来,这种所谓的召集人商议事情,可以说是天底下最无聊最浪费时间最浮于形式的东西,开会开会,越开越不会,这要是商量规划类的事情还行,但要是真在遇见紧急情况时还开会商量,那就什么都晚了。

    他曾经建议过朱城主,表示虽然这样的会以可以表明朱城主对属下的尊重,但是不利于在目前特殊时期中明德城的快速反应,朱城主应该更独断专行一些。

    不过朱坤的回答让他哭笑不得,朱坤说:“莫非你把我当成了枉生盟的恨无绝、冷铜之流?”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钱广也无法在劝,只能继续忍受开会。

    人往往就是这样,改变不了环境,就只能被环境改变自己,由不得你选,也由不得你不选。

    明德城的“复仇的火焰”会议是一直从中午开到晚上,但是竟然还没有定下来有具体由哪一战部来主导这次行动,钱广被折磨的实在是忍无可忍。

    于是便趁着众人相对安静的时候很简洁地说:“朱城主,属下有一言,此次行动要么交给我来完成,要么请允许我现在就告退。”

    朱坤是何等的精通事故,他自然知道钱广语气中带着情绪,不过他倒是不在意,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讲,他是非常欣赏钱广,要不然也不会提拔钱广成为最年轻的护卫部执事,否则也不会让钱广统领的明牙部直接听命与自己。

    要明白,一般城主手里所掌握的力量,往往是该城的最具战斗力的战部,明牙部显然不具备,所以完全是因为他对钱广的欣赏才如此。

    面对此情此景,朱坤便顺势说道:“好,既然钱广如此胸有成竹,复仇的火焰的行动就由你来完成。大家可有什么意见?”

    众人一听是议论声是骤起呀,何止有意见,那是必须有意见,而且是相当有建议。

    谁都知道,在现在这相对和平的时期里想立下战功并不容易,而护卫部里有一些东西,譬如元功心法,譬如上好的幻石兵器又都需要有战功来兑换。

    这“复仇的火焰”行动简直是立下战功的最好机会,样好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要不然也不会争论着一下午也没定论呀。

    不过朱坤这样一说,大家心里肯定不同意,但是第一个反对的人会得罪钱广。又都不想做这个出头鸟,于是乎,虽然是议论纷纷,颇有一些表示决定不妥的声音,但是还真没人义正言辞的向朱坤表示反对。

    朱坤自然明白这其中道理,也知道护卫部各分部都想执行行动,但是他自己有心想将这次任务交给钱广,所以便想到趁此机会马上定下来,要不一会等有人率先反对的话,就又要是一顿争论了。

    下面的人虽然有议论声,但是朱坤决定假装听不见。

    既然做出了决定,朱坤就开口说道:“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么就这么定了,钱广你回去准备吧,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我说。会议就到这里了,大家散了吧”说罢转身就走,并没有等众人言语和离开。

    直到这时也想执行任务的人有些傻眼了,什么叫没人反对呀,明明是几乎所有人都不同意,可是,这也不给说话的机会呀,讨论了一下午,就少说了我反对这么一句,这功劳就没了。

    众人中后悔者有之,羡慕者也不在少数,不过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不过还是在心中暗暗地说了句:“朱坤,你这个老狐狸!”

    钱广倒是也有些意外,他原以为怎么也要再争执讨论一两个时辰才能出结果,没想到这么轻松便让自己成为“复仇的火焰”的执行者了,不过他是何等聪明,稍加一想,便也明白了其中缘由。

    眼见尘埃落定,他也不再和其他人纠缠,转身便离开,不过他在心理也暗暗地说道:“朱坤,你个老狐狸!”(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