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0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朱健听到城主的命令,起身而立,拱手示意后便开口说道。

    “我长话短说,时间留给大家商议,这次七城会议主要集中在一个问题上,那就是与枉生盟是马上开战还是维持现状?”

    “智、仁、善、灵蕴四城代表主张尽快征讨枉生盟,理由是我们已经休养十年有余,力量已经发展的远远超过了十年前,如果不在这个时候消灭枉生盟,枉生盟治下的城池的百姓也会给我们莫大的助力,倘若等枉生盟的根基打得更牢固,那里的百姓便会渐渐忘记我们径流大陆的历史,便会渐渐忘记当年径流老人定下的大陆之人需人人为仁的信仰,而我们七城又有何脸面说自己是正义之师,又有何脸面说自己是径流大陆百姓最忠诚的守护者。”

    “与此同时,据在枉生盟各城市的秘密据点来报,枉生盟这些年来在其治下穷兵黩武,百姓生活水深火热,急切希望脱离苦境。”

    “相反,我们明德、平暮、河洛三城则是主张暂时维持相对的和平,因为我们在十年前的大战是元气大伤,新生代的战斗人员虽已有所补充,但是实战经验太少,此外,据我们的一些潜伏人员传回来的消息来看,枉生盟治下的城市虽说是生活颇苦,但是各大城市都是法律严明,枉生盟的统治力超出我们的预期。”

    “人人为仁是我们径流大陆的信仰,但是,还有多少人能做到这样呢?这要打上一个很大的问好!我们战而胜之的阻力非常大,所以不如先等上一等,等百姓们受不了枉生盟的残酷法令统治而有反抗行动时,我们在行动不迟。我们七城的代表就围绕这个问题商量了足足五天,但是还是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城主朱坤见朱健陈述完毕,便又开口道:“大家也都各自谈谈自己的意见吧,这次找大家前来,一是希望我们内部能够现达成一个统一,二是我们要集思广益,找出一个最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朱坤的话音一落,底下的人们便开始议论起来,有主战者,也有主和者,一时间也是很混乱,朱坤一见这样的形式便又开口说:“都不要在底下叨咕了,有好的建议站起来说,让大家都听听。伍修良你来说说。”

    伍修良乃是护卫部五大统领之一,平时以足智多谋著称,虽然是五大统领当中实力最弱的,但是却也是颇有威信。

    乱哄哄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位四十左右的男子站起身来说:“城主大人,各位同僚,我认为我们暂时不应该战,想一想,十年前那场惨烈的战斗如今还历历在目,我们今天的实力比过去有增强多少么?”

    “我承认战斗人员数量有所增加,兵器装备也超过从前,但是要想到枉生盟也在成长,而且在他们的成长模式下,恐怕不会慢于我们的成长速度,想当年我们就不能把它扼杀在萌芽之中,今天我们就一定有实力战胜了么?”

    “我看强行挑起战端,只会让我们落地和十年前一样,甚至是引火烧身,从此径流大陆尽归枉生盟所统治”说完之后,深居一躬,又坐回了座位。

    距离城主不远处的后勤部门负责人也站了起来:“我赞成伍部长的观点,我们这些年的经济状况一直是在超负荷运转,如果不是有以前的积攒,恐怕现在的实力还要大打折扣,但是,战斗是要消耗物资的,我们现在来看,不宜再给百姓增加负担。”

    他的话一说完,好多人附和道,是呀,对呀……

    城主看见大多数人都是附和之声,却不见钱广说话,于是就问:“钱广,说说你的建议?”

    钱广听到城主的话后先是一怔。

    而后徐徐站了起来:“城主大人,我不敢说是建议,只是谈一下自己的想法,我认为应该战,关键是我们应该如何战?”

    “我之所以应该战是因为战可以给大陆百姓一个信号,那就是我们的径流大陆的主城,我们的信仰还没有抛弃我们,径流大陆上信仰正义的仁人志士还在与枉生盟势不两立,同时也可以检验锻炼一下我们现在的实力,战场才是最好的练兵场。”

    “但是,我们要打一次可以控制的战斗,而不是全面开展,这样也避免伍统领所说情况的发生”

    听见钱广的话一些人也深感有道理,于是也不乏附和之人。

    城主听后则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其后,他又分别点了几个人发表建议,一番话说了下来,竟是过了两个时辰。

    见众人不再有话说的时候,朱坤才又开口“大家说的都有道理,战与和都有为难之处,恨我明德城不能立刻培养出千万高手,不能造出数万高等幻兵器,不能一战而置枉生盟于死地,那样我们就不用这样商量了。”

    城护卫部五大统领和装备部门负责兵器的人听到此话马上单膝跪倒说:“属下无能!”

    朱坤摆摆手说道:“起来吧,这也怪不了你们,我只是一时感慨呀,你们都回去吧,是战是和容我再思量一番。”

    众人见此情况,也不再多留,纷纷离开,见众人都离开,朱坤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天下事,天下事,压得我好累呀。”

    钱广带着自己的人回到了自己的府上,一路上显得很沉默,并没有过多的话语,众人见此情况也不好意思打扰。

    刚一进府上,就看见了赵涛在庭院中闭目养神,亦或是在修炼元力,钱广示意大家不要大声喧哗,以免打扰到赵涛的修炼。

    这时候,赵涛也觉察到了钱广等人的回来,于是便睁开眼睛,第一句话便是“钱广,您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办妥当了,李毅被我安排进了综合战斗部的第六营,营长是彭玉,我叮嘱过彭玉要照顾一下他。”

    钱广微笑着点了点头“小夏办事就是稳健,不用我操心。对了,不劳烦第二个人了,你就再跑一趟驻地,传令明牙部主要的领导人员在我的府上开会,不要拉下了人。”

    赵涛拱手道“属下听命。”转身便离开。

    “对了,今天新加入的那个小子,叫…李毅的那个小子,把他也一起叫来吧。”钱广头也不抬的补充说道。

    “明白”赵涛的回答依旧简单。

    大约半个时辰以后,召集的人们陆陆续续来到了钱广的府上。

    此时的李毅正和彭玉走在来的路上,彭玉边走边和李毅聊着天,天南地北也算上是无所不谈了,不过大多是他在说,而李毅在听。

    两人转眼间也马上就要进入府内了,彭玉却停下了脚步,一脸正经的小声对李毅说道:“小子,问你件事?”也不等李毅回答让不让问他仍继续说着“你是不是钱广向中队长的私生子呀?”一句话问完,弄得李毅差点没摔在地上。

    “我说彭队长,你着脑袋里都想着什么,我和向队长也是今天才认识的,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李毅解释着。

    “不对不对,虽说向队长平日里对兄弟们也很好,但是他还是一个很讲规矩的人,若你和他非亲非故,开会这样的大事,他怎么会特意叮嘱带上你这么个菜鸟呢?”

    “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告诉我好不够好?”彭玉似乎没有听到李毅的解释,继续的问道。

    看着一脸八卦相得彭玉,李毅再次有了很无奈的感觉,真的很无奈的感觉。

    再瞧一眼,心里不禁嘀咕道:“长的五大三粗,偏偏取了个女子名,遇到事情还这么八卦,这样的人也有?”不过他可没有兴趣继续和彭玉纠缠,不再理彭玉的问话,提步走向府中。

    “到底是什么秘密呢?”彭玉似乎还在自言自语,一见到李毅要扔下他一个人走,他也马上跟上,粗犷的声音再次响起:“臭小子,怎么说也是我领你来的,等等我呀。”不过他的心中似乎还缠绕着他刚才的问题。

    钱广又等了一小会,见人来的也差不多了,便开始向大家重述了一遍今天在城主府城主讲给他的事情,他也想听听这些自己手下的意见。

    所以他点名让赵涛和罗非先说。一时间府内的气氛有些沉重。

    赵涛很严肃的想了半天,最后在大家的期待的目光中说出了一句非常有个性的话,再加上他当时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就让这句话更有效果。

    他这句话说得是“我认为….我的建议是…钱广的建议就是我的建议。”

    此话一出,好多人想笑呀,但是偏偏还的忍着,虽说这句话有怕马屁之嫌,但是出自赵涛之口,大家自然知道他不是拍马屁,但是这么一句没有见解的话,他至于那么严肃么,考虑那么长时间。

    接下来是罗非说,要说大家听了赵涛的话还忍着笑,但是听完罗非的话以后就在也忍不住了。

    因为罗非沉思了一会说的是:“我…赞成赵涛的建议。”

    一时间府内的会议室中是笑声一片,就连钱广也是边摇头边笑。

    他也知道自己这两个助手,一向是为自己视瞻,自己有心培养他们独当一面倒是不容易呀。

    不过经过大家这一笑,气氛顿时活跃起来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倒也不再拘束发表自己的意见,听得钱广使不住的点头,深为自己的属下们赞叹,不过他也在暗暗地想,这罗非赵涛是不是故意缓解气氛呢?这么活宝的话居然也能让他俩说出来。

    会议室里是热闹非凡,不过这一切似乎都和我们的李毅无关,李毅自打进入了会议室,就找到一个安静偏僻的角落,一方面修炼自己的元力,另一方面也思考一下自己今天的境遇。

    这也和他一直以来的性格和师父对他的教导有关,所以会议室内聊的火热,却依然不能打搅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钱广在看大家说的差不多时候,才留意到李毅在角落里的安静,于是他在几乎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后又开口道:“李毅小兄弟,不知道你对这件事有何建议呀?”

    钱广的话将李毅的安静打破,不少人的目光也随着钱广的目光看向了李毅,一时间心里无不奇怪这少年的来头。

    反观李毅,对于自己一下子成了焦点所在似乎有些不自在,因为他一直在走神,所以他压根不知道再问什么,所以不得不反问道“向队长是在问我什么建议?”

    钱广说:“当然是与枉生盟是战还是和,这可是我们今晚争论很久的事情呀。”

    “是战是和,与我何干?”李毅很平静的所出了这八个字。

    李毅的八个字一出,让不少人大吃一惊。

    钱广的眼睛盯住了李毅的眼睛,似乎想看透李毅的内心深处一样,这样的感觉让李毅非常不好受。

    他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除了错误,所以眼神依旧,清澈透明。

    如果说一开始钱广让他发表意见时他引起大家的注意,那么此话一出则是彻彻底底成为现场的焦点。

    造成这样的效果,其实是李毅自己也没有想到的,并不是他真想哗众取宠,也不是他对枉生盟不痛恨,虽然他对尘世接触的不多,但是从师父的只言片语中他也明白枉生盟不是什么好东西,属于应该被消灭的那一类。

    但是李毅一直信奉实用主义信条,说话办事并不会外界间的那样圆润。

    他自己认为自己元功不值一提,在这明牙部也是最低级的那一种,所以不论战与和,不论自己的意见是什么,都不会起到任何作用,所以才说与我何干。

    不过这话到了大家耳朵里就不一样了,不少人甚至在想这人是不是枉生盟派来的奸细呀,怎么连径流大陆最基本的信仰都没有,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进明牙部呢。

    钱广锐利的目光自打李毅说出这句话以后就一直盯着他,大堂内的不少人已经觉察到了这一点,气氛一时变的有些压抑。

    一旁的赵涛甚至在想钱广不会一气之下将这个不知道理的小子驱逐出明牙部吧。

    不过赵涛的担心并没有出现,钱广收回了目光,似是很随意的继续问“李毅,为什么出如此之说呀?”

    李毅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一番话下来到也是情真意切,众人听后莫不感觉这小子简直是太实在了。

    钱广听后似乎并无意外,接着说:“李毅小兄弟不计较我们所有人的观点看法,想其所想,说起所想,比起有些敢想而不敢说者,要强上百倍呀,是战是和,也不是我等能够掌握的,你们下去各自照常准备吧”

    众人听见钱广都这么说了,也不免感觉这战和之事倒是的确由不得自己参与,建议与不建议都是一样。钱广看大家也都说得差不多了,于是便下令结束了会议,但是他暗暗的告诉赵涛,让他告诉李毅先不要走。(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