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0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人类真是脆弱啊,一点点蛋白质生命就能感染你们,让你们死去活来。”费尔德不适时宜的嘲讽了一句,结果被李毅斥责了一顿。

    换上虎鲨级浮艇,一路风驰电掣,转眼间就遇见一个岛屿,有一二百公顷,形状如同靴子,岛上也是死寂一片,没有一点植物。

    “很奇怪,病菌是对动物有伤害,可是为什么一点植物也没有呢?”李毅疑惑的问,可是没人可以给他答案,他穿着防护服走出来,脚下的沙土灰蒙蒙的,被海水浸湿,胶底的鞋子竟然开始腐蚀,烧出气泡。

    “强腐蚀的泥土,天哪,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李毅回到浮艇里,再也不出来了。

    “我们无法辨认方向,也看不到活人,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陆地?”保罗心里有些焦虑,烦躁而无奈。

    “我们派出灵,向不同方向寻找,两天为限,找到陆地就确认了方向。”最后李毅想出了这个方法。

    具体实行不是很顺畅,费尔德推三阻四,说什么空灵才是最适合的,不过李毅强行给他配了灵力驱动的飞行器,把这个家伙赶了出去。

    最后竟然是费尔德找到了陆地,运气这个东西向来就说不清楚,不过问题解决就成。

    到了大陆近海,海中开始出现大量的尸体,海洋生物的,人类的,动物的,散发着恶臭,众人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是一场灭绝人类的大瘟疫,从那些生物的死亡时间来看,瘟疫传播到这里不超过半年。

    “有一种无色无味的病菌,对一切生物都有剧烈腐蚀效果和毒性,不过灵力药剂可以驱散,很奇怪,难道这片大陆上没有灵和探索者吗?否则怎么会对这么平常的疫病束手无策?”李毅心里已经猜测出罪魁祸首。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末日审判,什么洁净世间,让原罪得到救赎,这些神灵,不可饶恕!”卡西乌斯气的浑身发抖,主要是被看上去干净的雨水坑了一道,身上长了疙瘩,即使治好了,也足够他恶心很长时间。

    “现在还不确定,不要这么快下结论,等看到真实情况再说,如果世界的背面本身就没有灵,都是些低等生命形态的生物,神灵要是想净化世界倒是很有可能用这种方法。”李毅说。

    再往大陆深处走,他们看见了一座港口城市的遗骸,世界背面的人和他们建筑风格迥异,不过善于机巧,工程学发达,房屋能有数十米高,可以看出一个人类高度文明的面貌,不过现在被毁灭了,这是极其令人心痛的。

    不过此时是一片死寂,街上满是尸体,就算是最惨烈的战争都不会出现这么多的尸体,空气被病菌污染了,土地被病菌污染了,水源也被污染了,就像在荒野中被饿狼围住,一点生机也无。

    李毅始终皱着眉头,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他,因为,他是一个总能带给人意外的男人,或许现在也一样,让他们走出困境。

    “人类大概已经全部灭绝了,不过,现在大路上有一种东西肯定活着,那就是神选者。”他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心里愤怒和悲伤具有,自己果然还是不能容忍被异类屠杀无辜的同胞。

    “对,去干掉他们,搜索幸存者!”保罗眼睛里喷出仇恨的火焰。

    李毅仿佛看见世界正面,自己的大陆,也变成了这幅荒凉的模样,一片死寂,光秃秃的如同石头堆,人类大片大片的死去,连一座坟墓都没有,这个世界若是有自己意志的,那么也会哀痛呻吟吧,如果世界变成这样,那么自己该何去何从,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苏菲娅无惧任何毒素,她是唯一没有穿防护服的,此时也黯然无语,看见这样的惨剧,眼里已流不出泪水,只是不相信眼前所见是为真实。

    “有没有幸存者?”李毅问在城市里搜索一圈返回的灵。

    李毅并未等到灵的回答,因为那个穿越后就死寂无声的系统居然再次出现了。

    系统变得更加死寂和机械化,直接拉扯着李毅进入黑洞,快速来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系统紊乱..受到空间乱流的干扰,穿越失败..”

    系统好像是要离开这个世界,但很快就沉寂无声,彻底失去了联系。

    李毅的肉体在瞬间就被空间乱流给撕碎了,只剩余灵魂在系统最后的保护下,进入了一名新生的婴儿体内。为了保护李毅不被这个位面世界排斥,系统只能强行蔽屏了李毅的全部记忆,让他以一个土著人的身份,渐渐长大成人。

    光线有些黑暗,房间看起来像是地下室,屋内的人数不多,十多人的样子。但是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一个年龄不小的人是这群人的首领,此人这是正在沉默。

    “大人,时机已经到了,不能在等下去了?”一名属下劝说着这个人。

    首领模样的人并没有说话,一直盯着前面桌子上的地图在看,仿佛没有听到身边的人在说什么。

    片刻之后,这人缓缓开口。

    “现在的局面的确不是我们想看到的,上面对这种状况已经不满了。”

    属下们有些气馁的低头,不知道如何接话。

    “是应该有所行动了,我看,地点就选在这里吧”说话的人用手往地图上一指,离着近的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地点。

    “谁?”首领忽然大声呵斥道

    属下们惊愕不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但是还是戒备起来。

    屋子中突然静了下来,众人在努力寻找着首领口中的那个“谁”。

    没有声音回答首领的问话,但是有光影来回答。

    一道刺目的光亮,仿佛是死亡的微笑,阴暗中,只见到有一人斜里杀出,手持一把幻剑,散发着刺目的光。

    挑,抹,刺,扫……

    几乎每一剑都会带走一条生命,很快还站着的就剩下了那个头领摸样的人。

    首领并没有气急,反而用着很平静的声音说:“我们枉生盟和你们定然势不两立。”

    来袭之人还是没有回答,回答他的是进入他心脏的幻剑。

    行动完毕,来袭之人也不做停留,转身离去。

    室内,如果不是尸体的存在,恐怕谁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悠悠岁月,谁知前世今生;

    轻语轻诉,惟叹浮生若梦。

    潮海大陆,明德城。

    某座不知名的茶楼,只听有人说道:话说一千年前潮海大陆是一片乱土,各地征战不休,黎明百姓苦不堪言,世间恶行无数,所以有人说,那是潮海大陆历史上最黑暗的一段时期了。

    但正所谓,时也,势也!乱世之中必出英雄之辈,所以,一位自称“径流老人”的人应运而生,他凭借自身所学以及神器“浮生珠”力挫天下间无数恶徒,亲创天下十二城,名曰:天、地、理、法、智、信、仁、善、灵蕴、明德、平暮、河洛。

    同时选拔贤能之辈担任十二城城主,传十二城主印与城主,城主印,顾名思义,城主身份的凭证,同时也是一件次神器,乃径流老人仿制“浮生珠”自行炼制。

    潮海十二城当中以天城为主,其他次之,任城主者必以治世于平,安民于乐,除恶扬善为己任,怀仁心、为仁事、宣仁名便也就成了这块大陆的主题。

    话说径流老人将世间一切事宜交代清楚后便传自己所学于民,然后在径流山创明善宫,宫中历代只收一位弟子,但都自号径流老人,宫中规定:径流老人,不得治理大陆,只可守护大陆,不得干预十二城治下世间事务,但若天下为乱,则必出于世,救民于水火之中。至此而来,潮海大陆平安已有千年之久呀。”

    “老伯伯,您说径流老人真的存在这个么?”一个青年问道。

    “当然存在了,虽说极少有人见识其真容,但是没有人能否定他的存在。他就是我们的守护神。据说十年前的与枉生盟的大决战,便是七城城主在径流老人指示下的,可惜的是,没能斩首对方的大魔头——恨无绝呀,真是一件憾事呀”

    “不知道我何时能够得见?”青年似乎自言自语说道。

    “老先生,你继续讲,别人不要插话”一个似乎意犹未尽的人喊道。

    老者见状也不犹豫,继续开口说道:“第一任径流老人可谓是神一样的人物呀,他将自己的所学完整的传于世人,也相对完整的提出了我们现在的元力的概念,潮海大陆是人便可修习元力也是因此而来。”

    “可惜呀”老者话锋一转:“千年的太平无事,却在一朝被毁,先是二十年前灵蕴城城主一家被满门屠杀,而后又是十多年前天城全城沦陷,以至于后来的七城联合共战枉生盟,这个大陆也越来越不太平了,这十年看似平静,却无时无刻不是刀光剑影呀。”

    “枉生盟现在实际占据四城,分别是天、理、法、信四城,相传盟主恨无绝不管理实务,十年间收徒十人,都不是等闲之辈。现在管理事物的是叫冷铜的人,其麾下恶人无数,能人却也无数,不过,枉生盟中的人,却都很忠诚无绝,看来也不是什么善类。”

    “而地城不归任何人管,实际上就是双方的缓冲地带,而另七城为一联盟与枉生盟针锋相对,但是按地理位置分为两个小联盟,其一是智、仁、善、灵蕴四城,地处地城东南,其二则是明德、平暮、河洛三城,地处地城东北及北方一带。”

    “这十年间,大陆进入了相对和平的时期呀,可惜呀,这与以前潮海大陆的一片和睦景象,相差何止千里呀……”

    “人心不古呀,径流老人为什么不出手呢?”一人说道

    “是呀,是呀”在旁听老者说话的人无不赞成的附和道。

    “径流老人,径流老人,谁又知道为什么呢?这大陆动荡不堪,他为何不直接斩杀枉生盟的恨无绝呢?十年前的那场大战,若是径流老人出手击败恨无绝,那我们七城联盟必然取胜,但是……唉!”

    老者似乎是爱言自语,似乎是满心的无奈,仰头将手中的酒全部喝掉,摇摇头便也不再言语。

    又喝了几杯酒后,交了酒钱便颤颤巍巍的离开了,嘴中似乎念叨着什么。众人一见老者离去便不再谈论那个话题。

    李毅看着老者的背影,若有所思。李毅便是刚才开口问老者的那位青年。

    他的旁边还坐着一位年近五旬的人,见李毅陷入沉思便开口说道:“李毅,有什么问题么?”

    李毅见师父提问便开口回答:“我是在想,径流老人是元功的始祖,可以说是大陆的保护神,但是为什么现在径流老人不能直接出面帮助大陆重归安宁呢?”

    “这就是你理解的错误了,径流老人存在是不假,但是千年以来,元功的发展早已经不同以前,这其中更是出现能人异士无数,就说大约七百年前的吴浩然,元力修炼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十六层,这等深厚元力,就是第一任径流老人似乎也未达到,所以说,径流老人虽然是大陆的守护者,但是未必是最强者,其依仗的还有神器‘浮生珠’,天下奇珍异宝无数,但是敢称神器的,还只有这颗珠子。”

    “即使是平常人,若能使用‘浮生珠’,便也是高手了。而现在的元功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现在的元功应该分为‘元’和‘功’,所谓‘元’便是意,也就是我们说的元力,元力可以说是所有元功的基础,没有元力的人,并算不上是一个练功之人,这些年来,对元力的应用也不局限于“功”上了,有人可以以元力为基础探知他人思想,称之为‘取思术’,还有人可以运用元力制造幻影,称之为‘梦幻术’,至于各种各样的对元力的应用更是数不胜数。”

    “而‘功’则是形,可以说是元力最直接的运用形式,譬如一个人用剑,单纯的用剑招剑式几无威胁,但是以元力为基础去用则大不同。”

    “此外即使是武器,也有不同,上好的武器便是用幻石制作的,品质由制作材料和制作人能力而定,其次就是用自身元力化武器,如何元力化武器,化成什么样的武器,都是需要固定的功法相助,功法等级不同,武器层次自然不同,而这功法自然是各家门派的独特之处,最下者,便是任何人都可用的紫金类武器,这类武器仅供平常人所用。幻石类武器最难得,因为幻石本身就难得,据说那颗“浮生珠”便是幻石之王,所以为唯一的神器。”

    “总而言之,元力、功法、武器三者相辅相成、相互制约,不能单独比较。”

    “弟子明白,谢谢师傅解惑,师傅是在告诉我,胜败之道,并不单单取决于某一个方面,而是综合实力的体现。”李毅接着他师父的话说。(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