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0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红色晶体投入火灵残破的身躯,忽然一曲悠扬的歌声响起,缓慢低沉,忽然悠扬,石破天惊,火灵仿佛重生一般,能量风暴在内部爆发,那种让万物萌发的生命之光辉映出来,身体的伤口完全愈合,气势节节拔高,暗红色的火焰倒卷而上!

    “这,这不可能,紫级中阶!”空灵瞪大了眼睛,骇然道。可是已经冲到对方面前,来不及躲避,被一道火蛇缠住,惨叫一声,拉近熊熊燃烧的火焰中。

    它甚至来不及放出自己最拿手的灵术,本来就是带着欺凌的目的战斗,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被对方击杀,竟然就此陨落了。

    强大生命体的消散让人感到哀痛,埃德蒙也沉浸在这种悲伤之中,人类自相残杀由来已久,有时候仇恨更是让人身不由己,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可是心灵就能因此解脱了吗?大概不是这样的。

    融合火灵分散开,重新变成三只火灵,或许是由于尼布甲尼撒之匙的缘故,火灵从红级高阶晋升为红级巅峰。

    三只红级巅峰探索者,整个世界也寥寥无几,埃德蒙却有些意尽阑珊,因为自己的蓝图已经就此收尾。

    “看来,要绘制新的蓝图才行,世界已经开始混乱了。”埃德蒙转身离开,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的地面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慢慢复原,那些战斗的痕迹也慢慢消失了。

    现实和回忆会不会重合?夏娃被逐出伊甸园后,要忍受尘世的寒暑,分娩之苦,智慧果实的甘甜也成了美好的回忆,当她再次站在苹果树下吃苹果的时候,记忆中的甘甜味道,会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变质呢?

    当然会的,少了那一份初尝禁果的忐忑,少了上帝的娇惯,少了撒旦的诱惑,记忆也会淡薄,心里残留的美好,其滋味已不能满足我们,只能充当回忆而存在而不是向往的未来那种充实。人不可能再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回忆因此弥足珍贵。是什么在左右我们?是什么让我们感到自己相对于宏观而存在?是时代的潮流,人的意志。

    但是个人的思想往往会被一时的情绪掌控,事态也由此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悲伤而呐喊,心中的悲伤终于宣泄而出。在空旷无人的地方,往往没有了呐喊的兴趣,因为空间足够广阔,让心里升起无力感,再大的声音也不会引起大自然的回声,反而徒劳的消耗体力,但是在狭小的空间里,心灵憋得难受,想要暴走,将天地撕裂,冲出牢笼,可是,坚硬的墙壁,要用怎样的力量才能震破,这力量从何而来?恐惧折磨着神经,鞭笞意志,想要击垮我们,孤独,想要孤独的存在就无法借助群体的力量,想要借助群体的力量又要随波逐流,除非成为众人的主宰,可是心里向往着独行,而不是主宰,事了拂衣去,翩若惊鸿。

    人多的时候,肮脏,嘈杂,人少又嫌孤独,就像是冬天的豪猪群,想要挤在一起取暖,身上的刺却伤了同伴。

    人与人的距离终究应该保持在怎样的程度,用怎样的方式接近对方才不会被讨厌或者显得突兀,人为什么会警惕一切接近自己的陌生东西,人为什么会矛盾的想一些是事情,为什么两性之间会有爱情,这是激素的分泌还是灵魂的交流,如果是激素的分泌那么物质存在的激素会左右精神存在的意志,如果是灵魂的交流那么灵魂究竟是怎样存在的。

    如何克制诱惑,如何拒绝,如何不让自己后悔,如何得到别人的尊重,如何让自己满足,如何做到自己嫉妒或者向往的人那样,如何让女孩为自己倾心,如何在世间立足,心里烦乱不堪,所以要呐喊,因为自己已然迷茫,泪水是可以宣泄,可那之后则是更多的茫然和心安理得,就像是麻痹自己的毒药,为什么男人要拒绝泪水,因为那会让自己软弱,安于现状。悲痛的方式,是应该攒紧拳头,是应该看着太阳,让自己燃烧。

    最后,在疲惫中安然睡去。

    大陆的动乱终于从陨落的第一只紫级灵开始,拉开了序幕。

    埃德蒙杀死紫级空灵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发了一会儿呆,左右看了看,心里总是有一种萦绕不散的危险。

    “埃德蒙,好久不见了。记得最近一次也是十多年前,在柯尔特杯上,我们获得冠军的时候,之前,我们一直是同伴呢。”忽然,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继而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似乎是认识的人。

    埃德蒙不由自主的握紧拳头,脸上出现怀念的表情,“布鲁诺,你变声期唱坏了的嗓子还没治好吗?”

    “我喜欢沙哑的语气,这让言语显得粗糙,不过,现在并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十年前学院的蓝图,最高机密,由议长大人直接负责,具体由你我来执行的布鲁诺计划。”沙哑的声音还在继续,可是声音的主人并未现形,他的语气里有一种克制不住的焦躁,以至于声音往往短促急迫。

    “是的,你也知道议长大人的野心,在和平的年代,绝不甘心做一个安于守成的人,不过他也没有想到吧,只是在十年之后,大陆就开始动荡不安了。”埃德蒙叹了口气,接着说:“现在的天空学院已经被神选者控制,十字议会的最高层估计都成了傀儡,布鲁诺计划也成了一纸空谈。”

    “所以!”沙哑的声音忽然激动起来,“我要忍受背叛的恶名,挂着血腥残忍的标签继续在海外探索者联盟呆下去?那样我不就成了一个罪人,一个被人唾骂的肮脏小人?那些历史的文献会如何记载我?我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你疯了?你难道要和神选者合作,把布鲁诺计划执行下去?那样的话,海外探索者联盟的人再被神选者控制住,这场战争人类就几乎没有赢的希望了!”埃德蒙大惊失色。

    “人类?那是什么玩意儿,那么大的抽象概念,听起来就像‘天空’,‘大地’一样,我要因为这个东西被流言中伤?我要因为这个虚无缥缈的玩意儿背负恶名?别开玩笑了,我来这里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知道这个计划的只有你我,或许还有神选者,他们应该有读取议长大人记忆的方法,你想要阻止我,对吗?”沙哑的声音突然间亢奋起来,尾音高昂,就像用碎瓷片挂玻璃,难听之极。

    “你听我说,你从小就很偏激,现在这毛病一点没改,当初准备施行布鲁诺计划的时候我就私底下和你说过,不要为了别人的野心毁了自己,可是你一厢情愿的要做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现在呢?你如果不听我的,还会再次后悔的。”埃德蒙心里焦急,试图和一个偏激的人交流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有自己的一套严密的逻辑体系,而且往往自尊心强烈,对来自外界的改变很是抗拒。

    “毁了自己?你说我在毁了自己?你根本不明白!你这个安于现状的懦夫,和你完全交流不了。看来,你是准备阻止我了,这对你来说是个极其不明智的选择,你在逼迫我向过去的同伴下毒手。对了,我的那只灵已经成了紫级,很投缘,它也叫尤弥尔,其实不管你说什么都无济于事。我和神选者已经见过面,几个月前你还在天空学院的时候,我就下定这个决心了,所以,为了我的尊严,你必须死去。”沙哑的声音变得冷厉起来,声音的主人也显出原形。

    难以置信,这是一个面容敦厚的青年,穿着藏青色风衣,灰袍灰裤,很不起眼。年纪和埃德蒙差不多,曾经是埃德蒙在天空学院的合作伙伴,两个人强强联合,出色的完成了很多任务,彼此熟稔,了解对方就像是了解自己一样。

    他个头不高,也没有埃德蒙英俊粗犷的模样,敦厚却不是那种招人喜欢的类型,眼睛里充满了固执,像一头牛。

    身后站着三只灵,一只是红级巅峰的电灵,人形,犹如黄金融化成的液体,闪烁着深沉光泽的暗金色,手里执一柄冰蓝色双股叉,两个尖刺之间酝酿着雷光。

    第二只灵也是红级巅峰,主治疗和防御的水灵,下身是一团波涛,腰部细窄,套着一枚上书古文字的铜环,双手缠绕着透明水蛇,头部有珊瑚冠冕。

    第三只灵就是冰霜巨人尤弥尔,有三四层楼那么高,躯体由寒冰,石块组成,身上布满可以喷出寒毒的窍孔,眼睛是蓝灰色的漩涡,仿佛能收摄灵魂,紫级初阶!

    “我知道,第三元老萨利纳斯肯定会大败亏输,不过他的死活和我没有多大关系。对付紫级空灵你的手段都用尽了,现在,你该如何抵抗我这只紫级灵?”憨厚的人往往会固执,固执的让人难以理解。

    埃德蒙也不是善于用言辞表达的人,曾经的同伴动了杀机,自己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真遗憾啊,”他缓缓说道;“既然能用我的鲜血证明你的尊严,那么,有本事就来取,你该不会以为,自己能稳赢?”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妄,冰霜巨人,展现你紫级灵威严,封冻这一片世界,让埃德蒙回归死神的怀抱吧!”布鲁诺伸出手掌,反手像是托着什么似的,随着他一声令下,冰霜巨人缓缓向前踏出一步,无声的冰雪风暴形成一圈白色的冲击波,所过之处,万物都变成霜冻的粉白色。

    埃德蒙的融合药剂已经用完,对紫级灵的攻击也变得难以处理起来,三只红级巅峰的火灵释放出绝对火焰领域,收缩起来,做防御状态,冰霜风暴看似无声无息,却和火焰领域产生了极度猛烈的撞击,就看见绝对火焰领域开始崩解,一点点挥发成橙黄色的灰尘。

    “嘭!”三只火灵勉力抵抗着,三角形的光罩开始摇摇欲坠,本来火焰的克星就是寒冷,温度在急剧下降中,只是一击,紫级之下,都要灰飞烟灭。

    “没用的,安心的在霜冻中死去吧。”布鲁诺怜悯的看了对方一眼。

    冰雪覆盖了这片天地,一切都归于寂静。

    “受世界之树眷顾的人,我是不会让他就这么死去的。”忽然,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谁?!”布鲁诺心里一惊,他一点没有感知到对方的存在,即使是冰霜巨人尤弥尔也没有察觉,这样的人物,就隐匿的本事来说,已经让他觉得可怕了。

    “这个时代,我的名字鲜有人知,不过,很久以前,我自称暗灵之王,欧斯塔基奥,这个名字比较冗长,”一个浑身裹着黑布,只露出一双明亮的黑色眼睛的少年从虚空中渐渐现形,他在视觉中存在,可是感知域却空空荡荡,仿佛这只是一个投影,可是隐隐感受到的那种恐怖的高能反应却告诉布鲁诺,对方能瞬间将自己刚到紫级初阶的灵击杀,即使倾尽三大学院所有紫级探索者围攻这个人物,胜负也未可知。

    “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人物?还好对我没有杀意,否则今天我就死在这里了,死亡并不可怕,可是如果无缘无故的死掉,大抵是甘心的,他为什么会对埃德蒙如此庇护?世界之树眷顾?那是什么意思?是说尼布甲尼撒之匙嘛?看情形他们应该是初次见面才对,算了,暂时杀不掉那个家伙,只能让计划提前发动!”布鲁诺忍气吞声,转身离开。

    “暗灵之王!”埃德蒙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布鲁诺可能不知道,但是他听过李毅在冰圈的见闻,当然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唔,看来你知道关于我的事情,那就很好办了,我的敌人是神灵,当然也有部分人类,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有合作,当然是以我为主导的。”暗灵之王忽然凭空消失,下一刻却出现在埃德蒙面前,和他四目相对!

    “看来,我无法拒绝了?”埃德蒙苦笑一声,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在这样强大生命面前,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他不是人类,那么他会如何对待自己呢?

    “当然,我救了你的命,让你帮我做几件事情,并不是限制你的自由。”

    “那么,这相当于交易?”埃德蒙很聪明的问了这个问题。

    “交易?也可以这么说。”

    “人类肆无忌惮的奴役灵,这是我无法忍受的,不过神灵是世界的敌人,而且,现在探索者也达到一个非常庞大的数量,毁灭密码导致人类大部分灭亡,被强迫契约的灵也会随之灰飞烟灭,灵的寿命本来是可以延续两百年以上,却因为和人类契约,壮年的时候就死亡了,根本无法达到生命的顶峰,当然,这一切都是神灵的所作所为,人类也是可悲的道具而已。”暗灵之王继续用悲伤的语调说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