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卡西乌斯从来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一直温和的笑着,仿佛把生死看的很淡,有像是在享受旅途本身的过程,雾隐沼泽,这个地处大陆中心的地方竟然接连大海的脉络,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无比赞叹的事情。

    “哈哈,今天你们想吃哪一条鱼,指出来,捉到餐桌上伺候成汤。”李毅也颇为高兴,在这个沉闷的鬼地方呆了半个月,那些毒龙就像笼罩在心头的阴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如此仇视人类,其中的过节他不想去深究,可是,埃德蒙是如何对这里了如指掌,他怎么也想不通,埃德蒙大哥三只金级巅峰的灵,一直都是金级巅峰,如果是卡等级的话,他到底卡了多久,他在等待什么?还是说他就止步于此了,哦,那是不可能的,有些男人深埋于心的仇恨或是理想,都不会随着岁月流逝而成为笑谈,否则他也不会如此低调的龟缩在天空学院里了。

    “果然,自己开始的事情,还是要由自己来结束,这样才完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完美,就在这开始和终结之间。”李毅心里好像拿定了什么主意似的,像是忽然间变了一个人。

    潜水艇在以极快的速度下沉,每经过一千米,就让伊莎贝拉用超范围感知测量一下海沟的底部。不过,让人失望的是,两天之后,他们依旧没有看到底,这条水道连一个分叉都没有,岩壁严丝合缝,没有一个像是要通往别处的洞窟,他们就这么垂直的下降,潜水艇里的气氛逐渐阴沉起来。

    “已经过了两万米,世界上最深的海沟已经名不副实了,这真令人惊奇。”卡西乌斯不知道为什么,十分的兴奋,仿佛认为的机会难得,可以见识到如此奇特的自然景观。

    “这外面,和我们只隔着一层的地方,足足有一千个大气压的压强,出去之后,就会被铁块一样的水流把你压碎。”李毅看着阴沉沉的黑色海域,随口说道。

    “各位,还要下潜吗?阿尔杰去探查,毒龙依旧在上面布置好,并不松懈,他们对人类了解的很,现在,我有个设想,我们集中猛攻一个点,然后把全部的注意吸引过来,造成毒龙防御布置的不均匀,然后卡西乌斯用空间转换器,换到外围去。这下面的海沟,大抵会是死路吧!”他心里有些沮丧。

    “那不现实,你的虎鲨级浮艇跑不过红级高阶的灵,别担心,继续下潜,为什么不相信自己开始判断?水是生命之源,流动的水就是我们的生机,你是团队的核心,怎么能丧失信心呢?”卡西乌斯劝慰了一句,不过丝毫无济于事,他们几乎就要走投无路了。

    话多的保罗彻底沉默了,他样子多少有些落魄,每日都是单调的下降,外面的景物也都是那些海藻和深海鱼类,奇形怪状,让人看了晚上能做恶梦的鱼,头上有一点银光,将血盆大口藏在黑暗中的鱼,浑身扁平,就像彩带一样在水中漂流的鱼,骨骸一样,只有眼睛在动的鱼。

    他们看似平静而且安详,其实一点风吹草动,些微的动静都会让他们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起来,左顾右盼。

    每天早晨,或许是早晨,几个人从房间里出来,眼睛里都带着血丝,睡眠,在压抑的环境里能完全睡熟是件极其奢侈的事情,如果不是心里调节能力出众,他们早就疯狂了,不过说来奇怪,苏菲娅还是像原来一样,一点都没有变,或许是在这种压抑有阴森的环境里呆久了,并不觉得是一件让精神有压抑的事情。

    “头儿,报告一件事情。”伊莎贝拉忽然神色激动的对李毅说。

    “说吧,是到尽头了吗?”李毅无精打采的问,他们在水底已经居住了一个多月,具体没人去记那个压抑的数字,生活单调的像是只是每天看着海藻沉沉浮浮。

    “水压在逐渐变低,也就是我,我们要浮上去了!可是,可是按照坐标来说,我们明明是在下潜。”伊莎贝拉回答。

    “那估计是你的错觉,精神过于压抑产生的幻觉。”李毅耸耸肩,低头啜饮一杯咖啡。

    “不,我们打个赌,潜水艇就要浮出海面了,嗯,这个过程将会和之前持续的时间一样长,你们的精神状态还好吧?”卡西乌斯拍拍手,“都打起精神来!事情有转机了!”

    “我当然没事,因为已经预料到了结局,保罗有美人陪伴,相比也不会坏到哪里去,没想到,在雾隐沼泽的里面真的有通向世界反面的通道,没想到这个通道简单的让人有些惊讶,不是空间转换,不是神灵的某个扭曲规则的传送点,也不是虫洞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就是简简单单的深洞,一个曲折的离奇,贯穿整个世界,连通世界反面大海的深洞,我对挖出这个洞的那个家伙表示惊异。”李毅颓废的神色一扫而空,明亮的眼神从尘埃里亮起,让人实在分不清楚他是早就心知肚明还是听见伊莎贝拉的发现才有所察觉的。

    “难道,我们就这样被毒龙逼迫到另一边的世界里去了?该死的,如果能尽快提升实力,达到红级高阶,就能轻易撕开毒龙的防线,就能回家了。”保罗把目光收回来。

    “就是这样,我们什么时候有了那样的实力,就什么时候回归,希望不要持续很长时间,世界的反面,到底有些什么,真是期待啊!”李毅皱了皱眉头。

    “时间过的太快,现在大陆紧张的局势,早就风起云涌了,真可惜,不能参加进去,不过没有红级的实力,很难在里面左右什么,等我们集体回归的时刻,为了纪念那个特殊的日子,一定要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才好,否则这海底憋屈的两个多月,我简直就要发疯了,我出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叫一通。”卡西乌斯用指甲在桌子上抠出第七十三道痕,每天用这种方法数着日子也从随性而为变成了神经质的举动。

    “我出去之后,要大吃一顿,每天在这里吃那些奇怪的深水鱼,真是...我这辈子都不吃鱼了!”保罗看见鱼就想吐。

    一个月后,他们付出海面,看见和白矾大陆周围海域截然不同的,苍灰色的天空,这是肃杀的秋天了,天空昏沉,浊浪滔天,铅云翻滚,逐渐铺下雨水,几个人贪婪的大口吸着咸湿的海风,重获新生般,让雨淋遍全身。

    对李毅而言,一年的时间显然有些长了,不过有些事情是他无法改变的。或许会留下遗憾,不过活着难免有遗憾,他更向往那种自己能够控制和选择的遗憾,可惜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这场暴雨真是酣畅淋漓,让那我重新找回了活着的感觉,我们赶紧登陆吧,现在一看见海水,闻到那股鱼腥味我就觉得恶心。”保罗大张着四肢,像一只蛤蟆一样跳来跳去,让身体竟可能多的地方接触到雨水,原来他极度兴奋的时候会表现出动物性的倾向。

    “不急,我们要把这里标志起来,这是我们回去的通道,伊莎贝拉,将这块海域测绘成航海图。”李毅显得十分沉稳,如果以后有了突破毒龙封锁的实力或者办法,却找不到这处海底通道,那可就尴尬了。卡西乌斯则一言不发,一副喜闻乐见的样子。

    长久压抑后的爆发,会格外热烈,李毅也厌倦了鱼类,从汤,清蒸,红烧到生鱼片蘸芥末,两个月来反反复复吃这些东西,空间戒指里的新鲜水果和面食的分量只够四个人当点心吃,鱼才是主食,还有就是味道更加不好的淀粉和蛋白质粉,吃起来的感觉像是嘴里扬起了一阵沙土,那是弹尽粮绝的时候才会觉得美味的东西。

    “这,这就是大海吗?我还没见过大海呢,以前只在书里看过,说英勇的男儿手执钢叉和鲨鱼搏斗,善钓的渔民能用一块香油钓起一人多高的金枪鱼,还有洁白的沙滩,阳光,海风...”苏菲娅简直要陶醉了,就像是一个从来都是生活在罐子中的小蟹,忽然被丢在海里,从仅仅能安置身体的容器到一个一望无际的广阔天地,真如同做梦一样。

    “我会钓鱼,但是钓起一人多高的金枪鱼还没这个水准,至于和鲨鱼搏斗...那还是算了,看来我还不够英勇,李毅,你敢和鲨鱼搏斗吗?和那海中的凶恶暴君过招?”保罗叉着腰,找到感觉一样,忽然问道。

    “没兴趣。”得到的回答也是典型的李毅式,众皆大笑。

    “不知道世界的背面具体是什么样的********,是否还是人类占据了主体?这里的探索者强大与否?我们要尽早提高到红级,这样才有和毒龙的一战之力。”卡西乌斯眯着眼睛,似乎很憧憬。

    “可以确定是大海是一样的,别的地方要亲眼所见才能对比,不过一年之内突破到红级是个不小的困难,希望这一年内大陆不会发生什么重大事件。”保罗点点头。

    “重大事件已经发生了,自从天空学院对李毅的暗杀失败,投入的十八只红级灵粉身碎骨,帝国学院和黑泽学院肯定会联手对付天空学院,到时候免不得发展成为波及大陆的战争,神选者和那些怀着不同目的的阴谋家,隐世组织,都纷纷出来闹腾,每次的大破灭果然都是从内部开始有动乱的征兆,等我们回去,大陆上已经哀鸿遍野了吧!”卡西乌斯推测说。

    “不,帝国学院和黑泽学院会克制的,什么事件掺杂了神选者,就会变得不可预计,我可不认为帝国学院这方面能够稳赢。”李毅摇了摇头。

    “天空学院一下子得罪了其他两大学院,他们和海外探索者联盟的关系也是出了名的差,这样看来,他们已经树敌无数了。”卡西乌斯也摇了摇头。

    “就是这样才让人感到奇怪,一件明明是蠢事,却做的如此彻底,再加上对方是个大势力,又不是某精神病院,这就很值得怀疑了,说明背后必然潜藏着什么我们没有看见的东西。”李毅又摇了摇头,示意不再争论了,这和他没多大关系。

    于此同时,黑泽学院,占地几百公顷的中心自然区域内,一个老者坐在红砖房子前面烧一只小小的炭炉,旁边的一个秀美少女正在用短柄斧劈柴。

    “小艾比,记得顺着木丝儿劈,省些劲,这只老鸡就要炖熟了,就欠一把火候,可惜只有我们两个,你哥哥不知道跑到那里疯玩了,否则就给他留着蛋篓子,他就爱吃这个。”老者鸡皮鹤发,胳膊上的静脉.曲张的厉害,老年斑布满双手和脸上,晶亮的白发在夕阳的辉映下染上了一层橘红色的光芒,鸡汤混合着野山药的香味飘出很远,有些老者看起来十分慈祥,让人亲近,有些老者却面目可憎,这也是个性使然,并不是年老就必然祥和。

    少女劈得很用心,额头上微微有了汗水,劈好的木柴被老者拣进炉膛中,火苗****.着锅底,不过到最终都轮不到它们品尝鸡的味道。最后乳白的鸡汤翻滚的时候,老者用亚麻粗布裹了砂锅的把手,端进屋子。

    这里是黑泽学院的中心,占地大的离谱并且还保持着几百年前的生态环境。所有的学生都知道这样一个老头子住在里面,知道他会每天炖一只鸡吃,但是能和这个老头子分享鸡汤和鸡肉的也只有历代黑泽学院最出色的天才。

    他是这片森林孤独的王,也是黑泽学院的王,虽然年老,但是震慑力丝毫不弱于当年,没有人知道这个老者到底活了多久,没有知道他个人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不过黑泽学院向来都是以厚积薄发著称的,越到后面就越发可怕。

    “噗噗噗噗!”一阵翅膀煽动的声音,原来是一只白鸽停在窗口。

    “在我吃饭的时候送来加急信件,估计是很重要的事。”老者温和的捉住鸽子,从它的脚上取下一枚金属胶囊,用所剩不多的牙齿咬开,里面有一张蓝色字条。

    “唔,保罗送来汇报紧急情况的蜂鸟,说是暂时回不来了,没有说具体。可怜的孩子,被卷进暗杀中侥幸逃脱,不久之后又陷入险境,我在心底祝福他,这孩子命向来很硬,死不了的。”老头子含混不清的说道。

    “哼,那个李毅,不是什么好人,欺负我,现在又去骗我哥哥,爷爷,你要给我们报仇啊!”艾比咬着一只鸡腿,用细碎的贝齿撕咬,形象很不雅。(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