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8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我们其实可以用药物终止他身上的汗液分泌,然后给他穿上拘束衣,固定起来,这样可能会好一点。”李毅样子很认真的说道。

    “你这也太残忍了一点,我们可以直接把他泡在营养舱里,通过流质进食,里面的自动洁净功能会好好的照顾他的,或者直接建立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生态园,把他养在里面,这样会更加人道一点。”卡西乌斯的建议是这个。

    在外面兜了一圈并没有洗澡想要蒙混过关的保罗,恰巧在编好说辞做出洗完之后神清气爽摸样的保罗,听见之后,吓得转身回去,认真的洗了一遍。

    “嗯,很好,说不定你洗干净了之后就会有女生喜欢呢,这对你来说是不是太奢侈了?”卡西乌斯调侃道。

    “是太失礼了!”洗完澡之后的保罗就像是被骟了的公马,一副萎靡的样子。

    虽然因此路上耽误了一会儿,不过他们还是很快的抵达雾隐沼泽,进入这片被奇异力量笼罩的地界,天气竟然不存在了,没有四季之分,这和在阿尔伯塔城邦的时候差不多,潮湿和寒冷是这片区域的主色调。

    四周迷雾掩映着粗大的青黑色蔓藤,这些蔓藤分出很多枝桠,纠缠在一起,滑腻如蛇,有的像树干一样直立生长,相互绞成麻花,总之天上,地下,水中,全是这些蔓藤,这是一个蔓藤的世界。

    “欢迎来到雾隐沼泽。”一块腐烂了一半的木牌,上面隐约可见这句话,血红色涂料写着,与其说是欢迎,更像是诅咒一般,木牌上挤满鲜红底色,纯白斑点的蘑菇。

    四周静谧一片,唯有水滴的叮咚声,保罗被凉风一激,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这里也太诡异了一点,四周不辨方向,如果在里面迷路会怎样?这只是在外围,听说里面有什么毒龙,毒瘴,还有最恶心的剧毒虫孓,最讨厌这种滑腻潮湿的地方了。”

    “你是来探险还是来休假的?你以为宝物都长在阳光明媚,气候宜人的长满青草的山坡上?”卡西乌斯不满的问。

    “我本来是想跟个强力的队伍,捞些好处,可是你们又要指派我,又强迫我洗澡,又要在这种鬼地方转悠,真受不了!”保罗抱怨不已。

    “你再废话,我们就把你丢在这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还是李毅比较能够压服保罗,这和他整天不苟言笑,冷冰冰的摸样有关,还有绝强的实力。

    “有了埃德蒙的笔记,相信很快就能抵达生长绿珠果较多的地点,不过,这条路径是他比较下来最安全的一条,并不是说完全没有危险,我们能不劳而获,这个比较我认为是有上下波动的,总之你们别报太大希望。不过可以避免误入一些连红级探索者都会葬身的死地。”李毅解释说。

    “原来是这样,”卡西乌斯点点头,“能降低一些危险就已经很不错了,竟然能把这里的情况摸清楚,而且相互对比,你的那位大哥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到我们这一代,上一代的厉害人物声名虽然渐渐削弱,不过实力可是不容小觑的。”

    他们开始动身,埃德蒙的笔记上写着,尽量不要触动这片沼泽,最大的保持原状,表面上的安静下潜藏着危机。所以他们小心的不去触摸蔓藤,和那些稀奇古怪的植物,一点点往里面前进。

    保罗一开始的时候担心又有些拘束,不过随着适应程度增加之后,他竟然东摸西摸,一副很随意的样子。

    李毅刚想提醒,可是,保罗惊叹一声,摘下一颗三色的果实,这颗果实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晶莹剔透,形状有些像是草莓。

    “我劝你不要随便乱碰,会出事的。”

    “没事,幽暗的地方往往会生长甜美的果实,都是这样的啊!”

    忽然,果实从中间裂开,原来是一只伪装成甜美果实的毒虫,它扬起尖锐的口器,叮了保罗一口,倒霉的家伙大叫一声,一条飞速前进的灰色细线从被咬中的指尖向肩头延伸,途经之处纷纷溃烂,发出尸体的臭味。

    费尔德弹出一道三维盾将毒虫打烂,甜美的果实立刻变成恶臭的一团黑色浆液。保罗整条胳膊瞬间就变成腐肉,李毅眼疾手快,拔出匕首斩断了他的胳膊,鲜血喷涌,保罗痛得龇牙咧嘴,不过保住了小命。

    处理了伤口,又用药剂催生出断了的手臂,保罗的脸色如同白纸,“太,太可怕了...”他喃喃自语道。

    “如果咬到脑袋的话,那会怎么样呢?会不会啪的一声,你那点少的可怜的脑浆都会烂掉呢?”卡西乌斯笑眯眯的问道,一副狡猾的表情。

    “喂,你不要这么若无其事的说出这么可怕的结果!”保罗的脸色又苍白了一分,不过这次教训过去后,他明显老实多了,惊恐的把自己的身体保持在路的中央,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吓着。

    “不过这里有很多颜色艳丽的果实不是毒虫,当然也无毒,可以食用,味道很鲜美。”李毅按照埃德蒙笔记上记载的,摘下手边一串倒垂着的紫色水果,一颗颗都很饱满,有核桃般大,上面蒙着一层粉末。

    “这是什么?能吃?”卡西乌斯疑惑的问道。

    “帝王红提,看上去完全成熟了,咦,这是什么?”李毅闻了闻,帝王红提一点果香都没有,因为全部的鲜甜都内蕴其中,保持着不散发的状态,他忽然猛的伸出手,捻起一条藏在果实间的小虫,一下子捏死了,“天哪,小眼镜王蛇,这种蛇喜欢躲在葡萄和香蕉上面,还好没有被它咬到。”

    “不管是什么果实,我都不吃了。”保罗吓的又一缩手。

    “帝王红提,据说能俘获恋人的心,野生的帝王红提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了,对了,忘了告诉你,这种葡萄花期有几十年,果实成熟也要几十年,成熟之后能保存一年,如果一年内没人采摘,就会成熟过了头,味道糜烂,难以入口。”卡西乌斯介绍道。

    “我听说过,一直没有尝到,只喝过这东西酿成的酒,据说绝种了,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株。”保罗也啧啧赞叹。

    李毅又摘下一串帝王红提,这串果珠上没有小眼镜王蛇,看起来更红一点。

    “这里太阴暗了,如果在阳光下的话,应该是宝石般的色泽。”李毅用清水洗净,给了卡西乌斯一串。

    保罗心急难耐,不过又不敢伸手去摘,焦躁了很久,让他的灵摘下一串。

    咬破果皮之后,酸香一下子飘扬起来,先尝到的确实红提皮的酸涩,然后清甜甘醇的汁液一下子把酸涩改盖过,口舌间回荡起美妙的气息,似乎在秋天的白桦小道上,两个恋人牵手行走,十指相扣,清冷又暧昧,心里蠢蠢欲动,想要做点什么,却不忍心破坏这一刻的美好。

    李毅飞快的把剩下的帝王红提摘下来,储存在空间戒指里。

    他们已经深入雾隐沼泽十多里,下一个标志物是一座丛林中的小屋,不知道什么年代的时候,探险者在这里建造的,被蔓藤完全缠绕住,里面也无法住人,或许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藏在里面。

    “已经深夜十二点了,不过这里还有朦朦胧胧的光亮,不知道是什么在提供光源,应该是与外界完全隔绝的才对。”卡西乌斯拿出怀表看了看,虽然他很注意形象,但是嘴唇和手指都被帝王红提染成紫色,本来就俊美非常的他显得更加妖异。

    “你迟早会被喜好男色的变态拖的去。”保罗移开目光,卡西乌斯就男性而言过于漂亮了,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缝,脸上一点髭须也没有,白白嫩嫩简直就是小白脸的典范,他也凭借这样的相貌和出众的实力成为帝国学院女生的梦中情人。

    “实力强大的男人都有被M的倾向,我也很想找到自己的女王大人,不知道李毅有没有找到他的女王。”卡西乌斯若有所指的看向李毅。

    “如果你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我,我就把我的想法强加于你了。”李毅冷哼一声。

    “哈哈,开玩笑啦,为什么你时时刻刻都是那么严肃?会不会是焦虑症?”

    “或许是的,本来要考虑的事情就多,如果脑子动也不动的话,就会变成保罗那样,神经粗壮没有分叉,迟早要死在愚蠢上面。”李毅把话题粗暴的引到保罗身上。

    保罗对此习以为常,也不在意,他手一指,“兀那不是一座小屋?”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座蔓藤覆盖的房子,里面微微有些亮光,蔓藤滑腻如蛇,密密匝匝的挤在一起,把小屋压塌了半边,和埃德蒙笔记上描述的大差不离。

    “那里面...啊,是一具死人的骸骨!”保罗惊叫起来。

    “不就是具骸骨,你鬼叫什么,别把些不干净的东西吸引过来!”李毅皱着眉头,那具骸骨虽说只是一具尸骨,但却透出诡异的绿色,从蜷曲的样子看似乎死前很痛苦,仔细看时,全身骨头都完好无损,在脚髁骨骼上有个小孔,是被毒虫咬中而死。

    旁边的破布似乎是某个学院的制服,不过现在无需深究了。

    “这是绿蜉蝣致死的状况,一种红级初阶的毒灵,行动迅速,一击必死,都来不及救援,大家都小心了。”李毅不知不觉中又成了团队的核心。

    “这人,竟然是红级探索者!”保罗又尖叫一声,他看见衣服上别着的一枚红级探索者徽章。

    “你能别大惊小怪吗?你这么使劲的叫也不会改变现状,把感知延伸出去,注意四周,那只或者那群绿蜉蝣或许就在附近,当然,不在就更好了,现在我们绕过去,寻找第二个标志点。”李毅捂住保罗的嘴。

    小屋被泉水包围,有点像座孤岛,李毅的感知扫过水面,仔细的探查着,费尔德严阵以待,三维盾在空中悬浮。

    卡西乌斯的三只空灵在地面实力有限,空之领域也只有在高空才能施展出来,不过他自从得到了奥林匹亚山顶争夺赛的奖励,补完空之领域的上古灵具,空之冠冕,实力应该上升了一个台阶。

    “可恶,这些毒虫和环境融为一体,更本无法探测,只能看瞬间反应了!”李毅小心的带着他们,绕过小屋,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保罗脚下一滑,竟然踩进泉水里,刹那间,一道绿影从水中飞起,向他电射而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费尔德,别看他平时的神经大条,反应力却是一流的,层层三维盾爆开,让这只绿蜉蝣的身形一缓,于此同时,伊莎贝拉的幻术也赶到了,不过绿蜉蝣在遭遇抵抗的一瞬间忽然反身以丝毫不逊色于突袭的速度逃离了,让伊莎贝拉的幻术打了个空。

    “它真是聪明,要是被幻术黏上就跑不掉了,一对九,完全没有胜算。”李毅微微吃惊,不过对方撤走有很大可能是暂时的,这些土生土长毒虫完全把他们看做入侵者,双方是敌对关系。

    突然,一道惊天杀意爆发出来,原来隐藏在一边,连李毅都不知道他在哪里的阿尔杰发动了刺杀,绿蜉蝣从头至尾呈纺锤形,覆盖着晶亮的甲克,肢体分为五节,来去如飞。

    巧妙到巅峰的“刺”,一点寒芒在绿蜉蝣的第三环节和第四环节中间亮起,然后灵力透体而出,大片的灰绿色血液喷射出来,不过绿蜉蝣的生命力顽强无比,挣扎着要逃走。

    “哪里去?”费尔德双手死死钳住它,一口吞进肚子。

    众人目瞪口呆,连李毅也是,没想到阿尔杰实力又提升了,费尔德也足够变态,直接吞吃了红级的灵。

    “你的灵反应速度为什么那么快?都超过一般的红级灵了,简直,简直,如果没有你在的话,我和保罗都要死在这里,根本反应不过来。”卡西乌斯心有余悸。

    “这三个每天吃白饭的,总要出点力,否则他们不好意思白拿工钱。”李毅瞥了一样费尔德和阿尔杰。

    费尔德吞食了绿蜉蝣,脸色很不好,似乎很难消化,在肚子里闹腾,不过半个钟头后他便神清气爽起来,一脸微妙的爽快感,就像便秘忽然间有如神助,一下子通畅了,身体表面凝结出一层绿油油的毒甲,和之间在黑暗岩城里获得的抗拒装甲重叠在一起。(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