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8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人情味是李毅最欠缺的东西,其实有些时候,有拯救别人的办法,为什么不去做呢?虽然会辛苦点,耽误点时间,可是心灵会因此满足,内心是需要光明来填充的,至少他是这样。

    李毅强行出手,阻止了他的救援,任凭汤姆把那个残忍的戏剧进行下去,这深深的刺伤了他的心,就像自己亲手促成这幕惨剧一样,无作为的纵容,和亲手杀戮本就没有区别。

    他果断的抛弃了黑暗的李毅,去寻找自己的光明。

    可是光明在哪里呢?本就虚幻的东西,更像是一个象征,就如同天上的太阳,地上的草木人畜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它,却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让万物萌发,让封冻的河水重新流淌,让世界明亮起来,阴暗和寒冷被驱散。

    “真是可笑啊,过去的我,绝对是不会如此思考的,是李毅教会了我思考的方法,如何使用自己的大脑,可是现在我却背他而去,或许是信念不同的人终究会分道扬镳,其实,其实我一直想着接受,可是终究没有改变成他希望的那个样子,那种强者的心境。”裹着一件灰色的大衣,身边没有李毅和安德路陪伴的狄奥尼索斯,神情有些萧索,没有朋友的孤独生活,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简直无法忍受。

    孤独是一种痛苦,没有人陪伴,没有人可以说话,四周安静的想让你发疯,这个时候,只有回忆以前的生活,把思想完全沉浸到过往,才能减轻心里的孤独感。

    有些动物单独放在笼子里养着,很快就会死掉,也是同一个道理。

    “唉,想那么多也没什么用,先接受第二阶段的传承再说,我的老师,上古探索者圣罗曼,一生都和苦行相伴,禁欲和节食,虽然得到他的传承不一定要遵守他的教义,不过每一阶段的传承都要经历一番辛苦才能获得。”狄奥尼索斯自言自语道,第一阶段传承所获是一个书库和封印的羊身人潘幼灵,为了得到这个传承,他被考验中的毒蛇咬了无数次,接着是烈日炙烤,随后又变成冰天雪地的寒冷,各种自然的恶劣环境折磨了一圈,终于通过了,这些都是幻术一样的,不过给人的感觉是真实的,就是为了找到意志力坚强的人。

    这也难怪,李毅若是留下传承,也一定会设置考验,找一个和自己性格相仿的,就像是同道中人,也有寄希望于他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宏远的想法。

    “这位大人,到底想要我成为怎样的人?希望我完成他什么样的愿望?”狄奥尼索斯又一次越过大陆南部的米拉萨山脉,进入一片常年被阴暗笼罩的山谷,这里的高大松木有几百米高,粗有四五人合抱,厚厚的松叶遮住了阳光,地面满是枯黄色的松针,踩在脚下,软绵绵的,如同踩在雪地里。

    狄奥尼索斯手上提着一盏白铁皮油灯,照亮了即使在白天也漆黑一片的森林,也没有风声和鸟鸣,松茸浓烈的香味从厚厚松针下面散发出来,松叶和蘑菇发酵的气味一点点的蒸腾起来,让人昏昏欲睡,不过狄奥尼索斯没有去采摘,甚至很小心的不改变任何环境,因为这里长眠着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他的老师圣罗曼,重要程度甚至超过李毅。静谧黑暗的森林中央,一方小小的墓碑,被落叶掩住,上面写着:这里长眠着一位身前受人敬仰的老者。

    渊钟长鸣如龙吟,

    雾霭漫漫赭回清,

    绿松林间有隐者,

    一袭蓑衣伴月眠。

    不知道是墓主人身前为自己立的,还是死后由亲友代为写上去,不过在这黑暗的松林里,非但没有阴森诡异,却让人从心底感受到死后的宁静。

    当他走进墓碑,忽然大地微微的颤动起来,当然,他也是早有心理准备,身边的泥土裂开,三个石像从地下冒出。

    第一个石像双耳缺失,只剩下两个可怕的空洞,代表着失聪。

    第二个石像双目确实,依旧是可怕的两个空洞,代表着失明。

    第三个石像口中无物,当然也没有牙齿和舌头,代表着失去味觉。

    “经历痛苦,方能获得力量,接受第一阶段传承的时候,被暂时剥夺了听力,世界一下子陷入寂静之中,我当时也终于了解到耳聋之人的痛苦,无法与人交流,心中所想却不能说出,现在是第二个阶段了,按照石像的意思,我将会失去视力,不管那么多了,有点事情做总比无所事事的游荡好。”狄奥尼索斯不习惯整天脑子里有很多五颜六色的想法,像李毅一样,撑的脑袋满满当当。

    他偶尔也会想起艾比,就像患了中二病一样,心里总是认为以后的女朋友当然就是艾比,甚至有些自以为是了,并且开始幻想种种牵手在一起的细节,他又想到自己回成为一个大陆顶尖的探索者,未来能和李毅平起平坐,而不是像个跟班一样拖在他后面,有了顶级探索者的身份,也有配得上艾比的资格,这是少年心里小小的妄想。

    狄奥尼索斯不过十五六岁,这样思考也很符合这个年龄阶段。

    成熟是什么,说几句漂亮的话,在众人面前有勇气展现自己如果就是成熟,那么所谓的成熟也太简单太容易达到了,实际上一举一动就可以体现出青涩或者成熟,就女人而言,那是风韵,就水果而言,那是香味和色泽,就男人而言,那就多了。

    狄奥尼索斯从离开李毅队伍那一刻,就以为自己忽然独立起来,也就是成熟了,能凭借自己的能力接受下一阶段的,圣罗曼的传承,自己金级初阶的灵也让自己迈进大陆中层探索者的行列,再然后,似乎也能自己拿主意了。

    可是现在,在这片静谧的松林里,在这与世外隔绝的山谷里,想法格外的多,玻璃珠一样在脑海里撞来撞去,心思也在不间断的回音里被拉扯成千丝万缕。

    确切来说,就是迷茫,迷茫是因为不了解自己,不了解别人,没有朋友,他渴望被认可,被需要,被当成中心,渴望和别人有深入的交流,让心里所想能倾诉出去,特别是和那些漂亮的女孩倾诉,比如艾比,他不会因为自己是个男人却暴露软弱的内心而羞耻。

    “接受完传承,我该何去何从?李毅我已经不愿意去见他了,这是在逃避吗?天空学院我也不想回去,那里对我而言什么都没有,连回忆都很淡薄。我想去黑泽学院找艾比,可是,见面我该说什么,毕竟还不知道她本身的想法,这么贸然的拜访,她会不会因此反感?唉,算了,等接受传承结束再去考虑吧,现在也没有丝毫头绪。”狄奥尼索斯终究还是摇了摇头,把这些事情放在一边,当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尊敬的圣罗曼老师,我从您这里继承的第一只灵,也是我人生中第一位重要的伙伴,潘,已经到达金级初阶,现在需要第二阶段的传承,打搅了。”狄奥尼索斯对着墓碑深鞠一躬,恭敬的说道。

    墓碑无言,四周的环境却一阵扭曲,他眼前忽然一黑,果然被暂时剥夺了视力。

    “我的传承者,听到这段录音,说明你已经开始接受第二阶段传承,不要害怕,不要慌张,心里坚守的,就是你的目标,即使那是错的,即使那不能让你被万人敬仰,即使那是童年时代幼稚可笑的想法,但是一直遵循本心,也不会有别的遗憾,一直遵循本心,就不会迷失自我,不容易做出后悔的事情。”身上会然一沉,狄奥尼索斯感觉到自己被套上了一副石质枷锁,足足有一百多斤,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粗糙的石质贴着自己的身体,冰冷坚硬。而脑子里也自动了有了这次传承的规则,或者说获悉了自己要经历的程序。

    一步步的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走去,脚下是泥泞的沼泽,饥饿,寒冷的感觉逐渐从胃部蔓延到全身。

    饥饿继续噬咬着狄奥尼索斯,黑暗,泥泞,冰冷更像是饥饿的附属品,没有什么比饥饿这种直接施加于全身,人类最原始欲望的缺失更加痛苦的了。

    黑暗,冰冷,潮湿,让他的心里涌起阵阵压抑不住的恐惧,自己竟然在半刻钟前认为自己很成熟,可是现在,双腿都要哆嗦起来了,成熟什么的思考,早就抛到九霄云外。

    接下来,更加难受和让人恶心的事情发生了,泥浆裹住了他的身躯,一条冰冷的蛇在皮肤上爬来爬去,和他进行第二类接触,蛇皮上的粗糙鳞片在他的皮肤上划出道道血痕。冰冷的小癞蛤蟆,这种棕黑色的恶心东西在裹在身体上的泥浆中钻动,似乎把这里当成乐园,狄奥尼索斯眼睛看不见,却听到它们咕咕的欢乐歌声,真是令人极度恶心。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还害怕这些东西,除了人类动物性的恐惧,恐惧饥饿,黑暗,寒冷,还恐惧一切滑腻的,蛇,蟾蜍,泥浆,沼泽。

    恐惧的事情越想就越厉害,他想逃离,可是这不是日常生活,这是圣罗曼的传承,是自己自愿接受的考验,所以要承受痛苦和恐惧,否则就是失败。

    失败的滋味是很不好受的,探索者间战斗失败的一方就失去了一切,更在李毅后面的那段时间更能体味到这一点,生命,财富,存在的痕迹,训练许久的灵,在失败后背李毅出手抹杀或者剥夺。

    恐惧失败,心里的恐惧又多了一项,人真是一种特别容易恐惧的生物,就连自己都会害怕,不过如果无所畏惧,就会死的很快,这也算是一种自我保护吧。

    “我真是无能啊,软弱的就像个娘们儿,不行,我要撑下去,不能让别人小瞧!”狄奥尼索斯心里呐喊着,可是周围除了他没有任何人。有的时候,别人的认可带来的存在感是某些人认为自己得到尊重或者说存在的依托,这是因为弱小的人必须依附强大才能存在,心里有这种感觉,就会产生依赖,成为活在别人眼中的人,自己的人生也以取悦别人为基础而得以延续。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取悦别人而存在呢?我们从诞生开始,就是独一无二的生命,独一无二的思考着,独一无二的行动着,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们追求华丽的服装,为了让别人赞叹,我们追求高贵的气质,为了让别人赞叹,我们追求才华横溢,也是为了让别人赞叹,似乎活在别人眼里的那个自己,就是真实的自己。

    这是对内心的最大欺骗,我终究是别人眼中的一个记忆片段,占据他们记忆库里亿万分之一不到,而我却是自己记忆库的全部,人都应该为了取悦自己而活着,遵循本心而活着,自私的活着。

    集体的利益蒙蔽了眼睛,个人的欲望又虫子般噬咬着内心,被潜移默化灌输的人类道德规范更是荒唐的延续,石头会落地,如果石头们把这当成是道德,那么被扔上天空的石头都是邪恶的。

    人类一直在可笑而扭曲的延续着自己的道德,往往最可笑的是不能从一而终,一件事情的正面和反面在不同时期都被标榜成道德,终究不过是口中所说和愚民的舆论所指。

    狄奥尼索斯想来想去,最终丢弃了羞耻,寒冷,黑暗,潮湿,泥泞,那些都是自然的一部分,人降生到这个世界上,就被各种自然包围着,清晨有阳光抚摸脸颊,雨水可以沾湿发梢,空气里的花香,细微的尘埃,都是自然的一部分,就像是鱼生活在水里。

    他很奇怪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粗糙的石头握在手中,会感受到自然的硬度,水流漏过指缝,那是自然的柔软,变化无穷,承载着人类的全部,就像是植物的温床,如果没有自然,没有世界,人类就算降生也会在茫茫虚空中,不能思考,因为没有任何参照,不能进食,因为没有食物,不能交流,因为空气才能传播声音,这多么可怕!

    几个钟头过去了,心里已没有当初的恶心,逐渐习惯起来,泥浆也裹着他,渐渐下沉,身体被拖到一个更加寒冷的地方去。

    有视力倒是恢复了,重获的光明后并没有刺目的感觉,因为睁开眼瞧去,这是一篇布满蓝光的世界。

    “圣罗曼老师想要告诉我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我现在应该还是在山谷里,这是老师留下的一个幻景,一个影响。”狄奥尼索斯自言自语道,他身上的泥浆和小动物,被流动的水流冲走,洁净的欣喜从身体的每一寸皮肤上传来,他悬浮在水里,上面是黑色的淤泥,一丛洁白的水仙从淤泥里绽开,使劲挣扎着,要穿透厚厚的胶泥,到湖面上,寻找阳光和空气。

    水下,是一只丑陋的蓝色蟾蜍,只有三足,屋子般大小,身体上遍布疙瘩,让人恐惧的是,每一颗疙瘩都是一张人脸,而那只蛤蟆也长着一张十分人性化的面孔。(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