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7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唔,空间是神灵的领域,你居然能弄到一枚整个大陆都少见空间戒指。对了,怎么这么多熏制肉类?你很喜欢吃这类的食物吗?”苏文问道,她用面包夹起酸橙和培根,吃了很多,似乎很合胃口。

    “不,我喜欢素食,过去不喜欢鱼,现在喜欢了,熏制的肉类,为什么我会带这么多熏制的肉类?”李毅觉得似乎有些记忆是不该遗忘的,很重要的记忆。

    “玛尼最喜欢熏制肉食了,头儿,快想起来啊!”伊莎贝拉在心里叫着,差点就要说出来。

    可最终李毅还是一点也没有想起来,他苦笑一声,取出一张纸,心里有一种预感,记忆总是会回来的,现在这个自我恐怕在那个时候就要消失了,这个善良,谦逊,喜欢苏文,又热爱生命的自我会被重新禁锢起来,恐怕再也不会有出来的机会,在死去之前,总要留下些什么,就像是死亡讯息一样,或许原本的李毅会顺着这个提示,将他释放出来,不过这只是奢望。

    “不要忘记苏文。”这是他写下来的第一句话。

    忽然想起过去自己常常用阴谋达成目的,无论好坏,“手段的不纯洁,必然导致目的的不纯洁。”这是第二句话。

    “不使用暴力,是谦逊的极限。”这是第三句话。

    心里又充满了莫名的悲哀,那是已经预知的死期,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就要远离热爱的生活而去了,多么不甘心啊!

    “是不是人预知自己死亡就会莫名其妙的有很多想法?如果还对这个世界有着眷念,死去的时候会不会很痛苦?”李毅的样子愈发悲伤,时间不多了,得做些什么才行,为了不留遗憾。

    可是,人生莫大的悲哀就是明知道时间不多了,却不知道干些什么,眼睁睁的看着一天天的日子虚度,然后走向那个空虚的终点,可怕的结局,可悲的过程,没有丝毫意义的死去,没有丝毫意义的出生。

    有时候莫名奇妙的心里发寒,犹如脚下一空,跌进无底深渊,活着更像是苟延残喘,心里却像是明镜一样,清楚的看见了结局,可是却无法避免它的到来,已没有了退路,可是左转是悬崖,右转也是悬崖,前方却是地狱。

    是在挣扎中消亡还是毫无放抗的消亡,已经知道必定要消亡,挣扎是否还有意义?或许挣扎一下,在消亡的时候能减轻痛苦?

    痛苦,一切失望,失落,彷徨,迷茫,悲伤,肉体的伤害的集合体,痛苦和快乐,对立的词汇,有时候可以共存,有时候不能共存的词汇。活着就会经受痛苦,所以讨厌它,活着也会快乐,所以喜欢它,死亡是永恒的终结,痛苦和快乐都不存在的静止。害怕死亡,因为害怕失去快乐,失去得到快乐的机会,想要终结自己的生命的,因为痛苦,痛苦带来的折磨,对肉体的折磨,对内心的折磨,对内心的折磨甚于肉体。

    人是多么脆弱的一种生命啊!脆弱的肉体,脆弱的心灵,一不留神就会受伤,受伤便会痛苦。

    但是快乐却因为痛苦而显得真实,没有痛苦的快乐只会被人们习以为常,淡化到无所谓,因为有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炽盛、求不得,才倍加珍惜所谓的幸福,所谓的快乐,即使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

    李毅脸色苍白的对苏文说:“我就要消失了呢,可是,明知道是这个结果却,改变不了,我是不是很没用?”

    “不要瞎想,会好起来的。”她抓住李毅的手,嘴上虽这么说,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滴落。

    李毅在纸上又写道:“让女人伤心的男人不是一个好男人。”

    泪是要流的,事也是要办的,老妇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一副恭敬的面孔,当然是针对李毅,看来是城主对她说了些什么。

    “城主同意见你。”她继续用那种沙哑的破瓷片声音说道。

    这个“你”显然是说单数,所以苏文留在这里,老妇人将李毅领了进去。

    阿尔伯塔城邦的里面更像是一座一无所有的空城,灰色的城墙,灰色的街道,透过窗户看进去,也是无人的空屋。没有一点阳光,甚至连生灵的气息都没有,就像是一座鬼城。

    “这里为什么如此寂静灰暗?”李毅有些发抖的问。

    “因为这里是世界中心,世界之树生长的地方,一切的起源和归宿。后来,世界之树被神灵毁坏,世界便从这里枯竭,总有一天,死灰的颜色会笼罩整个大陆,海洋,和天空,那些外面充满阳光的地方,美丽将会衰颓,死灰将覆盖一切。”

    “你们为什么要住在这个死寂的地方?”看着佝偻的老妇人,李毅忽然升起一股同情,终日不见阳光,那是多么难受的事情啊!

    “我们世代都是世界之树的守护者,在繁荣昌盛的时候享受它的荣光,在它枯败之时,怎么能够背弃它?那是要受到世界的惩罚的。”

    城邦中央是一座四方的古堡,四方锥形的屋顶,看起来灰蒙蒙的,台阶上站着一个风姿卓越的黑袍女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李毅,她戴着面纱,两只明亮的眼睛似乎是这黑暗世界唯一的光明了,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茕茕孓立,看来她就是城主格洛丽亚。

    “我收到了埃德蒙的信件,李毅,你是个可以信任的人吗?”格洛丽亚的声音不大,却意外的婉转温和。

    “我?信任?”李毅一时间没有摸着头脑,“你们是埃德蒙大哥的朋友吗?那样的话,我可以保密的,虽然不知道你要告诉我什么,或者说给我看什么。”

    “是的,埃德蒙说,要带你看看,属于这个世界的真实。”格洛丽亚转身走进古堡,并且示意李毅也跟过来。

    老妇人留在门口,目送他们走进那个黑洞一样的大门,也渐渐隐入黑暗之中。

    进入古堡的第一感觉是秋天般的枯黄气息,长长的甬道,在以一个坡度向地下延伸,不知道尽头是什么。

    “那个,盒子,盒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李毅在长久的寂静之后,忍不住问道。

    “安静,不要说话,你只要看着就行了。”格洛丽亚温和的语气里却有一种命令的口吻。

    李毅立刻不说话了,只听见两个人的脚步声。

    “你和埃德蒙信里描述的不太一样,不过盒子送到就行了。”她忽然突兀的问了一句。

    “我失忆了...过去的事情,都记不太清楚了。”李毅如实回答。

    “是么。”格洛丽亚不置可否的应答,“失忆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某些痛苦的回忆怎么也忘不掉。”

    “这样啊...”李毅低下头,这个女人,果然是不了解呢,自己的痛苦也只有自己知道。

    漫长的甬道终于到了头,地下的潮湿和阴冷在四周弥漫,李毅看到一汪碧绿的清泉,绿莹莹的水只有薄薄一层,泉眼被淤泥塞满,但是仅剩的那点绿液却蕴含着极为浓郁的生命气息。

    生命气息,李毅已经不止一次接触到这种神奇的物质,无形无质,却能感知的到,就像是看见秋季果实成熟,春季万物萌发,那种生命的张力和鲜活,就是生命气息,让外物生长的气息。

    泉水边上长着一株小树,已经枯萎,黑色如同宝石般的树干上布满白色的纹路,一地月牙形的落叶。

    “它枯死了吗?”李毅忽然感受到莫大的悲伤,像是失去了一位极其重要的人。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但是这是唯一能击败神灵的依仗了。”格洛丽亚走到一边,那里有一座石质祭台,几个黑袍人在上面忙碌着,有很多玻璃器皿和奇怪的液体。

    盒子被打开来,里面竟然是一团还在蠕动的血肉!不正常的淡红色和青黑色血管构成的血肉。

    这团血肉不停的弹跳着,伸出一根根肉刺狠狠的向四方扎去,有着极强的侵略性,不过当一股暗红色的液体注入小盒,它立刻老实了,蜷缩成一团,表面也出现许多皱褶,泛起苍白的颜色。

    “这是强酸,可以暂时抑制它的行动。”

    “神、神灵的血肉?”李毅结结巴巴的问,场面实在是过于诡异,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当然不是,真是神灵的血肉的话,不可能被禁锢住,这是某种奇特异兽的身体组织,里面囚禁着一团神灵的意志,是上个大破灭的时候神灵意志降临世间,被上古大能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禁锢在其中。”格洛丽亚说道。

    “天哪,那么,这团神灵的意志有什么作用呢?难道它能唤醒世界之树?”

    “这怎么可能,埃德蒙没有对你说吗?我们要借助世界之树分解神灵的意志,从中找到破除毁灭密码的线索,虽然机会很渺茫,不过值得一试,该给你看的就到这里了,欠埃德蒙那家伙的人情也算是还了,你走吧。”

    他急急忙忙的离开。

    要独自一人走过漫长的甬道,对现在的李毅来说,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心里盼望着早点离开这块灰暗的地方,什么世界之树,什么神灵,什么毁灭密码,他才不关心的呢,这些东西都太遥远,太可怕了,就像是一个个深不见底的漩涡,要将他拉下去,万劫不复。

    “不管怎样,以前的我是一个很勇敢的人呢,接触这些光是听着就让人恐惧的事情,他到底是怎样坚持下来的?他想要得到什么?是什么让他不顾一切,即使染上肮脏,将美好的一面禁锢在内心深处也要去做一些事情?难道有什么比安然自得的生活还重要的事情,难道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事情?比如世界之树,比如和神灵战斗,比如为了获得更多的资源去算计别人,只为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李毅渐渐开始了解过去的自己,那个把把生与死看做等同,把活着看成背负,为了让自己在冰冷的世界里活下来,心里筑起坚硬厚壳的自己。

    “我现在这个样子,保护不了任何人呢,难道让苏文照顾我一辈子?”他站在黑暗中,头脑一点点清晰,眼神也改变了。

    最近发生的事,过去发生的事,像是电影一样在脑海里飞速展现,失去的记忆也追回了。

    “费尔德,我欠你五百红灵晶?”李毅眯着眼睛,看着他。

    费尔德吓的一缩脖子,“这个必须没有!”

    “我失忆的时候你们几个真是穷相毕露啊,一点主见也没有,让我跟着那个女人,做些无聊的事情,差点和卡西乌斯还有保罗汇合的事情都错过了,真是非常期待啊,那个什么大计划。”李毅算算日子,现在出发,用虎鲨级浮艇全速行驶,还会早半天。

    事不宜迟,他取出浮艇就要打开舱门,伊莎贝拉在身后说:“头儿,你不和苏文告别了?就这么一走了之?”

    “有什么疑问吗?”李毅头也没回。

    “你恢复记忆之后又变成一个绝情的人呐!她好歹也照顾你这么多天,你!”

    “她差点把我杀死,看见我失去记忆,又不忍心了,就像是虐猫致残之后,心里不忍,给猫喂些牛奶一样虚伪,哈哈,电击我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照顾我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同情心,女人还真是为了欲望而活着的生物啊,不可理喻!”

    苏文却在不远处,这些话,一字不落的听见了,她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这么伤人的话,失忆的时候绝对说不出来,看来他找回记忆了。

    虎鲨浮艇发动,李毅坐在船舱里,很罕见的开了一瓶酒,喝下半瓶,想要压制住心里烦躁的情绪,可是眼泪却流了出来,“奇怪,我呛到酒了吗?”他飞快的擦去,目光有些凌乱。

    “呸,冷血的小人!抛弃了她,又在这里淌些鳄鱼的泪水。”伊莎贝拉啐了一口。

    “咳咳,头儿,忘掉这些不正常的事情,这可不是你蓝图里设计的,只能当做意外,嗨嗨,让我们正常起来吧!”阿尔杰试图调节气氛,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

    李毅坐在浮艇上急急忙忙向着帝国学院的方向驶去,他要去庞贝城邦,和卡西乌斯回合。

    这虽说是他目的,但是总有些逃跑的意味,似乎背后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追赶他,让他内心不安。

    本来生活是简单有规律的,他像一个猎人到处游荡,去捕捉猎物填饱肚子,可是渐渐的沾染上许多复杂的关系,所谓羁绊,在把人与人联系在一起的同时也束缚住了他们,有时还会成为滞碍,有滞碍实力就会减弱。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到金级?我到现在还是个绿级探索者,费尔德,你卡在这个等级几个月了吧?”李毅皱着眉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就你这德性,还好意思和我说什么欠你五百红灵晶,估计给你五百红灵晶你也升不到金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