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7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你说什么?”苏文又气又急,银色十字纹面具下传来压抑不住的喘息声,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刻薄直接的话语,无可反驳但是直接扎伤了她的羞耻心,就像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揭露某人的短处,这种行为本身就是极为不道德的,用这样的方法诟病一位女性,就更加不道德了,她忽然明白过来这一点,顿时怒从心起。

    “你现在愤怒的想要杀死我?不过是说了一些实话而已,因为自身的错误被人诟病,这样还要恼羞成怒,是什么行为呢?难道你就没有丝毫的怜悯和羞耻之心?”李毅侃侃而谈,一点也没有顾及方的颜面,本来就是敌人,这样已经很客气了,以前还做过用言语直接击垮别人内心的事情,不费手脚就让对方自杀了。

    苏文忽然镇静下来,她恢复了原来从容平静,冷冷的开口道:“你是在无所畏惧的激怒我呢!是不是羞辱一个强者让你有种莫名其妙的成就感?”

    “我只是在用言语攻击我的追杀者罢了,难道允许你追杀我,就不能反抗?言语也是一种武器,用来攻击心灵。暴力固然可以摧毁肉体,但是言语对内心的伤害和改变更深,我们是敌人,你还要如何?”

    “确实,你说的对,我不应该为虎作伥,不过现在我要出于个人喜怒来追杀你,你竟然敢对我说那种话,真刺耳啊,怪不得老师常说男人的言语最会伤人的心了。”苏文挥挥手,三只灵在她身边现出了形体,一只是全身闪烁雷光的电灵,通体透明,都是由蓝色闪电构成,左手托着一团乌云,右手是一枚小巧的蓝色水晶锤,上面镶嵌着一枚鸽蛋大小的金属眼球,这枚眼球和阿克琉斯洞察之瞳式样相仿,不时爆发出一道电光在锤上游走,最后没入瞳孔中。

    “这...朱庇特雷霆之瞳?”李毅大惊,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一枚世界之树的果实。过去只知道这东西是神灵使用的神奇武器,矮人之行结束后,明白其实是世界之树的果实,重要性一下子上升到顶点。

    “哦,你居然认识它,不过这只是一个仿制品,对付你却是足够了。”苏文略有些惊讶,她一步步走向李毅。

    一股洁净的清香扑面而来,女性的体香混合洁净衣服的气味,干净而且好闻。

    “你一点也不害怕呢,是认定我不会杀你,还是有方法逃跑?别告诉我,你能战胜我。”

    苏文的第二只灵是通体弥漫风雪的冰灵,奇怪的是,这只冰灵也是一团看不清的雪雾凝聚成人形,和电灵的外形一模一样。

    第三只灵是岩灵,身体是简单的量块石碑组成的方块,脑袋更是简易的石球,上面戴着岩石冠冕,伸出八只石块组成的大手,不断挥舞,石皮呈黄褐色,上面有古老的狩猎浮雕,简易的人形和那些惊天动地的巨兽图案,一股荒古的气息从古画中氤氲而出。

    她的三只灵全是红级中阶。

    直觉告诉李毅,这个女人强大的可怕,就算是艾伦也无法战胜,这三只灵起码有红级高阶的实力,现在女人还想看看眼前这个弱小的猎物能玩出什么花样,带着好奇的心里,却像是母蜘蛛一般,对陷入网中的猎物有种好奇式的喜悦。

    抓住这种心理,李毅就把话说的很满,其实心里虚的很,不过一旦表现出来,那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我老师说过,自然界有种弱小的蛾子,为了防止被鸟吃掉,在树枝上休息的时候会张开翅膀,露出上面猫头鹰眼睛的图案,以此吓唬敌人,你就像这种蛾子,真可怜啊,就要被吃掉了呢!”苏文的话让李毅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他干巴巴的笑了几声,忽然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改造过的虎鲨级浮艇,钻了进去,全速发动!

    苏文面具底下不知道是怎样一副表情,她并没有阻止,只是看着,刚才语气的惋惜还萦绕在李毅的心里,他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这个女人,太强了,当实力差距过于巨大,反抗就是一句空话。

    浮艇一下子加速到最大,李毅急忙给自己套上安全带,骤然加速让他一阵恶心,飙射而出的浮艇像一道流星一样划过原野,一层层气浪排开,将周围的树木连根拔起。

    苏文忽然反应过来,这种速度,已经超过尤弥尔给她的信息,说是红级初阶的速度,难道这个人上次故意没有加速到最大?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的三只灵追了上去。

    银色面具隐约反射着光芒,晨曦初显,薄雾就要散去,天边一线红色的朝阳渐渐泛出地面线,就像烤箱里逐渐膨胀的面包一样,将新鲜的甜味和热量释放出来。

    “头儿,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女人?她是什么来历?好像很神秘的样子。”费尔德有些担心的问。

    “谁知道呢,反正只要逃走就行了,以后有足够实力再和她计较。”李毅揉了揉眉头,尤弥尔是从什么地方搞到这个家伙的?居然为了什么什么文书的古老契约追杀他。

    苏文站在冰灵的背上,冰雪凝成王座,将她保护起来,虽然不知道面容如何,但是光是看身材就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地面自动变成泥浆,岩灵在其中飞速潜行,拉出一条长长的沟壑,电灵冲在最前面,想弧光一样跳跃着,竟然赶上了虎鲨级浮艇。

    李毅大骇,

    “哼,雕虫小技!”随着一声娇喝,红级中阶的电灵忽然爆发出强大的灵力,一道电弧破空弹射,四周顿时产生了一个磁场,将虎鲨级浮艇硬生生的倒吸回来。

    李毅直接放弃了反抗,下了浮艇,垂着手,一副任君处置的摸样。

    “拥有红级中阶灵速度的浮艇,这就是你的底牌?很不错,不过呢,你看,现在你没能跑掉。”苏文得胜似的说。

    “我试图逃跑,但是失败了,你准备怎样处置我?”李毅干脆的说,反抗不了,挣扎也无济于事,先看看这个女人想干些什么。

    “好不容易捉到你,这么能跑,把你杀了的话,不是太可惜了?奇怪,你好像一点不害怕,你不畏惧死亡吗?”

    “生与死对我来说是等价的,活着未必比死亡更好,毕竟活着就要承受痛苦,而死亡则是永恒的安眠,你是不是觉得用死亡就能威胁我?很可惜,这是行不通的。”李毅很是大义凛然的说,仿佛是一个智者。

    “哼,那你活着干什么,为什么不去自杀?为了减轻活着的痛苦,得到永恒的安眠?”苏文嘲讽道。

    “因为我还有未完成的使命,啊,对了,我愿意用东西来交换我的性命,你看怎么样?”李毅话题一转。

    “你巧言令色,不就是想要逃跑?我捉到你,你成了我的猎物,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包括生命,我想怎么使用就怎么使用,先把你的空间戒指交出来。”苏文身材高挑,又穿着高帮鞋,比李毅足足高出一头,居高临下的俯瞰他。

    “是吗?”李毅乖乖的取下手指上的戒指,然后一口吞了下去。

    “你!”苏文又气又可笑,眼前的男孩死皮赖脸,浑然不惧她,又很是自我为是的耍小聪明,却和记忆里的一个人影重合在一起,她眼睛有些酸涩,强忍住背过身去,即便带着面具,可是她总感觉李毅的眼睛太明亮了,明亮的刺眼,能看穿一切。

    “切!你要么放了我,要么杀了我,把我留在身边,没有任何好处,我还会处心积虑算计你,这样危险的事情你难道不理解?你不害怕吗?俘虏一个陌生的男人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啊!”李毅耐心的劝导,这个奇怪的女人,对自己已经没有杀意,却不想就此放掉自己,她到底要做什么?所以说女人都是睚眦必报的生物,一旦惹怒了,非要整得你死去活来。

    “我要把你带到老师面前,让他处置你,老师说过,有什么悬而未决的事情就去问他。”苏文忽然下了决心,一定不能轻易的放过李毅,至少让他吃点苦头。

    “这样啊,不过在此之前,我可不可以把一件东西送到阿尔伯塔城邦,是我大哥托付给我的任务,很重要。”李毅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原来你也有求我的时候?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猎物,猎物还有提要求的权利?”苏文忽然觉得可以借此机会打击一下对方的嚣张气焰,这个家伙,一点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呢,一副好像很了解自己的样子,其实只是在利用她的同情心而已,太可恨了!

    “哦,”李毅有些遗憾的点点头,“如果不交过去,会很麻烦的,嗯,会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追杀我,当然也会波及你。”他学着埃德蒙的语气说道。

    “麻烦?”

    “是的,你若是不怕麻烦的话,此事作罢,快些把我带到你老师那里去吧,早点处置我也好,别浪费时间,听你一直说老师,老师的,莫非你是学院的学生?”李毅耸耸肩,问了一句。

    “不,我们是个隐世组织。”

    “隐世组织?是指那种躲在世界阴影里消耗世界的资源却不为这个世界做出贡献的自私小人集合体?”李毅毫不客气的说,语气自然是极尽刻薄之所能。

    “我不准你这么说!”苏文显然有些怒意。

    “是吗?那么你如何不准我这么说?从卑鄙小人的集合体里出来的人?”李毅愈发嚣张,简直要把全身的毛抖一抖,摇头摆尾。

    “电他,给他点教训。”苏文大口喘着气,胸口起伏不平。

    电灵立刻弹出一道雷电打在李毅身上,他就像被开水烫着的猫一样惨叫一声,浑身哆嗦起来,怨恨的看了苏文一眼,躲在角落里抱住膝盖,一动不动。

    刚才的惨叫声让她的心都揪起来,没想到小小的一道电流会对人类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你,你没事吧?”她忍不住问道。

    李毅依旧一动不动,也不理睬她,只是把身体缩的更小,还在瑟瑟发抖,就像被暴风雨淋遍全身的小麻雀,他脸色苍白,看起来状态很不好。

    “我,我不该电击你的,哎呀,你没事吧?要不要去看医生?还是脑子电坏了?”苏文走过去,蹲下来问道。

    她身上的香味就像清晨的第一丝凉意,新鲜又让人振奋,这种稳重中带着少女冒冒失失的味道和她的个性一样,忽然想到这只个十四岁的男孩,心里越发难受起来,自己十四岁尚且少不更事,这个资料上显示自小就是孤儿的男孩眼睛里那种掩饰不住的寂寞和恐惧让她某种激素在身体里分泌,忽然好想安慰他。

    “你,你是谁?”李毅茫然的问道。

    “我是苏文,你不记得了?刚才还在追杀你。”她大惊失色,难道真的失去了记忆?

    “我好像记得,有人追杀我,然后我触电了,就像是做梦一样,我刚才是睡觉了吗?今天是什么日子?对了,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啊,都想不起来了,我这是怎么了。”李毅抽泣起来。

    苏文立刻手足无措,她有些迟疑的伸出手,想摸一摸李毅的脑袋,似乎这样笨拙的举动能让眼前的男孩心安。

    可是,事与愿违,虽然她有一双世所罕见的白皙漂亮的手,但是李毅尖叫一声躲开了,“不,不要过来!”他无力的喊着,像一个被侵犯了的小姑娘。

    “头儿这是怎么了?我开始还以为他在演戏,毕竟里面穿着金级的防护皮衣,但是想想,那件猞猁皮只对物理性攻击有一定的减免,电流这种四处流动的玩意儿当然防不住。”费尔德摸了摸脑袋,疑惑的说。

    伊莎贝拉却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这样的头儿,比从前那样可爱多了,精神上完全没有防备了呢!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

    “这样会死的很快,就像在严冬中不穿衣服,很快就会被冻死,也就是说,头儿现在的社会适应为零。”阿尔杰给出一个中肯的结论。

    众人都沉默了,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折腾了一会儿,李毅似乎是累了,蜷缩在角落里睡熟了。

    苏文犹豫了一下,还是亲手抱起李毅,感觉他好轻,就像是一片树叶,将他安置在旅店的床上,又不放心,在他身边趴着睡下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