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7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塔尔塔罗斯深渊之瞳对外界有一种特殊的吸引能力,就像深渊一样,吸摄一切物质,就算用紫级金属制成的拘束器也要配合岩浆和灵力回路才能封印,相传这是世界之树最后一枚果实,也是最强大的一枚,代表着万物的回归与终结。过一会儿这个家伙自己就会露出马脚,那些神选者是不会和他说这件事的,他们为了得到塔尔塔罗斯深渊之瞳已经不择手段了。”老矮人王悄声对李毅说。

    “原来他怀里是一颗定时炸弹,他却没法丢弃。”李毅了然了。

    接下来只要继续演戏就行,费尔德他们已经来到招待神选者的客厅外面。

    这次一共来了四名神选者,一名已经被费尔德杀死了,剩下的三名正在讨论拿到塔尔塔罗斯深渊之瞳后如何送出去,忽然,背靠的沙发弹出坚固的金属弧圈,将他们死死的固定住,动弹不得,接着被费尔德用鲁伊曼银弩串糖葫芦似的射杀了。

    李毅得到伊莎贝拉遥控传来的讯息,心里一喜,顶上的金属隔板封锁一层层打开,几具神选者的尸体重重的抛在地上,发出嗵的巨响。

    克尔苏加德脸色顿时精彩无比,自己所依仗的,竟然被这么轻易的解决了,他心里不禁一凉,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心里也苦不堪言,眼看就要成功了,现在竟然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到手的塔尔塔罗斯深渊之瞳换来自己想要的利益。

    “尊敬的矮人王,这些人都是神灵派来使者,您怎么把谈判的人杀了?神灵虽然是敌人,也未必没有联手的机会,以后...”他连忙说道,语气也有些慌乱了。

    “唔,这些肮脏的东西,在矮人国度里呆了这么些天让我十分恶心,这次正好一网打净,对了,把你怀里的东西交出来吧,那不是你该拿的东西,有些东西是碰不得的,一旦犯禁就要被惩罚,甚至付出死亡的代价。”老矮人王用一种教训后辈的温和语气说道,仿佛是在讲述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幼儿园老师。

    “看来事情暴露了呢!”克尔苏加德倒退几步,脸也冷下来,不得不撕破脸皮了,他身后的几名侍卫忽然拔出火铳,朝着老矮人王射击,李毅见状大吃一惊,不是克尔苏加德对他的祖先施以毒手,而是他们拿的火铳竟然是完全无后坐力的金级巅峰威力火铳,这样的技术是矮人至高科技的结晶,也是矮人族能长久的生存,并且抗衡诸多大势力的原因。

    老矮人王的亲卫队忽然齐齐的向前跨出一步,嘴里发声喊,也取出火铳来,同时有两个矮人拿出一块方形的小盒,按了几下,一道水蓝色的光幕铺洒下来,对面的子弹在光幕上纷纷爆炸,一点也没有伤害到老矮人王这里。

    “军火库的都是些旧货,淘汰了的产品,你居然当成宝贝来对付我,真是可笑之极,说实话我没想过你会背叛,现在你已经到了临死之际了,告诉我背叛的原因吧,这种无聊的事情,你那简单的小脑袋瓜子是怎么想到的,那些自以为是的神选者又许诺给你什么好处,让你做出背弃整个族群的事情来。”老矮人的手下用的是红级无后坐力火铳,胜负瞬间就分出,没有丝毫悬念。

    老矮人王残酷血腥的一面展现出来,对背叛者的屠戮是灭绝人性的,现场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都是被轰击得稀烂,只剩下在一片血泊中几欲癫狂的克尔苏加德。

    空气里的火药味还未散去,李毅默不作声的看着老矮人王清理门户,看来矮人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心思纯净,容不得半点污秽,他们也有喜怒哀乐,有喜怒哀乐就用欲望,只不过没有人类那么强烈罢了。

    克尔苏加德摇摇晃晃站立不稳,他怒视老矮人王,知道自己走投无路,索性豁出去了:“你这条老狗,这四百多年唯一增长的就是你变态的控制欲,我背叛?哈,只是单纯看你不爽而已,我不喜欢任何人控制我,或者试图控制我,当你把实权交到我手上,却被强迫按照你预定的轨道来发展,你知道当时是多恶心和愤怒吗?你这种人,早就该死的亡魂,活着就是对生命本身的侮辱。矮人族在你的统治下一天天的衰朽下去,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那种死味儿却从矮人日益呆板的面容,教条主义,无意义的规章制度里冒出来,你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为什么要把我们也拖进坟墓?”

    “喔,不错,不错,说了一大堆,无非是宣扬激进主义,贬斥保守主义,你在怀疑我的治理方针?如果没有那场战争,矮人足足减员一半,现在当然是突飞猛进的发展时间,但是我们实力大损,还要在你这样的叛徒身上消耗仅有的力量,再激进发展的话,那就是灭亡的下场了,和历史上那些自以为是的种族一样。”

    双方各执一词,不过胜利者不管是什么说辞都会是对的并且记入史册。

    这个时候,在克尔苏加德手怀里的塔尔塔罗斯深渊之瞳挣脱了紫级金属拘束器的禁锢,爆发出一股吸引力量,将他的身躯完全粉碎,就见一团血污凭空炸开,简直惨不忍睹。

    费尔德,阿尔杰,伊莎贝拉也站在了李毅身后,这枚血光中的妖异瞳孔就像一片叶子形状的黑洞,吸摄着周围的光线。

    “好宝贝,好强大,就是太难压制了,更别说使用它。老矮人王,看来你们封印了一件危险的东西啊,对了,之前你许诺给我一个要求,那算数吗?”李毅似乎对一片血肉狼藉视而不见,微笑着问佩拉尤。

    回收塔尔塔罗斯深渊之瞳后,老矮人王兑现了承诺,答应了李毅的要求,将他的虎鲨级浮艇修好,并且改良成红级中阶的速度却只消耗原来一半能源的怪物。

    安德路这几天一直在训练他那只能够飞行的熔岩巨兽,孵化出来就是蓝级,在矮人的火山里修炼自然是突飞猛进。火焰气息浓郁而且充沛,已经到达绿级,这样他的三只灵就齐全了,一个强大探索者的雏形逐渐成形。

    到了该离开的时间,李毅辞别矮人王,还是由阿方索送出黑森林,穿过阿夫里尔火山群,虎鲨级浮艇浮光掠影般在沙土上行驶,激扬起大片的黄色沙暴。

    “头儿,那个矮人王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我看你和他相谈甚欢,难道已经成为知己了?矮人族真是民风淳朴,和外界传言很不相同呢!”安德路说道。

    “哼,那个老矮人王绝对不是为了看到神灵的下场才坚持着痛苦活这么久,总觉得他在谋划什么东西,至于和我相谈甚欢不过是虚与委蛇罢了,外界的传言也不一定为假,用谎言掩盖现实的事情多了去。”李毅欣赏的看着崭新的船舱,里面新添了许多实用的设施,净水器,控温器,空气净化器,等等等等,食品柜里也放满了矮人一族的特产。

    安德路若有所思,老矮人王到底在谋划着什么,不过他想了半天还是毫无头绪,又看到李毅怡然自得的样子,忽然想到,这个世界上谋划什么的人太多了,几乎每个有些实力的都在谋划,怪不得李毅毫不在意。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李毅推测,那个叫做尤弥尔的肯特家族第一分支继承人,应该撤销在红岩城邦里对自己的埋伏,所以他放心大胆的进入红岩城邦,径直来到天空学院,将药剂交给埃德蒙。

    “哈哈,你也有了一定的实力和办事能力,有些东西也可以告诉你了,这是过去我在游历中发现了危险却能提升实力的好去处,因为去过一遍,危险都标注出来,你可以最大程度的利用这些资源。对了,还有一件东西交给你,将它送到阿尔伯塔城邦,交给城主格洛丽亚,唔,这件东西味道很重,会吸引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追着你,倒时候你把他们全部消灭就行了,格洛丽亚那里有封闭气息储藏的方法。”埃德蒙交代,他看上去有些憔悴,估计在为大的谋划做准备,在构造蓝图。

    “了解,我就不在这里过多停留了,哼,天空学院,不过是少数人玩弄权力的机构罢了,造出一个占有大量资源的名义,实际上是供养肯特家族的抽水机。”李毅身上也有了独特的气势,那种独立而又强大的气息,从不随波逐流,在关键时刻只手扭转局势的自信。

    “都是这样的,没有例外,自私是人类的第一要义,人聚集在一起,不过是个人的自私结合成多人的自私,还美其名曰公众利益,所以政党就出现了,为了一群人自私利益而存在,而具有相同自私的人就组成了阶级,所以阶级利益也出现了,各个阶级的政党开始互相攻击,各种为自私而产生的利益被拿到明面上互相攻讦,最后一片混乱,搅乱世间的就是这种东西啊!”埃德蒙感慨道。

    “这些都是神灵设计好的蓝图,潘多拉的魔盒,可悲的命运,人类凭借自己本身的力量是无法反抗神灵的,所以要借助外力,我们所能依靠的就是这个世界本身。”埃德蒙将一枚金属小盒交给李毅,入手极为沉重,巴掌大小却又十多斤的重量,外面是橙色双十字纹路,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唔,盒子里是什么?”李毅来回翻看,并没有打开。

    “是人类打开毁灭密码的钥匙,不过只是个半成品,因为是用某种渎神的东西制成的,所以神选者一闻到这东西的味道,就像是蚊子见了血,不顾一切的要夺取,现在第二批红级神选者还没有解冻,所以你可以放心的把东西送出去。”

    “这样啊,对于尤弥尔这个人你了解吗?”李毅忽然问道。

    “有一种人,处在特定的位置上,所以看上去镇压四方,如果不在那个位置,就是狗一样的东西,弹指就杀了。世界就要混乱了,这些在稳定时期还有可怜的一点象征意义的位置都会不复存在,”埃德蒙翻了翻白眼,“你把这种人当成对手,真是太掉价了。”

    辞别了埃德蒙,李毅悄悄出了学院,据美狄亚的消息,哈辛托已经消失很长时间,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辗转送来一张纸条给他。

    “小子,这里我玩腻了,现在要去办点正事,你要是被追杀的走投无路,就去南方找我。”

    李毅烧掉纸条,耸了耸肩,这个家伙还有正事,不就是喝酒泡些吧台小姐。

    凌晨时分,李毅走出红岩城邦,忽然,心里一紧,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头皮发麻,这种奇怪的预感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

    他心里一惊,不过迅速镇静下来,“看来,被了不得的人物盯上了呢!”

    伊莎贝拉展开超范围感知,却一无所获,周围也空荡荡的,寂静得可怕。

    李毅取下面具,丢在地上,发出咣当一声,他微笑着看向前方空无一人的街道,“真是安静啊,是来杀我的人吗?”

    一个身影出现在眼前,一袭黑袍,银色十字纹面具,从纤细的腰肢来看,是一个女人。

    “是的。”女人的声音轻灵好听,却透着彻骨的凉意。

    “让我吃惊,尤弥尔那种人,居然能支配你的行动,就像是一个肮脏丑陋的蛤蟆,却能驱使月亮的圆缺,你为了什么?你又想得到什么?”李毅并不反抗,气势也丝毫不弱。

    银色面具女人明显有一丝情绪波动,仿佛李毅说中了她的心思。

    “你有洁癖吧,对肮脏的东西不能容忍呢,尤其是对屠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十四岁少年,这就是你的道德吗?憎恨肮脏却要染上满手血腥,一尘不染却为了肮脏之人的私欲做出些丧尽天良的事情。”李毅看出这个女人身上干净的过分,一尘不染。他的话简直是字字诛心,声音一旦放开了,听起来温和清脆,有一种魔力般的说服力和正义感。

    “古老的契约不容背弃,遵循沃洛克文书,我必须为那个男人做三件事,这是最后一件,做完我就能获得自由。”她虽然有些动摇,却没有放弃杀死李毅的念头。

    “可是你有拒绝的权利,因为你是一个人,不是工具,你不觉得那个沃洛克文书像一条狗链子,一旦戴上就烙下了永久的耻辱印记?你不说我都知道前两件是什么事,尤弥尔这种人,还能让你为他做出什么?他第一个要求肯定是占有你的身体,后来发现三次机会是可以被拒绝的,又自作聪明的以为摸清你的脾性,就让你去干一些肮脏的事情,唔,无非是暗杀,偷窃。你就用所谓的古老契约来欺骗自己,以为自己像个神圣的骑士,为了光明的契约献身,然后功成身退,最后以银色十字纹面具留名青史,没想到人心和过去不一样了吧!大势力的所谓的高层,不过是一群自私之人,也罢,你这种古老的什么玩意儿早该淘汰了,不过你可以当我的手下,我的队伍也需要你这种强者加入,为了人类光明的未来。”李毅的言语开始走味,喧宾夺主,甚至想要策反眼前的神秘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