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7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毅也慢慢摸清矮人的年龄和相貌的关系,越老皱纹越多,就像是树木的年轮一样。≧

    “我们生产各种各样的古怪药剂,比如可以把红级的灵全身精华全部过滤出来的药水,可以让人说真话的药粉,可以读取死后几十年人的大脑的药剂,等等等等,你背后那位大人就是要一种让自己三只灵互相融合的药剂,虽然融合时间只有几个钟头,但是足够做很多事情了,融合之后会拥有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而且要三只灵都是自愿契约的才行。”哈辛托介绍说。

    “让自己三只灵互相融合的药剂...”李毅若有所思。

    “什么?人类?”一个红皮肤的药剂大师尖叫起来,很难想象,一个这么老的矮人能出这样高亢的声音。

    阿方索忽然苦笑一声,在李毅耳边低语,“我忘记了,这位是药剂大师特诺里奥,上次在矮人和人类局部摩擦中失去了后辈,早知道就不带你来的,真是抱歉。”

    “这么说,要我亲自解决这个麻烦?”李毅冷笑一声,对方既然不准备放过他,索性先制人。

    他沉声问道:“没错,我就是人类,有何见教?”

    阿方索的脸一阵抽搐,本来特诺里奥只是暗中腹诽,找机会作,泄一下丧亲的愤怒,可是李毅的直接挑衅势必造成不可调和的冲突,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本来还以为他熟悉世道人情,没想到是个冲动的年轻人,一点亏都不肯吃。

    “人类!”特诺里奥的脸由于愈愤怒而鼓胀起来,也越红润了,他站起身,想要给李毅一个气势上的压迫,可是,身高的原因让他只能仰视,这下气势就泄了一半。

    “听说你在和我们的战争中失去了子女,你想要报仇。没错,这我可以理解,不过你没有能力去找到杀死你亲人的那个家伙,让他逍遥法外,说不定他现在还在某个地方炫耀自己杀死矮人的经历,夸赞自己的英勇。你找不到他,就随便拿我泄,难道认为我很好欺负?你这么做就能消除失去亲人痛苦了?你的行为实在是懦夫之举!”李毅嘲讽道。

    “你,你,你!小子你真是牙尖嘴利,你以为我不敢动你?这里是我的地盘,一个人类,哼!还是给我夹着尾巴比较好!”特诺里奥左一个人类右一个人类,说得李毅厌烦不已。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他逼近一步,毫不示弱。

    其余几个药剂大师看着这一幕,双方都不帮腔,也不阻止,作壁上观的摸样。

    “让你尝尝我研制的药剂,什么人都抵挡不了的痒痒粉,被这种药粉撒中的人都会奇痒难忍,不停的抓挠,最后浑身被指甲抓破而死。”特诺里奥哆哆嗦嗦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里面盛着不知名的绿色粉末。

    其余几个药剂大师闻之色变,议论纷纷,“特诺里奥这老家伙连这个都拿出来,看来那个小子不会好过。”

    “虽然他背后那人是我们矮人的贵宾,但是教训一下他的手下只能算是一件小事。”

    “这个小子,就是太年轻了,不知道敬畏,才会落得这个下场,唉,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

    “什么乱取八糟的。”李毅很是疑惑,这群老头真是闲了慌,他可没有心思陪他们玩这些。

    名叫特诺里奥的老矮人将手中的绿色药粉往李毅身上撒去,费尔德下意识的撑起三维盾,可是伊莎贝拉忽然一个幻术干扰了他的精神,三维盾不知道放在了哪里,那些粉末撒了李毅全身都是。

    “伊莎贝拉!”李毅大怒,她竟然这样明目张胆的和自己作对,这让他很头痛,怎么才能彻底解决简直像是到了更年期的老女人一样的伊莎贝拉。

    这些粉末确实和特诺里奥说的一样,痒痒粉,果然奇痒难忍,不过意志力强大的李毅倒是可以忍受住,这类刺激神经来达到效果的药剂始终不能脱离激素刺激身体的范畴,而李毅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是外界所不能干扰的。

    “咦?难道是药效过了?怎么这个小子没有反应?”特诺里奥惊疑不定,面前的人类被他精心研制的痒痒粉撒中,除了一脸愠怒,什么反应都没有。

    “阿方索,你带我来就是为了陪这帮冒牌的药剂大师玩这个无聊游戏?你用什么来说服我这里是矮人的药剂研究机构而不是精神病院?”李毅转过头,看着阿方索的眼睛。

    这个带路矮人就显得十分尴尬了,“这个,这个,他们有时候还是比较正常的,毕竟像鼹鼠一样呆在地下久了,心里方面可能...可能...我回去一定给他们安排心理医生进行辅导。”

    “喂,你刚才说我们是鼹鼠了吧?”药剂大师都盯着阿方索看,看得他浑身虚。

    特诺里奥还不死心,他皱着眉头,把剩下的绿色粉末洒在自己身上,然后,药效立竿见影,他惨叫着满地打滚,不停的抓挠,身上抓出道道血痕,“水,水”

    一个学徒赶忙拿着水桶将净水倒在他的身上,才解除了深入骨髓的瘙痒。

    “呼,呼,奇怪,对你怎么不起作用?”他很是费解。

    “啪啪!”李毅开始鼓掌:“演的真像,你其实是资深演员吧,这次演一个药剂学大师,不错不错!”

    特诺里奥百口难辨,他无辜的摊着手,对其余大师说:“你们也来试试,这真是...”

    “算了,特诺里奥,你已经输了,这个年轻人意志力坚强的可怕,人类都是不可小觑的,你不要忘了。另外,带这位朋友去沐浴吧,虽然你意志力惊人,但是这样瘙痒的感觉总是让人不快的。”药师中年纪最长的话了,他挥挥手,示意结束这场闹剧,特诺里奥嘴巴动了动,还想争辩什么,可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李毅微微一笑,总算有一个明智的人,其实闹到最后始终是矮人们的脸面无光,开始的作壁上观的老家伙也忍不住了吧!

    阿方索忽然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不是一个普通的马仔,他不由自主的问:“你和那位大人是什么关系,你这样优秀的男人,肯定不是下属与上司的关系。”

    “哈哈,我没有当别人下属的习惯,那个人是我哥哥。”李毅回答道。

    阿方索啧啧称奇。

    埃德蒙的药剂恰巧在几个钟头前制作成功,他对这些矮人倒是很了解,掐算的很准,李毅小心的捧着这一瓶灰色的浊液,收进空间戒指,他要亲自送回天空学院,交到埃德蒙的手上,虽然埃德蒙的信里没有过多交代,但这件东西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这次矮人之行,比想象中要顺利很多,李毅想了想,半个月后要和保罗会和,这就很尴尬了,自己到哪里消磨这半个月的时光?不如寻个借口留在这里,看看有什么可以得到的,矮人部落,绝对不是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

    药剂大师的领,年纪最长的药剂师——巴特雷斯,脑门光光,天花板的灯光照下来,在他的秃顶上泛射,像一个亮晶晶的圆盘。

    李毅似乎忘记了盯着别人秃头看是一种极其不礼貌的行为,多看了几眼,巴特雷斯即便修养很好,还是忍不住有些不悦。

    “嘿,小子,有事吗?”他问。

    “我这里有些奇怪的药剂,你能分析出成分吗?”李毅将他拉到一边,把黑暗岩城里那些可以将人变成老鼠的诅咒粉末给了一点点样品给他。

    巴特雷斯捧着样品哆嗦着跑去分析了,并且叮嘱李毅这几天不要走,等分析出结果,还要做一些笔录。

    这样李毅就有正大光明的理由留下来了,他假意有急事要离开,巴特雷斯也人老成精,许诺给他提供一批上好的药剂,都是非量产的珍贵货色,对红级灵都有很大的增幅或治疗效果。

    李毅在药厂里四处看看,巴特雷斯还给他弄到一张通行证,大部分地方都可以凭此通行无阻。

    虽然很残酷,他还是想去看看用人类**实验的地方,其实他只是想知道这些矮人是怎样对待和他们长相外形一样只是身高有差距的人类。

    前方药水的味道很浓郁,一个个培养仓里躺着浑身****的人体,带路的矮人介绍说,这些实验体都是人类取出神经系统的纯粹**,也就是没有灵魂的躯壳,是不会感觉疼痛的,这比想象中的要人道一点。

    出了药厂,天色已经渐晚,头顶上的那面分光镜不知道什么时候撤去,漫天皎洁的星光照耀下来,洁净的让人心里一阵空明,由于没有云彩,每颗星星都是那么清晰可见,就像蓝色的珍贵钻石镶嵌在黑色的丝绒里。

    “阿方索,这不过是一个小镇,里面最多几千人,你们矮人至少有数千万的人口吧?都到哪里去了?”李毅忽然疑惑的问。

    “唉,这些能居住在地面世界的矮人都是真正的贵族,他们有资格享受美丽的自然环境,其他的人只能住在漆黑阴冷的地底,包括我,”他垂下头,“有些可惜,不过他们都是过去战斗中那些为了矮人部落捐躯的英雄的子女,他们有资格享用这样的权利,他们的父辈是值得敬佩的人啊!这里完美的还原了过去的矮人生活环境,能看到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不错,不错,能有这样的觉悟,你们的种族或许因为这样团结才能世代延续,道德支持的文明总是不容易毁灭的。”李毅深有感触。

    辞别了阿方索,李毅在一家名为马德里的酒馆里坐下,捡了个靠窗的位置,安德路和他相对而坐。

    一些本土的饭食,香芋和猪肉,酱鸡,带着浓郁草木气味的新鲜蘑菇,石斑鱼,等等,一齐端了上来,这里的货币是白灵晶,矮人似乎只用白灵晶作为交易的手段,这里没有投机倒把的商人,财富很均匀的分摊,他们把钱财看的很淡,勤劳的人受人欢迎,懒惰者被讨厌,老有所养,不会因为没有劳动能力就冻死街头。

    这样的理想国度,深得道德精髓的地方,让李毅觉得心旷神怡。

    几个矮人小孩跑过来好奇的询问,想知道李毅是不是人类,得到满意答案后笑着跑开了,还偷吃了李毅桌上的咸梅干。

    “你好像很喜欢这里。”安德路试探的问道。

    “确实,真想把整个世界都还原成这个样子啊,没有纷争和丑恶,没有神灵,也没有所谓的强者,一个人活着,每日的饭食和住处就足够了,何必要手握权柄,拥有极大的势力,柜子里锁着巨额的财富才能熟睡?”李毅把剩下的梅干拌饭吃了,空口吃下一整条石斑鱼,然后看着安德路啃一条羊腿。

    夜晚的天气有些凉意,温热的食物和茶下肚,身上就由内而外的暖和起来了。李毅和安德路准备寻找宿处,可是很奇怪,这里没有一个旅店,或许矮人常年不和外界交流,旅游服务业在这里并不存在,这让他们愁,难道要露宿街头?

    站在风大且冷的街头思考这件事情不是明智的选择,李毅进入一间酒吧,思考住宿的问题。

    矮人的酒吧没有人类世界的性与迷幻剂,也没有脱衣舞女郎和脸色苍白有些神经质的鸭子,灯光也很柔和,纯松木板涂上清漆的幽暗空间,杏仁酒和苹果酒两种,简单却又风味醇厚,搭配一些小猫饼干,心思都好像沉淀下来。

    李毅喝了两杯薄酒,一个老头坐过来,这个老矮人年纪已经分辨不出来了,整个人就像胡桃壳一样干瘪褶皱,不知道是不是李毅的错觉,这个灰色衣袍的老者眼睛里时不时透出一丝威严,或许年轻的时候是个大人物吧,老了之后就真正隐退了,似乎一个普通的老头。

    “今天风真大啊!”这是神秘老头的第一句话,李毅想如何找到宿处,是不是让伊莎贝拉催眠某个矮人家庭,让他和安德路进去住几天。

    “很久没有见过人类了,居然在酒馆里喝酒的时候碰见一个,真是稀奇啊!”老头似乎非常想说话,故意和李毅搭讪。

    “等你到了人类国度就知道了,人多的让你想吐。”李毅随口应了一句。

    “是吗?人类国度,真怀念啊!以前,我还年轻的时候,自持一腔热血,要去人类国度历险,可是,看到肮脏污秽的人心搅乱世界,就灰溜溜的回来了——在被染黑之前,所以我不让年轻的矮人到外面去,就是害怕他们沾染上人类的**,即使这是不太可能的,邪恶是人类专属的产物。”老者微微一笑。

    “那你就呆在这里好了。”李毅本来就不喜欢说话,别人和他搭讪他都懒得搭理,不过猜测这个老者来历不凡,就搪塞几句。

    “年轻人不理会老者的话不合适吧?”老头显然有足够的耐心。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