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7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嗯,你说的很多,人类维持自己内心不被**扭曲的方法就是自制力,也就是意志,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开内心,让自己变成欲念的怪物,并且以此为立身之本。≥网 ≦”李毅很喜欢矮人的直爽,如果他们都是都是这个说话方式的话,从他的语气来看,是否认长生不老药的存在了,不过仔细想想,要是真有这种药剂,人类国度的大佬肯定不惜摧毁矮人国度来获得这种药剂。矮人王的漫长生命看来另有原因。

    “那是你们人类的缺陷,就像我们的身高一样,自己明知是缺陷可是必须容忍它的存在。”阿方索说道。

    “缺陷?别开玩笑了,说的好像我们本来应该就有一样,这些**都是创造我们的神灵强加上去的——残缺的心灵,无穷的**。心灵因为残缺所以需要信仰他们,心灵充满**所以容易控制,这是诅咒,是悲哀的命运啊!”李毅反驳道。

    在提到神灵的时候阿方索的脸明显变了颜色,似乎在这里,这是一个禁忌的词语。

    “原来如此,真可怜呐!”良久,他感叹一声,不说话了。

    气氛不知道为什么沉重起来,神灵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忽然成为一个潜在的巨大威胁,而且把这样无法战胜的存在当成敌人本来就是一件愚蠢到不可思议的行为,不过李毅必须与之为敌,为了生存。

    绿色和潮湿的水气蒸腾,一直伴随着他们来到一面巨大的平面镜前。

    “简单的镜面成像原理,竟然把我都给骗过去,”李毅仰头看这块出长宽数千米的特殊玻璃,“矮人们的工艺真是令人吃惊,要是人类制造这么一大块玻璃,它会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而折断。”

    “一些小手段而已。”阿方索翘着髭须,快活的说,就像一个听到别人称赞的手艺人。

    “我们目的是拿药,并不准备在这里过多停留,因为那位大人急切等我们回去,我想知道你们拿药的程序是否冗长?”李毅问,他总觉得矮人的笑容底下隐藏着什么,或许是某种危机,不方便让外人知道的危机。

    说的简单一点就是这里有很大的麻烦,希望不要牵扯到自己身上,不过没有麻烦就没有意外的横财。

    绕过这面巨大的玻璃,另一座黑森林出现在眼前,李毅敏锐的感受到,这里的温度比之前高出不少,火山也更加真实,空气里也有了一点被净化过的硫磺气味。

    “这座火山是我们冶炼的关键,所以我们不必要造出高炉来炼钢,而且一些珍贵金属都可以在火山黑炎中融化。”阿方索指着那座火山说道。

    “唔,不错,你知道火铳这种东西吗?”李毅从怀里取出那支普通人用的火铳。

    “这东西很普及。”阿方索看了一眼,不知道李毅是什么意思。

    “我想订制一根红级金属火铳和弹药,这需要什么程序和多长时间?”李毅准备让费尔德鸟枪换炮,原来的金级火铳已经不堪用了,金级初阶的灵在费尔德手里都是秒杀,剩下一大堆弹药都没有用掉,连打鸟都不行。

    “红级?”阿方索有些为难,“材料倒是不缺,只要你付得起价钱,不过火山黑炎融化红级金属很难,预计要半年时间才行,不知道你能不能等待得了,另外费用也是很高昂的。”

    “放心,我当然付得起这个价钱,那么拿药和我这个订单的缴费和填写还要靠你指引,多谢了。”李毅塞给他一袋金级灵晶作为小费。

    阿方索眉开眼笑,并不是贪财,而是劳动获得相应酬劳的笑容,这让李毅一阵汗颜,世间万物,看来只有人类才是心里充满各种无法满足的**的生物,怪不得他们能占据大片的土地和海域。

    “祝你矮人王国之行愉快!”阿方索真挚的祝福道。

    阿方索辨认了一下铁树上的标牌,“这里是第六十二号通道,过一会儿就会有人给我们开门。”他说。

    一刻钟后,铁树纷纷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条道路。

    费尔德左右看看那些带着锋利叶片,如同石柱一样粗壮的铁树,心有余悸,“头儿,这些树一旦合拢,我们就都死了。”

    “你能不能不想这么无聊的问题?”阿尔杰很恼火。

    “哈哈,不会的,我们矮人也需要人类的资源——黄油,面食,奶制品,豆类植物,稻谷,蔬菜,我们不精通农业,所以只能依靠进口,这里也不适合种植业展,所以不想和人类弄的太僵,过去和你们人类也生过大规模的战斗,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你们别听我的声音很年轻,其实我已经八十岁了,按照你们人类的年龄比例就是五十岁的大叔。”

    “大规模战斗...”李毅若有所思,看来这次矮人之行不会太顺利,有战斗就会有牺牲,有牺牲就会有仇恨,有仇恨事情就不好办了。

    铁树林到了尽头,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充满阳光的城市出现在眼前。

    古迹斑驳的石墙上满是青黑色的石皮和苔藓,一块块的摞起来,墙头上有动物的雕像,大多风化了近一半,保存最好的都面目模糊了。

    天空上的太阳被一面巨大的棱镜分解,像是瀑布一样均匀的洒在街道上,而不是外面看到的一个金色的圆片。街道上的石砖修修补补,有些地方陷下去一大块,砖缝里长出青草和蕨类植物,还可以看到蜗牛在上面爬行,****水分和青苔。

    街道的尽头往往是几个连在一起的石井,井沿被缆绳摸出道道深壑,有的干脆连边沿的石台都被磨掉,光秃秃的。井边吊着绳索,几个矮人妇人把井水浸过的水果提上来,一股新鲜的清香扑面而来。

    这些矮人妇人都面容白皙,皮肤水嫩,就像缩小了的人类美女,很难想象矮人和人类是两个物种,原先看到脸上充满褶皱的阿方索,还以为矮人都这副面孔,其实和人类无异,就是身高和骨骼不同而已。

    “真令人惊讶,这里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古老小镇,你们不是以机械为立身之本的吗?怎么没看到机械产物?”李毅觉得大开眼界,这样的乡村,温馨而安静,仿佛与世隔绝,如果一切都解决了,自己也累了的时候,就带上玛尼去这样的小镇,隐居起来,或许,可以亲一亲她。

    “头儿,你刚才想带着玛尼隐居吧?你想玛尼了吧?果然你不能拒绝自己本心的想法呢!”伊莎贝拉睁着亮晶晶的眼睛说道。

    “你以为你能窥视我的内心?不可能的,你确实猜错了。”李毅矢口否认。

    “哼,我虽然不知道你心里的真实想法,但是你一呆肯定是在想玛尼,不管你在怎么否认都没有用。”伊莎贝拉似乎不准备就此住口。

    “哼,真是无聊的推断,阿方索,你们这里有消除关于某个人记忆的药剂吗?”李毅忽然转头问道。

    “有可以让人完全失去记忆的,但是记忆这种东西很难定点消除,除非你自己淡忘。”阿方索耸耸肩。

    “李毅!你怎么这么绝情?!”伊莎贝拉尖叫起来。

    “你可以闭嘴了,这是我的事情。”他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用契约让伊莎贝拉闭上了嘴。

    “对了,你别看这是一座古朴的小镇,其实里面都充斥着机械知识和药剂学知识,刚才你看到的城墙,那些风化其实都是做旧出来的,石块里面是钢铁的支架,那些井水其实都是从纯净水管道里通过来的,我们都生活在火山上,沙漠加上火山,哪里来的井水?一滴水都没有,每年都要从数千里的湖泊里输送水过来维持生活。唉,过去这里可是一片森林,那次的大战让原本水草丰美的沼泽湖泊都变成了沙漠,我们矮人至少死去一半,那是我爷爷那辈生的事情了。”阿方索苦笑一声。

    李毅听了一阵心惊肉跳,和人类打成这样,那岂不是血海深仇?他忽然想拔腿就跑。

    “啊,和你们人类的那场战争只是小摩擦,我刚才说的那场毁灭之战是和神灵的仆从生的战斗,你们人类叫他们为神选者,其实无非是一群怪物。”阿方索赶忙补充。

    李毅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这里全是用机械工艺还原出的矮人原始生活场景,但是走在石板路上,看着路边从砖缝里长出的一丛羊齿蕨,闻着那种潮湿的泥土腥味和植物的酸涩气味还是会让人心情愉悦。

    在阿方索的带领下,他们转过街角,药厂的黑色牌子挂在外面,这是一个小小的院落,不过附近一个人也没有,围墙上用红漆涂着“危机重地,禁止入内”的标语。

    “我们方便进去吗?”李毅停下脚步问。

    “没关系,我们最重要的是药田,这里只是精加工和配置药方的地方,外面的标语是为了防止有不懂事的年轻矮人溜进来,误食了什么药剂,很麻烦的。”阿方索解释说。

    几人走进药厂,外面放着一些落满灰尘的磨具,阿方索取出一张身份卡,在一个隐蔽的凹槽里一刷,随着轰隆隆响声,面前的石门滚进旁边的夹墙里,一股药香和来苏水的味道扑面而来。

    安德路皱了皱眉头,身体摇晃两下,仿佛要摔倒,“抱歉,我对消毒水的味道过敏,就不进去了。”

    “嗯,那么就就在镇上转转吧,标注危险的地方别去,小心丢了小命。”阿方索关照一句,领着李毅走进生产车间。

    身后的石门阖上,里面一片漆黑,可以感受到脚下铁质地面的坚硬,远方传来可疑的轰隆声,阿方索在墙壁上摸索两下,找到一个把手,他拉来了灯。

    白色的灯光一下子铺洒下来,面前现出一片银色的金属光泽,这是一间宽大的车间,五条流水线无声的向前方推进。

    “真壮观啊!”费尔德出一声惊叹,无数齿轮和轴承匀转动着,牵动某个小机关让后让某一部分突起,虽然是机械却不感到呆板,仿佛每一个零件都是有生命的,那些金属的摩擦和撞击声就是它们的话语。

    一片片绿级乃至金级,红级的药材被机器粉碎,去除渣滓,然后直接包装或者添加别的药剂,在玻璃容器里混合产生化学反应,提取滤除液或者蒸汽。

    有的是剥去表皮,有的取出根部,药香就是从这些破碎的药材里出的。

    “这里只是普通药剂的生产车间,没有一个矮人,全自动的,每隔一段时间会有技师来休整,真正高级的药物都是手工产生的,等下拿药的时候你看见那些药剂大师可要小心,他们脾气都比较古怪,年纪原因吧!”

    “真高级,很想看到那些顶级药剂是怎样产生的,是不是想做料理一样?”李毅思索着,他一直对药剂没有什么清晰的认识,觉得无非是治疗伤口,那些灵力增幅都不太理想,不过看见这么大规模的生产,如果是大规模战斗,药剂的增幅将会对战局产生很大的影响,至于高等级的药剂他就见过黑暗岩城的诅咒粉末,能把人变成老鼠,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药物了,从生物本质上逆转。

    到了后面,终于有点军机重地的样子了,严密咬合的铁门,刷上代表危险的条纹红漆,加上层层药剂的消毒,他们渐渐深入地下,气氛也阴森起来,药味和黑暗,很容易让人想到医院的停尸间。

    走过最后一个甬道,顶部间隔的绿灯渐渐模糊,前方隐约有白光,他们来到甬道的出口,才现这里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室,一个长宽高百米以上的长方体空间,白色的玻璃砖像是马赛克一样贴满了这个地下空间,地面一尘不染。里面有许多人在忙碌,约有数百号人,最多的是穿绿色防尘服的学徒,在做加工药材的工作,其次是穿红色防尘服的管理人员,调试机器,做一些简单的配药工作,他们都是在做些细枝末节,而真正的药剂大师,只有五人,穿着白色医生制服,而且每一个都足够老,脸上的皱,比阿方索多出一倍,活像是风干的苹果。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