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是的,姐姐,今天,我很高兴...姐姐也有姐姐的生活吧,我知道姐姐是从外面来的,不过有这些花陪伴我就行了,不会孤独的,等姐姐有足够意志力的时候我再呼唤你吧!”接着小男孩不知道用什么力量将伊莎贝拉送出阿克琉斯洞察之瞳。

    意识重新回到躯壳中,那枚青铜眼球在身体里似乎和自己的联系更加紧密,对灵术的增幅也提高了不少,就像是一把逐渐开锋的宝剑,一点点展现出强大的力量。

    “很好,原来阿克琉斯洞察之瞳果然不简单,看来有七道关卡,每过一关就会反馈出力量,第一关是考验同情心,第二关是考验意志力,等我意志力足够强大的时候就拥有挑战第二关的资格,那个时候也会更加强大吧?力量增长的快乐原来是这么让人陶醉,可是我要这么强大的力量干什么,对了,我还被封印着,这次有了足够的实力,要出去和头儿好好理论,看谁能阻止我!”伊莎贝拉忽然想到之前的委屈,这笔账要好好的算算才行。

    李毅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手掌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觉得过几天伊莎贝拉就会平静下来,好好的干活,他需要听话的手下,不是那种动不动就悲天悯人的家伙。

    一道光芒从李毅手心里散开,伊莎贝拉出现在众人面前,她浑身散发着不客气的味道,强大的绿级巅峰灵压压迫过去,竟然有金级巅峰的质量,费尔德还没来的及反应就被扔进无底深渊的幻境中。

    “你竟然突破到了绿级巅峰,不错。”李毅慢慢眯起眼睛。

    “你以为,我听到你的赞赏,就会高兴吗?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收起你那一套吧!”伊莎贝拉心里忽然升起警惕感,和头儿作对是要付出代价的,成功或者是失败都不会好过,因为头儿有足够的底牌,他怎么会考虑不到被灵背叛的情况,一定早就做好准备了吧!

    “伊莎贝拉,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一只灵,对自己的探索者大呼小叫,忤逆他的意志,想要按照自己的心思行事,阿尔杰,这叫什么?”李毅忽然问道。

    “这是...”阿尔杰左右为难。

    “说出来!”李毅怒道。

    “是叛变!”阿尔杰低下头,不敢去看伊莎贝拉。

    “你想做一个叛徒?”李毅直视伊莎贝拉的眼睛。

    “头儿,你虽然声势俱厉,但是你全部的力量,阿尔杰和费尔德都没有达到绿级巅峰的我强大,如果你说这是背叛,那就算是背叛吧,你不是说过,世界都是由秩序和调和组成,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调和与被调和,强者拥有调和的权利,弱者被调和,现在我就要调和你,让你接受我的信条并且遵守,做一个正常的人,我也不希望自己的探索者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家伙,真让人讨厌!”伊莎贝拉索性和李毅摊牌了。

    “哼,你就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女孩,幼稚的言论,把妄想当真实,我确实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是不可能迁就你,我没有时间去管,以后你就知道了,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你以为能击败我?你听说过灵背叛探索者将其控制起来的吗?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契约的权利在我,义务在你,就算是自愿契约也是不平等的,我完全可以控制你的身体,就像是操纵玩具一样,以前我从未使用,是尊重你们的意见,你可以消极怠工,你可以抗议,甚至无作为,但是背叛,是要受到惩罚的!”李毅发动了契约,结束了这场闹剧,神灵利用人类控制灵,怎么会产生漏洞呢?这一套的完美控制体系,让一切反抗都化为泡影。

    伊莎贝拉哭的很伤心,她一瞬间就失去所有,为了不相干的一对母子,值不值得这样痛苦?她心如死灰,任凭李毅摆弄,费尔德和阿尔杰都很可怜她,但是又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灵之间的战争和死亡都是平常的事情,没有淘汰就没有进步,在他们看来,那对熔岩巨兽母子只是被自然淘汰了而已,不存在什么同情和怜悯,有那种东西,还不如多爱自己一点。

    安德路看得目瞪口呆,“不愧是头儿的灵,这么个性独立,我的两只灵,冰霜飞龙和荆棘鸟,都傻不愣鸡的,每天就知道吃,睡,哪里懂这么复杂的心思?”他啧啧赞叹,灵竟然有人的思维,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有些资质高的灵虽然智商不比人类差,但是人类的情感,复杂的内心,那些更加感性的东西它们是没有的,比如冰霜飞龙能运算高等数学,通过视觉就能清楚的测距和计算出长宽体积,但是没什么神经,就像费尔德一样,只有一个脑细胞。

    “有时候想太多未必是件好事。”李毅拍了拍他的肩膀。

    伊莎贝拉的事情就算是解决了,现在可以重新回到地下,寻找那对熔岩巨兽母子,相信有了她的超范围感知,一定可以轻易找到。

    果然,在一处隐蔽的岩浆缝隙发现了猎物,阿尔杰挥出一道重斩,将熔岩巨兽的核心击碎,蛋也落到李毅手中。

    “不错,里面有一只变异过但是资质没有达到大圆满的灵,背后有两对翅膀,看来拥有了飞行能力,火系飞行类灵,罕见的很,安德路,你要不要和它契约?”李毅对他说。

    “真的,可以给我吗?”安德路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荆棘鸟是空间类的大师,加上冰火的飞行强攻,是一个高规避和双重魔法攻击的组合,堪称经典,而且上古灵搭配两只变异灵就资质的本身而言就很恐怖了,不出意外的话,他以后肯定会成为顶级的探索者。

    “否则就给费尔德吃掉。”费尔德立刻流下口水。

    “别,我要了。”安德路接过余温未散的蛋,可以清晰的听见里面的小生命在呼吸,它强健有力的心跳预示着未来可以成为可怕的存在。

    “两只灵都是头儿给找到的,一直是头儿在帮助我,看来这条命就卖给他了,哈,说什么傻话,这条命不早就卖给头儿了?上次我被家族里的仇人追杀,头儿及时赶到,救了我的命,那一次,我就决定卖命给他,要是真的连累狄奥尼索斯和美狄亚,我就真的带着悔恨而死了。”他想。

    大鼻子多明戈,正在享受他的快乐时光,身上的粗布衣服也换成了学院漂亮的校服,料子之高级是他过去想都不敢想的,柔软舒适,就像是云朵包裹着身体,过去做着穿这样衣服的梦都觉得自己奢侈。自从遇到李毅,被迫做出那个举动之后,生活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现在想想,李毅的话真的像圣经一样有道理,那些人,表面上披着英俊漂亮的皮囊,里面却是漆黑腐朽,是败坏世界的恶源,是必须要消灭的,否则这个世界就不会干净,是人心和欲念在搅乱世界啊!

    瑟西贝这个美丽的吉卜赛姑娘也进入了他的生活,她简直像天使一样,她的病彻底痊愈,不过之前的记忆却丧失了,而且所有的记忆只能维持到一分钟前,比如她会为今天有没有吃过午饭重复问很多遍,问完一遍过了几分钟又会再问,因为她记不得前几分钟自己问过了。

    但是,一些重要的事情,比如李毅,比如多明戈,哈辛托,她都记得很清楚,每次她带着歉意的一遍遍问同一个问题,多明戈就难过的想哭,世界上的人被他简单的分为两种,一种是好人,一种是坏人,李毅就是好人,而那些伤害他,伤害瑟西贝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的人都是坏人。

    李毅曾经说过,人都是为了目的而活着,都是因为背负和追寻而远足,多明戈觉得自己活着就是为了消灭这些恶人,伤害瑟西贝的恶人,让自己的朋友痛苦的恶人,伤害自己的恶人。

    他的念头单纯而简单,过去都是凭借着直觉和众人认可却不会去遵守的道德去活着,而李毅则让他彻底拜服在自己的道德观下。

    李毅和安德路讨论多明戈的时候,他说,有些头脑简单的人,给他一个目标,灌输一种信念,他就会一直走下去,就像上了发条的跳蛙,他需要这种跳蛙,就像需要灵一样,为了达成自己愿望,一切可以利用的都在他的算计之内。

    多明戈穿着崭新的校服,天空晴明,春天的气息从那些嫩叶和新芽之间冒出,从浮在水面上的寒冰里融化,从松软的泥土里生长,从莺燕的嘴里鸣叫,春天鲜活的气息灌注到他的四肢里,仿佛身心都充满力量,听完一上午的课,他对灵.的世界有了进一步了解,心满意足,带着迫切提升实力的希望,在李毅提供的一些增长灵力感知的药剂后,他的灵力感知提升到了七十左右,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稍加训练,灵力感知已经接近一般学生了,可能是厚积薄发吧!

    瑟西贝今天做出一个很惊人的举动,她说要中午的时候送便当去学院里给多明戈,虽然多明戈觉得她会一分钟之后忘记这件事情,可是,中午时分,他正在教室里整理笔记的时候,忽然发现瑟西贝在窗口用黑亮的眼睛看着他,手里提着便当盒子。

    “天哪,那里有个美女!!”一个多事的学生叫嚷起来,总有些好事者,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会大惊小怪,以此为生活中盐分,好像没有这些生命就会淡而无味。

    多明戈皱了皱眉头,这些学生他是不屑于和他们为伍的,不是因为自卑,而是纯粹出自内心的厌恶,这些人平时讨论的都是些不入流的小阴谋,对血和暴力极度渴望,****,迷幻剂是他们的业余生活,他们凶猛却不英勇,自以为是而不自信,把粗鄙当豪情,把无知当朴素,把失礼当率真,把低俗当可爱,无耻当反叛,总之,是一群让他讨厌的人,特别是那种自以为是,瞧不起平民学生的嘴脸,还常常拿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件事当做例子,就是李毅被迪曼特迪斯在校外烧死,悬尸于对面的街道上,不过自己也佩服追随的那个人能用一个替死鬼一举两得。

    当多明戈这个最不起眼的穷学生站起身来,走到瑟西贝面前时,教师里安静的可怕,他们忽然觉得这样的贱民没有理由拥有如此美丽的天使,不过他们可以代替他,拥有这个资格。

    “你是叫多明戈吧?把你的马子借我睡,还不还就看我心情了。”迪曼特迪斯又出场了,他自从因‘杀死’李毅的举动威镇寰宇,每日愈发自大起来,俨然以天空学院第一人自居,三只灵都到达蓝级,入学才大半年,有这个水准已经不错了,起码新生里没有比得过他的,那几个隐藏起来的人物不算,就像在克纳特尔神迹和李毅一起进行考验的那两个人。

    多明戈耐住火气,他不想惹麻烦,接过便当就准备送瑟西贝离开,可是迪曼特迪斯已经走了过来,几个手下围住多明戈。

    “你们想干什么?!”他愤怒的说。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的马子,这个学院我说了算,现在老子硬了,要当众****一炮!”当迪曼特迪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多明戈眼睛红了,血丝从瞳孔延伸,渐渐布满眼白,眼角裂开,流出两道鲜血,脸颊上出现两道血线,样子十分吓人。

    “你敢动她试试,我让你死!”

    “是吗?很可怕的威胁,不过,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女朋友在面前被别人干的感觉,一定很爽吧?”迪曼特迪斯大笑起来,手下将疯狂的多明戈打倒在地,踩在他的胸膛上,让他动弹不得。

    “你们这帮畜生!畜生!”多明戈嘶哑着声音嚎叫,就像一只受伤的狼。

    瑟西贝不知所措,她瞪大眼睛看着迪曼特迪斯,喊道:“你们放开他,放开他啊!”

    教室里的学生都纷纷叫嚷起来,几十张脸因为兴奋而泛起不正常的红晕,迪曼特迪斯即将完成他们想做而不敢的事情,这样人性扭曲的情景,往往会引起一些人无端的兴奋,都是些兽性压过人性的家伙。

    “好样的,迪曼特迪斯少爷,上了她”一个小个子尖叫起来。

    “对对,等少爷享用完肉,我们也能喝点汤哩!”

    他们尖叫起来,似乎要癫狂,眼前纯洁的如同一只小白鸽的少女给他们带来无穷的幻想,将这份纯洁和干净污染的冲动在心里爆发出来,对无助而弱小者的凄厉给这些人无限的快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