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6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手里的刀刃已经凝聚好了,阿尔杰却有些迟疑,不是因为不忍,而是他想起伊莎贝拉平时对他的好,关心他,把他当成弟弟,过去费尔德常常欺负他,敲诈他的灵晶,也是伊莎贝拉帮他出气的,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割舍不了的羁绊。≯≥

    “我这样默不作声,这样无作为的看着她不愿意生的事情生,甚至要亲手执行,她一定对我很失望吧,头儿还是姐姐,我到底听哪一个的?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多复杂的想法,好像站在了十字路口上,暗影行者的祖训,我们是为了杀戮而活着,以刺杀强者为目标的收割者,沐浴着鲜血,心里没有丝毫情感,情感使人软弱,软弱会死,我会死吗?我死了之后姐姐会不会伤心,头儿会不会伤心,或许姐姐因为这件事就再也不喜欢我了,也不会伤心了,头儿会为我伤心吗?我们之间不过是交易而已。”阿尔杰一下子被自己的思维束缚住,挣脱不开。

    “阿尔杰,你在想什么?快点跟上费尔德的节奏!”李毅命令道。

    他最终还是顺从了自己的天职,化作一道阴影扑向雌性熔岩巨兽。

    神经大条的费尔德可不会像阿尔杰一样胡思乱想,他猛的冲了过去,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右手便凝聚出千刃,将她的腹剖开一个大洞,破碎的脏器混合着大量鲜血喷射而出,他抓住了对方的核心,准备用力捏碎,可是这颗核心突然爆开一道射线将他的手弹开,卷起旁边的蛋就准备潜入岩浆里。

    “原来这种核心即使失去身体还是有基本的行动能力的。”李毅倒是开了眼界。

    阿尔杰挥出一道刀光拦截核心,可是,却意外地打偏了,让核心和蛋都潜入岩浆消失不见。

    “是我的错,没有拦截成功,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睡觉的缘故?我也不知道,让伊莎贝拉给我催眠下吧,很快能解除睡意了呢!”他抱歉的说道。

    “阿尔杰,你为什么要放过它们母子?能谈一下你当时的感受吗?你也准备加入反抗的队伍?我做错什么了?半个钟头前要不是费尔德挡在你前面,你现在有很大可能就已经黑色火焰吞噬,杀死敌人,获取敌人的财富,有什么不对?这种事情我们也没少干过。现在我们已经无法交流了!另外,你找借口也找一个像样点的。”李毅完全不理解他们在想什么。

    “我,我...”阿尔杰无话可说,自己是怎么了,着了魔一样,头儿说的很对,可是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干傻事。

    “不要迟疑,不要失去信念,你们暗影行者的一族的信条是什么?你不准备继承了?自己丢失的猎物自己去重新捕获!”李毅指着岩浆说道。

    “是,头儿!”阿尔杰眼神坚定起来。

    李毅第一次知道远古灵如果不一下子击杀,可以抛弃身体用核心逃走,并且核心也能使用微量的灵力,就像熔岩巨兽核心将自己的蛋卷走,逃进岩浆深处。

    “它们一定会寻找一个灵力充沛的岩浆湖补充灵力,重塑身体,我们沿着地下的岩浆河流搜寻。”李毅拿出浮艇在岩浆表面行进,黑色火焰在岩浆里却十分温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物质。

    地下岩浆河流四通八达,这些散着明亮的橘红色光芒的浊液缓缓的流淌着,散着融融的暖光却十分致命,李毅把感知扩大到最远,仔细搜索那些熔岩间的缝隙,天然的洞穴等等,如果有伊莎贝拉的范围感知,就可以高效率的搜索了,不过她暂时处于封印。

    可惜的是,一直都没有找到那只雌性熔岩巨兽的踪迹,不过,他们却现了黑色火焰的来源。

    面前是一颗即将燃烧殆尽的煤,并不是自然界常见的那种,燃烧起来只有几百度的高温。而是极为可怕的,连他们也不愿靠近的东西。

    “黑色的火焰的来源,嘿,这一颗小小的煤炭能容纳这么多的能量,真是不可思议,它是从哪里来的呢?”费尔德疑惑的问。

    “前面的黑炎煤炭渐渐多了,岩浆的温度也随之升高到更加可怕的地步,再前进的话,浮艇都会被烧化的。”安德路有些担心的说。

    “不要管这么多,再往前走走。”李毅却想要一探究竟,再说,那只熔岩巨兽还没有找到,怎么能就这么放手?又往前走了数百米,热浪已经快要将船底烤化,李毅才决定返回。

    “头儿,你真的不放伊莎贝拉出来了?”费尔德忽然问道。

    “不能使用的就对我而言就没有价值。”李毅皱了皱眉头,“你想说什么?是在质疑我的行为吗?”他又补充了一句。

    “我还以为你们在,开玩笑,没想到真的有矛盾了。”费尔德完美的体现出一个单细胞生物的智商。

    李毅心里又是一阵恼火,没有抓到熔岩巨兽母子,总觉得自己被嘲弄了似的。

    这件事情最终告一段落,众人回到地表的沙漠。继续向阿夫里尔火山群深处进,这里每一座火山都是活火山,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冒起积雨云一样的硫磺烟尘,然后像一个一大口喘气的哮喘病人,将橘黄色的岩浆喷吐到外面,这些充满热力的岩浆一下子就陷入了沙土中,重新回归地底的岩浆湖,相当于一个循环,无穷无尽的大地力量就是维持循环的能量。

    “你想通了吗?”李毅问道。

    可是伊莎贝拉既不回答也不分辨,完全是一副静坐示威的摸样,

    外面的那些红级灵力封印锁链是神灵制造出的东西,不完全是单纯的力量封印,而是代表了一种秩序,只能在某一范围活动的秩序。

    “可恶,真难受啊,那个家伙竟然这样对我!他这样对我!”伊莎贝拉委屈的想哭,她知道这样的抗争是毫无意义的,李毅不可能迁就她,可是,心里总是堵着一口气,或许这就是头儿常说的信念和信条吧,这种东西,谁又说得清楚呢?

    精神,灵力,思维都被压缩到一个小小的空间里,平时喜欢让思维到处游荡的伊莎贝拉不习惯这样的禁锢,觉得难受得很,意识全部压缩进身体里面,无处可去,只能包裹着阿克琉斯洞察之瞳,这枚金属眼球被伊莎贝拉一直当做一件灵具使用,可是心里却有一种预感,它是有自我意识的。一个器具和神灵沾上了关系,不是让人敬畏就是让人害怕。没错,伊莎贝拉使用它的同时也畏惧它,就像李毅和哈辛托的关系一样。

    伊莎贝拉在封闭的黑暗空间里哭泣,她第一次现自己有幽闭恐惧症,可是又害怕开阔的环境,或许过去躲藏在李毅眼睛里的时候,就是喜欢那种狭窄的空间容身,却能从一个不封闭出口看到外面大千世界的感觉。

    “大姐姐,你为什么哭泣?”黑暗中,一个稚嫩的童声响起。

    伊莎贝拉觉得周围一亮,像是舞台灯光一样,一束白光照在一个小男孩身上。

    “你是谁?为什么要到我的心里来?”伊莎贝拉惊惧不已,想用幻术将自己保护起来,可是,灵力全部被封印住了。

    “你害怕自己的内心被别人触摸,你不愿意放开自己的内心吗?”小男孩又问,他的声音也很奇怪,就像是唱诗班的歌手,有一种美妙的音韵,加上女孩般的白皙皮肤和让人自内心喜欢的容貌,最后添上点玫瑰花一样的忧郁,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存在。

    “你是谁?”伊莎贝拉把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意识深处的自己也抱住膝盖,瑟瑟抖,舞台灯光消失了,男孩的身体散着白光,柔和而温暖,自己虽然害怕,却希望这点光明可以永远存在下去。

    “我?我忘记了,我是谁呢?我为什么而存在呢?为什么我不清楚我是谁又是为什么而存在?为什么我不清楚我是谁又是为什么而存在却存在呢?”男孩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我记不得了,我记不得了!”

    他大声哭泣起来,是那么的楚楚可怜,伊莎贝拉忘记了害怕,上前抱住他,安慰他。

    “姐姐,为什么我虽然在哭泣,虽然想要悲伤,但心里却涌起不了那种情绪,我的心没有了。”男孩痛苦万分。

    “怎么会呢,每个人都是有心的,别瞎想了,傻孩子。”伊莎贝拉赶忙说道。

    “不,这是真的,我的心里被我的母亲锁在最后一道门里了。”男孩垂下目光,一副失落的摸样。

    “为什么?你的母亲为什么要那样做?这太残酷了!”她大惊失色。

    “母亲说,心是极其容易被伤害的一种娇嫩花朵,姐姐刚才哭泣是因为有人伤了你的心吧,残酷的环境会让心灵的花朵一瓣瓣的凋谢,最后只能埋葬在空虚的精神世界里,是冢,是废墟。母亲说,如果找到真正能保护我的心,让它不受伤害的人,就带他通过七层门,然后我就能重新拥有心了,大姐姐,你可以帮我吗?”。

    “为什么选择我?”伊莎贝拉感到一种小小的喜悦,被信任的感觉原来这么好。

    “因为有好感,就是喜欢啊。”小男孩脸上泛起笑靥。

    答应小男孩之后,伊莎贝拉被他拉着,向着阿克琉斯洞察之瞳飞去,其实她最开始就隐约猜到了。阿克琉斯洞察之瞳,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小男孩的母亲,是神灵吗?

    青铜眼球忽然软化一样,变形出一个圆形的洞口将他们吞了下去。

    眼前一亮,出现一片花园,天空是暗红色的,仿佛染上了血,又像是夕阳,花园里种植普通的百合,丁香,和玫瑰,不过都枯死了。

    “这些,这些都要用心灵的甘露去浇灌,我没有心,她们都枯萎了...”小男孩又开始呜呜咽咽的哭泣起来。

    伊莎贝拉看着满园的疮痍,无端的从心里升起一股悲伤的情愫,一滴泪水落了下来,干涸的土地被泪水浸润,一下子产生了神奇的变化,那些干枯成灰烬的花朵,在尘埃里开出花来,顿时清香四溢。

    同时,一股反馈的力量,包含着这个花园本身的喜悦,伊莎贝拉一下子提升到绿级巅峰!要是她不压抑住这股力量,就可以直接上金级初阶,那个时候力敌金级巅峰都没有问题,不过她还是想先在绿级巅峰停留一段时间,等待灵力压缩到极致,理论可以击败金级巅峰普通灵的时候再冲击到金级初阶,那个时候就算是红级初阶也奈何不了她。

    “太神奇了,原来这就是阿克琉斯洞察之瞳的秘密,心灵的敞开,打开七道门户,一层层的力量晋升,不过我对力量不是特别热衷于追求,更多的还是喜欢自由的空气。”伊莎贝拉看着在花园里欢笑玩耍的小男孩,心里一暖,已然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看待,她誓一定要闯过七道门,让他找回内心。

    那些红级秩序锁链在同样身为神力的阿克琉斯洞察之瞳的力量照耀下纷纷溶解,伊莎贝拉也挣脱了束缚,不过表面上看来还是被三维盾固定住,封印在李毅的右手中。

    阿克琉斯洞察之瞳中,伊莎贝拉在用眼泪浇灌这些花朵后,花园通道后面那扇大门就打开了,露出第二个花园,里面全是带刺的玫瑰,当她一去触摸它们,手指就会被扎伤,鲜血淋漓,伊莎贝拉是以灵魂形态在这里存在,受了伤之后,简直痛的死去活来,巨大的疼痛感简直要将她击昏过去。

    “好痛,真的好痛,这么会这样,它们为什么这么凶?”伊莎贝拉不解的问。

    “这座花园里住着一只可怕的怪兽,它会吞吃这些玫瑰,所以玫瑰长出尖刺来防御,但是怪物太强大了,更本不畏惧尖刺,只有打败怪物,才能让这些玫瑰免于死亡的命运。”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后,幽幽的说道。

    “太可怜了,怪物在哪里?我要去给它一个教训!”伊莎贝拉心里升起一股怜惜和愤怒,吞噬美丽鲜花的怪物,实在可恶。

    “不行,姐姐,你的心灵太脆弱,那个怪物会把你吞噬的,只有意志足够坚强才能击败它。”小男孩连忙拦住了伊莎贝拉。

    “意志?”伊莎贝拉愣了一下,这难道和意志力有关?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