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6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头儿,你是想淡忘这件事吗?让自己的心里减少痛苦,玛尼她一年之后就要嫁给别人了呢!你至少有一点表示啊!”伊莎贝拉终于忍不住了,如果必要的话,李毅可以牺牲安德路,可以牺牲狄奥尼索斯,哈辛托乃至任何一个人或物去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玛尼他是绝对不会去考虑的。≯ >≥ ≦

    “只顾眼前,不要管其他,到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了。”李毅冷下脸来回答说。

    “头儿,你这句话毫无道理可言,用些虚假的大话搪塞自己,其实你心里是想和玛尼在一起的吧!为什么要压制自己的真实情感呢?她真心对你好,让你感受到温暖,你也想温暖她作为回报,这是接受馈赠的歉意,一定要还清楚心里才会安心,头儿的心其实是柔软的吧!只是害怕受到伤害和欺骗才筑起硬壳,为什么要这样?”伊莎贝拉难得不顾李毅的怒火和他争辩起来。

    “否则你让我怎么样?我去和他们拼命?这就有用?他们随随便便就派出一个红级探索者,我们有什么?你以为哈辛托愿意无偿的帮助我们?两三次还行,那都是要等到最关键的时刻才能使用,这点小事都让他出手,而且和这样一个大组织对立,肯定是被拒绝的,而且我们之间的友好度也会降低,不要以为自己熟悉人的内心就可以揭开别人的伤疤还以为是帮助他,其实你每句话都在伤害我,也无法治疗我的病症,不过是庸医而已,你不要卖弄自己的浅薄,我先前不和你说是以为你自己会反应过来,没想到你最终还是让我失望了。”李毅终于爆了。

    结果是,伊莎贝拉哭着跑开,这些话字字诛心,李毅第一次用言语的形式爆了怒火,强大的思辨能力展现出压倒一切的气概。

    “算了,头儿,不要和那种浅薄无知的女人计较,咱们有大事要干!”费尔德借机上前劝慰道。

    “你知道么,费尔德,你一直在破坏你们三只灵的关系,他们还有被我说成浅薄的价值,你连这点价值都没有,你就是一个单细胞生物,草履虫一样,行了,我受够你们了,你们两个就不能像阿尔杰一样,不该讲话的时候就给我闭嘴!”李毅继续火,把从神迹带回来,上个大破灭前的历史遗物摔碎在地上。

    安德路一阵心惊肉跳,他从来没有看到李毅这么大的火,等李毅摔门进了自己寝室,伊莎贝拉他们聚集在一起商讨。

    “嘿,你的主意很灵啊!”费尔德竖起大拇指,“头儿的怒火一下子泄出来,心里也不会那么难受了吧,想想自己的女人将要被别人娶走,是个男人都不会甘心的。”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每次头儿呆我都知道是在想她,就像着了魔一样,其实头儿连玛尼的面孔都记得不太清楚了,只是怀念那种感觉,唉!”伊莎贝拉叹了口气。

    “头儿会没事的,或许我们联合起来泄他怒火的方法也被他看穿了,这些他都明白,心里一清二楚,但是痛苦确是新鲜而**裸的,这是好事,以前一帆风顺的头儿要吧变得成熟忧郁了,这算是男人的一次转变时期吧!”一直沉默不语的阿尔杰开口道,之后他们都不说话了,暗自却下了决心,要尽快的提高实力。

    经过几场连绵的春雨,南方潮湿的天气快要把费尔德腌渍成腐乳了,雨水和阴云是李毅最喜欢的天气,那样凉爽,身体感到舒适,半个月后要和布鲁斯会合,所以要在这个时间段里完成拿药任务。

    阿夫里尔火山群在当地很是出名,当地人把这些覆盖着黄色流沙的沙漠火山叫做流淌黄金的死亡之地,意思是这些沙土里蕴含着黄金,但是一陷下去就会被岩浆吞噬,平实的沙丘和松软的流沙都一样的,是地下时不时会冒出熔岩,将一片沙域吞噬下去,那对于这些采集金子的普通人来讲确实是可怕而危险的地方。

    但当李毅问起伊西德罗矮人部落的时候,当地人闻言色变,似乎是极为可怕的东西,他一连问了几个人才得到一点信息。

    伊西德罗矮人身形矮小,相貌丑陋,善于研制奇怪的药剂,不过他们有把活人当做试药的习惯,所以经常捋掠当地人作为实验材料,那些人回来的时候有的丧失了记忆,有的丢掉了四肢,有的失去某个器官或者某项机能,而有的就再也没有回来,总之那些怪物足够残忍并且让人畏惧。

    矮人们在夜间出没,身穿猩红色袍子,面容丑陋,性情更是怪癖,没有人敢招惹他们。

    “这些恶鬼就住在最大的那座火山里,火山外面有一片怪异的黑松林,他们豢养了很多猛犬保护自己,非常邪恶!”这是当地老者的原话。

    “来者不善啊!”李毅说道。

    “你才是来者。”安德路接口道。

    “说的也是,奇怪的地方必定会滋生一些奇怪的东西,大家都注意了,不仅要防着流沙,这样险恶的环境,灵力倒是很充裕,可能有野生的灵存在。”李毅在脚上套了木板,这样方便在沙土上行走。

    天气不十分炎热,只是有沙漠地区特有的干燥,一些耐旱植物都不在这种地底是火山湖的沙漠里生长,但愿不会迷路,空间戒指里的水只能支持十天。

    正午时分,沙子滚热烫,一些亮晶晶的颗粒在其中光,看来这就是黄金了,世俗的黄金对探索者没有什么价值,不过连成一片沙漠的金沙倒是美丽的景观。

    费尔德的抱怨从天气潮湿转到沙土松软,李毅觉得这家伙神什么都要抱怨一番,把他的抱怨总结一下,可以编订成一本。

    浮艇在沙地里行驶,最终李毅还是放弃了步行,因为地面足以让鸡蛋烫熟。

    深入这片沙漠,阿夫里尔火山群逐渐显露出它特殊的地貌,暗红色的山峰突兀的立在沙丘里,就像是草莓布丁撒上金色的砂糖,火山口冒出滚滚的硫磺烟气,周围的空气都产生了透明的扭曲,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自然的力量远远过人类,越是天然产生,像洁白的沙滩,风暴,瑰丽的极光,名山大川,都让人从内心产生一种欣喜,仿佛这个世界就该是这样的,这样的就是美的。但这是为什么,李毅一直想不通,或许人类从这个世界诞生,对这个世界产生一种母亲般的依恋,而自然的本貌又是她最良好状态的表现,看见自己母亲安详健康,身为子女也会感到欣喜吧!

    那么,神灵呢?那又是什么?李毅也不甚清楚,只知道他们有着天使的名字,强大的力量,以及敌人的身份,为这个世界所排斥的,罪恶的存在,同时也是和这个世界同等的至高生命体,生命层次的顶端。

    人类又是什么,是世界本身产生的,还是神灵凭空创造的,还是世界在神灵的干预下产生的,人类倒底背负着什么样的使命,到底为了什么而活着,当广义的概念无限扩大,就会变成虚无的幻想,基于狭义的现实来看,人通过取悦对方获得取悦的反馈,心灵的共鸣让双方得到同样的快乐,前提是互相信任,愿意敞开心扉。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不,是人类的********组成的社会环境,已经不适宜敞开心扉了,就像是黄金时代的人类,那时气候适宜,没有四季之分,没有野兽侵袭,可以赤身的在野外奔跑,而黑铁时代,恶劣的环境会让没有防护的人迅死亡。

    那么灵呢?费尔德,阿尔杰,伊莎贝拉——李毅到现在也不了解他们,也许是不同思维模式的两种生物,灵的内心是圆满的,完美的,可以不依靠别的灵而独立存在,这点李毅表示十分羡慕,像哈辛托在冰洋里独自一人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精神也很稳定,要是一个人孤独那么久,肯定会死掉或者精神崩溃。

    就在李毅胡思乱想之际,浮艇下面的沙子一软,一股粗大的岩浆柱冲上地表!

    “我的天哪!”费尔德遇见什么事情都要大惊小怪一下,他撑起三维盾,将熔岩挡在外面。

    往后看去,一个直径十米的大洞,就像是暗红色热米粥,沙子都变成熔融状态了。

    “什么鬼地方!”他抱怨说。

    再往前面走,就算是再大胆的当地人也不去做这种无意义而且送命的行动,李毅忽然感知到绿级灵的存在,这只绿级灵体型非常庞大,像一只蟾蜍一样潜伏在沙土里,这他并不在意,绿级灵而已,以金级浮艇的度,它是不可能追上的。

    可是,在他们经过这只绿级灵上方的时候,它却以惊人的度弹跳起来,仔细一看,竟然是数万只绿级蠕虫组成的怪兽,这简直就是灵的军团,虽然个体的力量弱小,但是数量足够多的时候,就完全是两个概念了,特别是这种沙漠蠕虫常年在一起,灵力连贯起来,竟然有金级巅峰的力量,一下子将费尔德的三维盾击碎,去势未减,又把浮艇侧舷打得瘪下去。

    这艘金级浮艇可没有自我修复的灵力回路,要是毁掉了,那么他们只能踩着烫熟鸡蛋的沙土前进。

    “喂,费尔德,用心防御!”李毅大叫起来,这些灵皮糙肉厚不怕炎热和阳光,他可是蛋白质组成的生物,过热会让生理系统紊乱。

    “了解,了解!”费尔德重新撑起三维盾,伊莎贝拉的大范围精神干扰直接击散了绿级蠕虫组成的大军,李毅他们从容走脱。

    冒险生活和伤病的治愈激起了安德路的雄心壮志,冰霜飞龙已经进阶到绿级巅峰,差一点点就能突破金级初阶,这么多绿级的灵铺天盖地的压下来,仿佛是浪涛一样,给他强烈的震撼,平时在学院里根本看不到这样的奇景,“那些学院派的学生看到这样的场面,不会直接被吓尿吧?”他不无恶意的想。

    沙漠的危险逐渐显露出来,那些冒着浓烟的火山中一定居住着更加强大的灵,伊莎贝拉的范围感知展开,防止突如其来的危险。

    天色渐渐晚了,气候却忽然变得和白天截然相反,寒冷,潮湿,沙土上甚至结了一层霜华,月亮嵌在漆黑的天幕上,大的吓人,月轮明亮,沙漠中的岩石和枯树投下鬼蜮般的影子。

    李毅在浮艇里睡熟了,刚到半夜的时候,伊莎贝拉突然出尖锐的精神警报。他刚睁开眼睛,浮艇忽然加,让他由于惯性直接撞在柜子上,头上鼓起一个大包。

    “生什么了?”他爬起来推开门,浮艇的窗户上浇满了灼热的岩浆,舱内也热浪滚滚。

    “头儿,我们被偷袭了,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只金级巅峰的熔岩巨兽,喏,在后面穷追不舍,干掉它吗?”费尔德回答道。

    “当然!”李毅愤怒的摸着头上的肿块,“赶紧给我干掉他!”

    这只熔岩巨兽身躯庞大的可怕,就像一座喷着火焰的通红小山,四只鼓突的眼球里面是黑色燃烧的瞳孔,长有六只蹼足,履沙如飞,背后体表长满了暗红色倒刺,每踏出一步,四周的沙地都被熔岩吞噬成一片地狱般的沼泽。

    “金级巅峰,这次看看不使用朗基努斯之枪和鲁伊曼银弩能不能击败它!”费尔德跳下浮艇,在沙地里滚了几圈,然后右臂伸平,做投掷状,一柄三维盾凝结成的大枪在手中凝结,接着奋力一掷,空气爆开一圈音锥,向熔岩巨兽刺去。

    熔岩巨兽刚想挥臂抵挡,却被伊莎贝拉扭曲了感官,判断出错,三维盾大枪结实的扎在它的眼睛上面,不过那里显然不是他的弱点,从瞳孔深处爆出的黑色火焰直接把三维盾蒸了。

    “什么怪物!”费尔德大叫一声,不过仗着自己有抗拒结晶凝成的铠甲,连红级灵的攻击也不畏惧,悍然冲上去和那只熔岩巨兽杠在一起。

    岩浆翻滚,费尔德和那只怪物扭打在一起,居然平分秋色。

    阿尔杰罩上幻铠和三维盾,他的防御能力比较脆弱,所以要小心行事,固然可以高爆解决对手,但是被高温熔岩一烫,就要少掉一层皮。

    “熔岩巨兽的眼睛里的黑色火焰有数千度的高温,不要去接触那种东西。”伊莎贝拉提醒道。

    “了解!”阿尔杰进入潜行,在熔岩巨兽的阴影里贴着地面前进,炎热和刺眼的光芒都对他有削弱作用,“每次遇到战斗都是费尔德拿着朗基努斯之枪终结战斗,都没有我的份,这样从头儿那里得到的酬劳就少了,可不能这样啊,专门司职暗杀的灵竟然没有一个司职防御的灵攻击力高,真是令人不爽!”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