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6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女士有这样的举动可是很不礼貌的呦!”

    看来费尔德已经把自己的底限下降到一个非常粗糙的程度了。

    “前方出现高能反应,是三只红级灵,啊,是汤姆那家伙!”伊莎贝拉忽然尖叫起来,要是汤姆和他们同时离开这里,那么今天的情况就危机了,现在可是绝处逢生。

    “太棒了,这就对了,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还没到死的时候。”李毅也很高兴,一个急刹车,停在汤姆面前。

    气浪散开,汤姆一脸惊奇的看着他,不过感受到随后而来两个红级灵压和破破烂烂的浮艇,他顿时明白了一切。

    灰袍老者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眼前一个一只红级中阶灵搭配两只红级初阶,不要说是他三只灵全在且满状态的情况下也很难战胜,现在长途跋涉,又莫名其妙的损失一只灵,真是雪上加霜。

    “我是肯特家族的灰袍长老,这个人是天空学院叛逃的要犯,你难道想包庇他吗?”他厉声说道,把肯特家族和天空学院搬出来,似乎这样就能让这为位探索者有所顾忌。

    “啊啊,我为什么要包庇他?你说的乱七八糟我都不太明白,反正我得罪的大势力也不在少数,天空学院又不是我的朋友,不过这位可是我的朋友,他刚在我这里欣赏了一出精彩的戏剧,一起享用了午饭,坐着豪华的虎鲨浮艇回去了,结果你把他追杀得走投无路,连虎鲨浮艇也破破烂烂,现在我已经吃完晚餐了,而我的这位朋友也没吃晚餐,你就这么让他饿着肚子忍受着晕船和几个钟头的摇晃撞击逃到我这里?说吧,自己选择一种死法,然后由我来执行,要是你不选择的话,那就由我来执行,保证比你想象的痛苦一百倍。”汤姆扶起李毅,缓缓的说道。

    灰袍老者脸都白了,“你!你!一点的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你是铁了心要得罪天空学院?”

    “呦,得罪天空学院还要铁了心?最讨厌你这种明明是个没实力的垃圾却把吓人的话挂在嘴上的人!”汤姆的脸阴沉下来,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自己,张口闭口都是肯特家族,天空学院,不就是想让他绕过一命吗?

    说了这么多的话,汤姆不是那种喜欢在杀人之前废话一通的人,他一挥手,一片幻境笼罩了灰袍老者。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拖长了在晚间的夜风里传出很远,老者七窍流血而死,死相极惨,他剩下的两只灵当然也灰飞烟灭了。

    “李毅,你的人情算是还了,虽然这对我是小事一桩,对你却是头等的大事,就像解除我的诅咒一样,然后就是,以后你在找我,就要欠我人情了,哈哈哈哈!”他笑着说,“我们去吃晚餐吧,即使刚才吃过了,看见朋友,心里高兴,再吃一点也无妨。”

    “乐意至极。”

    李毅戴着白色餐巾坐在桌子上,长桌的另一头是汤姆,这张桌子不仅做工高级,还能将那一端的声音传过来。

    “看来想要你命的,是个大人物啊!”汤姆意味深长的说道。

    “或许是的,运气真糟。”李毅喝了很多热汤,把胃调理顺了,长途的颠簸让他非常不适,现在简直舒服极了,稳固的地面和平静的空气,第一次觉得这是多么让人心安。

    “是那个人运气很糟,惹上你这样敌人,这次损失一个红级探索者,这是任何一个大组织都无法承受的错误,如果他没有认识到你的可怕之处,或许以后会失去的更多。”汤姆很看好李毅,认为他有极其大的潜力和足够的运气。

    “唉,我才是一个绿级探索者就被这么多强悍的人物盯上了,本来为人处世的信条还是低调隐藏身份为主,结果被调查得一清二楚,还被追杀成这个样子,现在连天空学院都回不了。”李毅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年轻人有点挫折也是好事,这样对明天才更有期待,我觉得这样蛮好,就像你一个大后期一直闷在那里打野,对面不来gank,等神装起来杀得对面稀里哗啦,多无聊?我听说生死之间往往能悟出很多人生的大道理,你刚才有没有领悟到什么?”汤姆丝毫不以为意。

    “是吗?我可没有领悟出来,虎鲨级浮艇也坏了,只坐原来那艘金级浮艇,度很慢,连挡板都是玻璃的,这下子只能向大哥求助了。”李毅想了想,决定向埃德蒙寻求帮助。

    晚餐之后,他留在汤姆这里住了一夜,第二天继续向红岩城邦进,不过这次只是在郊外就停住了,在附近的村落寄了一封信给美狄亚,让他通知埃德蒙。

    几天后,埃德蒙的信件送到了,他告诉李毅,灰袍的老者是肯特家族的灰袍长老,那么幕后指使肯定是肯特家族的高级成员,这次损失了一个红级探索者,恼羞成怒,一定会派出更多的强大探索者去搜寻你的踪迹,而且学院也会装作看不见,即使你是一个他们看重的天才,艾伦的敌对势力确实是这次的幕后黑手,最大的可能是一个叫做尤弥尔的青年,是肯特家族公认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这次将通过联姻的形式娶走玛尼,创造和艾伦这一分支缔结同盟的基石。

    “十二个月之后就是婚礼,十二个月,时间很紧了呢!”李毅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就像是刀光一样。

    “头儿,十二个月的时间,足够了,我们要让那些人知道什么是神话。”费尔德感受李毅的意志,心里也仿佛燃烧起来一样,产生了摧毁一切的念想。

    “不知道艾伦是什么态度,如果他也同意这种事情的话,就连他一起杀掉!”李毅继续往信件的下面看去。

    埃德蒙让他暂时别回天空学院,先去南方的阿夫里尔火山群,寻找一个叫做伊西德罗的矮人部落,帮他拿一味药回来,很久之前在那里下了订单,算算应该配好了,信笺里加了一张写满不知名符号的牛皮纸,这是拿药的凭证。

    虽然他没有具体说这味药的作用,但是语气却让李毅知道这极为重要,并且拜托他去取也是非常信任他的原因。

    “看来这味药就是大哥计划的关键了,等大哥脱困之后,我也有一个像样的靠山,不过一切都还是要依靠自己。”

    将信件在蜡烛上焚毁,从神迹里弄出来大量的珍贵宝物暂时用不上,都是红级的,有些甚至都不认识。李毅推测尤弥尔这个人只是了解他从海外回到天空学院后的动向,其余一无所知,所以不担心美狄亚暴露身份,他让美狄亚用空间戒指把神迹里的东西运到埃德蒙哪里,否则戒指里的空间被挤得满满当当,无法塞进更多东西。

    美狄亚回来的时候带给李毅第二封信,是关于学院内部势力划分。

    天空学院最高权力机构是十字议会,拥有至少一只紫级灵的绝对核心成员,有关十字议会的秘密是学院的最高机密,连他也不清楚,涉及最高权限的决策都要送进十字议会评审,最终决定是否能通过,而十字议会的议长,凌驾四名议员之上的存在,更是拥有两票的决定权。

    肯特家族在十字议会里占据半数以上,也就是说,天空学院是肯特家族衍生出的一个庞大组织,用来吸收大量基层人才,训练成他们自己的力量,有嫡系成员和外招成员组成,这些告一段落。

    有些时候关系暧昧,双方都不知道珍惜,但是一旦失去,心里就难受起来,似乎失去一块很重要的东西。

    玛尼凭窗眺望灰色的天空,她晶莹的长已经剪短,显得十分干爽,看上去消瘦不少。

    “那个人,还是没来看我呢,是不是已经忘了我?毕竟他可是要做大事的人,我只不过是一座小小驿站,经过了就不再会回来了。”自言自语的说着,泪水就流下来了。

    “他来过了。”艾伦在她身后忽然开口道。

    “是吗?他在哪里?”玛尼几乎是同时转过身来,压抑不住的欣喜,脸上一下子泛起笑靥,连先前的泪水也像是宝石般闪闪光。

    “被我赶走了。”艾伦有些无奈的说。

    “为,为什么?哥哥!”玛尼大惊,“为什么不让他见我?”

    “你想让他死的更快吗?唔,他现在已经有一些自保的能力了,虽然狼狈,但也不至于丢掉性命。”艾伦转身离开了。

    “是因为我吗?”玛尼愣住了,她总是是有些不明白的问题,比如,为什么事情变得如此复杂?自从艾伦回来后,她的生活就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说的具体点,就是一种叫做自由的东西彻底失去了,哥哥和爷爷都说,外面很危险,让她不能离开城堡半步,可是,这些明明都是哥哥的敌人,为什么都想要她的性命,为什么他们要为了虚无缥缈的东西打成一团,为什么李毅总是向往更强的实力,明明已经很厉害了,为什么...他们总是很忙碌,哥哥,爷爷,李毅,都不去关心她,一点都不理会呢,只是偶尔说上几句话。

    现在连李毅卷了进来,她心里很是内疚,他一定受到追杀了吧,听哥哥的口气,李毅已经有了致命的危机。

    争权夺利都会造成伤害,艾伦心里很清楚,如果他不去争抢权利,只能得到暂时的安宁,被命运摆弄的下场比抗争命运的下场更加残酷,而且有些时候,胜负不得而知,一切都是为了明天,现在的牺牲有能算什么?

    他没将尤弥尔要娶玛尼的事情都没告诉本人,虽然外界传的沸沸扬扬,在他看来不过是个笑话而已,把他的实力简简单单想象成一个勉强达到红级的探索者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连肯特家族内部都开始怀疑尤弥尔的行动能力,让这个反馈回来信息只是蓝级探索者的孩子逃脱,并且葬送了一个红级探索者,这样珍贵的战略资源每一个都是十分宝贵的。

    他站在黑色石质的阳台上,观望下面的河流和森林,这里是数千米高的山峰上的城堡,下面是奥加利翁河流域和郁郁葱葱的红杉林,每次站在阳台上俯瞰,总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就像是苍鹰蹲在巉岩之上,一切猎物都尽收眼底。

    “苏文,你去调查这件事情,杀掉那个男孩。”他回头对身后那个身材颀长,带着十字纹路白银面具的人说。

    “根据沃洛克文书,我可以为你出三次手,这是第三次机会,完成这个任务,我便会离开,你确定要使用吗?”从面具地下传来一个清冷女声,光是声音就冰凉彻骨,不知道面具底下是怎样一副面孔。

    躲过一劫的感觉还是很好的,安德路自然乐安天命,李毅因为危机袭来,冲淡了一点心病,换上原来那艘金级浮艇向南方驶去,他已经确定幕后指使丢失了他的目标,现在看来,最重要的还是乔装打扮。

    李毅又换了一副木质的面具,简单的两个空洞,身上是紫色托加,脚上穿了木屐,身形显得不像个小孩,虽然他才十四岁,身体育倒是非常良好了,不是那种小豆芽的类型。

    李毅在一张纸上划拉着,歪着脑袋,伊莎贝拉在一边提供各种数据,李毅的立体想象能力很是不错,地形,风力,海拔,这些数据在脑海里就能构成模拟图,从而推测出航行需要的时间。

    费尔德他们已经放弃打牌这种娱乐了,把时间都转到修炼上面,都是绿级高阶,就算可以匹敌金级高阶的灵,但是还不够看啊,一个红级探索者就能毫无滞碍的解决他们。

    他们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过实力,被追杀时的无可奈何以及屈辱感就像是烙铁一样灼热的烫在他们的心里,不管是上古血脉还是身为变异灵的骄傲都不允许他们如此,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洗刷耻辱。

    “你别急功近利,被红级探索者追杀这种不可控制的因素纯粹是我惹上的无妄之灾,当初应该考虑到的,我从海上回到天空学院之后一切活动看来大部分都在那些人的监视下,被调查的清清楚楚,一个命令下来便能要我的命,这是我的失误,平安的日子过久了就不怎么考虑危机,忽略了这个世界本身就危机四伏。”李毅的手指在办公桌上有节奏的敲着。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