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6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场战争剧持续了三天,结局当然是除了汤姆的三只灵,其余的红级灵都毁灭了,剩下的两大家族的局部战斗零星的展开,最终乔治家族被全灭,而乔纳唐也死于乱战之中,一切都结束了。

    两大家族的财富都落到了汤姆的手中,李毅分到了一半,这不仅仅是他应该得到的,也有哈辛托的人情在里面,汤姆也是一个内心敏感独立的家伙。不愿意欠别人的人情。

    于此同时,在红岩城邦,黑色巉岩之上的城堡里,玛尼的哥哥,艾伦坐在一张深绿色孔雀石雕琢而成的方桌后面,正在看一份资料,身后是镂空黑色钢铁的落地窗,面前的大摆钟无声的来回摆动,他略微僵硬的面孔,笔直的黑发,配上机械冰冷的环境,有一种守旧的韵味。

    忽然,一个侍者走进来禀报,“艾伦先生,有一个家族的人求见,自称是第一分支的尤弥尔。”

    “尤弥尔?传闻是最有希望继承家主位置的人?哼,单独来见我,不怕我顺手把他杀了?看来有什么凭借,不过我愿意见他一面,听听有什么说辞。”艾伦仰起头,黑发笔直如铁线,方框眼镜反射出一片白光。

    不久后,走进来一个穿着拖地猩红色,领子翻卷,金色镶边长袍的年轻人,他的脸很瘦削,衣服盖住了身材,看不出胖瘦,不过也应该瘦弱的很,不过他表情里透出的那股威严和上位者的气息一看就知道在家族议会里占据了一席之地,属于家族的重要人物。这些是常年接触政治染出的气场。

    艾伦虽然分头很劲,但家族更多的是把他当做一个战力,说的不好见点就是当做打手来支持和培养,根本不让他接触到核心政治圈子。

    “你有什么事,简单的叙述完就可以走了。”艾伦并不和他客气,连头都没有抬,只是盯着手里的资料看,这里是他的主场,这个尤弥尔进入了他的猎食范围,就该遵守他的规矩。

    瘦削青年脸上现出一丝厉色,宽大高贵的衣袍更是增添了这种气势,在他的眼里,艾伦不过是个莽夫而已,借助外力拥有了虚假的实力,也不过是个一般的红级探索者,而他这一派系不缺红级探索者,甚至连拥有紫级灵的绝对领袖都支持他,所以他从来不把艾伦当做竞争对手,对方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不过明面上为了家族的和谐和维稳需要,还是要笼络这个血统低贱之人,谁知到对方狂傲无比,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这是无法忍受的。

    “艾伦,我来传播十字议会的决策,为了保证血脉的纯正性,特别给予你们这一分支无上的荣耀,让你的妹妹玛尼,成为我的第十四位妻子,即日生效。”他用同样的傲慢说道。

    “啪!”艾伦手中的笔由于用力过猛而折断了,可怕的气息爆发出来,“你,死!”他说出这两个字后,恐怖的冰系灵力从身后的三只灵身上爆发出来,凭空凝结成一条冰霜巨龙,向尤弥尔咬来。

    “哼,不知死活!”尤弥尔冷笑一声,身旁一个披着灰袍的老者站了出来,他佝偻的着身体,脸埋进帽子的阴影里,看不真切,不过身后的三只灵确实货真价实的红级中阶。

    更加强大的力量将艾伦的攻击截止住了,并且更为猛烈的弹射回去,珀瑞阿斯冰霜之瞳突然绽放出一朵棱镜一样的冰花,将这一击挡了下来。

    “真是猖狂啊,在我的城堡和我动手,反客为主,还要夺走我的妹妹,十字议会想要干什么?逼我成为第二个布鲁诺吗?尤弥尔,如果有机会,我一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你转告十字议会,此事绝无可能!”艾伦忽然安静下来,刚才的暴怒消散得无影无踪,他控制情绪的能力无比强大。

    “我只是转告一个事实,你没必要发这么大的火,我也不屑于和你这种人有交集,不论是你同意亦或是反对,只要十字议会批准,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逆转的事情,也就是说,你的妹妹注定要嫁给我,这是必然的,你的个人意见无足轻重,至于你要杀了我——我并不介意你来杀我,不过要是在你的城堡外公然攻击我的话,那你一定活不了,会被瞬间杀死,”尤弥尔忍耐着怒火,警告的看了他一眼,把带来的文件放在桌子上,“另外还有件小事,自从知道玛尼要成为我的妻子后,我就派人对她进行调查,一个意外的消息是她和一个男孩走的很近,啊,对了,你在多诺可城邦干的那些烂事我也了如指掌。玛尼她虽然家族主系的血脉稀薄,但是成为我的妻子后,地位自然高贵起来,和那种贱民有往来是极为不妥的。”

    “据调查结果,你将这个叫做李毅的少年赶走,不允许他和玛尼往来,是为了保护他吗?,不让他牵扯进你身边的漩涡中,尸骨无存,但是很可惜,我不会让这个小小的威胁成长下去,他确实也能被称为威胁了,天生灵力亲和度高达九十二,很恐怖的一个数字,不是吗?被这个世界本身眷顾的人。”

    “他必须死,我已经派出一个红级探索者去追杀他,谁也无法阻拦,唔,这个时候估计已经找到他了。”尤弥尔冷笑着说出这个结果。

    尤弥尔转身离开,剩下艾伦一人,他低头看着那份印着十字议会黑色背景,红色线条的火漆,陷入了沉思。

    “婚礼在十二个月之后举行,而不是立刻,议会是什么意思?在考验我有没有能力在这十二个月里拥有保护妹妹的实力?哼,连我故意卡在金级巅峰也看出来了?确实,沉寂了十年之后,我不可能只有这样一点点的爆发,我在等待珀瑞阿斯冰霜之瞳第二阶层开启,获得永久的神性光环,借助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达到红级初阶,综合实力和全红级高阶探索者相当。”

    “真是可笑,你居然还拿李毅的安危来威胁我,我不让他加入战局只是怕被他算计了,这个可怕的人物,在我没有绝对实力压制的时候怎么能放心的让他进入我的领地?真可怕啊,小小年纪,居然有这样的实力,而且从入学开始仅仅半年,就相当于别人二十年的努力,这样的人,不管是当做敌人,还是当做朋友,都是非常有意义的,生活也不会单调了。”他想。

    李毅和汤姆分别,继续向学院赶去,汤姆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他说自己要将一生都奉献给戏剧,让这些只有在想象中才有可能发生的场景出现在现实里。

    “对了,汤姆,你在大陆上游历的时候多注意一下神选者的动向,这些神灵的仆从好像在搞一件大事,再会。”李毅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乘上浮艇绝尘而去。

    浮艇里少了狄奥尼索斯,感觉有些冷清,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爱说话的人,费尔德三个加上安德路在打桥牌,不过谁都不愿意和费尔德一家,因为他更本没有打桥牌的天赋,不过冰霜飞龙和荆棘鸟对玩牌兴趣不大,不飞行的日子就是睡觉的时间。

    从北方到南方,当交通工具足够快的时候,就会感受到极其强烈的温差,从寒冷到温暖,春意融融,不过李毅心情却一天天低沉下去,他很难受,虽然伊莎贝拉给他做了很多次的心理辅导,但是都没什么效果,就看他意志消沉,一点点的瘦弱下去。

    “头儿这是怎么了?”安德路私下里悄悄的问伊莎贝拉,“他意志力惊人,神经强悍得如同铁丝,怎么会...”

    “这是相思病,治不好,除非那个女人在头儿身边。”伊莎贝拉都是以猫的形态出现,一只虚无缥缈的猫,就像是里的TheCheshireCat,她曾经也想过变成玛尼的样子让李毅心安,不过李毅又不是傻子,这个精神洁癖绝对会反感假的玛尼。

    “天哪,头儿这样的人也会爱上别人,那么他们被迫分开喽?”安德路心里像是拧开了煤气阀门,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当然,头儿也不是不所不能的,有什么好奇怪的?还有,头儿不喜欢别人议论他的毛病,你最好当做没听见。”伊莎贝拉懒洋洋的回答,就像一个不负责任的医生。

    “太不可思议了!”安德路摇摇头,把这件事情深埋心里。

    最终没有办法,李毅路过埃庇鲁斯卫城的时候重新找了那个老巫医,寻了一味消除烦恼的药,说是每次早中晚和着酒服下去,能减轻心里的痛苦,这些药结晶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据老巫医说,这是祖传的,人鱼的泪水在琥珀里储存千年化成的结晶,所以有些咸味。

    “其实,这些药只是普通的盐而已,我心理的病症是不能用现实的药医治的,所以病是一个形式,治疗的过程也是一个形式,老巫医想通过心里暗示的方法减轻我的病痛,唉,可是我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常年算计别人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太明智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啊!”他把药扔在路边上,叹了口气,开始灌酒。

    小小年纪就开始用酒精麻醉自己,其实心里已经十分成熟了,从外表来看就是一个从小教养不好的问题少年。

    经过一昼的疾行,他们来到红岩城邦的附近,土壤明显泛红,李毅从浮艇上下来,将其收进空间戒指里,和安德路步行回天空学院,这艘虎鲨级浮艇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

    就在他们刚要进入城邦的时候,李毅突然停下脚步,心理方面的病症并没有影响到他精确的判断力和对人内心的敏感度,他忽然脸色一变,察觉到路边有人在窥视自己,那种猎人的眼光被他嗅出了埋伏的味道,巨大的危机感充斥了心里,他感受到来自己死亡的最直接的威胁。

    “伊莎贝拉,展开超范围感知!”他下令。

    “十一点钟方向,三只红级灵正在急速接近!”伊莎贝拉也大吃一惊,这是一个埋伏,在城邦入口处盯梢,只要李毅一回天空学院,就会被截杀在门外。

    没有丝毫迟疑,李毅取出浮艇钻了进去,拉上安德路,迅速关闭舱门,发动了浮艇。

    一道红级灵术破空袭来,将浮艇的尾翼打歪,不过这个时候浮艇已经加速到最大,一下子拉出长长的气浪,冲了出去,但是无法保持平衡,在地面吱嘎一声擦出大量的火花,不过红级金属制造的浮艇外表不容易损坏,只是浮艇里面晃动的厉害。

    “有人来追杀我?红级探索者,哼,让我想想,在学院里得罪了什么人,又有这样的实力出动红级探索者,一定是艾伦的敌人吧,认为我是他一方的人,从而用消灭我的方法削弱艾伦的实力,运气真坏!”李毅想了想,立刻明白了原委,这样的无妄之灾真是让他愤怒之极,难道以后都要在夹缝里成长?红级浮艇的尾翼坏了,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不能调转方向回到学院,否则就安全了,可以暂时逃过一劫。

    “头儿,怎么办?怎么会有红级探索者追杀?”安德路本来就有些晕船,这个时候抱着垃圾桶吐个不停,空气里满是胃液的酸味。

    “怎么办?被人杀上门,要么逃跑要么迎战,我们只要逃跑就好,难道只允许我算计别人,不允许别人算计我?”李毅头也不回,手动操纵浮艇,身后的红级灵术一道接一道的打过来,可不是那么容易躲过去的。

    一只庞大的水灵身下波涛汹涌,在平地上的移动水流托起它的身体,这只通体深蓝色的怪物就像是扁平型的大鱼,没有鳞片或者尾鳍,白森森的牙齿弧形的一排,两只宝蓝色的眼睛射出射线,扫过地面的时候,那些岩石就像豆腐一样被齐齐的切开了,就像是水磨切面。

    第二只红级初阶的灵是在天空中盘旋的空灵,速度直逼浮艇,头部覆盖着多孔的骨骼,浑身覆盖着靛蓝色的羽毛,有四只粗壮的足,翅膀也有四片,在空中扇动的时候,地上卷起大片的风暴。

    最后一只追杀的红级灵半个身躯没入土中,在泥土中行动就如同鱼儿在水中畅游,看的不太清楚,全身覆盖着岩石铠甲的丑陋生物。

    空灵背上端坐着一个老者,也是灰袍,精神矍铄,从衣服下面露出稀疏的白发,能派遣一个红级探索者来追杀李毅,可见重视程度以及这个追杀者的权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