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6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喂,哥哥,老头子不是叫你来找我的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玩了?要不是我救你,你可要死在这里了呢!”艾比偷偷的在杯子里倒了一些酒,尝了之后脸上泛起红晕。

    “啊,那是我知道你要来这个地方玩,所以才不顾危险到这里找你,还被算计了,险些送命,你不要说得我好像故意不去找你一样,再说,你自己和老头子吵架,离家出走,我还要辛苦找你,却听到这样伤人的话,你要道歉!”保罗看上去很委屈。

    “你这混蛋!不要说的自己好像很无辜一样,我是推测你会来这里鬼混,怕你出事,这才来找你,要不是我,你早就变成老鼠被烫死了!”艾比大叫着拍着桌子,喝了酒之后,她把本来就不淑女的形象完全扯烂,咄咄逼人起来。

    “确实是这样...”保罗做出一个抱歉的表情,却不像是心甘情愿的,“据说喝醉酒之后性格会翻转过来,你简直就是一个典型啊!”

    “嗯?你说什么?”艾比揪着她哥哥的耳朵拖过来,用力的砸在桌子上,“再说一遍!”

    “没,没什么,小妹,饶恕我吧!”他开始讨饶,耳朵从根部通红,龇牙咧嘴的样子十分凄楚。

    “那个男人欺负我,你去揍他!”艾比冷冷的看了一眼保罗,指着李毅说道。

    “我打不过他。”保**脆放弃了抵抗,瘫倒在桌子上。

    “真没用,本女王自己去!”艾比仰起下巴,眯着眼睛看向李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条红绳鞭子,在空中抽响,一步步走向他。

    李毅耸耸肩,让伊莎贝拉用幻术把自己的形象和狄奥尼索斯的形象调换了,不久之后,空气里响起皮鞭的响声和狄奥尼索斯的惨叫。

    “我听说,平时越有侵略性的人,骨子里就越有被s的**。”卡西乌斯晃动着杯子里的葡萄酒,血色的液体荡起酸涩的清香,他一副精于此道的摸样,说话的时候,眼睛有意无意的看向李毅。

    “是吗?我就很有侵略性,你是认为我有m的潜在气质还是希望看到我被s?这个要说清楚,否则我很难控制住自己给你下那种变成耗子的药粉。”李毅并不喝酒,只是吃一些面包,人多的时候,他是不喜欢大吃大喝的。

    “呃,我的意思当然是你有m的潜质,曾经我认识一个人...”卡西乌斯哆嗦了一下,变成耗子可是最可怕的事情了,变成自己最厌恶的东西,比杀了他还难受。

    “不要申辩了,这种老套的手法,曾经认识一个和我差不多的人,那个人如何如何,都是你编排的吧?啊,我向来说话不太客气,你不要介意,一些暧昧的语言,隐语,对我都不管用,不过我倒是喜欢对别人使用。”

    “你真是一个暴君,不,我的意思是你比较直接,对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卡西乌斯转移了话题。

    “我?等半年之后的柯尔特杯,夺得学院的第一名,取得那些奖励,然后多做点学院任务,积攒些积分,看和学院的关系能不能再近一些,然后无非是吞噬别人,壮大自己。”

    “两个月后,我有一项大计划,很早就设计好了蓝图,你要不要参加?”卡西乌斯故作神秘的说,保罗在一旁也听见了。

    “什么计划?我也想去!”他有些无聊一样的激动。

    “你?要是你能连续七天洗澡,我就带你去。”

    “成交!”

    李毅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自从回到学院,他的行程就一直安排不满,呆在学院里生锈可不是他的风格,男人总要弄出点大事才能获得存在感和成就感,他也不例外。另外,玛尼的事情让他不愿意留在学院,那渐渐变成他不愿去想,不愿去触及的事情,或许这就是逃避吧!他心里,害怕的很,为什么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的原因他也不愿意去深究,头脑昏昏沉沉,意志就如同要消沉一样,伊莎贝拉说这是心病,心灵患了病症,需要治疗。

    李毅一直封闭自己的内心,保持精神的高度独立,就如同人类拒绝氧气,为了不让外面的废气和有害烟尘进入身体,这样虽然直白有效,却带来另一种伤害。

    “头儿需要一个真正的朋友,能和那个人说出一切的朋友。”伊莎贝拉医生开出了药方。

    “朋友?狄奥尼索斯和安德路就是。”李毅还试图否认,其实他已经知道自己病得厉害,也日益忧郁起来。

    “他们只是你的同伴,为了相同目标而努力的伙伴,不是我说的朋友,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去寻找吧,就算被欺骗,总比内心一片死水一样的好吧?会腐烂的。”

    心灵也会腐烂?李毅没听说过这个道理,不过想想或许真有这件事,心灵腐烂的样子,一定是会对一切都百无聊赖,终日无所事事,那些深藏在心底的梦想,抱负,背负...统统**成黑色污渍,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就像是大树烂了根,表面上看起来枝繁叶茂,里面却弥漫着臭味。

    “或许你是对的。”李毅终于艰难的同意了。

    黑暗岩城里就剩下李毅,狄奥尼索斯和安德路,剩下的仓鼠都处理掉了,三个人相视无言,李毅在胡思乱想,安德路断腿复原,像是打了强心剂似的,对生活和未来充满无限向往,简直跃跃欲试。而狄奥尼索斯则呆呆的想他的艾比,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的实力弱小的可以,这次神迹之旅,完全就是看客。她的哥哥保罗可是和李毅一个级别的人物,虽然猥琐了一点。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够看,这点差距足以让多愁善感的少年长吁短叹了。

    “神迹之旅告一段落,也没有什么可以总结的,这座神迹充满宝藏,而且只有我才能打开。”李毅把玩着神迹的钥匙,以后被人追杀得走投无路,就可以躲在这里,不知道暗灵之王能不能找到这里。

    从神迹里出来,北方特有的干冷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来,疾风卷起枯草,露出根部冒出的嫩芽,地面已经厚厚的积上了一层雪,踩着上面出嘎吱嘎吱的粗糙摩擦声。

    太阳缩成暗淡的一点,悬挂在西北方的天幕上,除了它周围略微白的一圈,其余的部分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冷风混杂着雪丝,呛着喉咙,凉意透过春衫,让李毅打了个寒噤。

    “南方的天气,估计已经温暖起来,毕竟初春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李毅眺望远方黑色的群山,从环状的山峦中间,隐约看到范思科城邦的黑色一角,几只秃鹫早早的归巢了,似乎这里能让它们果腹的腐肉已经不多。

    神迹关闭,探索者们纷纷离开了这座城邦,他们急切的压迫着自己的时间,要去掠夺财富,壮大己身,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似乎不这样就会和时代脱节,就会被众人甩在后面,成为猎物,就会被莫名的恐惧包裹,害怕未知的命运,能强大一点就心安一点。

    真是个疯狂的时代,不知满足的时代,盲从的时代,每个人的目的就是凌驾于他人之上。

    “是什么在趋势这一切呢?”李毅不明白,他没有那种能海量分析数据的大脑,本质上还是一个凡人。

    “是啊,初春,本来应该绿意盎然的,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头儿,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安德路正在学习走路,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真正用过两条腿走路了,看起来有些奇怪,跌跌撞撞,就像喝醉酒一样。

    “没什么事情做,回学院接任务,我们刷点积分,提高在学院里的地位。”李毅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对了,艾比和她哥哥临走的时候邀请我们去黑泽学院看看,我们可不可以...”狄奥尼索斯嗫嚅着说,他的目光瞥向一边,不安的抓着自己的衣角。

    “对了,你给了我一拳,这笔账还没算呢,今天为了女人可以冲撞我,明天就可能为了女人杀死我。”李毅哪里还不明白他的意思,这个家伙到了春天就像情的公猫一样。

    “头儿...你怎么还想着这件事,我...”狄奥尼索斯被噎住说不出话来。

    “哼,就我们这点实力,还去黑泽学院?连根骨头都不会剩下来,你以为你是红级探索者啊?就算黑泽学院不对我们直接出手,你这点实力去追求艾比,学院里明眼人看出来,直接安排几场比试,把你打得屁滚尿流,然后灰溜溜的滚出去。”李毅没好气的说。

    狄奥尼索斯一下子丧气起来,没有实力,果然什么都是不现实的。

    李毅等人登上虎鲨级浮艇,破空而去,有了这样凶猛的交通工具,行驶千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从大6的这头到那一头,只要一下午的时间,不过烧掉的红级灵晶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好在李毅在神迹里获得了大量的财富,他们现在唯一不缺的就是灵晶。

    费尔德狂野的吃着抗拒结晶,身体上的透明甲胄越来越厚,达到饱和的时候,一副水晶一样的装甲成型了,轻若无物,理论可以抵抗红级的攻击。

    “好东西,不过很可惜,抗拒结晶只能对钢灵有效果,这次黑暗岩城,获益最多的就是我了。”他高兴的挥动着手臂,战意勃,心里痒痒的,想要和人打一架。

    阿尔杰把所有的诅咒药粉拿了过去,有虚弱,麻痹,剧毒,幻觉等等,效果立竿见影,这些都是沾血就起效果的,还有几样特别好的需要口服才行,比如把大活人变成耗子的那种。

    安德路的荆棘鸟似乎感受到主人重获新生的快乐,突破到了金级初阶,变得更加强大了,并且领悟了‘气流操纵’这个空灵里的极品灵术,虽然不是什么高爆的攻击,但是周围的空气都成为了他的主场,像在家里一样,战力倍增。

    李毅用舰载望远镜观察虎鲨级浮艇外面的景物,就见一片绿色灰色黄色混杂的流光刷刷的飞过去,度快到不可思议。

    天色渐渐晚了,李毅把浮艇停在一片树林里,伊莎贝莱布置了一个幻境,就算是金级巅峰的灵都很难现这里有一艘浮艇,他们开始享用晚餐,这几天,狄奥尼索斯的话明显少了下去,他拼命的锻炼灵力亲和度,训练他唯一的那只灵,羊身人潘。

    而安德路则恰恰相反,他自顾自的说个不停,即使在吃饭的时候。

    李毅心情不太好,他还在想伊莎贝拉给他的建议,真是头痛,如果有一种可以让人忘记烦恼的药水,他肯定会喝下去。

    晚饭快结束的时候,伊莎贝拉忽然反馈回来一个信息,大表哥汤姆来到附近,正朝这边走过来。

    “汤姆那个家伙,哈辛托给他治好了诅咒,三只红级灵都应该回到他身边了,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他,不知道他找我有什么事情。”李毅想了想,打开舱门。

    不一会儿,汤姆自己走进虎鲨级浮艇的客厅里,他穿着一件布满问号图案的黑色底纹衬衫,喇叭一样的灯笼裤,橙黄色泽,脸上的蛤蟆镜也必不可少,十分新潮的样子。

    “嘿,李毅小哥,又见面了,说实话,我见到你就打心眼里高兴,你简直就是我的天使,那讨厌的病症终于消散了,我也能干一些我喜欢的事情。”汤姆坐下来,拿起桌子上的一块果仁馅饼大嚼起来。

    “你喜欢的事?”李毅随嘴问了一句。

    “嗯嗯,”他点点头,又拿起一块馅饼放进嘴里,嚼几下就吞下去,更本没有细尝味道,心思好像记挂着其他什么东西,“你急着赶路吗?如果不急,我带你去看一场我精心设计的戏剧。”

    “是悲剧结局吗?”李毅打了个呵欠。

    “当然,纯粹的悲剧结局,”汤姆连忙打包票,“本来还在想,要是只有我一个欣赏就太孤单了,哈!你就出现在了眼前。”

    “原来你还有这样的戏曲天分,没看出来,我倒是不急着赶路,就随同你去观赏一番吧!”李毅答应下来,狄奥尼索斯和安德路也跟了过去。

    汤姆在前面带路,他化身一位优秀的解说,“这将是一场精彩绝伦演出,没有一点造作,全是顺其自然生的事情,下面我来介绍一下故事的背景,两个热恋中的年轻人,都认为对方是彼此的一切,他们在一座探索者学院里修行,男方高大帅气,,女方秀美温婉,男方十分优秀,啊,当然和李毅不能相比,嗯,就算是这位叫做狄奥尼索斯和这位叫安德路的小哥都比他优秀,但是在这个小地方的学院里算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女方终生最多也只能达到绿级探索者的程度而已,他们互相喜欢,私定了终生,当然,这一切都是非自然的,也就是我一直在操纵的,放心,我的木偶线悄无声息的融入到大环境中,不影响观赏,这也是我自傲的地方,绝对是大师级的手法。”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