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5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面前有超现实主义风范的中央控制室已经被灵力风暴和能量乱流完全摧毁,墙壁上的玻璃材质挡板被轰碎,露出金属质地,这些金属倒是无坚不摧的,至少有红级的强度。

    “好了,亲爱的李毅,合作结束了,既然你不愿意加入我的队伍,那么——虽然很遗憾,不过我并不强求,如果有机会,我们可以继续合作,不过再次见面也有可能变成敌人,这些都要看命运了,现在我按照约定取走属于我的东西——神灵之血。”卡西乌斯语气很轻松,神色却有些警惕,和李毅这样的猎人分享猎物不仅危险,也容易得罪他,不过若是李毅不识趣而违约的话,他不介意与之一战。

    “喂,”李毅脸色很不好,“你该不会以为我会毁约吧?好像我之前说出的话就像****一样,是不是?你是不是这样想的?你果然是这样想的,合作一结束你就露出这幅不信任的嘴脸,好歹也是并肩战斗过的同伴,怎么可以这样!一日战斗百日恩呐!”

    卡西乌斯被说得脸色通红,自己确实多疑了,李毅这样的人物,犯不着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和他火并,而且又不是和那些小人物打交道,怎么会做出那些卑鄙的事情?是自己多虑了。

    其实李毅熟知他的心里,故意说出这番话来,既能拉近关系,进一步取得他的信任,又能消弭尴尬,个中道理,李毅已经圆熟于心了。

    “这就是神灵之血了吧?”李毅看着控制室中央的一个圆形凹槽,里面盛着半池碧色的液体,晶莹剔透,如同凝胶一般,给人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对,和学院里记载的一样,这确实是神灵之血,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按照约定,除了神血,这里的一切,包括神迹,都是你的了,神灵之血归我,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会拿的,这次的合作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我很期待下一次!”卡西乌斯微微有些激动,动作很快,用一只金色花瓶收取了神血。这只花纹古朴的长颈瓶估计也是神灵的器物,内蕴空间,将一池的血液收进去都没有溢出一滴。

    神迹失去了动力源,渐渐收缩,沉入了地下,吞吐出的最后的力量把里面剩余的探索者都排了出去,他们还不明白为什么十天为期的神迹会突然关闭,这些实力低微的探索者,没有资格接触到这一类的秘密。同样的,就算是李毅和卡西乌斯,也无法接触到更高层的秘密,那些大势力的绝对核心机密,甚至是真正诸神的隐秘。

    有一个故事说,曾经有一群生活在气枪靶子上的蚂蚁,忽然有一天每隔十厘米出现了一个气枪洞,蚂蚁里的科学家就严肃的得出结论,作为公理存在于世:这个世界每隔十厘米有一个深坑。

    大凡实力微弱的弱者对强者的抗争往往都是畏惧和一时的盲目,并不知道那些人对他们生活的真正影响。

    黑暗岩城缩进空间皱褶里的一个微不可查的小点里了,现在这是李毅的财富,他从神选者王的尸体上取得了神迹的钥匙,并且破坏了那个坐标,这种和神灵直接联系的鬼东西还是不要接触的好,这是他们的一致结论。

    “哈哈,这座神迹就归我了,以后如果有机会就把它改造成一座城堡,最好能飞行,现在就剩下最后两件事情,给安德路治好伤腿和处理那些被诅咒变成老鼠的探索者。”李毅高兴的说。

    “哦,哈哈,看这些蠢笨的探索者,被神选者简单的算计害惨了,变成了仓鼠,神灵对于惩罚还是很有新意的。”李毅的目光转向屋子一角放着的透明盒子,里面养着十多只灰色,棕色的仓鼠,一边的大纸箱子里全是缩小成手办一样的灵。

    仓鼠们见神选者全被击杀,兴奋得吱吱直叫,争先恐后的趴在透明玻璃上,意图很明显了,他们想要李毅等人救治他们,他们需要解药。

    解药在李毅手里,从神选者的仓库里搜出来的,一瓶灰色的粉末,按照说明书,用这种东西掺上圣血就可以了。

    “圣血是什么?卡西乌斯,你的神血可以代替吗?”李毅随口问道。

    “呃,人类吃了神血肯定会爆体而亡,说明书上的圣血是指葡萄酒,混合这种灰色粉末就能解除诅咒,不过很值得怀疑。”卡西乌斯像宝贝似的抱着他的神血,其余的东西他都不怎么在意,即使神选者的仓库里堆着各种红级的宝物。

    “唔,说得好,我这里刚好有一瓶葡萄酒。”李毅从怀里一摸,拿出一瓶纸包了的上好干红,其实是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来的。

    “你,你怀里怎么能揣得下这么大的东西?”卡西乌斯有些吃惊。

    “因为我胸怀十分宽广。”李毅用牙齿咬开橡木塞,倒进灰色粉末中,然后把混合而成的芝麻糊一样的东西涂在安德路的伤腿上,只见,效果立竿见影,一团团血肉从安德路的断腿处涌出,不久便完全长出一条带着黑毛的大腿。

    “喔!棒极了,真是神奇啊!”李毅摇摇头,“这样一来,安德路就彻底没有了生理缺陷,本来在我的队伍里有一个独腿人还是很独树一帜的,现在连这点个性都没有了,不过也好,省的惹人注目,更利于我们悄悄的行动。”

    这时,李毅才把仓鼠盒子端过来,放在黑色长桌上,“现在来看看我们的小朋友,原来你们是落在了神选者手里,现在,是落在我的手里,当然,你们不必慌张,只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就会把你们变回人形。”他晃了晃解药,脸上现出恶魔般的笑容来。

    “喂,你为什么不给他们解药?硬要敲诈勒索一笔?”艾比很是气愤,她挥动小拳头打在李毅后背上。

    “如果直接给解药也可以,我会在里面掺上剧毒,哼,你以为我是个善良人物?开玩笑,我没有把他们直接杀死就很开恩了。”李毅的脸冷了下来,露出狰狞的一面,他其实有一种强烈想杀死这些人的冲动,自己把持不住欲望,被神选者抓走,能怪得了谁?平时阴险狡诈,生命被别人捏在手里就开始疯狂的祈活,简直丑陋无比,而且他不能保证这些家伙恢复人形之后会不会将他杀死,因为,第一,尊严问题,为一点面子相互仇杀的探索者大有人在,更别说是变成仓鼠的经历被人知道了。第二,还是尊严问题,这些探索者缩小后变成仓鼠,赤身,给了解药,那些女探索者怎么办?不理智的行为加上他们恼羞成怒的内心活动,很容易酿成火并。

    “嗯,我改变主意了,想想你们也没什么利用价值,整个神迹都是我的了,还在乎你们那点财富?这样的话,费尔德,拿一些水吧,把这些讨厌的耗子都淹死!”李毅厌恶的说道。

    “等下,我闻到了故人的气味。”卡西乌斯忽然开口。

    “天哪,你的鼻子真灵,是什么人?”李毅疑惑的问,这是费尔德已经捧着一大杯牛奶走过来,“是错觉吧,还是让他们在牛奶里幸福的淹死好。”

    “呃,四五天不洗澡的臭味,肯定是保罗那个家伙了,而且,那边的箱子里也有他的三只灵。”卡西乌斯皱着眉头,远远的站在一边,一脸厌恶。

    “啊!哥哥!我哥哥在里面,”艾比尖叫一声,“是哪一只?!”

    “哈哈,你不是要让你哥哥来教训我的吗?变成了老鼠怎么教训?我很期待啊!所以我说很期待就是这个原因了,卡西乌斯,按照协议,神迹的一切,除了神血都是我的,包括这些老鼠,我有使用它们的权利,你不会违约插手吧?”李毅笑着问。

    “当然不会,我可是用信誉的人,这些老鼠最你处置吧,而且,快点处理掉吧,是在太恶心了,哦,天哪,最讨厌老鼠这种肮脏的生物!”卡西乌斯一脸恶心的回答。

    “你,你们!”艾比脸色惨白,眼泪大滴大滴的留下来,坐在地上开始哭泣,她本来还以为卡西乌斯会帮她救哥哥,可是...

    “费尔德,去把牛奶煮开再浇进去,冷牛奶喝了会坏肚子的,你难道要让这些仓鼠害病?太不人道了!”李毅指责道。

    “不要啊!”艾比大叫一声,抢过仓鼠盒子就跑,可是她更本无法和李毅对抗,被费尔德的三维盾封锁了去路,连她的三只灵都冻结了。

    “我不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相反,我很喜欢看到情感的萌发,比如,人死之前的绝望,就像这样...”李毅端起滚开的牛奶要往仓鼠盒子里倒。

    “啊!”艾比闭上了眼睛。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李毅笑眯眯的把牛奶放在桌子上,看着艾比。

    “什么...交易?只要你放了我的哥哥,什么都答应你!”艾比愤怒的看着李毅:“你到底想要什么?不就是想让我嫁给狄奥尼索斯吗?你这个变态!”

    “不,我要拿走你的钱包,小富婆。”李毅从她的衣兜里取出一只好看的荷包,掂了掂重量,收为己有。

    “好了,发什么呆?哪一只是你的哥哥,挑出来。”

    “你,你!”艾比瞠目结舌,闹了半天,原来李毅只是在玩游戏,“这很好玩吗!你快要吓死我了!”她心里如释重负,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

    李毅感到十分好笑,这个时候,脸上忽然挨了一拳,只见同样愤怒的狄奥尼索斯站在他面前,逼视他的眼睛,怒声说:“你干嘛欺负她!你干嘛欺负她!”

    “哇,绵羊也伸出利爪来了,不错不错,你居然敢用力打我的脸,看来是克服了心里的恐惧呢!”李毅眯着眼睛看着他,狄奥尼索斯觉得寒毛直竖,就像在深夜中被一只未知的巨兽盯上了,要将他生吞活剥。

    “呀,算了,这次就原谅你的冒犯,男人如果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不敢去保护,这样没血性的家伙我也不把他当成同伴。”

    李毅意外的妥协了,艾比的哥哥也被喂了解药,听说他叫保罗。

    穿上衣服的保罗哈哈大笑,感谢了李毅,然后指着盒子里的两只仓鼠说:“那是和我一起的同伴,把他们也救了吧!”

    “这没问题。”李毅耸耸肩,拿走了保罗的钱包,然后救出了丑脸和米歇尔。

    卡西乌斯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毅大肆搜刮钱财,心里一紧,赶紧把自己的钱包藏好。

    “没想到在这里又看见这两个家伙,确实,她死亡的讯息已经传遍沿海,只能来内陆发展,也不错了,居然能和这个叫做保罗的家伙搭上关系,交际能力却是不错的。”李毅心想,他换了面具和衣服,对方就算认出来了他也不会去承认。

    保罗和卡西乌斯实力相差不大,性格却截然相反,一个邋遢,不修边幅,一个洁癖,整洁,他们站在一起就有一种强烈的不协调感。

    几个人围坐在长条桌上,李毅坐在上手,桌面上摆着精致的食物和葡萄酒,这里属于李毅,他是这里的主人,其余的人都是客人。

    “大家随意,都是熟人。”李毅摊摊手。

    “对了,你不是...我们见过面吗?”米歇尔盯着李毅看,她确认这个家伙是当时在海上遇见的那个,虽然摆脱被强迫出嫁的命运是他帮的忙,但是也付给了他两万金灵晶,可以说算是交易,他们的关系也不能算是朋友。

    “你认错人了,我看你和这位先生都面生的很。”李毅否认了,其实不论是费尔德还是伊莎贝拉,亦或是阿尔杰,都显示出他的身份。有时候相逢不一定可以相交,李毅深知,丑脸和米歇尔毕生也难以成为红级探索者,他们的交集只会越来越远,既然不是敌人,那么就不要卷进他的风波里去。

    米歇尔捏了捏手指,关节都有些发红,她还是很感谢李毅的,甚至想当面表示谢意,不过对方既然不愿意与她相认,那就算了,反正本来就是陌路人。

    卡西乌斯和安德路两个名字以k开头的人聊得十分投机,安德路博学广知,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就开始畅谈,风土人情,历史和政治,他都能娓娓道来,李毅也很惊奇这个家伙深藏了这么一手,很可能平时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狄奥尼索斯有些浅薄,不喜欢这类有深度的东西,而李毅又阴沉着不说话,他才以温厚沉闷的形象示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