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4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常年在外面混的探索者,没有一两手保命的能力是不现实的。

    “看来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利了,那个男人太强大,根本无法与之相抗,看来我们只有打败那三只绿级巅峰的灵。”他们对视一眼,推断出安德路和狄奥尼索斯的灵能拥有抗衡金级初阶的实力,从他们脸上丝毫没有经历风霜和危险的洗礼可以看出,这两个都是学院里刚走出来的探索者,也就是菜鸟。

    “一个老手带两个新人,来到这个神迹里获取经验,看来不直接杀死我们的原因就是让那两个小子锻炼,哼,虽然心里很是不甘,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一定要击败他们,否则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这些人的眼睛里露出凶光,如同一群择人而噬的凶兽,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生存更加重要,也没有什么比死亡更加恐惧,即使李毅的话有可能是假的,即使李毅不论结果怎样都对他们抱了必杀的念头。

    “战斗真是让人血液都好像被点燃了!快点流血吧!我渴望那鲜血的气息,这将在我变强的道路上一直陪伴,上吧,潘,发挥你的威力,让头儿也刮目相看!”狄奥尼索斯一挥手,潘便发动了攻击,一条条紫色的剧毒蔓藤向对方缠绕过去,发出响亮的破空声。

    “冰霜吐息!”安德路的个性是不会这么贸然进攻的,不过狄奥尼索斯已经发动,为了不让他的攻击无效化,所以让冰霜飞龙策应。

    荆棘鸟飞上天空,厉声尖叫着盘旋,寻找一个好的角度突袭。

    “这点弱小的攻击...还不够啊!”獐眉鼠目的家伙承担了指挥战斗的责任,在危机面前,特别是那种不齐心协力就很难度过的危机,人们往往会变得特别团结,即使上一刻还在互相指责,现在却无比的信任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做点什么,就连一丝的逃生希望都没有了。

    人求生的意志在濒临死亡的一刻尤为强烈,什么临死前的释怀,回忆一生的场景只有那些终日无事可做,生活在安定环境下的人才能享受到,他们显然不是哪一类人。

    烛光一族的火灵身体熊熊燃烧起来,喷吐出一片高温气浪,它开始不计本钱的消耗自己的身躯,一旦超过某个极限,就会彻底崩毁。这个时候,草灵的治疗源源不断的涌进他的体内,那些蜡泪烧成青烟消散,又有新的蜡油产生,循环不息。同时,明亮的火光也被黑色的叶片吸收,转化成光能,补充草灵的消耗。

    潘的蔓藤被火焰烧成灰烬,冰霜吐息也被热浪冲散,迎面而来的火海让他们的头发微微有些蜷曲,眼睛在明亮的火光中也睁不开了。

    李毅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自己的两个同伴还是太理想主义化,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战斗不是简单的实力堆砌就能决定胜负的。

    “那边的探索者听着,你们好好打,如果赢了,这里有五千金灵晶的彩头,不用担心自己的灵会死掉,这场战斗我不会让任何一只灵死亡,懂了吗?原本不论你们赢或者输,都逃不过死亡的命运,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有时候生的希望比死的恐惧更加能激发人的斗志,我需要你们的斗志来磨砺我的同伴,告诉这帮家伙什么才是残忍,怎样才能活下来!”李毅取出一张五千灵晶的支票,放在地上。

    那几个人探索者头脑嗡的一下就响了,热血冲上了眼眶,双目赤红,要么死,要么活着带着一大笔钱离开,心里的残忍,狡诈的计谋仿佛在那一瞬间彻底开放,眼前只剩下这场战斗,一定要胜利,用无数次生死之间的经验击败这些菜鸟。

    狄奥尼索斯感受到对方忽然一振的气势,心里感叹李毅对人性了解透彻,一下子就把他们激起血性,本来就很难对付,现在更加危险,万一输了,那简直就是耻辱,在自己愿意追随的人面前出丑,是他不愿去去想的事情。“我要赢,我一定要赢!”他心里这么说。

    荆棘鸟从高空中压迫下来,把攻击重点放在那只草灵身上,却一次次的被炽热的火墙逼迫回去,受了轻伤。他们目的很明显,对方的火灵如果没有持续治疗,就完全失去后继,到时候就可以轻易解决战斗,所以第一要务是将草灵解决。

    可是,数次突击都无功而返,火墙的冲击,草灵的自我修复能力,形成了坚固的防守,而刃灵不时的挥出一刀,配合火焰风暴,给安德路他们造成很大的持续伤害,那些油质的可燃物附着在身体上燃烧,很难驱除。

    “可恶,怎么这么难对付?!”狄奥尼索斯心里一阵烦躁,平时的时候,他总是设想许多战斗的场景,一边锻炼一边琢磨,虽然没经过实战,但是也读过很多学院前辈的战斗笔记,准备在实战中大展身手,可是面前的敌人却让他无计可施,他们还在游刃有余的时候,自己这边已经黔驴技穷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怎么办?”他向安德路询问。

    “跟他们耗下去,那只火灵在理论上只要接受治疗恢复身体,就能消耗身体换来力量,不过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能量之间的转换过程总有损耗,而且异种能量转换损耗更是成倍增加,最多半个钟头,那只火灵必定会超过身体能承受的负荷,崩溃而死。”他有些肯定的推测。

    “好,就听你的!”

    潘和冰霜飞龙收缩了防线,他们周围聚集起一片荆棘和冰霜笼罩的区域,不论什么进入,都会受到尖刺和霜冻的袭击。

    “真是听话的雏儿啊!我们在战斗中露出怎样的姿态,他们竟然信以为真!”米娅眼睛里闪过一丝得计的光芒,伸出舌头舔了舔红唇,像一只站在猎物面前准备用餐的豺犬。

    “炎流侵入!”

    那只熔融状态的火灵突然爆炸,火山喷发一样,铺天盖地的向他们扑来!收缩防御的潘和冰霜飞龙躲闪不及,被岩浆笼罩,一条条火舌****.着最后一层荆棘壁障和冰墙,眼看一点点融化,荆棘也逐渐碳化了,高温和硫磺气味熏得他们睁不开眼睛。

    空中的荆棘鸟见局势瞬间扭转,完全倾向对面,被对方掌握了主动。他尖叫着冲击下来,翅膀上亮起深绿色的光刃,这个时候由于火灵疯狂的燃烧自己的身躯,草灵要全力治疗才能勉强跟上,只要治疗一断开,火灵立刻身体崩解,荆棘鸟想要给予草灵凌厉的一击,最好将其斩杀,那样的话,战斗就结束了。

    果然李毅猜的不错,安德路和狄奥尼索斯过于想当然,以为战斗都是推断出的策略之间的对撞。

    荆棘鸟在接近草灵的一瞬间,忽然,一道刀光暴起,刃灵和他错身而过,身体翻转扭曲,避开锋利带着可怕速度的翅膀,切过他的腹部!

    要是在真正的战斗中,荆棘鸟在相对速度的条件下被如此锋利的刀刃割过身体,肯定会死于非命,不过一道三维盾凭空凝结,刀刃斩出一道火星之后便崩碎了。

    当然,荆棘鸟也失去了比赛的资格,被费尔德拎着脖子扔了出去。

    “怎么会!该死的,我们中计了!”安德路目瞪口呆,自己的注意完全被那只草灵吸引过去,谁知那其实是个诱饵,对方故意暴露出这个只要击败就会获胜的点,并且如愿以偿的让他们乖乖的上钩,却忽略了那只刃灵才是真正的杀招。

    “我不甘心啊!我们的实力明明和他们相差不大,为什么会输?为什么?该死的,大意了!”狄奥尼索斯懊悔不已。

    “我们当然会输啊,因为我们输了也就是输了,再怎样头儿都会保证我们的安全,庇护我们,可是,对方输了就是死亡,我们在和一群亡命之徒战斗!没有必死的觉悟,怎么会赢呢?外面的战斗已经不是输赢可以囊括的了,是生存和死亡的较量,听着,狄奥尼索斯,这不是比赛,就算剩下两只灵,也要和他们拼到底!”安德路眉毛一挑。

    “你说的对,我们在学院里和别人打的那些比赛,只要一方颓势就会认输,在外面的世界,认输就是死亡,就算剩下两只灵,也要给对面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他不甘心就此认输,把战斗中的失败视为最大的耻辱。

    可是,这个世界上不是凭借拼命的血性就能改变什么的,对方听到他们的讨论,只是笑笑,三只灵的时候尚且打不过他们,两只灵又有什么可能,这些常常在生死之间游走的亡命之徒,眼睛里露出嗜血的光芒,学院派什么的,他们向来是看不起的。

    火灵收束身躯,重新凝聚成形,它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持续的燃烧身体——治疗,对组织结构损耗是极其严重的,原本冲在第一线的它现在倒是可以休息一下,让刃灵主攻。

    “寄生!”

    “冰霜吐息!”

    蓝色的风雪席卷而来,一条条藤鞭挥舞,刃灵的动作在冰寒中滞缓,体表结出一层层的六角冰花,不过这个时候冰霜飞龙和潘的体力在之前的战斗中消耗不少,面对敏攻型的刃灵根本无法集中火力,冰层裂开,一道绿色的影子在风雪中拉开一道残像,挡路的藤鞭被纷纷切开,它的目标是冰霜飞龙!

    一层迅速凝结的冰壁出现在冰霜飞龙的面前,暗蓝色的冰面上布满奇异的树枝状纹理,这是上古的固化纹路,能增强盾的稳定性。

    “嘎吱!”一声刺耳的刮擦声响起,冰面被割开一道深痕,不过没有突破到内部,可是刃灵猛的肘击在刀背上,破开了防护冰层,冰霜飞龙完全暴露在它的攻击下!

    羊身人潘刚想去救援,可是地面上涌出密密匝匝的柔韧草叶,将他牢牢的束缚在地面上,一时间竟然挣脱不开,不是只有他才会释放荆棘类的缠绕灵术。

    “咔!”冰霜飞龙的腹部溅起一道血线,他悲鸣一声,骨子里的血性却被激发出来,上古的凶残生物,被击伤之后怎么可能想着找地方****伤口?他张开嘴巴,咬住刃灵,两只灵在地面上翻滚,刃灵爆发出一道道的锋利刀光,冰霜飞龙身上没过多久便伤痕累累,鲜血喷洒,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弥漫出去。

    李毅皱着眉头看着,并不出手阻拦,他感知到五百米外,一伙金级探索者往这边跑来,似乎是感测到灵力波动,想要加入战局,收渔翁之利。

    “哼,十几只金级初阶灵,两只金级中阶,阿尔杰,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李毅略一回头。

    不到一分钟,阿尔杰带着更加浓郁的血腥味回来了,将一些灵晶存单和黑暗岩城里的特产递给李毅,算算能有上万金灵晶。

    “呵呵,还是杀死同类探索者赚到的多,一个金级探索者,能有五千灵晶的现款就已经混的不错了,如果他杀死另外一个和他实力相当的探索者,那么身家就翻了一倍啊!”李毅很满意,按照惯例,阿尔杰在收获里抽头。

    那几个和安德路他们对战的探索者看了这一幕寒毛直竖,一只绿级高阶灵不费吹灰之力杀死那么多的金级中阶,初阶,这已经不是可以理解的范畴了,这是怪物啊!

    李毅的目光重新回到战局上,冰霜飞龙和刃灵在极为惨烈的互相撕咬着,轰击对方的躯体,就像在狠命的击打沙袋的拳击手,大蓬大蓬的鲜血喷洒,被寒气冻成血色的霜华,刃灵的左臂关节完全裂开,只有一根脉络勉强连着,而冰霜飞龙整个腹部被切烂,血肉模糊。

    狄奥尼索斯和安德路擎着泪水,双目赤红,这个时候,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只有胜利才能让他们的灵的血不白流。

    草灵和羊身人僵持在一起,另一边,刃灵却逐渐占据了上风,它忽然暴起,将冰霜飞龙顶在街边的门上,卸下自己的犄角猛地插在他的胸膛上面,冰霜飞龙还在挣扎,为此扯动伤口,更多的血流了出来,眼看就不行了,气息也来越弱,似乎刚才和刃灵激斗的时候耗光了最后的力量。

    “我听说上古灵一定要击碎核心才能将其杀死,嘿嘿,这只飞龙的核心在哪里?头部...不像,腹部...也不是,哈哈,我知道了,一定在颈部下方半寸的位置,我看这只上古冰霜飞龙的规避动作,几乎是以那个部位为中心的,而且,这位朋友的表情也出卖了你,哈哈哈哈!”獐眉鼠目的家伙看向狄奥尼索斯,阴险的笑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