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4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抱歉,一直保持这个样子很不美观,别人看了也碍眼,唉,我这样做是有缘由的,”丑脸叹了一口气,缓缓道来:“我有一个朋友,叫做阿加塔,是我还没成为探索者时的朋友,在我家乡那里。后来我被发现有探索者天赋,来到其他城邦的学院修行,时常会回去看望他,他的脸就是和我现在这样,是在一场火灾里烧伤的。后来,他结婚了,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出生的那天我亲自还为他的女儿洗礼,我也上算是半个牧师吧!”

    丑脸顿了顿,眼睛有些湿润,声音也沙哑了,“后来有一天,我再次回到家乡,可是,却看到了满地的焦土,两个探索者在这里大打出手,把一切都毁灭了,我跑到阿加塔家,他和妻子全都丧生火海,只有那个女儿还活着,昏迷不醒。”

    “我救下这个幸存的孩子,想要照顾她,可是她经历了这样的事情,精神受了刺激,情绪很不稳定,怕光,怕幽闭的空间,怕一切陌生的东西,根本不信任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我担心她会活不长,毕竟是好朋友唯一的血脉,就把脸烧伤,穿上她父亲的衣服,伪装成她的父亲照顾她,果然她没有抗拒,现在她的病好了很多,寄养在一个好心的农场主那里,每年都会去看她,我希望她平安一生。”

    米歇尔捂着嘴哭了起来,“原来,原来是这样,能有你这样的好朋友,阿加塔在天堂里也会笑着的。”

    夜风在怪石之间穿梭,摩擦出尖锐的叫声,如同魔鬼的哭泣,米歇尔虽说是坚强女性的典范,却也有些害怕,她死死的拉住丑脸的衣角,眼睛亮晶晶的,仿佛一只胆怯的小猫。

    忽然,风声将一些窃窃私语的谈话声刮进了他们的耳朵,这些话语被岩石和风撕扯,早已模糊不清,不过米歇尔却好奇心突起,开口道:“我想去看看,好像有人在谈话,是不是也有人和我们一样被这里的乱石困住了?”

    “算了吧,即使我们找到他们,也出不去,而且要互相提防,光天化日下尚且有为了利益的仇杀,现在暗无天日,那些人说不定还会觊觎你的美色。说到底,就是不安全。”丑脸皱了皱眉头,理智的回答这个世界上,人才是最危险的物种,比起海上的风暴,灵的袭击更加防不胜防。

    “可是,大家聚集在一起,可以找到出去的方法也说不定,再说,我们也可以和这些人组团,去神迹里也有个照应,你说不是吗?”米歇尔总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不过说实话,她确实不善于和别人打交道,策划一些计谋之类的,总是想当然,或许也是过于单纯的缘故,李毅才会帮助她。

    丑脸拗不过她,只好一起循声而去,辨别声音的来源这种事情交给感知敏锐的灵来做最合适不过,他们绕过弯弯曲曲的沟渠,眼前忽然开阔起来。

    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空地,中央有一盏噗噗喷气的油灯,样式古老,是一个下半身是鳄鱼的妇人手持铜壶的造型,熟识神话典籍的丑脸立刻认出这是上古时期尼罗河流域崇拜的河水神。神的铜壶里喷出明亮的冷光,把空地照的如同白昼。

    油灯摆放在三棱形的祭台上,很奇怪在这个地方,距离范思科城邦附近的黑石盆地里,有这么一个祭台。周围是十二个身穿白色长袍,袖口和衣服边缘都是散开的白线,好像裁缝的时候没有收口的男女,他们都是笔直的齐肩金发,面白如纸,五官清秀,如果不是女性的线条比较柔和,一定分辨不出他们的性别。这些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完美,十分的完美,轮廓的线条好像是按照最正确的比例分配的,蕴含着无上的真理,如果说人类是残次品的话,他们就是合格的成品,金发碧眼,身材匀称,只是眼睛里不带任何情感,像是人偶一样。

    这十二个人的额头都有十字架的烙印,左手戴着橄榄枝花圈,腰间别着银质的匕首,胸口绣着一只复杂的蓝色小鸟在紫荆花丛中飞舞的图案,似乎是一个神秘的组织,十二个人里,有一个头戴王冠的男人,看上是他们的领袖。

    “为什么会在这里,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想要干什么?真是邪异啊!”丑脸和米歇尔隐藏起来,窃听他们的话。

    这十二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年轻人,目光平视,好像没有焦距一样空洞,戴王冠的那个开口道:“神的意志不容亵渎,神已告知吾等,半年后,要降下伟大的意志,在此世界映射成形,需要一批义体,灵力感知度高,年轻者优先,此次遗迹开启,以及半年后的柯尔特杯都要遴选上等义体献给吾神,吾神不朽!”

    “吾神创造人类,人类理当为神效死,被选中义体不从者,杀之。”

    “如今世道崩坏,人类对诸神甚少敬仰,诸神降临,必发动末日审判,清理世间,让一切归于洁净。”

    “吾神不朽...”他们高声赞颂起来。

    米歇尔和丑脸不敢说话,这实在太诡异了,这些人一口一个吾神,说不定是一群狂信徒,完全把自己信奉给了神灵,就等于彻底失去了自主的意识。

    丑脸一直把这些完全一心一意侍奉神灵的人称为盲从者,但是盲从者却从神灵那里取得了超越人类的力量,他们不契约灵,自身就有很强大的实力,他们使用的力量不是灵力,也非自然的力量,而是从诸神那里加持的神力,十分古怪。

    “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米歇尔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来历,便问丑脸。

    “他们自称为神选之民,是神灵的侍者,这些人其实都是披着人类外壳的怪物罢了,很不好招惹,我们快走吧!”素来震惊的丑脸手心竟然满是汗水,他知道这些神灵的侍奉者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米歇尔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但是当她刚想离开,一个神选之民忽然转过身,看向这边,“有几只小爬虫,吾去将之净化。”

    “不好,被发现了!”丑脸就觉得一道极为强大的可怕意志扫过这里,他和米歇尔暴露无遗,对方显然要将他们当做窃听者来处理。

    这个神选者向着他们的方向走来,一步就跨过了上百米的距离,然后伸出一根洁白的手指,一点红色十字光芒亮起,接着恐怖的死亡射线迸发出来!

    “水镜!”米歇尔大惊,泰坦水灵凝结出一道水幕,想要挡住射线,可是这道红光强大的不可思议,直接穿透了水镜这个灵术,随即射穿了它的右臂,粗壮的手臂顿时断成两截,鲜血飙射!

    “快跑!这个怪物起码有金级巅峰的力量,距离红级也只有一步之遥,太可怕了,我们的力量完全不是对手,只有依靠地形甩掉他!”丑脸在危机关头显示出非凡的冷静和决断力。

    “对不起,我又犯错事了,不应该好奇来看的...”米歇尔鼻子一酸,几乎要哭出来。

    “现在不是说这些时候,等摆脱这个怪物我再惩罚你!”丑脸故作生气的责怪道,他拉着米歇尔飞奔起来,一个照面,这边最强的泰坦水灵就失去了一臂,他们之间实力的差距大到无法弥补的程度,所幸只有一个神选者对他们进行追杀,要是十二个人每人一道射线,他们就插翅难飞,直接湮灭成飞灰了。

    “渎神的罪民,死亡的惩罚就已经是对你们的恩宠了,你等的灵魂死后必然入地狱永受火炙!”神选者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两颗红色十字星从眸子里亮起,接着便是两道毁灭射线!

    “轰!轰!”岩石碰坏,坚硬的石质地面被扫出一道道的沟壑,如果被射线荡中,几乎是必死的结局。

    这个神选者不急不缓,始终跟着他们身后,似乎在享受追杀的乐趣,要让猎物在绝望中死去,这种高高在上玩弄猎物的心态让丑脸心里升起一阵怒火,羞辱的感觉在心里肆意蔓延,可是形势不比人强,回头与之交战几乎是必死的结局,他早已不是那种热血青年了,况且身边还有一个惊慌失措的米歇尔。

    “唉,我该怎么办呢?要是那个家伙在就好了!这样的死局,怎么才能破解呢?这次从神选者们的嘴里获得了这些信息,太可怕了,诸神的意志为什么会降临?难道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化,需要神灵出面才能维持稳定?有些秘密还不如不知道的好,对我没有任何价值却惹祸上身。”

    为了抵挡接连射来的死亡射线,他们的灵已经伤痕累累,神选者的手段近乎残忍,明明能够必杀,却避开要害,让灵在痛苦中失去身体的某个部分,听见他们的惨叫,米歇尔眼里噙着泪水,双手紧握,本来一片光明和自由的前路又变得惨淡起来,世界变化无常,朝不保夕,实力弱小的被轻易的屠戮,成为这个世界物竞天择原理的肥料。

    “女人,汝之肉壳资质上佳,若愿为吾神献身,可免汝不死!”神选者长袍随风鼓荡,翩然舞动,脸上显现出圣洁和神性的光辉。

    “做梦!我才不会让那什么神灵占据我的身体,抹杀我的意识,你们这些疯子,凭什么强迫别人的意志?”米歇尔当然不愿意。

    “拒绝吾神的荣耀即为罪,蝼蚁一样的人类,吾神创造尔等,赋予尔等智慧,生命和至高无上的形体,尔等却丝毫无反馈感恩之心,即为罪。窃听神使密语即为罪,尔等罪大恶极,特以吾神之名,将尔等净化!”神选者脸上还是僵硬的没有任何表情,可是无处不在的意志却让丑脸和米歇尔感受到那股带着不屑,惊讶的怒火,仿佛没有料到他们会拒绝。

    “这个混蛋已经把我们当成渎神者来看待了,可恶啊,这个人太强了,根本无法与之对抗,怎么办,怎么办!”丑脸心一横,决定自己挡住神选者的攻击,让米歇尔独自逃生,不过,米歇尔肯定不会抛弃他,就算死,也要和他死在一起,这就很难办了,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神选者似乎失去了耐心,决定结束这场追杀。

    他伸出手指,一点暗红的死亡之光亮起,没有再故意偏差,直接校正了角度,射向丑脸的心脏!挡路的岩石,灵的身躯,灵术凝结的屏障全部被贯穿,这相当于金级巅峰灵的全力一击,不是一些金级初阶的灵能够抵挡的。

    “不!”米歇尔悲痛的大喊一声,仿佛看见心爱的人倒在血泊中的场景,这个时候,一枚小巧的银色金属盾牌凭空出现在丑脸的胸口,盾牌八角,边缘锋利,表面覆盖着螺旋形的立体纹路,虽然是一道灵术,却好像真正的金属盾牌一样。

    “嗤!”神选者的攻击首次落空,红色射线弹射到一边,将他们身旁的岩壁齐齐切开,上半部分滑落下来,轰然坠地。

    “谁!”神选者循声看去,一个满头乱糟糟灰发的青年从牙齿般的岩石后面转出来,身边跟着三只灵。

    青年不仅头发凌乱且长,胡子也像鸟巢一样蓬乱,要不是明亮的眼睛充满年轻人激进的智慧,初次见面都会把他当做一个怪大叔,他的衣服也不怎么整洁,胡乱的套着黑色长袍,皱巴巴的长裤,高低不一的袜子。

    身后的三只灵卖相比他好多了,一只是金级高阶的钢灵,和粗壮的费尔德不一样,她线条柔和优美,通体银色,像是一个披了紧身铠甲的女战士,背后两对银色金属翅膀覆盖着平直的纹路,一看就知道不是装饰。

    第二只是一团明黄色火焰人,杂杂的烧着,周围的空气都被扭曲了,可是却感受不到热浪,似乎把全部的能量压缩到体内,第三只是披着岩石铠甲的猪状生物,体型庞大,像是一座小山。

    它们都是金级高阶的存在,气息连贯在一起,竟然完全压制了神选者。

    “唔,又闻到讨厌的神选者的气味了,你们这些神的杂碎,从开春来就骚动不安起来,难不成上面有什么意志要降临下来?每次你们都以为自己行事诡秘,不为人知,还真是自以为是的很啊!那些拙劣的掩饰早就被明眼人看穿了,这次又是为了什么追杀这位美丽的女士和这个...你的脸怎么了?哦,抱歉,我不该如此直白的说出别人的缺陷,我总是这样,看见什么都会直接说出来,老头子已经说过我了,可是我总是忘记,有些人听见别人说他的缺点就会尴尬,从而记恨,然后报复,反正人类,不就是如此。不过也有很多人,比如这位脸上有火烧纹的先生,看样子就是温和的人,对别人的眼光都抱着谅解的态度,还有这位女士,哇噻,你的****真大啊!又大又饱满,腰部收口像是一支完美的高脚杯!啊啊,我又犯毛病了,我的意思是我这个人话比较多,而且很混乱,你们说呢?你们会原谅我的吧?”这个人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末了,才介绍自己:“我叫保罗?安德森,来自黑泽学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