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4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几个蹲在墙角嚼烟叶的闲散男人瞪大了眼睛,以为看到了女神,他们穿着破了洞的鞋子,大拇指从洞里钻出来,黑乎乎的,和衣服的色泽几乎一щww..lā

    “怎么,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白痴,那是从城里来的,城里,你懂吗?以前我去城里的时候,那里的女人都是这样,穿着灰袍。”

    “胡说吧你,城里离这儿有上千里的路程,又要翻过十几座山,你怎么过的去?就凭一身的懒肉吗?”

    “是啊,是啊,那你说说灰袍底下的装束是什么?”

    “我真去过!那...灰袍底下是...‘维斯康蒂’,反正是一种城里人穿的衣服...”

    “唉,那样的娘们儿,要是能搞上一次,家伙烂了都值得!”

    浪荡的男人们眼睛如同饿狼一般盯着米歇尔,仿佛要将她吃下去似的,可是对方太过高贵,让人不敢生出亵渎之心,他们和她根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存在,理智告诉他们,来历不明的漂亮女人,最好不要招惹。

    米歇尔身后的男子面容丑陋,仿佛被火烧过,坑坑洼洼像是光秃秃的星球表面,不过他的眼神柔和,带着春天般的暖意,又有点小孩子的雀跃。

    “白玫瑰号已经没有了,船员也解散了,你还跟着我吗?”她低下头,声音越来越低。

    “嗯,我无处可去了,而且,不在你身边,我总是觉得孤独,再说,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丑脸的心砰砰的跳动着,“终于...解脱了呢!你要是让布拉斯那个无耻之徒娶走了,会痛苦一辈子的。”

    “要感谢那个神秘的面具人,他的灵用幻术遮蔽了布拉斯以及其余人的眼睛,都以为我已经死了,这样世界上就没有了米歇尔。没有枷锁的自由空气是多么舒畅啊!这样就彻底脱离家族了,还有,谢谢你,一直以来都在我身边...现在我也不是大家族的大小姐了,其实我也不在意那种身份啦,反正只要快快乐乐的活着就行了,心里面想的,总是如同梦境一样,既然能重新拥有自由,那么就要好好珍惜,过去无忧无虑的时候,总是感受不到自由的存在,就像是只有在窒息时才会感受到空气的弥足珍贵,你,你也一样,每天都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都习惯了你的身影,要是有天你不在了,我会心慌的。”米歇尔垂下睫毛,眼睛湿润了,从好看的脖颈涌出红晕。

    “我,我都在的,都在的,你是我不多的朋友之一呢!算上你和那个面具男人,我就有两个朋友了,对了,那个面具男人真是神秘啊,不知道什么来历,智计确实绝顶,真是个可怕的人物,所幸不是我们的敌人,不过也是在可恶,收取了双份的酬劳,如果还能见到他的话,我一定和他好好的喝一杯。”丑脸把脸别过去,看着天边的云彩。

    “只是朋友吗?”米歇尔悠悠的叹息一声,仿佛把世间最美丽的水晶摔碎在地上,让人为之心痛。

    “我们还是重要的同伴,一起度过风雨,不好意思,我把这个给忘了。”丑脸连忙补充。

    “笨蛋啊你是!怎么都想这些,你跟着我就没有其他目的了吗?比如...”米歇尔脸一红,声音变得细如蚊蚋。

    “确实没有其他的目的,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丑脸有些疑惑。

    “算了,”米歇尔生气的跺脚,脸上的潮红退去,“你有珍惜的人吗?非常珍惜的那种。”

    “那就是你喀,我很珍惜的人,最珍惜的人。”

    “有多珍惜?”米歇尔心里升起一丝喜悦,但是脸上却不表示出来,还是用淡淡的口吻问。

    “有一只小熊第一次去偷蜂蜜,被蜜蜂扎的浑身是包,却只偷出一小瓶,它把这瓶蜂蜜珍藏起来,后来又多次去偷,由于手段日益熟稔,被扎的也少了,它对比了一下,发现后来的蜂蜜都没有第一瓶香甜,于是更加珍惜第一瓶蜂蜜,只有在节日的时候才会少少的喝一点,怀念过往的生活,那只小熊有多么珍惜那瓶蜂蜜,我就有多么珍惜你。”丑脸结结巴巴的说出这个故事,一听就是编造的,而且很不熟练,看来他对于哄女人的方法知道不少,却没有实际用过,于是出了洋相。

    米歇尔察觉到这一点,有些欣喜有些惆怅,就像是偷拿邻家牛奶的小姑娘,想要把甜蜜喝下去却有一种淡淡的罪恶感。

    “那么,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吗?你也是不愿意失去我的吧?”她把笑容藏在丑脸看不到的地方。

    “为什么不能?我不想和你分开呢!只要你不嫌弃我相貌丑陋,不把我丢弃在一边我就很幸福了。”丑脸摘下路边灌木上的一颗嫩叶,放在嘴里吹起了乐曲。

    “现在我的愿望啊若是能实现那麼请给我翅膀就像鸟儿一般请在这背上装上纯白的翅膀吧......不存在悲伤的自由之空乘著风的双翼向前飞翔无论财富或名誉我都不需要请给我翅膀孩提时代的梦想啊现在仍然如此盼望著...”

    悠扬的哨声在傍晚的暮色中回响,声音清冽的如同泉水一般,不含任何杂质,丑脸的心里就像是最洁净的水,这泠泠的水声正是他灵魂的回音,也只要他这样的人,灵魂才会不染尘滓,没有被这个时代污秽。

    “我为什么要抛弃你?你对我那么好,更重要的是,这个世界上,就算是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因为互相拥有对方,就不会感到孤独了,船长,说说以后的计划吧,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很期待呢!”丑脸回答说。

    “嗯,春季末,大陆西北部范思科城邦附近山脉里的黑暗岩城会开放,我想去碰碰运气,这是诸多神迹里少数没有被大势力掌控的,而且危险度不高,每年都会开放,只有百分之一的人走不出来,不过奇怪的是,那些在神迹中生死不明的都是极其厉害的,非常强大的人物,好像神迹的本身在抗拒他们,而且神迹中能获得的对红级探索者来讲过于鸡肋了一点,这就导致高级探索者不会选择此处的原因,否则哪里有我们的份。”米歇尔取出一张地图,上面密密麻麻的标注了很多地名。

    “我也听说过这个神迹,据说里面有一些能对金级灵的进阶大有用处的药材,晶体,最惹人瞩目的是一种能永久增加灵防护能力的宝石——抗拒结晶,而且这种结晶是可以无限叠加的,或者说上限很高,如果是永久增加攻击能力,大概就会被大势力占领了吧!”丑脸很感兴趣。

    两人穿过傍晚慵懒的村落,柴犬的叫声响亮的在微凉的晚风中回响,远处有人挥舞着长鞭,发出噼啪的声音,天色渐渐晚了。

    远方传来伏尔加河的水声,顺着这条河一直往北,就可以到范思科城邦,泰坦水灵的庞大身躯占据了近乎一半的河道,轰隆隆的在水里飞驰,刚解冻不久,水面上还漂浮着些许浮冰的河水被排山倒海般推出去,岸边的红柳和桦树被强劲的水流连根拔起。

    “船长,你这样让泰坦水灵载着我们赶路,会不会让你家族的人认出来?他们万一看到了,肯定会察觉你的存在,我觉得这样很危险。”丑脸有些担心的问。

    “没事的,我们家族的那些人都不到内陆来,而且家族活动范围是在蓝海那边的岛屿,这里附近是北海,隔了几个洋流区域,海上的探索者,都以水灵为主,在大陆上实力会削弱的,他们是不会跑到大陆如此纵深的地方。”米歇尔伸手把额前的一绺发丝捋到耳后,河面上的疾风将她的裙裾吹起,如同一朵盛开的栀子花。

    丑脸被她身上的馨香弄得心猿意马,这股淡淡的,洁净衣物的香味混杂着女孩儿的体香,还有晚风和河水的味道,让人感觉干净而甜蜜,如果一个女孩既有美丽的资本,也着装简约,不打扮的花枝招展,这样的女孩一定是个好女孩。

    有时候幸福就是如此简单,两个人,一个世界,没有多余的言语,互相感受着对方身上的味道,温度,气息,被风吹起的发丝,一个不经意的眨眼,陶醉在相互接近的感觉中,一切都不需要用话语来解释。

    距离神迹开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尝到自由的味道的米歇尔像一个刚从室内解放出来,发疯似的奔向原野的小姑娘,要把全身的精力用完,直至瘫倒在地。

    她带着丑脸跋山涉水,摘取山间的野果,从泉水里钓鱼,狩猎麂子和香獐,亲手用强弓射杀刚从冬眠里苏醒的黑熊,简直像是一个快乐的丛林女王,月神阿尔忒弥斯的宠儿。这个时候丑脸就默默的跟在她后面,帮她扎露营用的帐篷,布置精巧的陷阱,从树底下掘出松露,用黄油在炭火上煎,就像他以前做的那样。

    范思科城邦也和达克斯曼一样,每年的特殊时期都会吸引大量的探索者前往,时间一过,便人去楼空,由于这样的特殊环境,没有固定的管理人员或者这些管理人员都是普通人,秩序在探索者聚集之后就会混乱不堪,拥有强大力量的探索者更加容易引发不可收拾的争端。

    米歇尔有一只金级中阶的水灵和两只金级初阶的水灵,丑脸则是三只金级初阶的灵,实力一般,他们也不是李毅这种半个月不见,实力暴增一倍的变态,算是大陆高阶探索者里极为普通的一个组合。

    “从地图上来看,我们距离范思科城邦还有几个钟头的路程,要穿过一片黑石盆地,大概是被神迹影响了,范思科城邦周围都是黑色的冰冷石头,寸草不生,这些石头坚硬无比,达到了绿级金属的硬度。”米歇尔拿出地图,伏尔加河从这片地区的边缘穿过,他们步行朝着目的地走去。

    周围都是黑色的巉岩,地面也凹凸不平,四处突起的怪石獠牙般龇起,天色渐晚,黑石盆地里黢黑一片,煞是吓人,他们自然不信什么神鬼之说,借着微薄的月光,想要穿过盆地,天亮的时分抵达范思科城邦,找个旅馆住下,睡一个白天。

    “你说会不会有匪徒躲在那些岩石的夹缝和阴影里,那可糟糕了,每年在这里团伙打劫探索者的劫匪可是很多呢!”米歇尔有些害怕的左顾右盼。

    “我们在大海上碰到的劫匪还少吗?你只是怕黑而已,不要紧的。”丑脸安慰她说。

    不一会儿他们便后悔了,黑石盆地的地形高低不平,顺着山势,避开拦路的岩石,他们早就偏离开始的方向,如果是白天还好,夜晚完全认不清道路,他们也没有空灵,可以从上方越过去。

    预计的时间早就过了,他们也放弃了在天亮前抵达范思科城邦的念想,携带的食物已经所剩不多,丑脸和米歇尔背靠着岩石,身旁点着一枚小小的蜡烛,微弱的火光把他们的影子投到岩壁上面,如同两只黑色的鬼怪。

    “好饿啊,可是没有食物了,水也剩下不多了,”米歇尔变得没有精神,胃里像是被抽空了似的,一阵阵的难受,四肢都无力起来,“都怪我计算失误,唉!没想到这里面就像个迷宫一样。”

    “别这么说,我也没有料到这里的地形这样复杂,谁知道这鬼地方不是直的一条大路。我这里还有一个小蛋糕,你吃了吧!”丑脸从怀里取出一块巴掌大小,包裹着油纸的蛋糕,透过半透明的包装,隐约可以看到一颗装饰的樱桃和淡黄色的奶油。

    “啊!”米歇尔心里涌起小小的惊喜,不过她随即又失落起来,“一人吃一半,好少啊!”

    “我不饿,你吃吧,你知道的,我向来都吃的少。”丑脸把蛋糕放在米歇尔的手心里,平时以他们的探索者身份,吃喝不愁,想吃什么都是很简答的事情,上等的料理,顶级菜肴唾手可得。现在穷山恶水之中,连一只动物都看不到,一颗普普通通的蛋糕就成了最大的诱惑。

    “我要是把它全部吃下去,会不好意思的,我们一起吃吧!”米歇尔咽了一口唾沫,把蛋糕掰开,率先飞快的吃掉了她的那份。

    丑脸苦笑一声,把剩下的收起来,“我真的不吃,一直是个素食主义者,在船上还不是吃昆布汤泡饭,再加上一点蜜饯就行了。”

    休息了一会儿,看着那只蜡烛火光挣扎了一会儿就熄灭了,他们才站起身,继续前行。

    还好天空中有北极星指路,他们不至于转一个大圈回到原地。

    黑暗中,两个人都静默无言,遇到周围压抑的环境,人就越不容易开口说话,大概是厌恶如此凝重的氛围,米歇尔打破了沉默,她小声的问:“我一直想问,你的脸究竟为什么会那样,你又是什么原因不去治疗,其实一个治疗灵术就能修复如初的,我好想看看你原来长什么样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