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4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所以现在有三条路摆在你面前,第一,回到原来的思维状态,第二,继续遵循人性的原则,第三,像哈辛托那样,隐居避世,没有任何原则,随心所欲。 ”

    李毅听了之后陷入沉默,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是第二种,虽然既不愿意承认,但是他自己清楚,他很孤独,思想上的另类让他注定缺少同类,和他能互相了解的大多是敌人,这是个戏剧性也是必然的悲哀。可是,如果选择了第二条道路,就意味着自甘平凡,沦为瞻前顾后的庸人。第三条路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为支撑,那么他就会重演密斯里的生活,人在做重大抉择的时候都会犹豫不定,力图把最好的结局规划到自己的未来里,李毅沉思着,又喝了很多的酒,他只想醉了,忘掉这些事情,所有的事。

    道路已经铺设好了,这是一次抉择,决定自己的未来,也就是命运的流向。

    “我不会再草率的选择了,去见见哈辛托吧,或许这家伙能给我一些好建议,毕竟都是活了那么大年纪的人了。”他站起身,酒精在麻醉他的神经,不过他没有抗拒,就这么醉醺醺的朝着哈辛托在红岩城邦里常去的那间酒吧走去。

    哈辛托一如既往的在吧台上喝鸡尾酒,他打扮成一个平民阔佬,白色西装,脖子上的金项链若隐若现,正在跟一个女人**。

    他听了李毅的述说后哈哈大笑,“你看见右边那个麦色皮肤的服务员了吗?她其实是个女性,酒吧的女服务员就是为了取悦男性酒客而存在的,但是她非要打扮的中性化,模糊性别,加上本来就瘦弱,****和臀部干瘪的好像老婆婆的嘴,因此没少遭受过领班的毒打,酒吧的女人不去吸引男人,让男人乖乖购买昂贵的酒满足炫耀的心思就是废物,可是,她一直坚持着男性化的打扮,因为她喜欢这样,其实有些事情很简单,只要心里喜欢,就去做呗,何必强迫自己,看谁不顺眼就杀了,想要的就抢过来,有什么道德可言,所谓的道德都是弱者用舆论压迫强者以此来自保的乌龟壳。”

    这是哈辛托的答案,他向来无法无天,本身的实力也强悍如斯,不过这不是李毅效仿得来的。

    随后,李毅接见了安德路,他成功的和冰霜飞龙签订了契约,这只幼龙蹲在他的肩膀上,随着他一瘸一拐的走路不时扇动翅膀,吐出白色的寒气,刚出生也是蓝级,一两个月达到绿级轻而易举。

    “如果是上古人神未分的人时代,顺从本心,用温和真诚对待别人也无偿不可,毕竟所有的人都心怀善念,敬仰神灵,事件没有疾苦和寒暑。但是现在的时代,哼哼,如果说人类之前的感情可以用温度来表示,过去的时代,人类之间像是太阳一样温暖,而现在,比冰还寒冷啊!父子兄弟尚能互相残杀,人类自己定下的道德,却被自己先打破了,那么这些道德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无情的从利益角度考虑呢!”安德路听到李毅的烦恼之后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态度很明确,颇像刚从密斯里走出来的李毅。

    多明戈的态度和安德路却截然相反,他认为人类会保持最后一点羞耻心,这点小小的羞耻把人类和野兽区别开来,也就是这么一点小小的羞耻,支持了整个人类社会不至于走向毁灭,所以他坚信用热心感化,能收到回报,自我牺牲的精神很严重。

    听着这些五花八门的意见,感受到他们关切的眼神,李毅心里一暖,他的意念也坚定起来,“人终究是不能孤独的存在,我不会看着身边的人因为我的优柔寡断或者无能而一个个的离去,如果有改变一切的能力,什么还能阻挡我呢?人存在的意义如果单独为了自己,那是多么的无聊啊!”

    回到学院里自己的住处,雨已经停了,到处都是水洼,寒意很重,却挡不住一两片鲜嫩的芽儿从树枝的分叉处钻出来,生命精致而浓郁的气息扑面而来。

    内心安定下来,李毅开始考虑以后的事情,如今阿尔杰已经达到绿级高阶,可以进行变异了,他的戒指里还有两块魔鬼石,变异之后的阿尔杰能有多么强大的力量,真是期待啊!

    李毅喜欢雨水,不管是连成一片水幕,水雾缭绕的大雨,还是淅淅沥沥,点滴到天明的小雨,都从内心深处升起亲近感,比起人类他更加相信没有丝毫情感的自然,雨水,植物,泥土,甲虫,这些不会算计他,没有**,按照自然的规律运转,当然就不会互相争斗,也就没有血腥和灭绝。

    可是他还是感到深入骨髓的孤独,雨水是没有生命的,或者有生命却没有思想,无法与之交流,心里的那些想法,也只有不会去思考因果,不会被本身的阅历所局限,能够仔仔细细的倾听,包容一切,美中不足的是它们没有任何反馈。

    每次对着窗外的雨水呆,心里尘封的枷锁便会打开,那些淤积的,灰色的想法就会被冲刷干净,从里到外都清爽了。

    “我想要得到什么?我从哪里来?我的归宿是什么?玛尼会不会忘记我?天空为什么会是蓝色?安德路的失眠为什么总是治不好......”李毅面对一杯咖啡,看着洁白的雾气升起,有些事情没有必然的因果,只是按照着惯性展,所以不知道在何处终止,也不知道它们的起源。手里握着的是一个人类的全部力量,就算是锻炼到极致,百米的度也无法突破九秒,无法承受刀刃的割裂,死亡短暂到一瞬间,一点小小的意外就会让一个成长了数十年,独一无二,有着自主思维的人类死亡。

    “脆弱不堪啊,这具身体,我的野心却一天天的膨胀起来,人的灵魂和**,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主导,意志可以如同钢铁,可以纯洁无污,可以如同巨人般顶天立地,肉壳却是一团血浆和蛋白质组织,伟大的灵魂,无穷的智慧,却只能局限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壳里,寿命也受到限制,衰老,疾病,死亡,这些日复一日的让人的身体腐朽,但是精神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衰颓。”李毅攒紧自己的拳头,感受着一点点的力量,这点力量连费尔德和阿尔杰万分之一都比不上,但是他的精神力量却恰恰相反。

    “诸神到底是以什么目的创造了人类?哈辛托说,生命最高层次的形态就是人形,很显然,神灵已经达到了那种层次,他们用自己的外形创造人类,所以人类不过是徒有最高生命形态的躯壳罢了。人类是套在灵脖子上的一把枷锁,为了强大,人类必须依靠灵的力量,故此,他们不断的捕杀灵,获取幼灵与之契约,而人类的寿命却是有限的,仇杀,疾病,意外,饥寒,都会限制人类活着的时间,灵也会随着主人短暂的生命过早的消亡,其实费尔德他们活过一个纪元都没有任何问题,而我却只有百年不到的寿命。”李毅心里升起一种悲哀,人类其实是被神灵利用,而且是不得不去接受这样的利用,为了强大的力量,为了财富,为了满足自己的**,所以神灵才给人类设计了许许多多的**吧?

    可惜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一直信奉的神灵是玩弄自己的黑手,用可笑的虔诚小心侍奉着,以为这大自然的恩赐都是神灵给予的,其实世界是世界,神灵是神灵,神灵和人类一样,都是这世界的寄生虫罢了。

    可是知道了这些又有什么用,他还是要按照神灵的剧本走下去,为了强大的实力奴役灵,神灵依旧高高在上,和人类永远相隔,就算人类毁灭,神灵又会造出新的一批填补这个空缺。

    所以说有些事情是没有因果的,只是按照这样的惯性去展,一遍遍的轮回。

    雨天同样也被阿尔杰喜爱,单调清凉,浑浊的世界也变得干净了,选择在这样的一个雨水充沛的天气里变异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由于之前费尔德做过示范,这次变异轻车熟路。

    依旧是五成的变异概率,大量的灵晶投入黑色的火焰里燃烧,李毅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烧陶瓷的工人,把煤炭填进炉膛里,要想烧出上好的瓷器就必须掌握火候。

    “我看,这家伙肯定失败,我蒙中了那五成的成功率,如果我们两个都成功的话概率是二十五分之一,那么他的失败率就是二十分之十九,唉,那和百分之百失败有什么区别。”费尔德扳着手指计算。

    “如果所有人都按照你这种方法计算,这个世界就完蛋了。”伊莎贝拉讥讽费尔德独特的数学体系。

    变异的过程持续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阿尔杰的黑色长袍镀满了白色的云纹,显得尊贵而优雅,原先灰蒙蒙的阴森气息消散不见,不过他的实力从绿级高阶跌落到绿级初阶,要想恢复估计要几周的时间。

    “这次变异就像是把身体里的杂志过滤出来,在雕塑的细部多加修饰,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境界,手法会更加细腻。”这是阿尔杰本人的感受。

    不知不觉中春天过去了一小半,鲜嫩的青梅,杏,都上市了,李毅和哈辛托在街边的酒馆看雨,水汽弥漫,湿润柔和,青梅泡在酒里,色泽碧绿。哈辛托喝一大口烧酒,吃下一个青梅,接着把果核吐到街上,有时砸中行人,他便哈哈大笑,当然招上一阵臭骂。

    “小子,我记得你以前是不喝酒的。”哈辛托捧着杯子,转来转去,透过玻璃看那一颗颗青翠的梅子,光线把梅子外形扭曲了,却遮掩不住它们的鲜嫩。

    “酒可以让我忘记很多事情,忘记了就不会痛苦,心里也会好受很多,不喝酒的人把心事都储藏在心里,像是铅块一样,不仅有毒,还会压垮自己。”

    “哈哈,你终于学会及时行乐了!这样的天气,果然就应该喝一杯烧酒啊!”哈辛托兴致高昂。

    “我说,你就在这里常住了?”李毅看看天,忽然问。

    “是啊,这里夜店的小姐都是上好的货色,这里的酒醇厚醉人,唉,只要你有钱,想干什么都行。”

    “瑟西贝呢,她好点了没有?”

    “唉,可怜的姑娘,估计一辈子都会是这样了,人类为什么会如此残忍的对待同类?干出这样的事情,还不如杀死她,在迷茫中度过一生,多么可悲!”哈辛托叹了口气,“你要找个心中有爱的人去照顾她,否则,我怀疑再过几个月,她的精神就会崩溃了。”

    “我带她去见一个人,那个人心里爱倒是很富足,正好现在他还没有什么生产力,就当是废物利用吧!”李毅喝完最后一滴酒,站起身,和哈辛托道别。

    瑟西贝胆怯的站在李毅身后,他敲响了多明戈的门,大鼻子正在训练他的灵,李毅给他也办了一张临时学生证,让他可以使用学院的设备训练。

    “李毅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大鼻子弓着腰,拿起架子上的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

    李毅把他拉到一边,跟他简述了瑟西贝的事情。

    “天哪,多么可怜的少女,你是把她托付给我吗?”多明戈结结巴巴的问:“我,我什么都不会,自己都,都照顾不来...”

    “你口口声声要感谢我,现在却被一个少女吓到了,这点忙都不肯帮,你是要让我失望吗?”李毅故作生气的样子。

    “不不,我一定能胜任的!”多明戈信誓旦旦起来。

    “这就好,我在红岩城邦里不会停留很久,要带着团队出去历险了,你和美狄亚在这里充当后勤工作和情报整理,同时你也要尽量提高实力,早日帮上我的忙。”

    “是,先生!”多明戈的脸上压抑不住的喜悦,逐渐有了力量,就想要尝试着去获取,去看看自己潜力和深度。

    “春天到了呢!”北海边陲的一座小镇,一男一女相继走过冰雪消融的街道,红砖黑瓦篱笆围成的房屋一间隔着一间,烂泥淤积在路中间,两边用稻草铺满,不时有一两只晃着奶.子的母猪从烂泥里啪叽啪叽的跑过去,身后跟着一群小猪,有的小猪加快脚步,赶上去叼住奶.头,被母猪粗暴的摔在泥里,红色透粉的褶皱皮毛被涂满了黑色。

    女人有一头海蓝色的短,面容精致,嘴唇微微向上扬起,淡淡的涂了粉色唇膏。脖子上的紫色珊瑚吊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她裹着一件灰袍,这身灰扑扑的打扮丝毫也没有遮掩她的风韵,不是从宽大的袍服下不时露出的妙曼曲线有一种别样的诱惑。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