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4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如果这是幻象,那么真的路易夏到哪里去了?”戈麦斯避开战斗中激起的灵力风暴和伊莎贝拉故意制造出的幻景,看到了极为可怕的一幕!

    费尔德直面路易夏,光是气势和精神上的压迫就让这个学院派少年探索者浑身抖,牙齿上仿佛装了弹簧似的碰撞个不停。≥网 > “呼!”大手挥下,抓住了他的脑袋,用力捏下!

    “啊!”路易夏惨叫一声,鲜血迸溅,身体猛的挺直,巨大的痛苦让他每一寸肌肉都像是被火钳夹住。

    “快阻止他!!!”戈麦斯倒吸一口气,让草灵动了攻击,一条藤鞭破空打来,一下子将费尔德的右臂斩断!

    路易夏气若游丝,头颅上五道触目惊心的指印,脑袋有一半陷了下去,颅骨完全裂开了,所幸脑内没有收到损伤,只是淤血和积液严重,只是差了一点点,差一点点他就命归黄泉。

    这时,李毅和他的三只灵同时冷冷的盯着戈麦斯,眼神阴冷的仿佛是夜晚的狼群。

    “你犯规了,这是我和他的战斗,你攻击我的灵,是什么意思?”李毅丝毫不畏惧对方是红级探索者和玛尼爷爷的身份,向前迈出一步,咄咄逼人起来。

    “真抱歉,我不想让他死,路易夏罪不致死吧?而且他只是一个孩子...”

    “我不需要听什么说辞,这个仇我记下了,你如果想要永绝后患,就现在杀了我,不过我不会让你就这么轻易的解决,如果随随便便就被红级探索者杀死了,我也活不到今天。”李毅是个极其容易记仇的人,戈麦斯如果选择和他火并,哪怕暴露朗基努斯之枪也要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朗基努斯之枪就是他最大的底牌,现在被空间戒指隔绝,就算是暗灵之王也无法感应到它的存在,如果拿出来就不一定了,这个比哈辛托还要强大的生命体如果降临天空学院,很难想象能活下来什么。

    “你是个极其可怕的危险人物,那样的眼神真让人心里寒,如果不是畏惧你的底牌和学院的约束,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你,不过你不要再想见玛尼了,她是不会和你这样的人物来往的!”戈麦斯严厉的看了李毅一眼,带着失魂落魄的路易夏离开了。

    路易夏感受到了无边的疼痛,以及百倍于此的屈辱,自己先前说的话就像是个可笑的小丑,对方强行顶着红级探索者的保护差点杀死了自己,如果戈麦斯遵守规则,不斩断费尔德的手臂,只是单纯的防护,那么他现在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他开始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一直以来坚固的信念支离破碎,就像那些一直坚信皇军不败的日本人被原子弹炸蒙了脑袋。

    费尔德捡起自己的断臂,接在原处,一阵治愈的光芒亮起,损伤的部位完好如初,他体内的那枚戒指又挥了作用,这次和玛尼爷爷的见面不欢而散,李毅转身离开,他要去见艾伦。

    第二天,李毅去找了艾伦,他在肯特家族建设在山坡边的城堡中居住。面前的古堡由灰色的厚重石砖砌成,四角的哨楼错落有致,沿着山势,犹如一头蹲在巉岩之上的灰鹰,沿路是嵌在岩石中的铁质阶梯,四周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光秃秃的透出死亡的冰寒来,即使是春天也不能让这座不满黑色岩石的山丘长出一颗青草。

    “艾伦那个家伙怎么住在这么阴森的鬼地方,和玛尼的爷爷谈崩了,想要见到玛尼只有通过他。”李毅披着风衣,冒着细雨往古堡门口走去。在他的心里,玛尼的地位一直很奇怪,不是特别想见到,可是如果见不到她又会心慌意乱,要看上一眼才能安心。而且,还要把瑟西贝托付给她,不能让那个小姑娘和哈辛托呆在一起,经常出入那些风月场所。

    一位绅士摸样的老管家接待了他,黑色的燕尾服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道,目光深邃,身上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像是一位普通的学者。他往城堡内偷眼看去,楼道深处,房间内外都笼罩着一片灰色的灵力,李毅猜测,在城堡的地下有一个巨大的灵力回路,结合地势,形成了主场的一部分,艾伦穴居其中,依靠主场优势,能胜过高于他实力的对手。

    递上名片之后,李毅静静的在门口等着,不一会儿,艾伦出现在他面前。

    “李毅小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寒意。

    “我...”李毅见到对方这个样子,心里凉了半截,他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开口道:“我想见玛尼...带了礼物...”说完,他都被自己慌乱的语气吓到了。

    “没想到不管生了什么都镇静得可怕的你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心慌意乱,真更让我吃惊啊!不过,你这样习惯于伪装的人做事情一定有更远的目的,想得到的更多,你接近玛尼想要得到什么?虚伪的家伙,我是不会同意她和你这样的人来往的。”艾伦的眼睛射出厌恶的光芒。

    “你,你说什么?你认为我接近玛尼是为了图谋什么吗?你以为我是那样的人?”李毅的震惊无以复加,在多诺可城邦的时候,艾伦明明是赞同他和玛尼在一起的,现在为什么变卦?到底生了什么?

    “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滚吧,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就杀了你!”艾伦转过身,留下披着黑色长的背影,三道强大的灵力波动涌起!

    血色飞龙和手执伯瑞阿斯冰霜之瞳的雪猿李毅已经见过,还有一只是通体仿若水晶的透明冰巨人,全都是金级巅峰的灵,三只组合起来,加上冰霜之瞳这样神器,可以战败红级探索者。

    “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挡我,你们到底想干些什么?还是说,你们在害怕什么?决定是否见我是玛尼的自由,你们这些自以为可以左右她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行使这样的权利?”李毅耐心已经被压迫到极点,他猛的抬起头,眸子里倒映出艾伦和他三只灵的背影,“都以为自己很强大就能决定别人的命运,我倒要见识一下,你所谓的实力。”

    “什么?”艾伦显然被激怒了,他伸出中指,扶了扶眼镜,身体挺的笔直,仿佛一根扎在地面上的长枪,“区区两个月,你从一只小蝼蚁一样的存在不过长成了大一点的蝼蚁,稍微感受到力量的飞涨之后,就妄图挑战巨龙的威严?既然你如此不知羞耻,我就成全你,彻底粉碎你的野望,让你知道真正的实力,不是过度膨胀的信念能够支撑的!”

    “头儿,你难道要用那个?”费尔德隐约猜到了。

    “为什么不呢?”李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褪下空间戒指抛给费尔德。

    “冻结射线!”雪猿捧着冰霜之瞳,催动灵力,一道白色的光束由一点微弱的光线突然扩大,海啸般的灵力铺天盖地的涌出来,城堡的外面完全变成了一片冰霜的世界。

    费尔德奋力撑起三维盾,风雪沉重的冲击在他的身上,“好可怕的力量!竟然压迫我到了极限,身体像是要折断一样!呃啊啊啊啊!”

    接连不断的爆裂声从费尔德的身上响起,他体表的锈铠纷纷碎裂,体内的那枚治疗戒指远远不断的涌出治疗的力量修补他的身体,一时间竟然僵持住了。

    艾伦的脸上现出一丝诧异,他挥了挥手,“集中攻击,穿透他!”

    冰霜射线陡然聚缩,凝聚成小指粗细的一点,蕴含的灵力却增大了几倍,费尔德大叫一声,退无可退,一柄十米长枪出现在手中。

    朗基努斯之枪沉重无比,他吃力的抓住枪柄,双臂死死的拉住枪身,身体一大半陷入了岩石中,冰霜射线直直的击中了粗大颚齿形的枪尖,这柄邪异的长枪就像一只沉睡着的怪兽,忽然被外来的力量激起,一股可怕的粉碎意志扩散出去,冰霜射线在意志中消散。

    “这是什么?!”艾伦大惊失色,这支十米长枪,粗犷野蛮的颚齿一大一小,上面粘着金色的神圣血液和灰色的暗色血液,光是流出这两种强大血液的存在就足以将天空撕裂,大地陷落,大海枯寂,让一切都毁于一旦,能刺伤甚至杀死他们的这柄枪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根本无法预测。

    艾伦没有听说过遥远的关于朗基努斯之枪的传说,只是认为这是一柄极为强大的灵具,他退后一步,收缩防线,不去招惹这柄枪的意志。

    “怪不得你有恃无恐,能以绿级高阶对抗金级,简直就是妖怪般的天才,你走吧,你应该知道,这柄枪虽然强大无匹,但是只要绕过它直接攻击你的本体,就不会激怒枪本身的意志,而你的灵度无法和我的灵相比。”他的目光移到别处,转身走进城堡,大门嘭的一声关闭了。

    李毅像是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他呆呆的站在原地,仿佛被当头泼了一盆凉水,这些根本不是自己真正的实力,他却厚颜无耻的拿出来,更加可笑的是,自己却没有驾驭它的力量。

    “我都干了些什么?明明弱小的可以,却不知羞耻的去找别人麻烦,呵呵,实力弱小就不要有些不切实际的野望,比起一个天才的名号,肯特家族更需要能够真正有实力能够独当一面的人物吧!”

    “头儿,不要这么想,不就是一个娘们儿么?漂亮的好女人多的是再找个不就行了?”连神经惯常大条的费尔德都看出了李毅的异样,连忙安慰道。

    “我真是没用啊,整天以为自己如何如何,靠着算计能猎杀强大无比的人物和组织,连红级的探索者也不放在眼里,这些都是自己欺骗的结果啊!我精于算计,实力却如此弱小,真是个可悲的笑话。”李毅跌跌撞撞的跑下山,回到红岩城邦里,找到一间酒吧钻进去。

    “给我一杯酒。”他沙哑着声音对服务员说。

    “要什么样的酒,先生。”

    “随便。”李毅就像是一个干渴至极的人,需要酒的滋润。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如此虚弱。”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冲动的用出朗基努斯之枪,随随便便就把最后的底牌揭开,就为了争一口气。”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丧失了信念,为什么...”

    李毅不明白,自己的内心到底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化,这种致命的,潜伏性的变化从一遇见玛尼就开始了,玛尼那种无伤害的温和更容易让人放下戒备,女性的柔软就在他心里悄然扎根,李毅若是个内心柔弱的男性,自然不会因此改变。可是,他的心坚硬的好像冰块一样,被温柔的种子扎根之后,一天天的生长,终于破开石头,挤出嫩叶,这就是种子的力量,加上一些事情的催化,包括和米歇尔以及丑脸的交易,如果不是照顾她,以免被自己牵连,李毅早就杀死布拉斯这个花花公子,逃之夭夭,诸如此类的事情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的心境,以至于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三杯冰凉的酒浆灌进喉咙,李毅躺在沙上,问阿尔杰:“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做?我到底该坚守些什么?我现在的思维很混乱,我不能为一个女人魂不守舍,如果放任这种心态愈演愈烈,遭遇大战就有可能因为判断失误陨落。”

    “头儿,依我看,你原本的个性是越来越趋于完美的,不带任何感情,纯粹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考虑问题。自从你庇护那个女人开始,心里逐渐被感化,顾忌到人类的道德和生命平衡的规律。这时候,矛盾就产生了,一直遵循前者,最终可以领悟神性,从至高无上的角度看待问题,也很容易成为那样的存在,而遵循后者,头儿你就会拥有很多人类朋友,享受到人类的社会性和集体性的快乐,互相用心灵温暖,我听说人类心灵天生就是残缺的,所以要相互交往,两颗心的缺口相合便能结合在一起补全,头儿内心的缺口估计和那个女人内心的缺口契合吧!用辩证的角度来看,心灵互相补全除了得到满足感和安全感之外没有更大的好处了,其实也可以归于**的一种,是心灵的****。喉咙干渴,就会渴望酒浆的滋润,内心龟裂,便渴望爱情的滋养,头儿,你归根到底还是一个人类,和大街上走的那些,坐在酒吧里的那些,学院里的那些都一样。”

    “你听说过一个故事吗?从前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男孩有很多漂亮的玻璃弹珠,而女孩有很多糖果,有一天,他们相约互相交换,男孩自以为聪明的没有交出所有的弹珠,他把最大,花纹最多的一颗藏了起来,但是事后想想,女孩是不是也把最大最好吃的一颗糖果藏起来了呢?于是,男孩晚上开始睡不着了,他总是想着那最大,最好吃的糖果,而女孩却睡的很安稳。我将这个故事的原因是,要是过去,你肯定认为这个女孩是个心机狡诈的人物,故意藏起来最大的那颗糖果,却很心安理得,连男孩的反应也算计进去了,而现在,你听了之后只会感动。”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