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4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误会了,那个消息是你治好我眼睛的酬劳,至于和玛尼见一面,纯粹是朋友之间的事情,和你无关。¤,”李毅认真的回答,面前这个老者是个货真价实的红级探索者,不过这不妨碍平等的和他对话,没人人可以让李毅卑躬屈膝。

    “我是玛尼的爷爷,也是她的监护人,在她未成年之前,行动都要受到我的约束,也就是说,你想要见她必须通过我这一关,对于这一点你有异议吗?”老者见李毅说起话来有板有眼,于是也开始认真起来,不愿意在言语上落入下风。

    “你说的没错,可是为什么阻止我们相见呢?我觉得她有选择朋友的权利。”

    “要成为玛尼的朋友,必须是十分优秀的年轻人,你觉得自己很优秀吗?你只是绿级探索者。”老者用力拄着胡桃木的拐杖,“天才我见过不少,像你这么自傲的可不常见,也许,你应该学会谦逊。”

    “我的谦逊在于不管遇见谁都与之平等的对话,而不是对强者单方面的屈服,心里所想便要付诸行动,否则就失去了存在意义,想要见玛尼,还要什么条件?”李毅的目光锋芒毕露,却有一种包容一切的深意在其中。

    “好一个年轻人,我只是想试试你的实力,我听说你越阶击杀的能力很强,我的第七门徒,路易夏,十五岁,金级探索者,想要和你进行一场公平的较量,如果你能击败他,那么我就安排你和玛尼见面。”老者露出狐狸般的微笑,看来他的真正目的在于此。

    “路易夏...”李毅大脑飞转,“这个叫做路易夏的人一定和玛尼有什么关联,是不是她的追求者?让我想想,这种情况大有可能,提出要和我角斗的要求,这只老狐狸也乐于见到我们之间的一战,想看看我的真实底细?不过金级探索者对付我还是不够看,除非三只都达到金级巅峰我才没有任何可能获胜,如果只是三只金级初阶,呵呵...”

    “是战斗还是切磋?”李毅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股阴沉的气息散发开来,“战斗的话,不流血就太扫兴了。如果是切磋,呵呵,我从来不干那种无聊的事情。”

    “你这家伙的攻击性真强,我可以安排一场生死之战,不过我不愿意看到两方损伤,如果有出现伤亡的可能,我的灵就会出手阻止,失势的那只灵会被取消资格,你看这样行吗?”他手指交叉,问道。

    “完全可以,在你的保护如果杀死那个人也不会追究吧?你可要看好了。”

    “当然不会,说实话,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实力吗?还是说你的绿级灵能突破红级灵的封锁?杀了他的责任我来付!”玛尼的爷爷有些不悦,李毅刚才的话已经有些冒犯的意味了,绿级的灵再强能到哪里去?要知道,绿级和金级是一道鸿沟,之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他自己绿级的时候对金级灵也只能仰视,能用绿级巅峰的灵赢金级初阶在哪里都是了不起的人物,李毅三只绿级高阶,成为探索者不过半年,在他看来,简直手无缚鸡之力。

    竞技的场所是在学院的地下一处隐秘的工事里,白色的红级金地板属覆盖了四面八方,占地三公顷左右,高度约为二十米。

    “哦,学院的地下还有这样的建筑物,权限也是红级的吧?”李毅四下观察,不多时,一个少年被带了过来。

    不得不说,这个少年长得英气十足,嘴唇上没有一丝髭须,脸上带着足够的自傲和骄纵,十足的学院派头,身穿订制的黑色制服,胸前端端正正的别着金级勋章,身后跟着三只气息庞大的金级灵,都是金级初阶。

    十五岁的金级探索者,这个身份已经足够让他和学院的高层平起平坐了,大陆的历史上也很罕见,人类普遍在八十左右步入死亡的墓穴,在十五岁就成为金级探索者,说明他有足够的时间晋升红级,成为真正的中流砥柱。

    李毅不愿暴露身份,带着笑脸面具,披着白色斗篷,露出带着蓝边的月白色长袍,费尔德懒洋洋的扒着手指头,时不时的扣扣鼻屎,伊莎贝拉趴在李毅的肩头,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懒散的感觉,阿尔杰藏在费尔德的阴影里,一点活着的气息都没有,简直就像是严重自闭症患者。

    两边的阵容对比,差距就很明显了,李毅就像一个勉强毕业都没有拿到学位证书的差生,而这个路易夏则是双学位的博士生。

    英俊的路易夏察觉到了这一点,他精心妆扮过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朗声道:“我以为敢于追求玛尼小姐,和我竞争的是一个风流人物,起码也是和我一个级别的天才吧?我还有些紧张,特意打扮了一番,没想到是个藏头露尾的家伙,还是个绿级探索者,我很钦佩你那种无知的勇气,想你这种无知无畏的弱小者我见过不少,但是如此无耻,想要高攀往上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你接近玛尼是为了肯特家族的财富吧?这么一个靠山,啧啧,你还想财色双收呢!”

    “这次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天才的实力,不论从外貌,修养,实力都远超于你,你若是有一点点的羞耻心的话,这个时候就应该掩面转身而去了,和我竞争,你一点希望都没有!”

    李毅听到这番话,有些不耐烦挥挥手,“话真多,可以开始了?”

    路易夏冷笑一声:“算了,你这样的人,就算是狠狠的打你的脸都不可能让你产生丝毫的羞耻之心,那种东西,你大概没有了吧?”

    “确实,羞耻心这种东西,我是没在身上找到过,不过像你这种油头粉面的花花公子,早就被玛尼判了死刑吧?”李毅反唇相讥,这一下确实切中要害,如同一根烧热的针扎进对方的心里。

    “你!你这个花言巧语的败类,别让我在学院外面碰见你,否则就会像那个李毅一样,焚尸后挂在学院对面!既然你找死,那么就如你所愿,攻击!”路易夏怒上心头,他在玛尼那边确实碰到了钉子,现在急想发泄一下。

    他的三只灵,一只双手呈圆锥形,围绕着金色电光的电灵,身体如同琉璃浇筑,表面光亮,通透性很高。一圈圈环状电弧潮汐般在体表涌动,不时放射出强大的电火花,声势很大。

    另一只是刃灵,四肢着地,像是远古时代的恐龙,前肢是两片锋利的节足,尾巴上也布满刀片似的尾鳍。

    最后一只是周围飞舞着风雪的冰灵,一柄宽而薄的冰刃悬浮在面前。这个组合是纯粹的攻击,高爆发,很可能在第一时间解决战斗,缺点是缺少后继,遇到持久战的,不能破开对方的防御就必输无疑。

    “让你尝试一下我可怕的组合灵术——冰舞飞霜!强电磁锥!乱刃斩!组合!冰舞电斩!”路易夏大叫一声,发动了攻击。

    李毅忍不住笑了出来,对方竟然还煞有介事的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三个同时发动攻击灵术,而且又都是近战,居然不顾探索者的安危就一起冲向这边,光凭这点就暴露出学院派的弱点,全是冲上去厮杀,探索者本身不算在比赛中。

    玛尼的爷爷皱了皱眉头,李毅身边绽开的三维盾结构古朴,是纯正的上古时代力量结晶,是最为合理的重叠三角结构,这方采取先保护探索者的策略和阵型让他感受到一股简约却可以有无数变化的杀意,一个是为了毁灭和杀戮的攻击,一个是为了击败而攻击,胜负在他心里已经分晓,他苦笑了一声,现在要做的不是看比试结果,而是尽量保住路易夏的命。

    风雪大作,一片片锋利的冰刃裹挟着低温霜冻朝这边袭来,白茫茫的暴风中一道凌厉的刀光缠绕着电蛇,向李毅这方压迫而来!

    事实证明,玛尼的爷爷猜对了,这比试从一开始就是没有意义的

    费尔德向前踏出一步,骤然加速,朝着着那一团旋转飞舞的组合灵术冲去!这个灵术是路易夏被称为恐怖绞肉机的原因,每场战斗,不,确切来说是竞技,他都会用这样一个灵术先手,对面如果实力较弱,一下子便会被粉碎,三个灵术结合在一起,确实声势浩大。

    “叭!”空气炸开一声响亮的音爆,一圈环状音锥从费尔德身上扩散。看到这一幕,玛尼的爷爷戈麦斯惊怖的瞪大了眼睛,一只金级初阶的空灵在飞行状态全力加速可以突破音速,借助了风的力量,是一种主场优势。这只钢灵到底是怎样的怪物?能达到如此的速度?这还是钢灵吗?他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那只红级的玳瑁岩灵。

    “那是上古时期的戈尔工钢灵,陆地的霸主,是和泰坦巨灵,上位巨龙分庭抗礼的怪物啊!而且是一个对抗一群,更可怕的是他们在每个时代都有足迹,从来不会因为天地剧变而灭亡。”玳瑁缓缓的说出费尔德的底细。

    戈麦斯严肃的打量李毅,仿佛是重新审视他一样。

    “漩涡!”费尔德将面前的灵术吸引过来,一拳打散!不论是跳跃的电流还是飞舞的冰刃,都被粗暴的蛮力击碎。

    路易夏目瞪口呆,以为是梦境,一只绿级高阶,轻易粉碎了他三只金级初阶灵的围攻?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难道这是一只披着金级巅峰灵外皮的怪物?

    李毅脸色一变,“杀!”他小臂举起,直直的挥下,如同手执一柄利刃,定夺别人的生死!浓郁的血腥气味仿佛已经散发开来。

    “这不可能,一定是假的,绿级高阶战胜金级初阶,我问过学院的教师,这样的情况理论是不可能的!是幻术,对,一定是幻术,都给我上,对手狡猾的很,不要被眼前的幻象欺骗,给我狠狠的打!”他癫狂的叫喊着,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大陆上怎么可能有这样恐怖的人物?天空学院的布鲁斯,被誉为当代的第一天才,也和他也交过手,虽然落败,但是自己感觉差距不是大到无法拉近。这也是他自傲的资本之一——所谓即使输了,但也赢得了对手的尊敬云云。

    李毅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和这个叫做路易夏的人较量,他还没有这个资格让李毅认真面对,阿尔杰他们也明白这一点,这场比试的最终目标是戈麦斯,只要当着戈麦斯的面杀掉路易夏,他就赢了。

    阿尔杰潜行,化作一道淡淡的影子逼近电灵,忽然刀光涌起,从对方的身体上划过,出手的瞬间爆发出的恐怖灵压直接激起了玳瑁的防护,一道石墙挡在了电灵的面前,“嘎吱!”

    刺耳的划玻璃声响起,石壁上溅起一道灿烂的火花,阿尔杰想要破开红级岩灵的防御是不可能的,不过尾割的效果直接透过岩壁粉碎了电灵的大半个身躯。

    “泥土治愈!”汹涌的泥土腥味弥漫,透着一股浓郁的药香,电灵残破的身躯本来在数秒内就会彻底瓦解,死亡,但是被红级治疗灵术洗涤,反而增长出来,恢复了原样。

    阿尔杰这个时候已经丢下电灵,出现在冰灵的面前,更加猛烈的“刺”发动,又是一道岩壁挡在面前,灵力刀刃由于用力过猛而崩断,阿尔杰也被弹开。

    “小子,虽然你强悍的恐怖,但是毕竟是绿级探索者,不可能跨越两个大境界突破我岩灵的防御的!别白费力气了,天才也是有限度的。”戈麦斯心里似乎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眼前的李毅杀意重的仿佛要凝结成水,在战斗中完全抱着致对方于死地的无情姿态,况且他们之间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说明这个少年控制情绪的能力十分强大。

    “死吧!”李毅忽然借助漫天飘飞的灵术掩护,来到距离路易夏十多米的地方,他取出火铳,对准了那个家伙的脑袋。

    “嘭!”枪声响起,戈麦斯大惊,这个时候让岩灵赶去救援已经来不及了,灵拼杀的战局距离探索者有两百米,他的岩灵可不是戈尔工一族,专注防御又能有可怕的速度。

    “刷!”红级草灵发动了,一道飞速生长的蔓藤墙壁挡住了子弹。

    “不对,那是幻象!”戈麦斯心脏一阵收紧,自己的判断竟然出现了差错,李毅对着一个幻象空放了一枪,自己却被这样探索者间亲自厮杀的奇异场景震惊,思维出现了短暂的停顿,本能的反应就是让距离最近的草灵去支援,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真是可怕的算计,连探索者的本身都算计进去,在场的每一个人或物都被他算计进去了吧?u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