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3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头儿...”他们都沉默不语了,安德路想到自己遭到薛西斯的报复和打击时,没有想到反抗,却胆小的龟缩进学院,这样的举动现在想起来丢脸至极,一味的逃避磨练,怎么才能拥有强大的实力呢?

    “哼,你一个小小的绿级探索者,有什么资格大放厥词?你就是那个他们口中的头儿吧?来的正好,把你也收拾了,薛西斯大人一定会重赏我们的!”追杀者感测到没有红级探索者的存在,胆子如同气球般膨胀起来,竟然想要连同李毅一起斩杀。

    “辱我头儿者,必杀之!”阿尔杰向前一步,黑袍仿佛被劲风鼓荡,他的身影忽然消失!夜间是暗影行者的天下,就像鱼儿在水里畅游,他们一族天生亲近黑暗,甚至能吸收来自夜晚的力量。

    “嗤!”一道血光飙射,金级初阶的岩灵头部被切开,里面粉碎殆尽,顿时殒命当场!

    没等他们来得及惊讶,第二道血光溅射在草地上,将晚风染上了浓郁的血腥气味。

    “不!不!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一个绿级高阶的灵为什么能够轻易刺杀金级初阶?”他们恐惧的尖叫起来,这些灵都是他们的心血,是精心培养多年的战士,也是他们获取利益的筹码和保持低位的基石,失去一只,自己的一切,实力,低位,财富,名誉,尊严就会崩塌三分之一。

    “求求你,不不要再杀我们的灵了!我们愿意献出所有的财富!求求你,饶恕我们吧!”哀求的声音没有让李毅有任何反应。

    “我杀一些人会犹豫,但是你们没有让我犹豫的资格。”他平静的回应。

    第五只,第六只灵也倒下了,没有知道刀影来自哪里又如何离去,只看见一道道美丽的血线在空中飞舞,血线落下,在地面上留下艳红色的痕迹,是一副血色骷髅。

    绝望像一头灰色的野兽,从两个探索者背后悄悄的靠近,用锋利的爪子按住他们的喉咙,带着倒刺的舌头****他们的内心,将最后一点求生的**啃食,他们瘫倒在地,目光浑浊而呆滞。

    两道血线从他们的喉咙下面划过,为骷髅画上一个格外艳红的叉。

    “太,太强大了,一只绿级高阶的灵毫无压力的杀死金级初阶的六只灵,同时让喷洒的鲜血在地上现出一个骷髅图案,这样多么强大的实力才能做到?要有多么残忍的心态,那只灵的内心估计被冰块还寒冷吧?”安德路想。

    解决掉追杀的探索者,李毅先在城中安置了哈辛托,可不能把这个恐怖的家伙带进学院,后果不堪设想,他还想在天空学院多混两年哩!

    又一次的咖啡会议,这次回到红岩城邦,一大堆麻烦的事情要处理,真像个烂摊子一样,李毅也越来越有领的风范,他用大拇指按压眉心,每次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都表示自己很困扰。

    “你们这个样子,还在我预料之内,缺乏危险的磨砺,是不可能有所长进的,安德路,你暂时隐藏一段时间,我会向理事会长申请一张空白学生卡,你可以使用天空学院的设备锻炼,而且,你们的第三只灵也要开始契约了。”李毅取出变异冰霜飞龙的蛋放在桌子上,又夹起几块方糖丢进面前的咖啡里。

    正在给咖啡加炼乳的狄奥尼索斯和喝清咖啡的安德路同时一震,如果说普通的幼灵在他们的感知力如同一朵小小的火苗,那么这只幼灵则是妖艳的火舌,吞吐着强大的生命力量,蕴含着致命的危险。

    “这是一只变异冰霜飞龙幼灵,觉醒了部分远古血脉,是我从冰圈深处获得的,你们决定一下,谁拥有他,嗯,当然,这不会白白送给你们,我会在你们的酬劳里面扣取。”李毅平淡的说。

    即使他的语气没有一丝波澜,把历经生命危险获得这枚蛋的经历一笔带过,安德路和狄奥尼索斯也能想象的出那种冰霜极地,李毅孤身奋战,靠着智慧和悍不畏死的决心取得蛋的过程。

    “这,这是你的东西,我们怎么能要呢?”安德路低下头,不再看那枚蛋。

    “不要用这种无聊的借口掩盖你的羞涩,这种羞涩我一直是以为虚伪的面具,遵循你内心的真实想法吧,如果你想感谢我,那么就尽量提高实力,让我能放心的把事情交给你们办,以后今天的情况我不希望再生了,一个团队被对方的两个小卒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李毅看着窗外的细雨,缓缓说道。

    “安德路,这种事情你就不要推辞了,以后空中的战斗就交给你办,这枚冰霜飞龙蛋非你莫属!”狄奥尼索斯真诚的看着他,“还有,之前你说的那番话很伤人啊!”

    “你还在计较那件事情,你不是知道我是不愿意牵连你进来才这样说的,我向你道歉...”

    咖啡会议开完,大家各自散去,安德路取走了那只变异冰霜飞龙的蛋,至于怎么与之契约,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他也不会有资格成为李毅的同伴了。

    “头儿,你就把那只龙蛋给了那小子?万一以后他反水...”阿尔杰有些担心。

    “是啊,那可是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抢到的蛋,怎么就这么随随便便给他了?给玛尼也好啊!”费尔德附和道。

    “濒临死亡的边缘还想着防止同伴牵连进去,这样的人,怎么会反水?至于玛尼,给她也是浪费,她和她的哥哥不一样,天生不是当探索者的材料,过分的善良更像是毒药,而且无可医治,”李毅闭目沉思,“但是一些大家族需要这样的人,用于对外交际,没有心机,良善就是她的筹码,而且,我很怀疑她这样的性格是被培养出来的,她的哥哥和爷爷都是不简单的人物啊!知道她天性如此,没有刻意扭曲,而是提供宽松的环境,不强求她去战斗,反而成为竞争家主的有力底牌。”

    “不想这些了,那是艾伦该操心的事,狄奥尼索斯和安德路,等在这里休整完之后,我要带他们去历险,从生死之间开辟强大的路径,披荆斩棘,让个人的意志磨砺出闪光之处。”

    “晚餐要和埃德蒙一起分享。”

    春季夜晚的冷雨,就像翠竹碧绿的嫩叶上抖落的水珠,清冷圆润,味道青涩。窗户外面的或红或紫的海棠展开了慵懒的花瓣,中间被水润湿的花蕊如同蟹膏一般深黄,窗台上添置了一盆水仙,根茎肥圆。

    “没想到你小子出去小半年,回来就有了如此的实力,如此多的奇遇,差点死掉吧?”埃德蒙看了一眼李毅,露出满意的目光,这个小子从一开始的柔弱无力成长为独当一面的探索者,只用了这样短暂的时间,算是亘古罕见的天才吧?不过既然被称为天才,说明还没有彻底成长,他全盛时期能有多强,真是期待啊!

    “是啊,见识到很多可怕的东西,真是,不可思议的奇迹生还。”李毅捡那些重点和他叙述了,比如暗灵之王,哈辛托,其余都是小事情,像拉萨罗,布拉斯这些,他在学院里查了账户,上面果然多出两万灵晶,看来他们还是遵守承诺的。

    “丑脸和米歇尔,他们最后会不会走到一起呢?真是期待啊!”他难得的下。

    埃德蒙放下手里的蜜.汁火腿,面色有些凝重,他不安的喘着粗气,似乎在想些什么可怕的事情,良久才开口道:“假如这个世界大乱了,你会选择隐退还是参与其中?”

    “这样看个人的实力了,如果那个时候我十分强力的话,一定会在里面搅风搅雨,如果还是像现在这样高不成低不就,只能欺负些金级探索者,我肯定找个地方躲起来,当缩头乌龟。大哥,你这样的人,是不会缩在这里的吧?”李毅大有深意的反问。

    “就算我愿意躲起来,学院是不会放过我的,那个时候就是我这种人派上用场的时候了,即使我不愿意也不可能。”他苦笑一声,喝下一大口酒,“像我这样受到学院庇护才能存活的人,生命已经不由得自己了。”

    “别这样的说,只要计划的好,到时候天空学院就没有了,只有你了...”李毅和他相视一笑。

    他们谈到肯特家族的事情,埃德蒙倒是不看好艾伦,“只是一时占优而已,他想要竞争过那些主脉的子弟很不容易,毕竟丰富的资源在那里,就是一头猪都能变成高手,而且家族的比试只是单纯的比赛,如果在现实里打生打死,他们一群都拼不过他一个,比赛就很难说了,裁判啊,算分啊,不是强势就能赢的。反正那些人会想出足够冠冕堂皇的理由击败他,我估计他自己也预料到了这样的结局,这只不过是个试探而已,为了增强自己的势力,吸引别的分支靠拢他们。”

    “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叫玛尼的姑娘了?如果看上了就对她好,哈哈,你这毛小子都没长全,小鸡.鸡都没长大就想这些事情!”埃德蒙开怀大笑。

    “是吗?你知道的,我这样的人,容不得半点依赖,心里一旦有了寄托,就会软弱,我的本性会产生免疫反应,甚至会...伤害她,为了保持精神的独立性,那个时候,请你阻止我。”李毅严肃的拜托他。

    “行,我知道你小子心里很畸形,追求那些固化的思维,精神上独立,有让人恶心的洁癖,你要是做出对不起那个女孩的事情,我肯定不会饶过你的!”埃德蒙爽快的答应了。

    接下来,李毅去看望了大鼻子多明戈,他经过坚持不懈的训练,灵力感知已经快要接近四十了,也成功的和一只水灵签订契约,这个变化让他欣喜不已,尘封已久的诸多野望也被点燃,想要在探索者的世界里施展手脚。

    “李毅老师,多谢您的拯救,否则我还在迷惘中痛苦挣扎,现在终于看到光明了!”他简直对李毅奉若神明。

    “等你有一天拥有金级探索者徽章再喊我老师,还有,你记住,这些都不是我给你的,是你坚持等到了这一天,如果你在之前暗无天日的时光中失去信念,鲁莽的结束自己的生命,那么也就没有今天的美好时光,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总有一天会看到阳光的。”李毅离开了他,这个小子的路注定艰辛,不过只要他不死,就一定会成为大人物。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美狄亚找到了他,他们坐在凌晨时分的长椅上,美狄亚低下头,欲言又止。

    “你妹妹的病,治好了吗?”李毅开口道。

    “还差...三万金灵晶...”美狄亚说出这个数字来的时候开始颤抖,如同被冰刺激了皮肤,“我...我没有办法了...”

    “这是三万金灵晶的支票,你拿什么作为交换?”李毅开出一张单据。

    “效忠,一直到死。”她回答。

    “成交!”

    又做成了一笔交易,李毅心情很是愉悦,不过不能让过分快乐的心情影响自己的睡眠,他回到自己的房子,喝了一杯咖啡就睡下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雨还没有停,李毅想去见见玛尼,不过,她现在在学院的重重保护之下,想要接近,就暴露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只好忍住这种思念,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仿佛忘却了这件事情。

    不过,一封传讯把他叫到了理事长的那里。

    “你带回来的消息很重要,内院的一位大佬要接见你。”理事长带着一副厚厚的老花眼镜正在翻阅宗卷,看到李毅走进来,抬起头,悄声对他说。

    房间右侧墙壁裂开,出现一道螺旋形楼梯,显然通往一个密室,李毅忽然想起来,他告诉玛尼,让她带回从埃迪多口中获取的消息,那个帝国学院关于增长灵力亲和度的药剂...那么这个要接见的他的人莫非是...

    他果然猜中了,楼梯末端连着的一座小室里坐着那个斜倚在龟背上满头蓬乱白的老者,虽然当时目盲,看不见任何东西,不过那样熟悉的气息他一下子就辨认出来。

    “你带回来的消息有很重要的意义,你想要什么样的奖赏?”老者眼睛眯起,目光藏在褶皱的眼皮下面,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再次见到老者的李毅竟然有些激动,不过他很好的克制了,微微躬身,回答道:“我想要和玛尼见一面。”

    “这不可能!”老者露出一丝愠色,一口回绝了,“玛尼是我唯一的孙女,肯特家族的高贵血脉,你有什么?能配的上她?”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