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死死的闭上了嘴,甚至咬伤了舌头,他清楚的知道,探索者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普通人怎么可能忤逆神灵?那是自寻死路的行为。

    “探索者,探索者大人!”他屁滚尿流的从床上翻滚下来,踢开那些侍女,跪倒在地,“您有什么吩咐?”

    李毅厌恶的看着这一团油腻的肥肉连滚带爬的来到自己面前。他拿出火铳,一枪打烂了肯特的脑袋。

    “我是来寻仇的,本来还想让你知道自己的死因,但是我仔细考虑了一下,您这样的大人物当时是不会知道我这个小人物的仇恨的,如果说出来你也不明所以,呵呵,其实,死的不明不白也有好处,那就是不必在死前留恋生命,没有遗憾了。”李毅对着肯特的尸体喃喃自语,仿佛肯特还活着一样。

    那几个侍女吓的颤抖不止,喉咙里出母鸡般的咯咯声,巨大的枪声也引来了卫兵,肯特府邸乱成一团,虽然整个肯特家族不是靠他一人支撑,但是他绝对是里面最粗的那根梁柱,倒塌之后便会有灭顶之灾。

    屠杀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阿尔杰飞收割着生命,枪声像是一盏黑夜中的明灯,把那些肯特家族的人吸引过来,然后在愕然中被接连杀死。

    “头儿,当初你受到了怎样的对待?这些人真是该死啊,竟然敢对头儿下手!”费尔德洗干净手上的血迹,周围摞起高高的尸堆。

    “不,过去我们之间并没有这么大的血仇,我之所以屠杀这整个家族,是因为他们对密斯的所作所为。这座城邦是供人们安居乐业的地方,不是当权者玩弄权术,施行暴.政的场所吗,离开的时候,我觉得这里十分污秽,现在好多了,清理掉最大的一个毒瘤。”李毅笑了,神色轻松不少,似乎满地的血污并没有让他有所不适。

    从肯特府邸走出,汤姆已等在外面,他的样子简直神采飞扬。

    “大叔帮你解除诅咒了吗?”李毅隐隐猜到了结果。

    “当然,太神奇了,他的力量和灵的力量简直不是一个层次的,越了灵力,达到另一种高度,你是怎么诓他跟着你的?”

    “偶然遇到,就同行了,只要不利用他,遇到酒吧夜店让他进去快活,就行了。”李毅神秘的回答。

    这个世界上的有些人并不相信巧合,常常用呆板的概率粗暴囊括它们,殊不知过去种种细节的契合,就决定了未来的生死存亡,巧合就如同神秘的上帝之手一般,常常让许多必然的事情落入意外,例如在某一个精密算计的某个环节上加一把小小的推力,从而让整个计划付之东流。

    红岩城邦外的旷野中,三个探索者正在飞快的奔逃,一个娇艳少妇,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还有一个只有一条腿,拄着金属拐杖,行动能力却丝毫不弱,强健有力的独腿猛的收紧,绷直时便释放出力量托起身躯,往前跳一大步,看来是个身残志坚,惯于锻炼的残疾人。

    “两位,真的很抱歉,”独腿人用沉重的语气说:“把你们拖下水了,这本来是我自己家族的事情,我确实也想一个人去面对,解决这个难题。但是,那个睚眦必报的混蛋竟然乘着家族混乱的空隙,借机想要干掉我,可恶!原本借助家族明面上的条令还可以与其周旋,在夹缝中间寻求成长,等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将其击败,硬碰硬的话,我也只有灭亡一途了,这次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遇到那样的事情...”

    “安德路,不要这样说,头儿临走的时候关照过我,要我和你共度难关,我怎么会因为一时的困难就抛弃你呢?我们可是要做一生一世的朋友啊!怎么会在这里丧命?我是要成为大6顶尖探索者的男人,要拥有极高的地位,这是我的野心啊!”狄奥尼索斯大声说道。

    杂草在凄冷的夜风中簌簌作响,远处的黑色密林中传来夜枭的尖啸,扭曲的枝干和怪异的树枝在地面上投射出魔鬼般的影子,大风扬起,这些影子便随风起舞,魔鬼也变幻出不同的形状。

    看着这般鬼蜮似的场景,安德路心里也升起一阵悲凉,“难道我们就要葬身此处?”

    人若是遇到平静的湖面,皎洁的月光,名山大川,心里早有死志的便会安详的结束自己的生命,把美丽的风景当成极好的归宿,但是这个荒郊野岭,满眼尽是枯草和漆黑树林的场所却激起了他心里求生的**,他,安德路,怎么能够死在这样一个被遗弃的荒地?

    “我们分开跑,他们的目的是我,狄奥尼索斯,你不要再执着了,虽然你说的都是些漂亮话,但是若是因为我的拖累,让你也殒命在此的话,我死也不会瞑目的!还有美狄亚,你是头儿雇佣来的,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呢?”安德路毅然决定和他们分开,即使自己被仇杀于此,得到一个凄惨的归宿,也绝对不能让别人受到牵连。

    “你是李毅大人看重的人,光是这一点就很不简单,也就是凭这一点,我不会让你死在这样的卑劣手段之下,我想看看你以后到底能成为什么样的人物,那位大人又能成为什么样的人物!”美狄亚的声音里依旧带着魅惑的沙哑,却投射出一股坚定不移的强大信念。

    安德路是肯特家族的成员,是分支的一脉,而且是那种比较偏远的分支,他的敌人,那个器量窄小的家伙却是强大主支的高级成员,本来,家族是严令禁止族员之间的相互仇杀。可是,艾伦的强势回归让家族乱成一团,甚至分裂成几个派系,争夺第一继承人的位置,那个人便趁机出动了两个金级探索者杀手,准备除掉安德路。

    纵然安德路老奸巨猾,在实力的绝对差距下还是如同以卵击石般没有任何抵抗力。

    美狄亚的金级初阶水灵成了这支逃窜队伍的主力,不停的释放出一个个的沼泽阻挡后面的追兵。

    “地牙枪!”追杀的金级岩灵动了灵术,“违抗薛西斯大人的意志就是死亡的开始,你们这些弱小的蝼蛄,怎么可能知道山岳的威严?”

    大地颤动,一根根尖锐的岩石倒刺从土里猛然刺起!安德路的荆棘鸟躲闪不及,被一下子贯穿翅膀,鲜血喷涌,其余几根地牙枪仿佛嗅到了鲜甜的血腥气味,突然围拢过来,要将荆棘鸟搅成碎末!

    “不好!”安德路惊叫一声。

    “流水屏障!”一道柔韧的水幕隔在了地牙枪和荆棘鸟的中间,粗糙的石枪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扎在水幕上面,却不能穿透,反而滑开到了一边,如同刺在一枚涂满油脂的铁球上面,大部分的力量都错开了。

    可是即便这样,荆棘鸟还是受了极其严重的伤,翅膀被地牙枪上面突然爆的强大灵力绞碎,体内至少三分之一的鲜血流失,如果刺中是腹部的话,它必然殒命当场。

    “再生!”羊身人潘的治疗灵术随即丢在了他的身上,翅膀断裂处立刻止住了血,新生的肉.芽飞生长着,不过这样的重伤不是一时片刻可以医治的好。

    “最后通牒,你们已经走投无路,放弃抵抗吧,我们只要安德路的人头!其余无挂人员我们不会伤害,如果你们能够协助我们杀死他,肯特家族会奖赏你们丰厚的酬劳,注意,是你们想不到的丰厚酬劳!两位,不要自误!”后面追杀的两个探索者大声喊道。

    “蹩脚的策反,你以为我会背叛自己的同伴吗?真是可笑,他们大概认为是人都可以用金钱收买的。”狄奥尼索斯嘲笑道。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们一个都逃不掉,你们快走啊!不要管我了!”安德路焦急起来,他忽然转头对狄奥尼索斯说:“小子,你把我当成同伴只是你的一厢情愿,我并没有要和你深交的意思,你别自作多情了,快滚吧!滚啊!你这个思想幼稚,行为可笑的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和我做朋友?你干嘛这么拼命?你干嘛不走!”

    “很可惜,安德路,我虽然思维幼稚了一点,简单了点,但是也听得出你语气里的焦急,你是想要自己去迎接灾难吧?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另外,你的话真的很伤人啊!”狄奥尼索斯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个样子不顾性命的保护我?你们不畏惧死亡吗?”安德路面色艰难的问。

    “我当然畏惧死亡,只不过畏惧死亡才能更好的活着,也可以说我热爱生活和生命,不过,有些事情,比活着更重要,即便我们失去一切,也不能丢失的,那就是自己的道德,一直以来坚守的东西,因为坚守,所以我才存在,作为一个与众不同的个体存在,一旦有一天放弃这个坚守,让道德受到污染,我就不存在了,即使苟且偷生也不能算是活着,那样和死亡有什么区别呢?”狄奥尼索斯的笑容里有一丝释然和留恋,似乎想把眼前的世界最后一次认真的欣赏,看到灵魂深处去。

    “看来这些人准备负隅顽抗到最后了,他们真是奇怪的人啊,这种情况,就算是亲兄弟甚至父子都应该互相背叛了,他们只不过是同伴而已,为什么如此拼命?”

    “管他呢,反正都是些不不容于时代的畸形,统统消灭掉好了!”

    两个金级探索者包围住他们,六只金级初阶的灵虎视眈眈,四面围住,强大的灵压往中间逼迫,像是要将他们碾碎似的。

    安德路苦笑一声,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生了,心里却被歉疚和暖意包围着,自己这样一个残废,竟然能有如此的同伴,真挚的情感不是暴力的胁迫或是金钱的收买能够获得的,弥足珍贵,可以让人心灵得到安宁。

    六只金级灵对一只金级灵加上一堆绿级灵,胜负已经没有悬念,即便他们爆出所有的潜力,也无法弥补这样的天壤之别。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不要悲伤,天底下不公正的事情多了去,我们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部分,谁也不能保证明天自己还活着,意外随时可以夺走他们的生命。不过,可不能让这些人轻易取走我们的生命,得付足够代价才行!”安德路眉毛一挑,目光凌厉如同刀锋。

    “笑话,真是笑话,你们以为拼死反抗就能让我们付出代价?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两个追杀的探索者放声大笑起来,似乎听到了什么十分可笑的故事。“罢了,让他们在临死之前感受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吧!你们下辈子再反抗薛西斯大人的意志也会是这样的下场!”他们狞笑着动了总攻,六道金级灵术同时释放,狂暴的灵力撕扯着荒凉的旷野,将覆盖着枯草的泥土绞碎,灵力乱流掀起一场小型风暴。

    “头儿会为我们报仇的,这些人决计逃不过头儿的算计,即使我们灰飞烟灭,头儿也会循着踪迹找到你们,把你们连同背后的组织全部粉碎!”

    “哈哈哈哈,真是笑话,你们这群乌合之众的领能强大到什么地步?”追杀者不屑一顾的嘲讽道。

    忽然,一道狂暴的气流搅散了追杀者的灵术,滚滚气浪推开他们,一艘棱角分明的钢铁浮艇从远处疾驶而来,像一道黑影般掠过荒原,骤然停在他们的面前。

    “这是...这是虎鲨级浮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可能,红级探索者的座驾,怎么会来到这里?是别的势力吗?莫非准备插手这件事情?”在这个无人的荒野中,把浮艇开进战斗区域,已经摆出了要插手干预的姿态。

    舱门缓缓打来,一个身穿月白长袍的少年沿着舷梯拾级而下,他带着一副笑脸面具,可是面具地下的那种冰冷彻骨的眼神却让人浑身直打哆嗦,三只绿级高阶的灵护卫在他的身后。

    狄奥尼索斯从这个少年的举止中看到一丝熟悉的气息,他哆哆嗦嗦的大叫一声:“头儿!”语气里充满了难以置信和欣喜。

    “呵呵,没想到我离开这么些日子,你们竟然如此狼狈不堪,真是意外啊!”李毅用手指着那两个金级探索者,“看来你们的进步还是太缓慢了,过着舒适的日子,每天的学院生活,已经让你们习惯于背着书包开开心心去听课,完成作业就有一种莫名的欣喜,你们的危机感,都被狗吃掉了吗?”

    他的语气十分严厉,没想到自己挑选,赋予厚望的同伴,竟然连两个金级探索者,六只金级初阶灵都收拾不了,反而被逼迫到了绝境,要不是自己恰好赶到,他们绝对会葬身这片荒野,自己以后的计划也要大打折扣,甚至造成环节上的脱离。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