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真的吗?他在哪里?”大表哥那仿佛万年不变的温和面孔也出现了一丝焦虑和期待。≯

    “唔,我们一进城就分开了,估计在哪个酒吧里玩乐呢!不要担心,我们一个酒吧一个酒吧的找,反正这家伙不会去什么高尚的地方。”李毅撇撇嘴,脑袋里浮现出哈辛托怀里坐着一个忸怩作态的舞女形象。

    “啊,哈,这位大人可是雅量非常啊!我和这个城邦的舞女们都很熟,你要是和我一起逛夜店,我绝对会把你带到最好的区,让他们拿出最好的妞让你挑...你这是什么眼神...”汤姆看见李毅一脸严肃而鄙夷的看着他,忽然想起他的年龄,于是尴尬的笑了笑,“哈,哈,这对你来说显然...太早了点...”

    “常年被女人和酒包围的家伙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李毅重重的点点头,用死鱼一样的眼神盯着汤姆的胯下不放,“你那里,不会已经烂掉了吧?”

    “喂,小家伙,你懂什么女人,懂什么酒?男人,除了这点快乐,还能剩下什么?酒能滋润人的**,女人能滋润人的灵魂,光靠些图册啊,手啊,是解决不了生理问题的。”汤姆似乎找到了说辞,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看来你连内心都烂掉了,你这个腐烂的人,离我远点!”李毅毫不客气的讥讽道。

    两个人一起去寻找哈辛托,今天天气晴好,淡蓝的天幕上一丝白云也没有,太阳却不显得耀眼,金色的阳光如同绸缎一样柔软,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只有在春季才有那么几天。

    “你这次回来,想要闹出多大的动静?”

    “所有和肯特有关的东西全部毁灭,我要让这座城邦在大火里焚烧三天三夜。”李毅用拇指按了按眉心。

    “杀气真重啊!可是,你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被强烈的憎恨驱使着的行动必然是粗暴的,毁灭性的。这只是座凡人的城邦,禁不起探索者的折腾。”

    “你想要保护它吗?甚至与我为敌?”

    “是的,或许普通人在探索者眼里如同蚂蚁一样弱小而可笑,但是他们冒着酷暑严寒,一点点用双手堆砌起城墙和房屋,开辟荒地,凿开山石,把脚下的石砖铺上去,你想,无数人多日的努力,一个小小的灵术就能毁于一旦,你看看这些切口平整的方砖,这些浮雕和墙壁,要多少人,多少天的精心修葺才能完工,毁坏它们,是多么让人心痛的一件事啊!”汤姆想要阻止李毅可怕的想法。

    “嗯,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如果头儿按照你说的做,岂不是很没面子?”费尔德出质疑。

    “天哪,这样无聊的自尊心!”他诧异了。

    “汤姆,别听他瞎说,你说的有道理,我降低范围,只杀死和肯特有关的一切人,条件是你上次救我的人情算是还了。”李毅低下头数自己的手指头。

    “罢了,罢了,那个暴君,死了也没什么,可是,她的女儿,再过两年就到了花季的年龄,那种不成熟的风韵真是迷人啊!”汤姆的脸上露出一丝羞涩。

    “...”李毅仰头看着天空,半晌,才开口道:“我想...你和那个家伙倒是可能谈得来。”

    他们不知不觉已经转过半个城邦,西亚占地并不太大,只能算是座小城邦,从这头逛到那头半个钟头就绰绰有余。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群人,中间的一个在大声讲述着什么,闹闹嚷嚷,一部分人群神情激动,举起手呼喝着。

    “嗯?为什么会这么热闹?之前我听你说过什么宵禁和公共场合禁言之类的,怪不得街上人很少,但是这些人...我们去看看,到底生了什么。”李毅对汤姆说。

    “我有不好的预感,这些笨蛋城邦人,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吧?你看,围拢的大多数是青年,唉,这个年纪的人啊,都是些自以为知道的很多,容易激动,整天想着改变社会,改变时代,消除不公,把口号喊的十分响亮,群聚起来更是精神十足,期望他人注视自己或过度爱好自己,因拥有而感到比其他人优越。实际上什么能力都没有,只剩下被洋葱熏过的神经和一张嘴。东正教把这些冲动描述为‘致命的激情’,真糟糕啊,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汤姆担忧的说。

    人群中间的青年是一个身穿白色托加,裸露半边手臂的年轻人,大约二十多岁,赭黄色短,面容刚毅,头上戴着象征自由的橄榄枝,正在激昂的说着些什么,走近之后便能听到了。

    “...尽管沉默代替了谈话,言语却总是保持着他的力量,言语提供了表达见解的方式,而真相是这个城邦的有些事情不正常的可怕,对吗?残暴,不公,歧视和镇压,在这块土地上,你们曾经拥有过反对的自由,有过思考和言论的自由,而现在你们拥有的是胁迫你们就范的审查制度和监视系统,这是怎么生的?这要怪谁?当然有些人要背负比其他人更大的责任,他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他义愤填膺的说着,双手在空中比划,当然有些人被他漂亮的言辞和不顾一切的激情鼓动了,高声应和着,面色通红,就如同人隔着胶皮触摸高压电缆,幸运的没有被电击而死,心里升起一种触禁的快感。

    忽然,从街那边传来整齐的哐啷声,那是制式铁甲的交鸣,地面在沉重而密集的脚步声中颤抖,“轰!轰!轰!轰!”

    “是黑甲卫!快跑啊!”

    “天啊,那是肯特手下最残暴的一支编队,据说被赋予了当场格杀的权利!”

    人群乱成一团,朝着相反的方向奔逃,那个刚才还在激情洋溢的讲话的年轻人,吓的脸色惨白,“骗人,骗人的吧!怎么会因为这个就出动黑甲卫?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

    可是,另一边的街头也出现了这些带着沉黑色圆锥头盔,身披重甲的卫兵,他们浑身笼罩着杀气,是上过战场,手里沾过血的士兵,不是那些每天无所事事,喝酒赌钱,喝醉了回家打老婆的城卫军。

    “奉肯特令,非议者,杀之!”黑甲卫整齐的喊起来,手中的长枪重重的戳在地上,出巨大的震响。

    那群刚才还激动不已的人现在俨然成了丧家之犬,整条街两头封死,街上的住户哪里敢开门,死死的锁住房门,不让外面的人进来,一两个手脚灵活的想要爬上屋顶逃生,结果一柄铁枪破空飞来,嗡的一声,将他扎穿,钉在屋顶上,这个家伙一时还没有死,痛苦的挣扎着,肺被贯穿之后,血涌进气管,慢慢的窒息而亡,手指在砖瓦上挖出一道道血痕,指甲也崩掉了,惨不忍睹。

    血的味道散开,凄厉的尖叫让许多人当场屎尿湿了裤子,哭喊着求饶。那个‘致命激情’的年轻人被众人围在中间,不是为了保护他,而是要将这个把他们拖进死亡深渊里的罪魁祸活活打死。

    “丑恶的人性啊,在绝望中互相残杀,统治者把最锋利的宝剑用来对付自己的子民,混乱的思想让人失却了判断的能力,我终于理解神灵毁灭人类的心情,看到肮脏的东西,总是习惯性的厌恶,然后扫入垃圾堆,就像清理房间一样。”李毅冷眼旁观。

    “要不要帮他们一下,密斯本来人就不多,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我会寂寞的。”汤姆摸着额头问。

    “你想要我救他们,能不能找个不那么蹩脚的理由?”

    黑甲卫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围拢,如同黑色的潮水从街道的两端涌入,中间的空隙越来越小,窒息般的恐惧像是绳索般勒在那些人的脖子上,慢慢收紧,人的身躯在钢铁组成的黑色潮水中必然会被搅成肉末。

    肯特的残暴可见一斑,没有审判,没有听证,只有血腥的镇压和屠杀。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黑甲卫们,暴君的意志在左右你们的行动,让你们的枪尖对准城邦的居民,这些人里面或许就有你们的叔侄父辈,有你们的儿女子孙,暴君在命令你们毁掉自己唯一守护的东西啊!你们的梦想就是屠杀自己的袍泽,自己的亲人吗?暴君的贪婪是永无止境的,他需要更多的鲜血才能满足,这样人有什么值得追随?战士们,放下你的枪,卸下你们的盔甲,回家去吧!”

    李毅的话似乎有魔力一般,这些人听了纷纷丢盔弃甲,流着眼泪离开了,嘴里用最恶毒的言语咒骂肯特,铁塔般的壮汉哽咽着如同小孩一般。

    “太无耻了,你竟然让幻灵影响他们的神智...”汤姆看出了端倪。

    “否则要怎样?杀光他们吗?”李毅耸耸肩,“我可不想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先找到哈辛托处理你的诅咒问题,然后再去干掉肯特。”

    “说的也是...”

    人们目瞪口呆,以为是梦境,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痛哭流涕的,有疑为神灵的,不过他们都转眼之间跑的无影无踪,大街上变得空无一人。李毅和汤姆转过两个街口,终于在一间不大的酒吧里找到了哈辛托,这个家伙把袖子捋起来,一杯杯的灌着醇酒,和一个摸样艳丽的交际花扳手腕,一边搂着一个小姐,旁边几个女人在用吸管摄取迷幻剂,脸上露出醉生梦死的神情。

    把汤姆带到这里他的任务就结束了,剩下的事情就要靠汤姆自己的本事,他也不喜欢烟和酒的味道,所以就没有在这里逗留。不出李毅所料,这两个人臭味相投,相谈甚欢,一副相见恨晚的摸样。

    接下来,李毅就要去见见这位密斯的最高统治者,用血腥手段维稳的人物——肯特,凡人的政权在探索者的眼里如同蚁穴,弹指便能毁去。

    肯特的府邸就在眼前了,他站住脚步,仰望这座宏伟的建筑,那一百二十级的坡台,竟然是一整块巨石雕刻而成,旁边林立着上古凶兽和神灵的浮雕,串联起来就是一个个的故事,如赫耳墨斯智斩百眼怪,阿耳戈号起航去寻找金羊毛等等,仔细的欣赏完这些精美的大师工艺,李毅拾级而上。

    门口是两个高大的兵卫,有着北方极地的血脉,身披重甲,如同山岳,粗糙的皮肤上长满长毛,手中持枪,很是威武雄壮。

    李毅经过他们的身边,径直向着这座宫殿的内部走去,在伊莎贝拉的掩护下,这两个兵卫只觉得一阵轻柔的风飘过,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我见了血之后,杀意就会减弱,我怕一路杀到肯特面前,杀意就所剩无几了,让那些肯特家族的内部成员白白跑掉,所以杀戮要从内部开始往外面肃清,”李毅微微一笑,“我不是嗜杀之人,那些喜好杀戮的还给自己立下很多规矩,什么妇孺不杀,老者不杀,其实他们的目的已经很单纯了,就是要见到鲜甜的血,用这些规矩让自己的杀戮行为变得似乎有了一些正义感和理智,哈哈,真是笑话!”

    肯特不知道死亡渐渐毕竟,他此时正躺在一张黄金浇筑的大床上,这张床有五米的长宽,上面铺着厚厚的羊毛毯子,最上面包裹着一层金色丝绸,昂贵的波斯地毯覆盖了整件屋子,角落里燃着异国来的神秘香料,洛可可式的小天使浮雕在屋子的四角,围绕着屋顶上的维纳斯的画像。

    四五个华丽打扮的少女穿着轻纱,半遮半掩,妙处隐隐可见,娇声低吟着围绕中间一个白胖的老者。

    老者穿着白色滚金边丝绸睡衣,皮肤白嫩的如同女人一般,那些随着人的年龄增长的老年斑和皱纹一点也没有,李毅还是从他目光中掩饰不住的苍老和对日复一日生活的疲惫中看到了他的真实年龄,金钱可以买来神奇的驻颜药物,可以让你食用最上等的食物,可以让无数美女为此倾心,却无法延长哪怕一丝一毫生命。

    那些所谓的长寿之法,不过是自我催眠和骗术罢了。

    “你是谁?!”肯特一惊,直起腰身,他看见一个身穿月白长袍,脸上带着笑脸面具的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他,从来都生活在别人的仰视之中的他顿时不悦起来,常年沉迷于女色和醇酒的浑浊眼神露出一丝威严的凶光,那句“贱民,还不跪下”的话就要脱口而出,他突然现李毅身后的三只灵。

    肯特不是探索者,但是身居高位让他了解到不少有关探索者的常识——能够具现出来,让普通人也看到的灵都是绿级以上,三只绿级的灵,说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绿级探索者。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