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3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了,你在海外探索者联盟身居高位,一定有不少关于天空学院的消息,还有大陆上其余的势力,都一一道来吧!”李毅越发感兴趣,给他倒上一杯咖啡,“不用着急,我有的是时间。”

    “天空学院的核心我只知道是一个十字议会,有四位议长大人,还有,你们,哦不,他们的空骑团是空战里面最强的一支部队...”贝伦克尔喃喃的说下来,如同自言自语一般,半个时辰之后,他有些口干舌燥,端起咖啡一饮而尽,忽然,脸上浮现出沉痛和不舍的表情。

    “这...咖啡,有毒吧?”他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是啊,你知道我是天空学院的人了,我怎么可能放过你,就算我放过你,那位大人也不会放过你的,你犯了告密罪,如果我不杀你,他就会用约柜将你杀死,灵魂永受折磨。”李毅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低沉,像是为好友送行,贝伦克尔瞳孔放大,翻身栽进海里。

    “各位,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就离开吧!”李毅站起身来,这次收获丰富的像是做梦一样,三个红级探索者的全部财富!不过他看都不看一眼看,就把它们交给了哈辛托,“我寸功未立,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你倒是不贪心,确实,你非常阴险狠毒,但是对身边的人却非常友善,心思灵敏却行事低调有些木讷,很好,在你这个年纪已经算是老奸巨猾之辈了!”哈辛托直白的说出来,他把灵晶拿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拨给李毅,“毕竟是我惹下的祸事,牵连到你,这些也是你应得的。”

    “嘿,出记忆化石了!”费尔德惊叫起来,他剖开烤熟的红级灵,取出一些晶体。

    灵死亡之后,他的大师级以上的灵术会在头部凝聚成一枚记忆化石,别的灵融合这枚化石就可以得到这种灵术。

    “唉,真可惜,大叔他杀死这些红级灵的时候破坏的是头部,凝聚出的记忆化石破碎了许多,现在只有四块能用了!”他苦着脸,摆弄着这几块灰色的柿饼状石块,上面有一层天然的奇特纹路,这纹路里蕴含着灵术的奥秘,是灵死后最珍贵的结晶,“大叔,你上次欠我的赌债就用这个还了!”

    “好啊,这东西你要就拿去呗!等下继续梭哈,阿尔杰也会玩牌了,我们四个人...对了,伊莎贝拉你变个人类美女的摸样,那样才好看,不要老是猫的样子。”

    “你去死。”伊莎贝拉平静的拒绝了。

    “一枚幻系的化石,一枚刃系的化石,还有两枚水系的化石,该死的,怎么没有钢系的?难道钢系真的没落了吗?”费尔德分辨了好一会儿,失望的把幻系和刃系的给伊莎贝拉和阿尔杰,水系的扔给了李毅。

    “这有什么?等回到学院,我拿水系的和学院换钢系的,你就可以用了。”李毅结果记忆化石,这些石头触手冰凉,十分沉重,上面盘旋的莫名纹路,有一股摄人心魄的魔力。

    李毅等人又开始上路了,座驾也换成了虎鲨级的浮艇,速度快的夸张,反正烧掉的红级灵晶由哈辛托出。

    “哇!这可真高级!”哈辛托躺在柔软舒适的真皮座椅上,按了一个按钮,音乐响起,后面有东西突出来按摩后背,一杯冰镇的雪莉弹出,晶莹透亮,上面还插着一片柠檬。

    李毅可没兴趣看他一个个的调试这艘浮艇的功能,伊莎贝拉和阿尔杰同时开始融合记忆化石,吸收里面大师级的灵术。

    梦幻般的光晕从石头上泛射出来,氤氲的蓝色光芒一闪而逝,接着石头溶解成点点滴滴的蓝色幽光融进他们的身体,一明一暗的光辉闪烁着,过了大约半个钟头,蓝光散去。

    “成功了吗?”李毅有些紧张。

    “当然成功了,我领悟的是古式?重斩,这是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斩之奥义,无所不破,无坚不摧!”阿尔杰气息一变,一股厚重的意志迸发开来,在李毅的感知里面他变成一柄无锋钝刀,“重斩!”

    刀影直直的挥下,目标直指费尔德,费尔德大叫一声,撑起三维盾,却听见“咔嚓”一声脆响,防御碎成两截,胸口也出现了一道裂痕,不过瞬间就复原了。

    “哼,上次从拉萨罗那只蝎子身上弄到的生命戒指,就算胳膊断了也能飞快的再生,你还嫩着呢!”他哈哈大笑。

    “我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如果把你砍死了,头儿肯定会减少我的工资。”阿尔杰坐下来,开始洗牌。

    “继续吹,没事,继续吹,我不介意的。”

    伊莎贝拉觉醒的是‘超范围感测’,这个灵术很耗费灵力,不过可以感测到方圆一千米的范围,李毅这才知道对方是怎么在这茫茫大海里搜寻到自己的。

    “如果使用阿克琉斯洞察之瞳的话,消耗双倍的灵力,能探测到三千米范围的区域。”伊莎贝拉说道。

    记忆化石里蕴含着海量的精纯灵力,他们也从绿级中阶突破到了绿级高阶,追平了费尔德。

    “太棒了,实力一点点的上涨,真是让人快乐的一件事,这艘浮艇速度飞快,我们快要登岸了,不知道这是大陆什么地方的沿海,我要下船确认一下方向。”

    “该是回天空学院的时候了,不过之前要去一趟密斯,解决一些夙愿,离开这么些时间了,还真是怀念啊!”李毅的脸色阴霾的如同六月的天气。

    为了防止再次被海外探索者联盟的人追杀,李毅换上一件月白色长袍,脸上的面具也换成了简单的笑脸图案。

    在海边的一个小小村落里,李毅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这里是庞贝城邦附庸地界和乌瑞亚城邦附庸地界的交界处,一个名叫拉莫多的村庄,大陆通行地图上有标注。确定了位置和方向之后,李毅便全速前进,沿着贺米尔大陆上最大的内流河向着密斯进发。

    很多人功成名就之后,不甘心锦衣夜行,总要搞出一番声势来荣归故里,李毅这次回乡却是要掀起一场血腥的杀戮,当初不公平的审判,种种侮辱,如今都要讨回来。

    李毅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他也没有兴趣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有什么遥远的故事,自己又是怎么从一有记忆起就开始乞讨,领取城邦的救济金过活。这些都不重要了,过去的事情...谁去管呢?他又不是那种风烛残年,每日饭后散步的老叟,那样的人才需要回忆,他们已经没有未来了。

    他想起那个地下监狱里的老者,那个******,他干枯的手和厚重柔和的声音,以及那句“我?我只不过说了该说的话,做了该做的事罢了,有些时候,即便知道残酷的后果,也要站出来,否则,你会良心不安”。

    “良心不安啊,良心,什么时候又能安宁呢?算了,想着些沉重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意义,去把一切都结束了吧,如今的我,也拥有这样的力量了!”李毅眺望烟波浩渺的水面,目光如同钢铁般坚定。

    即便归心似箭,也要忍受漫长的旅途,一天之后,他们来到了密斯。

    “李毅小子,没想到你还喜欢怀旧,我的故乡早就沧海桑田,不知道沉到海底哪个旮旯里了,唔,我要去喝一杯,顺便看看这个城邦里的姑娘漂亮不漂亮。”哈辛托找了间酒馆钻进去。

    记得上次离开的时候是仲夏,现在俨然是初春天气,半年之隔,这里却有些陌生了,那条延伸进森林的城外白石子路,上面的枯草冒出细嫩的新芽,他走过那些熟悉的街道,他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没来由的厌恶和害怕,似乎是畏惧这些熟悉的感觉,这种温馨的,回归之后的暖意,仿佛有了它们坚硬的内心就会变软,他害怕起来,背倚着冰冷的青石砖墙,大口喘着气。

    “不行,我心里不能有任何依靠的东西,我不是女人,更不是弱者,心灵一旦有了依靠和寄托就会脆弱不堪,我必须保持独立,只相信自己...”

    “头儿,你看起来状态很不好。”阿尔杰担忧的说。

    “走,去杀人。”李毅脸色一变,朝着独裁官肯特的府邸走去。

    经过一处十字街口的时候,一个瘦削的年轻人和李毅碰面了,这个人穿着灰色的亚麻布长袍,腰间挂着一柄象牙匕首,看上去很是清爽,眉毛细长而直,眸子天生带着浓郁到化不开的笑意。

    “我们又见面了,李毅,我知道你会回来的,”年轻人身形颀长,他微微弯下腰,面对李毅,“你准备毁灭这里吗?”

    “大表哥,说出你的来意吧!虽然过去你曾经救过我,但是我不喜欢对我可能造成威胁的人或物,如果让我察觉你有别的想法,我就会当场杀死你!”李毅语气里的寒意不像是假,这个人和别的城邦居民不一样,和那些官员,探索者,都不一样,在李毅心里,他的神秘程度甚至在埃德蒙之上,并且更加不可预测,辨别不清是敌是友。

    “你出去了半年,成熟了很多,眼界也开阔了。对了,说实话,当初即使不是你,我也会去施与援手,我和你不一样,救人纯粹是随性而为,我们站在这里交谈实在太显眼了,独裁官肯特最近颁布了公共场合禁止言论和十二点宵禁的命令,我想,还是要遵守的好,这样吧,我们去咖啡店里找个包厢。”大表哥温和的回答,似乎对李毅的戒备和威吓视而不见。

    即使谈话的场景转换了,李毅也不会降低自己的戒心,他看了一眼咖啡,并不去喝,又冷冷的看着大表哥,看他能翻出什么花样出来,阿尔杰和费尔德一左一右护卫在李毅面前。实在不行,他们还有哈辛托这个强大无匹的后援。

    “唉,时代变化的真快啊!”大表哥感喟了一句,抿了一口咖啡,皱了皱眉头,放了很多放糖进去,然后歉意的一笑,“我喜欢甜食,看来这样的环境也不能让你放松,还是你问我答吧!这样的方式可以让你找到一种主导地位的感觉。”

    “确实,我需要这样的主导地位,我不喜欢生活在别人的算计里面,那样很不舒服,既然你肯配合,那么我相信我们之间的谈话会是很愉悦的,”李毅微微有些满意,他开口道:“你的真名是什么?”

    “汤姆?克鲁斯,你可以叫我汤姆。”大表哥双臂交叠,放在桌上,像个正在听课的小学生。

    “告诉我,当初你知道我是探索者的事情吗?如果知道,你当时的想法是什么?”李毅敲了敲桌子。

    “嗯,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一下子就问到重点了,我不介意和你坦诚,”大表哥微笑着张开手臂,“当时我确实感知到藏在你眼睛里的幻系幼灵和你的探索者天赋,这样的组合说实话,我听都没听说过,人和灵共存,达到一个奇妙的平衡。所以我放弃了外界干预,让你自己去寻找自己的道路,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施与援手,甚至是左右你的人生,你都会不自觉地抵触甚至反抗,你的精神有洁癖,容不得半点欺骗,我说的不错吧?”

    “呵呵,”李毅笑了起来,“真是个有趣的人,我愿意相信你,不过,我的问题还没有问完,你不介意我继续多问几个吧?”

    紧张空气渐渐缓和,李毅用调羹舀起几块方糖放进咖啡里,又加了奶。

    “我也喜欢甜食,人生本来就苦涩无比,犹如青柠檬。喝点咖啡还不加糖,岂不是最后一点乐趣都没有了?”他说。

    “你既然有灵力感知能力,说明也是一个探索者,那么,你的灵呢?为什么不护卫在你的身边?”李毅疑惑的问。

    “你看我的样子很年轻吧?其实我驻颜有术,已经快三十岁了,很久以前,我刚成为红级探索者,意气风发,以为天下之大,什么地方都可以去了,可是,在一处神迹里沾染上邪恶的诅咒,只要我的灵一靠近我千米之内,我的头就会痛的跟针扎似的,过去的仇家一个个找上门来,我只有逃到这个地方,过着半隐居的生活,不过也不瞒你,我的灵都在世界各地帮我寻找治疗诅咒的药方。”汤姆面色有些苍白,他皱着眉头,用细长的手指按住太阳穴。

    “诅咒?我倒是有个办法。”李毅想了想,开口道。

    “唔?你有破解的方法?”汤姆眼睛一亮。

    “这次我在外面结识了一个大人物,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弹指杀死三位追杀的红级探索者,是史前的老怪物了,不过你知道的,他不能对我唯命是从,我把你引荐给他,能不能解除你身上的诅咒就靠你自己了,”李毅低声说,“既然你开诚布公,那么我也拿出一些诚意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