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头探索者眼神阴冷,不停的摩挲着手腕上的数珠,浑身上下都散出危险的气息,周围的探索者纷纷站开,躲避这个野兽般的家伙。网 ≥

    利巴尔多瞅着光头探索者,很是不悦,对方的气势太过凌人,既然是聘请来的,就该好好的干活,那么凶恶的眼神摆给谁看?据说残忍狡诈的狼就是眼白多,眼仁少,这家伙看起来就像狼一样的野兽,不好压服,万一...

    他心里盘算,眼珠转动起来,请来的这些探索者,都是养不熟的狼崽子,不过那只塞壬还要依靠这些人对付,只有虚与委蛇一下。

    “喂,你叫什么名字?”利巴尔多冲他略一点头,露出一个自以为是友好的笑容。

    “你可以叫我维尔德,有什么吩咐,先生?”光头男子把目光转到一边,用靴子踢了踢礁石。

    “他用脚踢那些礁石,是不是对我不满?”利巴尔多面色阴沉下来,“这个家伙真是无视我的存在啊,要不是接下来的合作,我一定会杀掉你的灵,用靴子踢你的脑袋,让你知道尊卑贵贱,三只金级初阶的灵就想挑衅我的威严?不过,你也时日无多了,等解决了塞壬,我不会介意顺带解决你的!”

    在远处观望的李毅却有点摸不清光头探索者的底细,他不可能不知道利巴尔多的实力,却毫不在意,难道有什么隐藏的手段?如果有隐藏的手段,他三只金级初阶的灵实力远不止表面那点,那么看来剿灭塞壬的过程中,他是不会就这么按部就班的帮助外事部的这些人,应该有自己的想法。

    “那个利巴尔多也是个极为多疑的人物,面前的这几个探索者,包括身后的两个副组长,他都不信任,呵呵,看来他只相信自己,这样等于自我孤立起来,别人都成了他的假想敌。”李毅用望远镜一个个的观察这些探索者,推测他们的实力和心理所想。

    薄雾散开的时候,他们出了,虽然每个人心理都有各自的心思,但是讨论战术配合却是毫不含糊,他们明白,接下来面对的敌人可不是一盘散沙的队伍能对付得了的。另外就是摸清对方的底细,好有个准备。

    “他们出了,我也跟上去,浑水摸鱼是我的老手段了,这次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李毅招呼他的几只灵,准备干活。

    “好嘞,海妖塞壬,话说她们在上古时代行动就很隐秘,我的传承记忆里有些关于她们的记载,都长的奇丑无比。”费尔德不管生了什么他都很兴奋。

    “按照你畸形的审美观,塞壬一定美若天仙才对。”阿尔杰说。

    “哼,你别做梦了,质疑我的审美观?我告诉你一件上古秘闻,曾经有一个暗影行者,一直坚持着和我们一族不一样的审美观,最后他自杀了,因为其实他心里想的和我们一样,只是为了赌气,唉,娶了一个丑妇,生不如死啊!”费尔德盯着阿尔杰看。

    “喂?你这是哪门子的上古秘闻,分明是你瞎编的。”

    “是吗?”李毅惊奇道:“这个故事早就烂了,很早之前我就听说过的。”

    “喂,头儿,真是瞎编的啊!”在李毅的帮助下,费尔德终于用舌头赢了阿尔杰一回。

    利巴尔多带领着船队,绕着巴托鲁双子岛的北岛沿岸搜寻,来到一处峡谷,这里礁石遍布,船只根本无法通行,而且明显是条死路,峡谷呈V字形交叉在一起,严丝合缝。

    “就是这里了,你们看见没有?这个峡谷露出水面的部分确实是封死的,但是水底却有个大洞,能够通到内部的溶洞里,只要把水抽干就行了,都准备好棉球塞在自己的耳朵里,塞壬的歌声对灵都有一定的影响,更别说是控制人类了。”利巴尔多命令道。

    “真想听听塞壬的歌声是怎样的,伊莎贝拉,有什么方法可以既听到歌声又不受控制?”李毅撕下衣服的一角,准备塞进耳朵里。

    “让听过的人唱给你听。”伊莎贝拉冷冷的回答。

    利巴尔多有一只金级高阶的水灵,高两三丈,体内蕴含上古海龙的血脉,头部覆着蓝色的透明铠甲,沿着侧线分部许多锋利如刀的鳍,普通的金级中阶灵根本无法与之争斗,比他们强大了数倍不止。

    “呼!”它鼓动腹部,将峡谷附近的海水一下子吸入,水面忽然下降,露出利巴尔多所说的那个洞口,一群人蠢蠢欲动,却都不敢第一个上前。

    “维尔德,你在前面带路,我们掩护你!”他命令道。

    “一般第一个进去的当然会最先遭遇攻击,吃力不讨好,一旦受伤,别的探索者即便是盟友的关系,也会欺凌你,直到你的鲜血流尽。就像鲨鱼群中,只要有一头鲨鱼受了伤,流出一点血,它的同类就会一拥而上,将其分食。这个维尔德是不会同意的吧!”李毅推测,不仅是他,所有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好,听从您的吩咐!”维尔德做出一个让众人大跌眼镜的举动,让自己的三只灵,带头走进洞穴内。

    “天哪,他这是愚蠢得不知所谓还是真有过人的实力?”李毅震惊了。

    其他探索者也不好多说什么,跟着他走进岩洞内。

    他们忽然齐齐的屏住呼吸,眼前的一切是在是太震撼人心了,这个宽阔的地下溶洞从几十丈的顶部,到地上的石钟乳,都涂满了厚厚的一层绚丽的色泽,那是用贝壳碾碎制成的颜料,缤纷艳丽,宛若琉璃。

    石室中央,有一大一小两只张开的贝壳,里面是靛蓝色的纯净海水,躺着一大一小两只人鱼,就像是童话里的人鱼公主那样,和人类相差无几,淡蓝的尾巴,洁白细腻的皮肤,粉紫色的头上别着海星,全身湿漉漉的,常年泡在水中却不会皱,反而愈光洁细腻。

    “费尔德,以后不要把你屎一样的审美在我面前提起,这两个分明是艺术品一样美女,天哪,她们得值多少钱?我终于知道她们为什么会灭绝了,美貌就是一种罪过啊!”李毅感叹道,“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得到那只小贝壳里的塞壬幼灵,那只美丽的小人鱼!”

    “头儿,你不觉得这样拆散她们母女是种很残忍的行为?”伊莎贝拉忽然出质疑。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那种无聊的善心从来都没有呢!只是别人给我帮助,我就报答,别人想要算计我,我就灭杀,很简单的逻辑,其余和我无关,即使再美好,又能怎样?和我无关终究和我无关,”李毅收起笑容,严肃的回答。

    塞壬看见一队探索者堵在了门口,知道自己的藏身之地暴露,却无路可逃,不由得露出凶恶的面孔,皮肤的颜色从洁白变成深蓝,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鳞片,这是她的战斗状态,六只手臂从腋下伸出,强大的水系灵力喷薄而出,每只手上都凝结出一柄高旋转的水枪,散着可怕的灵力波动。

    “嘶嘶!”她的嘴里吐出威胁的声音,眼睛也变成妖艳的靛蓝色,察觉到对方的目标是躺在贝壳里安详沉睡女儿,塞壬更加愤怒,眼睛里冒出凶光,似乎要将面前的人类全部撕碎。

    “大家都不要紧张,这东西跑不了的,水灵和岩灵筑盾,治疗灵后面,攻击的灵顶上去,不要怕,对面就只有一只塞壬而已,翻不起什么大浪!”利巴尔多虽然敏感多疑,指挥倒是有板有眼,现在要防止的是塞壬的突围,确实应该筑好防御,慢慢消磨对方的实力。

    “头儿,我们怎么办?”

    “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先静观其变。”

    悠扬的歌声响起,那声调宛如一只美丽的云雀,在枝头跳跃几下便直上云霄,围攻她的灵听了这样的歌声,不禁摇摇晃晃起来,脚步虚浮,仿佛醉酒一般。

    “不好,我们的灵听了这些歌声,战斗力大减,估计只剩下四五成的样子,怎么办?”一个探索者忍不住大叫起来。

    “不必担心,据我们的资料记载,灵听了塞壬的歌声,只要支持过一刻钟,就会产生免疫力,实力回复,现在先收缩防线,别让她冲出去!”利巴尔多果断的下令。

    坚固的岩石墙壁和高水盾拔地而起,毒灵释放的灵术让外层又带上剧毒,生长出密密匝匝的紫色荆棘,倒刺朝向外延伸,枪尖般朝着塞壬,只要她突破,就会受到这些障碍的阻拦,同时在场的几十只灵的攻击可以消磨她的力量。

    塞壬忽然爆出狂暴的力量,远远观望的李毅就觉得一股浩瀚的水汽,带着海洋的咸湿气味扑面而来!身体仿佛被十几米高的大浪迎面打过,猫脸面具被冲到一边。

    “好狂暴的力量,我在远处观望都被这样波及,石室里的战斗不知道激烈到什么程度!”漫天的水汽遮蔽了他的视野,一点也看不清洞里生了什么。

    塞壬口中吟诵起古老的旋律,这些歌声缭绕在她的身体周围,竟然形成一道加持力量的能量场,她本来就是用灵力共振出这些音符,能组成特殊力场也不奇怪。

    她的力量成倍增加,手中的水枪出嗡嗡的颤鸣,忽然,她挺直腰身,从后背到天鹅般的脖颈,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这一道弓弦般的弧线倏然绷紧,将手中的水枪投射出去!目标直指利巴尔多!

    塞壬的智慧一点也不亚于人类,曾经是红级的她更是智慧群,一眼就看出这群人中的领,突然暴起难。

    空气里爆开一层层的音锥,整支长枪都裹挟在可怕的螺旋形雾气中,四散的狂风将那些从洞顶垂下的钟乳岩绞碎,岩壁上精心涂抹的贝壳粉末也簌簌扬扬的剥落下来,美轮美奂的溶洞立刻一片狼藉,一种悲凉的气氛弥漫开来。

    最外层的毒液荆棘瞬间扭曲然后炸开,接着水盾和岩壁也都被水枪势如破竹般突破,整个防线撕开一道口子!水枪去势未减,散着强悍的气息,直逼利巴尔多而来。

    这个老绅士似乎早有准备,他的那只金级中阶岩灵面目狰狞,如同一块圆形巨石,腹部由无数龟裂状的碎石构成,八只粗壮的节足从身侧伸出,这是岩灵中极为罕见的岩蛛一族,高移动和适应地形的能力让它们成为岩灵中的佼佼者,卓越的防守能力和不俗的攻击力兼备。

    “咔!咔!咔!咔!”石块的撞击声接连响起,岩蛛手持一块八角钢盾,盾面是一道古朴的重叠三角纹路,虽然极为简单,却给人坚不可摧的感觉,这三角纹路从上古流传下来,蕴含着抵挡一切的意志,它蹬住岩石,举起钢盾保护主人的安全。

    “嘭!”水枪在这件灵具上炸开,盾面扭曲,深深的凹陷下去,那道纹路自然也毁掉了,这件上好的灵具顿时变成一块废铁,岩蛛也受了很重的伤,三条节足同时粉碎,剩下的五条也有不同程度的开裂。

    “可恨的****!”利巴尔多一见珍贵的灵具被毁,岩蛛受伤,咒骂起来,用手杖指着塞壬,“加强防护,等撑过一刻钟再和这个****计较!”

    塞壬忽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那种仇恨的眼光让他从心里升起一股寒意,骨头都开始冷,情不自禁的倒退两步。

    她嘶吼一声,四周骤然涌起浪花,将她的鱼尾托在水中,手中的水枪又开始高旋转起来,似乎又要开始攻击。

    “你们愣在这里干什么?!都去拦住她啊!攻击,攻击啊!”利巴尔多慌乱的喊着,探索者们醒悟过来,纷纷展开攻击,灵术乱飞。

    “可惜了,如果指挥的仅仅有条,一轮齐射就可以让塞壬重伤,他们互相猜忌,混乱不堪,再加上歌声的影响,大部分攻击都打偏了。看样子,塞壬要借助混乱袭击了,他们中间可能出现牺牲者,会是谁呢?”水汽散去,李毅又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场景。

    塞壬果然再次暴起,借助混乱的场景,身下的波浪飞涌动,拉出长长的水浪,手臂张开,锁定了一个目标。那是一只金级初阶的冰灵,身体四周悬浮着六角形的雪花,双眼狭长。

    它正准备释放一个冻结减的灵术,忽然面前的空气炸开,被强大的冲击力量绞碎成雾状,一柄水枪高旋转着插入它的胸膛!

    冰灵躲闪不及,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不可抗拒的撕裂,一点点的粉碎,最后炸开成了一团灵力乱流,碧蓝色的鲜血喷洒的到处都是。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