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br>

    “我不知道你和那个女孩是什么关系,不过,看来今天和我是不死不休了,很可惜,你错过了杀我的最好时机,现在我的防御已经收缩,你没有可能杀掉我了。”娜迪亚似乎恢复了镇静,她扔掉被自己在慌乱中折成两截的烟杆。

    电灵的速度和极速模式的费尔德相差不大,绿级高阶的费尔德已经能和金级中阶正面冲突而不落下风,两只灵在空中互相攻击,费尔德的铁拳一次次的猛击在电灵身上,但是对手身体上接连涌起的强大电流总是在铁拳接触的一瞬间产生麻痹的效果,力量也削弱不少。

    水灵和岩灵也在娜迪亚的面前筑起层层防护,两边各自收手,战局看似陷入僵局。

    “你说,我错过杀你的最好时机?我杀你还要时机?今天就算你是红级探索者也跑不掉,”李毅看到屋子里的一切就已经知道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他忽然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我不会就这么杀死你的,我会让你一直活到死,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是地狱。”

    “哈哈,真是笑话,不知道你哪里来这样莫名其妙的自信,不过我这个组合攻击稍弱,防御却极难突破,我的泥浆石蛹和流波水灵都是专职防御的,鹿死谁手还不可知呢,呵呵呵呵!”她掩面不屑一顾的笑起来。

    李毅根本不去理会她,战斗的事情交给费尔德他们就行了,费尔德有单独对抗金级中阶的实力,阿尔杰能轻易杀掉金级初阶,伊莎贝拉更是控制类的大师,要是连这样的对手都打不过,统统可以自裁了。

    李毅脱下外衣,小心的裹住瑟西贝****的身躯,少女看起来一脸茫然,双眼张大,却一点神彩也没有。如同一具木偶,只是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呓语显示出她活着的迹象。

    “你怎么了?说句话啊!已经没事了。”李毅抱住她,使劲的摇晃着,可是少女始终在颤抖。一句话也不说,样子很奇怪。

    “不好,她被电流损伤了神经系统,意识已经模糊了,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这样对她。”他彻底愤怒了。

    由于契约的原因。探索者的意志往往能影响到灵,费尔德他们同一时刻感受到李毅心里骤然升起的愤怒和近乎凄凉的悲伤,仿佛看见美丽的鲜花在自己手中凋谢,时光流逝,一切美好衰颓。

    “头儿生气了,看来,我们要拿出点真本事才行,不要拖泥带水,速度解决战斗吧!”阿尔杰和费尔德相视一笑。

    “电光盾刺!”娜迪亚大概觉得两层水岩防护似乎还不够,电灵双臂筋肉鼓动。一股股电流汇聚到水墙中,形成一根根粗大的尖刺状电涌。

    “哈哈哈哈,我的至强防御又带上了攻击的效果,这样的组合灵术看你们怎么突破!”娜迪亚得意洋洋又有些漫不经心,似乎想看看李毅的组合在她严密防御下败退的场面。

    “我们,被人小瞧了呢!”费尔德切换到攻击模式,一层层三围盾在身体上绽开,如同披着透明的甲胄,他速度下降不少,攻击力却成倍上升。面对这种固定不动的防御,他便舍弃了一般情况下使用的极速模式,瞬间加速后猛的撞向对方三层防御组成的盾牌!

    躲在防线后面的流波水灵和泥浆石蛹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量把面前层叠的灵术砸得变形,并且这个可怕的野蛮怪物还在不停的突进。

    “不好。他竟然用这样直接的方式突破我的防线,他是怪物吗?怎么会有这样可怕的爆发力?他只是一只钢灵啊!钢灵不都是行动笨拙,只能做些守卫门户和关隘工作吗?这怎么可能!”娜迪亚花容失色,眼前的一切完全颠覆了她的常识。

    “这点防护...和纸一样薄啊!”费尔德奋力将双手插进涌动的水流和泥浆里面,巨大的扭动力量要将他的手腕折断,但是他的身体太坚固了。又被套上一层层的三维盾,不断炸开,抵消力道,对方防御的反噬连他的锈铠都没破开。

    “角叉镭射!”金级中阶的电灵怒吼一声,额前双角凝聚出一点蓝色的光团,强大的能量磁场陡然膨胀,一线蓝光由细到粗,在费尔德脸上炸开!

    “嘭!”费尔德的脖子被打歪过去,曲折成一个致命的弧度,这金级中阶的全力一击还是有一点作用的,不过他随即拧过脖子,左右晃动了几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满不在乎,继续撕扯对方的防线。

    “杀了他!你们联手,我不信这个怪物能抵挡你们的合击!”娜迪亚声嘶力竭的喊道。

    水灵挥舞三叉戟,这是一件不错的金级灵具,可惜这只流波水灵不是天生的攻击灵,那点攻击对费尔德来说简直不痛不痒。

    泥浆石蛹也发动了灵术,在费尔德脚下制造了一片充满粘稠泥浆的沼泽,一条条泥浆蛇缠住他,想要束缚他的行动。

    “这样的小手段,简直弱小的让人发笑。”费尔德狞笑着,慢慢撕开对面的防御,就像把女人的裙裾掀开,什么都暴露无遗。

    一道若有若无的灰色影子掠过费尔德的身边,淡淡的好像一点烟气,费尔德心里却猛然收缩一下,阿尔杰真正战斗起来太过阴险,无影无踪,连他都有些畏惧。

    金级中阶的电灵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它左顾右盼,似乎想找出些什么,可是一点影子都找不出来,是不是自己感知错了?常年的战斗经验带来的危机预感始终萦绕在心头。

    “你分心了!”费尔德突然出现在它的眼前,单手掐住它的脖子,把它举起来,“想什么心思呢?无视我的存在吗?”

    “唔...唔...”电灵痛苦的扭动着,不是窒息,而是对方手劲大的吓人,简直要将它的脖子拧断。

    “嘿嘿,用镭射打我的脸,很痛快吗?”费尔德另一只手也加上了力量,电灵不断扭动着头颅,一圈圈电涌在脖子上凝聚。灼热的电蛇让费尔德也有些抓拿不住,一条条电鞭凶狠的抽打在他的身上,火花四溅。

    那只水灵想要上前阻止,忽然。一点风声从耳边响起,突然爆发的刃系灵力让它竟然有了短暂的失神,面对这压迫而来的死亡气息,那种绚丽的强大斩击,水灵竟然下意识的放弃了抵抗。任凭阿尔杰再次将它切割得支离破碎,而这次,它彻底的死去了。

    “幻铠这种东西真是近身战的神器,一瞬间的干扰足以左右胜负。”阿尔杰散去灵力刀刃,战斗已经变得毫无悬念。伊莎贝拉用幻术控制住娜迪亚,彻底瓦解了对方的意志,费尔德残暴的将电灵的脑袋拧下来,大量的电解质狂喷而出。接着,最后一只岩灵也在围攻下身亡。

    “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会这么就失败了呢?我不要死啊。求求你,求求放过我吧,要我干什么都行!”

    看见对方惶恐无助的嘴脸,和开始的狰狞摸样截然相反,这种丑恶的变化让李毅忍不住笑起来,“我怎么可能让你就这么轻易的死去呢?怎么可能呢?伊莎贝拉,刺激她的神经,不要让她昏死过去。”

    他拿出火铳,往娜迪亚的双腿上轰了数十枪,整个下半身都成了肉糜。可是娜迪亚仍然还活着,她要受到这样的痛苦来弥补自己的罪恶,世界上并没有为这种人准备的法庭,所以。李毅只能亲自动手。

    酷刑持续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李毅显得十分有耐心,阿尔杰在一边给娜迪亚的伤口上药,防止她失血过多死亡。

    天亮的时候,娜迪亚还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身躯,双眼和舌头都被剜去了。李毅把她送到当地一家熊胆厂,不知道她的胆汁抽出来和熊的相比会不会更有药用价值。

    “我给这家熊胆厂的负责人签过合同,你多活一年,我就多付给他一百绿灵晶,所以你就在这里慢慢和那些熊享受一样的待遇吧!我看你还有几十年的时间好活,别一下子就死了。”李毅临走的时候在她的耳边轻声说。

    回到旅店,李毅把神经受到严重损伤的瑟西贝安置下来,找到一个治疗类的探索者给她医治,虽然伤口痊愈看,但是可怜的少女一直两眼发直的看着前方,被梦魇和莫名的惊吓折磨的面色苍白,牙龈和眼角常常流出鲜血,电击的后遗症不是简单就能治好的。

    “哈辛托,你看她的病怎样才能治好呢?”李毅问,少女趴在他的怀里,头埋在胸口,她害怕光,害怕声音,害怕生人的走动,不停的颤抖着,像一只被雨淋湿了的小猫,李毅是她唯一信任的人了。

    这份毫无保留的信任让李毅心头一阵沉重,随着背负越来越多,他感觉到身上的束缚就越多,越紧,放不开手脚。即便费尔德他们接连突破,即便屡屡算计成功,获得巨大的利益,但是自己却感觉到他愈发的无力和弱小。

    “这是心理的病症,她精神受创,可怕的事实让她不敢面对外界,封闭内心,有很大可能这辈子都生活在黑暗的恐惧之中。”哈辛托面色严肃的说。

    “有多大的可能?”

    “几乎是必然。”

    “那么我该怎么做?”

    “杀了她,与其让她一天天的痛苦下去,还不如归于尘土,回到冥神的怀抱。”

    “那我救她还有什么意义!”李毅怒吼道,他大声喘着气,胸口起伏的厉害,不过迅速平静下来,“对不起,我不该冲着你发火的,还有其他方法吗?”

    “没关系,老年人都是宽容而温和的,毕竟谁都有过冲动的年轻时光。”哈辛托摆摆手,表示自己不介意。

    “还有个方法,就是你慢慢和她交流,给她温暖,这样也能打开她的心扉,让她恢复正常。”

    “给她温暖?温暖是什么?”李毅有些茫然。

    “温暖就是新鲜的爱,唉,可惜的是,你身上没有这种东西。”哈辛托叹了口气。

    “确实,爱让人软弱,让人疲惫,失去勇气和信念,我不愿意软弱,疲惫,所以从来不需要那种东西。”

    “你说的没错,不过爱这种东西很泛滥的,你找个有爱的人照顾这个女孩不就行了?”

    想来想去,李毅决定让玛尼照顾瑟西贝,“爱这种东西,玛尼应该很富足才是,不论是廉价的怜悯和盲目的同情,她都拥有。”

    春天,本该是融融的暖意和万物萌发,生机勃勃的季节,由于在北方,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李毅心情极为沉重,瑟西贝和他形影不离,始终抱着他的胳膊,吃饭都要他一点点的喂,还经常摔倒和哭泣。

    达克斯曼面临冰洋,背后是茫茫的雪原,人迹罕至,想要离开只能通过客轮的运输,冬季一过,去冰圈捕捉幼灵的探索者队伍渐渐离去,这里也变得冷清起来,而且这种冷清要持续一年的时光。

    “按照客轮的行程路线,两天之后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李毅阖上手里的那本古旧的硬皮北欧神话全集,对哈辛托说。

    “唉,欢笑嫌昼短,看来我要和阿玛兰塔,萝拉,芭芭拉...她们告别了。”哈辛托略有些伤感。

    “喂,你报出一串女人的名字是什么意思?”李毅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新交的朋友吗?”

    “算是吧,都是夜店里认识的,男人,是离不开女人的。”

    李毅差点没把嘴里的汤喷出来,“你去那种地方?你又不是人类。”

    “虽然我不是,但是也可以用人类的方式找乐子,欢乐是没有界限的,”哈辛托一本正紧的说,“我可以把你介绍给她们,一起聚起来喝一杯。”

    “算了吧,我对酒精这种东西没什么好感,而且我也没到那种一心一意享乐的年龄,”李毅显得有些落寞,“这次来海上,主要是为了搜寻上古水灵,海妖塞壬一族的幼灵,有时候,不知不觉就和原本的目标偏离很远了,不过收获也不小,弄到变异冰霜飞龙幼灵。”

    “唔,不错。”哈辛托心不在焉的回答,他换上一件花色长衫,又修理了胡子,喷上昂贵的香水,俨然一个成熟有风韵的中年男人,看来他今晚又不在旅店里过夜了。

    两天之后,莱昂纳多号客轮来到达克斯曼港口,李毅等人登上船,他们下一个目的地是一座名为“圣米格尔”的中转岛,那是地处冰洋和蓝海的交汇,被食人族吃掉的倒霉大副,在日记写的,疑似塞壬幼灵出没的地点就是距离那里不远的巴托鲁双子岛。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