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2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是,是你想出那个注意的...”

    “我提的是议案,你不会否决吗?都是你的错!”

    “我该好好学逻辑学了...”

    就在他们争论不休的时候,忽然传来,“嘭!”“嘭!”“嘭!”的沉闷震响,如同巨兽在捶击冰原,整个亘古不化的冰层都为之颤动!黑色心脏每一次的鼓动都更加有力,终于奋力将朗基努斯之枪逼了出来!

    “呜——!”朗基努斯之枪带着如同哭声般的奇异的呼啸向着李毅这里飞来,斜着插在冰面上,冰层立刻颤抖着发出咔吱咔吱的破碎声,枪尖的奇异力场将堪比红级金属的寒冰粉碎,逐渐向下沉去。【,

    “跑吧!”李毅被朗基努斯之枪的呼啸弄得头颅好像要炸开似的,他临走之前还不忘了把这柄红色的长枪收进空间戒指。

    浮艇飞快的掠过冰面,背后的绝对零度区域逐渐收缩成一个小点。

    驶出数千米之外,李毅见没有什么东西追过来,松了一口气,“那个怪物估计要很长时间才能凝聚好形体,最先倒霉的肯定是冰洋之主哈辛托,唉,对不起它老人家了!”

    “我也感到深深的内疚!”费尔德如是说。

    “真是意外啊,朗基努斯之枪都弄到手了,那个怪物知道的话,一定会找上门来的,毕竟能封印它的也只有这柄圣枪了。”阿尔杰担忧的说。

    “这太棒了,我们只要伪造出某个组织有朗基努斯之枪的消息,这个怪物就成了我们的免费打手,到时候我们等他们两败俱伤,再用朗基努斯之枪把那个怪物插回去...我是不是太理想主义化了?”李毅问。

    “确实比较理想化,不过。有一定的可行性,”阿尔杰倒是显得很冷静,“头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们现在处于最高量级的区域,要抵达最低量级才能脱身,用燃油烧穿冰墙。回到人类世界,但是中间起码有十几天的路程,要是从冰层上面走,肯定会被高级冰灵发现并且杀死,那些冰霜飞龙一定在四处搜寻,我们还是得从冰层下面,利用深海和溶洞,避开它们。”

    他们找到原先的那个溶洞,在这个坡度不大。一直延伸到深海的寒冰甬道里驾驶浮艇,由于是下坡路,片刻之后,海水便出现在眼前。

    周围湿漉漉的,在冰水间的浅滩上,李毅取出潜水艇,钻了进去。

    “我们原路返回,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冰洋之主哈辛托。卖他一个人情?”李毅问阿尔杰。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反正不是我们干的。是那个怪物自己脱困,朗基努斯之枪也不是我们拿走的。”阿尔杰干脆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

    “喂,喂,推卸责任可不是男人的行为,”费尔德叫了起来,“可是。确实不是我们干的,我们当然心安理得。”

    “一群无耻之徒!”伊莎贝拉把扑克牌摔在费尔德脸上。

    辗转几天,他们回到冰霜飞龙的祭坛下面的海域,冰洋之主哈辛托似乎在沉睡,那条大的可怕的裂缝阖上了。阴暗的深海里也看不清他的本体,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一个庞然大物横曳在那里。

    “伟大的冰洋之主哈辛托,向您汇报一个消息。”李毅恭敬的说道。

    “很重要吗?”苍老的声音在海底回响。

    “是的...”李毅便将黑色心脏的脱困有选择的讲述了一遍,具体就是它自己蔓延出触手,将旁边的强者尸体吞噬,获得力量,然后突破了朗基努斯之枪的封印,脱困而出。

    “什么?!那个可怕的东西脱困而出了?不行,我得离开这里,它现在形体残缺不全,只剩下一个核心,不过也不是我所能对付的,万一它为了重塑形体要补充大量的能量,又发现了我的存在,那就糟糕了!”冰洋之主哈辛托显得有些慌乱。

    “前辈,那是什么东西?”李毅问,“它有来历吗?”

    “这个是不能说的,你还承受不了这么沉重的秘密。”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李毅下意识的回头,发现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出现在潜水艇的船舱里,“喂!你是谁?怎么和我一个摸样!”他吓了一跳。

    “不要紧张,我就是哈辛托,刚才还和你说话的那个。”这个‘李毅’摊了摊手,解释道。

    “那个东西脱困,看来我要到人类社会中躲避一段时间。暂时变成你的样子,以后见到别的人类,我再转换成另外的摸样。”

    “太,太不可思议了,你分明那么庞大...”李毅结结巴巴的说。现在有些麻烦了,哈辛托无疑是个极为强大的靠山,估计可以把天空学院翻过来,但是越是强大就越是不可控制,万一他惹上外界别的强大存在,互相交战,就算是余波也能将李毅和费尔德他们绞成齑粉。

    “唉,”哈辛托叹了口气,“我早就脱离能量和体积成正比的生命层次了,另外你的担心是多余的,要是我性格和费尔德一样,喜欢惹事,那么也不可能呆在这里几个纪元,我又没被封印。”

    “嗯,我知道,不过,事先说好了,我不会利用你,包括你的力量和威慑力去干什么事情,得到某些利益。不过,你也不能让我为难,答应了,我们就是同伴,否则,各自分别。”李毅咬咬牙,他发现冰洋之主并不嗜杀,性格温和,干脆提出这个条件。

    “嗯,我同意,快离开这里吧,那个东西要来了。”哈辛托答应下来,有些心悸的向着冰圈内部张望。

    潜水艇上路了,两个李毅虽然看起来很奇怪,气息也一模一样,呼吸,心跳,都一样。要不是真正的李毅手上戴着那枚空间戒指。还真分辨不出来。旅途一旦进入漫长的行驶状态就会变得无聊,哈辛托随遇而安的性格真是非常的强,他开始和伊莎贝拉还有费尔德玩纸牌,三个人从早上打到晚上,用李毅的话说,简直就是一伙整天无事可做的退休工人。

    “对了。”李毅吃下一些熏香肠当晚餐,问哈辛托:“你说那个从朗基努斯之枪下脱困的家伙身份是个秘密,不告诉我,但是按照你的惯例,一个故事可以换取一个提示,现在还有效吗?”

    “我快要赢了。”哈辛托聚精会神的看着牌,忽然,从他背后分裂出另一个‘李毅’,这下。船舱里就有三个李毅了。

    “你...你...”李毅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这个意识终端可以和你交流故事,那个惯例还在有效期内。”三号李毅说。

    “好吧,什么是意识终端?你怎么分裂成两个,同时干两件事情的?”李毅好奇的问。

    “这很简单,我的核心里有上亿个意识终端,每个意识终端都可以单独处理数据,这样在记忆容量和运算速度上就比单个意识终端,比如说你快无数倍。”

    “真了不起。就算我精神分裂了,一个时段也只能想一件事情。比如在想今晚吃什么菜的时候就不能想费尔德是不是又犯病了。”李毅赞叹道。

    “这就是单意识终端生物需要群居的原因,你们人类聚合在一起,也是生命的本能想向更高层次进化。”

    “我也想得到这样的平行思维方式,可惜要想从生命层次上飞跃对于万年不变的人类而言太困难了,算了还是一步步来吧,先换取那颗黑色心脏的来历再说。”李毅琢磨。

    第二个故事。讲的是一个苦命的男子,他的爱人在一场战斗中帮他挡下了致命的一击,魂飞魄散,残魂凝聚在一颗铃铛上面,他一直苦苦寻觅让他爱人复活的方法。可是屡屡失败,最终连爱人的尸体都找不到了。

    “然后呢?”哈辛托面色阴沉的听完,忽然问道。

    “没有然后了。”李毅如实回答。

    “他的爱人就这么死了?那么他一整个故事都在讲如何救治他的爱人,却失败了,就这么结束了?”

    “是的,不是努力就能成功,还要看运气。”

    “可是...可是...这是个故事啊!”

    “我也纳闷呢!这明明是个故事啊!明明又不是真的,干嘛要弄个屎一样的结局!”李毅把一只茶杯摔碎在地板上。

    “写着个故事作者还活着吗?”哈辛托面露杀机,“我要让他和故事里的男主角遇到一样的事情。”

    “那个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李毅一脸缅怀。

    “总的来说,这还是个不错的故事,那么我就把那个东西的来历透露给你吧!”

    无穷遥远的时代,那个时候,神又创造了第二代人类,即白银时代的人类。他们在外貌和精神上都与第一代人类不同。孩子们在家中一直是娇生惯养,母亲们对他们非常溺爱。他们即使活到百岁也都和孩子一样,保持着童年。最后等到孩子长大成人时,他们的生命只剩下很短一段时间了。他们从不节制感情,行为放肆。他们粗野而傲慢,经常犯罪。他们对神不恭,不再给神献继。宙斯非常不悦,决心要从地面上消灭这个种族。当然,这个种族也不是一点道德也没有,所以他们还是获得恩准,在生命终止以后,可以作为魔鬼在地上游荡。——

    大约发生在白银时代,神大部分憎恶人类的罪恶,来到了天上,但也有少部分仍然留在地面,那些都是低级神祇,半神和混血。灵是独立于人类的一种生物,他们能够自主进化,一代代的繁衍,神灵开始畏惧这些以他们为目标,能够无限进化的生命体,按照进化的速度,它们总有一天会成为和神一样生命层次的生物。

    人类是神灵造出来约束灵的一种工具,契约的能力就是人类最核心的部分。潘多拉的魔盒赋予人类欺诈,狡辩,贪婪,残忍,等等负面性格,但他们又天生的向往光明而不至于堕落,这就是信仰的能力。

    所以人类要受苦,要自我毁灭,要认识到自己的渺小,要膜拜神灵,因为神的需求,他们始终无法真正的团结,便于控制。最终的目的,就是控制灵的进化和繁衍,人类就是神用来束缚灵的道具。

    但是,有一天,在灵里面,一种全新的进化形态出现了,或许这条道路是错误的,进化是非自然的,扭曲的,不过它确实挣脱了这个束缚,掌握了和光截然相反的暗,也无法被人类契约。

    诸神之间产生了恐慌,要扼杀它在萌芽之中,他们要这世间万物都顺从神的意志,反抗和对立必将遭到抹杀。

    可是,那些远离凡间的神灵却发现下面的世界由于万物的繁衍变得越来越虚弱,如果强大的神体介入凡间的话,这个世界就会因此崩溃,,所以便以力量投射的形式在凡间创造出一批半神去围杀黑暗之灵一族。

    然后就是连绵一个时代的战争,战争毁灭了那个时代,战争也创造了形的********。

    “黑暗之灵失败了吗?”

    “当然,否则也不会被封印在冰圈中心,那是一只最为强大的暗灵,由于从这个世界诞生,所以被世界的意志眷顾,难以毁灭,拥有顽强的生命力,我存在的时候,它和冰圈就已经存在了,那时候,上古的大战还有未熄灭的余烬,真是遥远的回忆啊!”哈辛托的这个意识终端融汇到本体里去了。

    李毅让阿尔杰驾驶潜水艇,虽然在外旅行,但是生活规律还是要遵守的,早睡早起,第二天才有精神工作。

    躺在床上,他脑子慢慢的构筑一个极为宏大的模型,人,灵,神,自然界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究竟什么才是神明?是进化的终点吗?以神的身躯构造成的人类,究竟算是一种器物还是生命?潘多拉的魔盒究竟是怎样把负面的念头灌注到人的脑袋里,让人类一代代的传承......

    “究竟还是实力太弱,只有迅速强大起来才能接触到那些秘密,才能让这个世界根据自己的意志改变。”李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据说人类在睡梦中常常可以得到那个他们朝思暮想的答案,不过李毅究竟梦见什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冰圈就像是一座漂浮在海面上的巨大冰山,八分之一在海水之外,剩余的八分之七向下延伸,潜水艇从冰圈底部穿过高量级和低量级的区域,在冰圈外面的海域里浮出水面。

    食物和淡水消耗一空,虽然只是李毅一个人需要这些,但是戒指里的空间并不很大,除了储藏大量的食物外还要装下一艘浮艇,一艘潜水艇,还有那柄长达十米的朗基努斯之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