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费尔德和伊莎贝拉依旧在玩牌,李毅也加入进来,不过他总是赢,所以打了几盘之后他们就不带他了。????????w?ww.阿尔杰在摆弄他的骨牌,这种乐趣只有他一个人明白,每次噼里啪啦响成一片的时候,他笑的都很开心。四周的灵力非常充裕,已经不用灵晶就能满足训练的消耗,或许费尔德和阿尔杰留在这里,过个几千年,也会变成冰洋之主一样的存在。

    “时间飞速流逝,大陆上已经到了春季了吧?”李毅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我竟然把初春的美好时光浪费在这样一片茫茫冰原上,我本来是应该回学院去,和安德路他们筹措一些大的计划,外出采风,另外让费尔德和阿尔杰也出出力,不要整天的玩牌。”

    正在胡思乱想,李毅忽然刹住浮艇,他透过挡风玻璃看到远方有一些奇怪的物体——大约五六个,有小山一般高,形状酷似虫蛹,表面光滑,白色的硬壳,中间鼓起,两边渐渐收缩成尖顶。

    “喂,费尔德,来看看这是什么上古异种?”李毅喊道。

    “让我看看,”费尔德走过来,往窗外看去,“这不是福斯塔冰蛹么?怎么长的如此庞大?估计是灵力过于充裕,让它们有了这样的体型,不过很可惜,福斯塔冰蛹要想孵化变成完全体,必须要攒集突破硬壳的力量才行,它们在蠕虫状态吸收了过多的灵力,导致结成的蛹壳过硬,现在全部困死在里面了。”

    “原来这些都是尸体,我们继续上路吧!冰圈深处奇怪的东西真不少。”李毅起初担心这些生物会袭击他们,听费尔德一说,便放心的开船了。

    “等等。我还没说完,这些冰蛹死后,体内会变成流质,只剩少量的结缔组织,远古灵的身体就算残破了也不会影响战斗力,因为我们依靠身体内的‘核’提供能量。储存记忆和思维,嗯,如果吃掉它的核,对我和阿尔杰都大有帮助,另外,那些流质也是温养幼灵的好东西,可以把变异冰霜飞龙幼灵泡在里面。”

    “这枚龙蛋,可真是好东西,”李毅的目光转向一边的桌子。龙蛋安静的躺在匣子里,估计要过一个月左右才会孵化出幼龙,“无价之宝啊!觉醒了上古血脉,又发生了变异,如果不是冰洋之主,这两个条件很难重合到一起。”

    阿尔杰和费尔德下了船,去撬开那些福斯塔冰蛹的硬壳,将里面的流质和‘核’取出来。

    他们平时多有争吵。配合倒是天衣无缝,阿尔杰先用灵力刀刃割出一道圆圈。费尔德用力捶击那里,将壳打破。虫蛹里面竟然是空的,破碎的壳掉进去发出乒乓的清脆响声,不过这早在他们的料想之中,每只死亡的冰蛹只会浓缩成一滴拳头大小的精华而已,聚集在壳的底部。他们找到了精华和核。用银质小瓶盛起,‘核’的样子好似一枚水晶雕成的胡桃,只有指甲大小,晶莹剔透,中央有一颗七彩光团。

    “第一颗给我。第二颗给你,这样轮流分配,很公平吧?”费尔德对阿尔杰说。

    “扯淡吧你,一共有五具虫蛹,你想多拿一颗?”

    “你小气个毛啊,当初你出生的时候就该把你剁了,省的老是抢我的东西!”

    “所以说你蠢嘛!”

    这样吵吵闹闹的凿开第五具蛹壳,忽然,费尔德和阿尔杰脸色同时一变,蛹壳底下,露出的是完好的黑色虫体,这是一只蜕变成功的福斯塔冰蛹,只是暂时受困在壳里,费尔德他们的做法无异于将它解放出来,强大的金级高阶灵力一下子爆发!这只冰蛹非但不会感谢他们,反而要吞噬他们,作为孵化后的第一顿餐点。

    “现在,我可以平分了。”费尔德眨眨眼睛,撒腿就跑。

    阿尔杰速度更是惊人,瞬间把极速模式的费尔德甩开几百米,冲进浮艇,费尔德也在随后冲了进来。

    “你们干的好事!”李毅猛的发动,风驰电掣般掠过那只冰蛹的眼前,蛹壳上随即裂开密密麻麻的网络,一只黑色的巨虫平破壳而出,细碎的节足飞快划动,盯着浮艇穷追不舍。

    “为什么它蜕变了还是一只虫子的摸样,虫蛹的下一个阶段不是会飞的蛾子吗?哪里有速度这么快的虫子,居然没有被浮艇甩开!”李毅看了看后视镜说道。

    “它毕竟已经到了金级高阶,都是费尔德干的好事,本来我们平分四个核,他非要打第五只的注意。”阿尔杰严肃的指出费尔德的错误。

    “你怎么没让那只虫子碾死!”费尔德恶狠狠的说。

    “现在已经接近零下二百五十摄氏度了,你们快看温度计,液柱在飞快下降,天哪!温度计爆掉了,如果按照刚才的下降速度建立函数,那么我们多少秒会抵达零下二百七三摄氏度?该死的,温度怎么会骤然下降!”李毅问,他飞快的计算着,手心满是汗水。

    “真倒霉,后面那只东西穷追不舍,前方又离绝对零度接近了!”费尔德大惊失色。

    “六,五,四...”伊莎贝拉忽然开始报数,看来她已经算出了结果。

    “一!”李毅大喊一声,猛的旋转方向盘,浮艇忽然转向,在冰面上刹出一道火花,斜着向旁边飞去,一个漂亮的漂移!而福斯塔冰蛹由于身躯过于庞大,一下子向前方撞去!

    接着,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冰蛹忽然静止住了,庞大的虫体一动不动,连一点细微的声响也没有发出,就随着惯性落在冰面上,四分五裂,破碎成最细微的粉末!

    “....”李毅一阵心悸,刚才要是没有及时转向,就和这只冰蛹一起,被绝对零度冻成了寒冰,摔碎成粉。

    “我忽然觉得应该庆祝一下,呼。呼!”他拍拍胸口,从戒指里取出一瓶酒,手哆嗦的厉害,原来他也没有自己认为那么坚强,神经硬的像铁块一样。

    “咕咚,咳咳!”李毅慌慌张张的吞下半杯烈酒。显得落魄无比,牙齿也开始打抖,发出咔吱咔吱的声响。

    “我,我,心里其实不怎么害,害怕,只是,只是生理上还是会有这些,这些反应。”他被烈酒辣了嗓子。使劲的抿着嘴。

    “头儿,其实,阿尔杰和你一样害怕,刚才转弯的时候他把骨牌吞下去了。”费尔德点点头,揭发道。

    “你刚才叫妈妈了吧,费尔德!”

    “好了,都安静点,歇会儿吧。我都没力气了,”李毅疲惫的挥挥手制止了他们的谈话。“天色已经晚了,我们明天再探索这块绝对零度的区域,附近温度太低,浮艇的制热系统消耗灵晶惊人,我们先远离这里吧!”

    说完,他让费尔德在此处做了记号。驾驶者浮艇折返刚才的地方,今天他们的心理状态不佳,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再计较。

    翌日,李毅重新驾驶浮艇接近了绝对零度的区域。这片没有明确界限,甚至和普通冰原相差不大的地方,却有着杀死红级灵的威能,冰圈的形成是否和这块区域有关呢?他站在冰原上,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发现不管什么东西扔进去,都会被冻坏,变成粉末,连金属也不例外。

    “头儿,绝对零度只是低温,不会对物体有粉碎效果,这里显然还存在着另一种粉碎一切的力量。”阿尔杰推断。

    “确实如此,否则坚固的金属不可能因为碰撞就粉碎的,”李毅取出望远镜,向着绝对零度深处看去。

    “那是什么!”他忽然惊讶的倒退几步,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我来看看。”费尔德抢过望远镜,视野中,绝对零度的正中心,却不是想象中的平滑冰层,而是千疮百孔,仿佛被密集的弹雨凌虐过一般,各种坑洼和伤痕交错,仿佛有过一场大战,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尸体,有人类的,有灵的,还有一些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叫不出名字的生物,甚至还有真正的龙,这些无一不是极为强大的存在。

    尸体堆积成山,隐隐的围绕着一个中心,透过他们的缝隙,隐约看到一截暗红色的枪柄。

    “这是...这是...”费尔德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他调整位置,终于看到了中心地区的全貌——一柄长达十米的巨.枪,尖端是一颗粗大的颚齿,呈三棱形,略有弧度,枪柄暗红色泽,质地柔腻近乎玉质,枪头粗糙尖锐,带着一股动人心魄的侵略性,颜色接近于血,“朗基努斯之枪!”

    “怎么可能,朗基努斯之枪是无数个纪元之前,刺穿神之子基督的圣枪,传闻上面粘着圣血,有破穿一切,封印一切的威能,枪尖的本体是来自地狱的大恶魔之齿,附带着绞碎和撕裂的意志。”阿尔杰接过望远镜。

    “那是!”他忽然惊叫起来,朗基努斯之枪下面竟然插着一个黑色的物体!如果说那是生命体的话,它没有固定的形状,倒是像一颗黑色的,裸露的心脏,直径五米,厚度三米,上面爬满着可怖的深黑色血管,最可怕的是,这颗黑色的心脏竟然还在用力的跳动着,让人感觉它在愤怒的挣扎,反抗自己被封印的命运,那种不甘的情绪,强有力的扩张和反抗,竟然影响了阿尔杰的神智,他摇摇晃晃的向着那颗黑色心脏走去!

    “什么邪物!”费尔德见势不好,一拳打在阿尔杰的右脸上,将他重重的击飞出去,“阿尔杰,别怪我,这是在救你啊!头儿,阿尔杰发狂啦!”

    “混蛋,下手这么重!我已经恢复神智了!你不要借着这个机会殴打我!”阿尔杰闪过费尔德再一次的重击。

    “叔叔这是为你好,否则你早就被绝对零度粉碎了。”费尔德振振有词的回答。

    “太可怕了,要是神智被影响的是费尔德,那么你们谁能拦得住他?”李毅感到一阵心悸,“上古的朗基努斯之枪,加上绝对零度的封印,那颗黑色心脏竟然还在跳动,挣扎,多么强的生物啊,怪不得要那么多强大的存在围攻才能压制住它,上古的时候,这里一定发生了大战,估计冰圈就是那个时候形成的。”

    “这么漫长的时间,这颗心脏还是没有坏死,反而顽强的抵抗着,你看周围的尸体,都是超越红级的存在,那颗黑色心脏到底是什么东西?它可能是某个生命体的一部分,核心器官,我如果吃了它...算了,还不知道谁吃谁呢...”费尔德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空手而回,不合适吧?”

    “嗯,这倒是,确实不太合适,我们干脆把那些上古强者的尸体弄出来,分解材料,也能卖个好价钱。”李毅盘算着,出来混,本来就不容易,投入这么多,还要亏本,不甘心呐!

    “可是怎么把那些尸体弄出来?”

    “风力啊,笨蛋,用强风把它们吹出来!”李毅有了主意,浮艇本来就是靠风力驱动的,只要把发动机拆下来,略微改造一番,就能当做鼓风机。

    “不愧是头儿,这样主意也想的出来!”费尔德兴高采烈的去拆了。

    “轻点拆,费尔德,拆坏了我们走路出冰圈?”

    “可是,头儿,不会出问题吧,那颗心脏万一...”

    “不要担心,阿尔杰,有朗基努斯之枪插着它,就像插着铁钎在火上烤的鹌鹑,飞不掉的,来帮下忙,把管口对准那个红色的多角生物。”

    那些尸体可不如那颗黑色心脏强悍,大部分身躯都粉末化了,被强风一吹,便簌簌扬扬的坍圮,只留下最坚硬的部分,一段骨骼,一些牙齿,甲壳残片,武器碎片等等。他们忙碌了一天,测出绝对零度区域的确切尺寸,然后从一端鼓风,让那些经过无数纪元,近乎不朽的材料慢慢的吹出来。

    “这就对了,收拾完之后,我们就离开吧,那颗心脏越看越邪异,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它好像在窥视我们?”李毅把发动机重新装在浮艇上,准备离开这里,那颗黑色心脏还是永远封印在这儿比较好。

    “头儿....你,你看...”费尔德忽然声音颤抖的指向窗外。

    李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也浑身发抖起来,那颗心脏竟然在慢慢胀大,从上面延伸出许多管状结构组织,仿佛在塑造形体,衍生出其他部位,那些无意间散落到它上面的粉末竟然成为了心脏的养分!

    周围的那些上古强大存在恐怕至死也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在阴差阳错之下,会成为它脱困的契机。

    “头儿,我们闯祸了...”

    “是你把粉末吹上去的吧,不要拉上我。”李毅连忙撇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