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2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华流转,五颗中的三颗忽然暗淡下去,另外两颗则亮起妖异的橘红色光芒!费尔德认出这是远古血脉的觉醒,其余的三颗觉醒失败了,更别说变异,连边缘都没有触及。??.?`

    这两颗觉醒了远古血脉的灵蛋交替闪烁,过了半晌,其中的一颗突然爆发出冰蓝色的光芒,肆意的灵力乱流将其余的蛋全部绞碎,然后骤然收缩成了一个漩涡!这和费尔德变异时发生的灵力黑洞很是类似。

    那股浩瀚的力量一下子全部集中进这颗蛋里,一种强大的,生命层次的本质变化才产生了近乎于自然奇观的景象,纯粹的蓝色和白色花纹在蛋壳上绽放开来,这预示着变异的成功。

    “伟大的冰洋之主哈辛托,您尊贵而伟大的神力创造了奇迹!我们冰霜飞龙一族又增添了一名强大的族员,感谢您的慷慨赠与!”为首的冰霜飞龙跪伏于地,用唱歌般的语调赞扬。

    “很好!”深海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让人听了就不由自主的联想起那莽荒的草原,古老的石像,隐藏在深山里的神迹,风化的神殿和灰色砾石,“让更多的金级以上的冰灵都献祭过来吧!如果你们愿意献祭自身的话,我绝对会赋予你们更多!”

    “尊敬的哈辛托大人,我们还有延续种族的使命,如果能让我们的生命换取种族的旺盛,我们是不会推辞的。”冰霜飞龙尴尬的回答。

    “嗯,如果你们内部有纷争,谁看谁不顺眼,就把它带到这里推下去,我帮你吃掉它!跟你们一族交易了这么多年,一头红级的灵都没吃过呢!谁让我吃到。一定会给它丰厚的奖赏!”这句话已经是**裸的挑唆了。

    “哈辛托大人,我们只是和您合作而已,把低量级的金级冰灵召唤过来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请您知趣一点!”跟在首领后面的那只冰霜飞龙有些不悦。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说话都这么不客气起来了,不过我不会因为你的冒犯影响到我们长期以来的交易。”它似乎并不介意。

    “真是名符其实的冰洋之主。在整个冰圈乃至大海里,都难寻对手了吧!”李毅猜测,冰霜巨龙们并没急于把那枚变异的灵蛋收回,因为献祭还没有结束,随着剩下的金级冰灵纷纷投入洞里,哈辛托便会不时吐出大量的精纯灵力灌注在它们身上,这些高等级的冰灵在用这股力量洗练自身,同时顺带着温养一下那颗蛋。 .? `

    “有机会,它们自以为没有任何威胁。沉浸在灌注力量的快感中,我们混过去!”李毅大喜,和阿尔杰他们一起慢慢的接近祭坛。

    果然没有被发现,他们悄悄的拿起蛋,伊莎贝拉还设置了一个幻象,不过,就在他们接近洞口的时候,一只冰霜飞龙发现了端倪。怒吼一声!

    “快!费尔德,三维盾!”李毅纵身跃入洞里。费尔德阿尔杰和伊莎贝拉紧随其后,冰霜飞龙们又惊又怒,在上面盘旋咆哮,大声咒骂,可是李毅下坠的速度非常之快,头顶上的那个洞口很快就收缩成了一个小小的白点。

    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潜水艇。李毅在下坠的过程中打开舱门,和他的灵一起钻进去,费尔德死死的搂住那枚蛋,左看右看,似乎想一口吞下去。不过阿尔杰在一旁盯着,防止他干蠢事。

    “别看了!赶紧给潜水艇套上三维盾,抵消坠落的碰撞力量!”李毅在失重中固定好自己的身体,封锁舱门,他感到一种特别的刺激,和危险擦肩而过,自己却活了下来,估计一些冒险爱好者就是冲着这样的快感而去的。

    “费尔德,开三维盾,这种高度的坠落会让潜水艇受损的。”李毅命令。

    一层透明屏障出现在潜水艇外围,几秒钟后,水花四溅,骤然而来的压力让李毅有些喘不过气,人类在深海里无法生存,说起危险程度,他比费尔德他们更容易死亡。

    潜水艇渐渐下潜,巨嘴便出现在舷窗外面,比灰眼反馈回来的全息影像更加真实,但是你却感受不到丝毫力量的存在,仿佛面对的是岩石一样,那张裂痕一样的巨嘴不过是海底的深沟罢了。

    “为什么我感受不到它的力量?难道对方也善于隐匿吗?”李毅问。

    “不,它太强大,力量本质已经超出自然力量和高等级灵力,上升到一种不可预测,不可感知的境界里去,大概只有和它力量本质上接近的生命体才能感受到吧!”阿尔杰面色凝重。

    “多么不可思议啊!进化了如此漫长的时间,终于达到生命金字塔的顶层,我们还是不要打扰这位老前辈,悄悄的溜走吧!”李毅紧张的持舵,调转方向,准备跑路。

    “呼!”忽然,一声沉闷的呼啸在耳边炸开,整个深海都因此剧烈颤动,这股力量虽然宏大,但没有什么破坏性,只是摇晃的厉害。?.

    “人类!”苍老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李毅的心脏本来提的很高,听到这声呼喊,脸色一变,手腕下意识的哆嗦一下,悬着的心“嗵”的一下落回去了,冰洋之主哈辛托已经发现了他们。

    “尊敬的冰洋之主哈辛托,您召唤我有什么事......”李毅态度上恭敬无比,忽然他脸色一变,一股蛮横的意念扫过他的潜水艇,这意念就如同滔天大浪,瞬间冲垮了他的所有伪装,那些秘密全部暴露出来!

    “不错,你很优秀,没想到戈尔工和暗影行者的血脉还在一代代的延续,真是恶心啊!”

    “确实很恶心,费尔德,阿尔杰,快见过老前辈。”李毅唯唯诺诺,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保命更重要,死亡倒也无所谓,不过被这个深海里的老怪物灭杀。那么死的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不错,不错,阿克琉斯洞察之瞳和塌陷空间容器居然在你的手里,可惜洞察之瞳对我没什么用处,我体内也能自成空间,否则一定会出手抢夺的。”

    “呵呵...”李毅尴尬的笑了。同时也有些庆幸,“前辈是很久没见过人类了吗?有什么要和在下了解的?”他问。

    “哈哈,没什么要了解的,我比你们对自身的了解还要透彻,人类始终是个失败的作品啊!”苍老的声音意味深长的说。

    “为什么?用失败和作品这两个词来形容人类?难道人类是被创造出来的吗?”李毅敏锐的把握到了什么。

    “真是个聪明的小子,不过,这事我不能告诉你,有些秘密你承受不起,太沉重了。”哈辛托嘟囔一句。不说话了。

    见对方没有吃掉自己的意思,李毅松了一口气,继续问道:“冰洋之主,那么能给我一点点提示吗?并不说出具体。”

    “嗯,好吧,这样就算你自己挖掘出了这个上古秘闻,也是你自己的事情,和我无关。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要给我讲一个故事。要好听。”哈辛托忽然提出了这个要求。

    “没问题。”李毅欣然同意。

    李毅的故事当然不是自己想出来的,他又不是作家,所幸看过的书够多。

    这是一个关于探索者的故事,他退隐之后,居住在一个乡间小镇,他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和一双儿女。幸福和美,远离杀戮和争端。有一天,村子被一群恶灵袭击,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普通人瞬间就被淹没,而他仗着三只忠心耿耿的灵拼命抵抗。勉强支持下来,可是灵无穷无穷,一只只的扑向他,最后他绝望了,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儿女,在准备自杀的时候,天亮了,那些灵却纷纷退走,这时救援的探索者队伍也抵达这里。

    “然后呢?那个男人最终有没有自杀?”哈辛托似乎很感兴趣。

    “如果是上古的黄金时代,人神未分,他一定会自杀,而现在,他只会呵呵一笑,去娶另一个老婆。”

    “你将的故事确实很好,我很喜欢,所以透露给你一点你关心的秘密,人类从上古时代就存在了,但是你们祖先和后辈,除了********的不同之外,没有任何区别,也就是说,你们永远也不会进化!嗯,提示就到这里,我有点乏了,你们离开吧。”

    “对了,前辈,我们从上面下来,海底有没有其他的通往冰圈的道路?”李毅问起这个他最担心的问题,上面祭坛已经封闭起来,就算原路返回,也不知道那些冰霜飞龙是否在上面蹲点,一只金级高阶就能团灭他们。

    “你拿了它们的变异幼灵,胆量倒是不小,不过也不用担心被困死在冰层底下,有很多地底溶洞可以通往上面的世界。”说完,裂缝渐渐合拢,海底恢复了一片死寂。

    “还好这位老前辈性格比较开朗,不是嗜杀之辈,否则我们都要葬身这里了,连咖啡都没机会喝。”李毅虽然嘴上这么说,手上却不停顿,驾驶着潜水艇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都活的那么久了,再多的激情都被消磨一空,天知道它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以后还是离这些老怪物们远一点比较好。”费尔德深吸一口气。

    “是啊,我还想好好的喝几年咖啡。”李毅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海底世界,没有一点光线,李毅打开潜水艇的照明灯光,发现,自己深处一片死寂之中,头顶上是厚厚的冰层,底下是无尽的深海,下潜到几万米的深处时,潜水艇有些支持不住,即便是金级的金属也抵挡不了这样的水压。

    “我们竟然还没有潜到海底,冰圈底部的海洋到底有多深?”阿尔杰赞叹道。

    “算了,我本来还打算看看海底有些什么,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比较好,毕竟是金级的潜水艇,要是红级,倒也可以一试。”李毅操纵着潜水艇上浮,重新回到冰层附近。

    “潜水艇的供氧可以持续十天左右,要是十天之内找不到哈辛托所说的溶洞,我就要死在冰圈底下了,这种死法真是憋屈。”李毅把感知扩张出去,慢慢搜寻。

    不知不觉中,潜水艇向着冰圈深处的方向驶去,溶洞倒是发现不少,可是许多都是死路,和上面的世界不连通,这样过了两天。

    第三天的时候,终于有一个纵深数千米的溶洞出现了,这是个大型空槽,李毅收起潜水艇,换上浮艇,一路飞驰,过了片刻,头顶有光芒照射下来,他们不禁一阵欢欣鼓舞,终于可以脱离困境了。

    当李毅来到地表的时候,却被惊呆了,面前是一片琉璃般的世界,所有一切都好像静止住了,这广袤的冰原,四处没有尽头,连地平线都是一层薄薄的蓝线,四周寂静的可怕,连时间都仿佛失去了流失的方向。

    冰层微蓝,一片片的结晶交错在一起,折射出璀璨的光华,阿尔杰用灵力刀刃也无法划开这样致密如同钢铁的冰块,李毅看了看温度计,已经下降到零下二百三十多度,原先的酒精温度计已经坏掉了,酒精在零下一百一十七摄氏度就会冻结,他现在用的是另一种液态金级金属制成的温度计,量程底限是二百五十二摄氏度。也就是说,只要他关掉衣服里的灵力驱动的加热器,就会立即冻成一块寒冰。

    “费尔德,给我套上三维盾,这太危险了!”李毅深吸一口气,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退回去,自己的本意已经达到,变异幼灵到手,收获丰厚。第二,继续前进,去探索冰圈的秘密,那神秘的绝对零度,自己不亲眼看一下,简直就是终生的遗憾,反正已经走到这里了。

    “你们说该怎么办?前进还是后退,这是一个问题。”

    “哈哈,就算头儿你自己跑了,我们也会去看看究竟的!”费尔德大笑起来,“只要注意一点就没问题了,你把温度计固定在木棍的一段,抓着另一端前进,只要温度计冻坏了,那么就说明我们面前就是绝对零度。”

    “这倒是个好主意,伙计们,我们向冰圈更深处进发,满足一下好奇心,看看那里面到底有什么!”李毅驾驶浮艇,在冰面上飞驰,外面的白茫茫的一片,也没有风,不必担心偏移航向。

    旅途漫长的有些单调,周围都是冰的折光,李毅一直盯着浮艇前端吊着的温度计,虽然浮艇的速度已经接近金级初阶空灵的飞行速度,但是温度计里的液柱下降却极为缓慢,几个钟头才下降一度,按照这样的速度,他们还有几天的路程才能接近那个最低温度,但这也不绝对,自然的力量是不能用数字的变化来推断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