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1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想了想,李毅给少女喂了一点抗生素,升起火,在壁炉里架着一锅汤,营养丰富的肉汤应该能让她很快痊愈吧,忙完这一切之后,他继续坐在桌前思考。

    “这娘们又瘦又丑,头儿居然还救她,什么心态啊?”费尔德嘀咕道。

    “你又开始用你那套理论评论女人了!真受不了你!”阿尔杰翻了翻白眼,他把一张长方形卡片递给李毅,“这是从海里捞上来的,她的身份卡。”

    “伊达,天空学院3年级学生,唔,十六岁了,”李毅摸摸下巴,“嗯,她为什么会在海上?躺在小舢板上,冻的嘴唇发紫,快要死去的样子,显然受到了攻击,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攻击天空学院的学生——谁都有可能,这是在大海上,毕竟不是天空学院的势力范围。”

    天气越发的寒冷,白玫瑰号已经越过北回归线,开始接近冰圈了,这是是冰雪的世界,不时看见大块的蓝色冰晶在海浪间起伏,偶尔也能看见一两座从冰圈漂流出来的,没有融化完的冰山。

    黑背的企鹅和毛皮柔亮的海獭在水里翻滚,并不怕往来的船只,它们扭动着笨拙的身躯爬上冰块,在水里却是那么的灵活优雅。大量纺锤形的银鱼在海水里来回游动,海面下一片银色的亮点闪烁,企鹅灵活的追逐着它们,吃它们,嚼它们,非常欢快。

    这个名叫伊达的女孩一直到晚上还昏迷着,李毅只好自己把肉汤喝了,在桌上摆了面包和馅饼,一些奶酪和黄油煎蛋。大约半夜时分,少女忽然睁开了眼睛,动作轻柔的像一只猫,她的脸涨得通红,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在床上熟睡的李毅,她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把匕首,锋利的刀刃在黑夜里反射出些微的银光。这个刚才还在沉睡的柔弱少女一下变成了危险的小野猫。

    她趴在李毅身上,用刀尖抵在他的颈部动脉上,只要一用力,鲜血就会才呈扇形喷射而出!这个时候。李毅睁开了眼睛,问道:“你醒了吗?”

    “不准动,我要杀了你!”女孩的声音里带着愤怒和一丝哭腔。

    “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为什么要杀我?十几个钟头前我把你从海里救上来,我还没有跟你提及打捞你的酬劳问题,你反倒要杀死我。没关系的,即使你现在付不出钱,也可以用分期的形式,每个月支付一部分,利率要比高利贷低得多,没必要这么偏激...”李毅试图和她解释。

    “闭嘴!不要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少女喘着气厉声问道。

    “对了,多谢你提醒,你还要额外支付给我一笔医药费。我帮你清理伤口,给你上了药,把你从死神手里抢救过来,你要付给我两千金灵晶,这个是最低价格,”李毅扬了扬手,“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

    “我的衣服呢!你脱光了我衣服!你这个变态!”两行泪水从少女的眼角流出,她咬着细碎的牙齿,握住匕首的右手不住的颤抖着。“我要杀了你!”这句话几乎是呜咽着说出来的。

    “哦,对了,你的衣服全都破破烂烂的,无法再穿。你难道在里面放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是我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李毅耸耸肩,继续说道:“而且,你的衣服在海水里泡的很脏,我要清洗你的伤口。防止感染,提高你的存活率,才脱去的,这有什么好质疑的?你在医院里做流产手术,医生还不是把你的裤子脱了,病不忌医,而且我只是给你做了手术,又没有侵犯你,你一副寻死觅活的样子,给我很大压力。”

    “我不管!”伊达虽然嘴上还硬,但是明显犹豫了很多。

    “好吧,其实事情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严重,你把我的面具摘下来看看,”李毅忽然说,“不要误会,用左手摘,右手你继续用刀抵住我的脖子。”

    “你想干什么?”少女很疑惑,难道这个人的面孔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她伸手摘下李毅的面具,露出一张稚嫩而平静的脸,少女立刻发出一声惊叹,“天哪,你才多大!”

    “你是问我的年龄吗?哦,我十三岁,还差一年就成年了。”

    伊达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匕首也丢在一边,这明显是个孩子,虽然被他看了身体有些怪怪的感觉,但是杀意已经消退,就...就当他是自己的弟弟好了。

    “好了,从我的床上下去吧,桌子上有吃的,我们可以聊聊。”李毅烧了一壶热茶,他重又带上面具。

    伊达在桌旁坐下,她吃了不少东西,许多小羊腿,大块的奶酪和面包,喝了一大罐加了糖的红茶,这才无力的趴在桌上,眼神茫然无比,似乎被抽空了力气。

    “小鬼,这是什么地方,是船上吗?”她问。

    “首先,不要叫我小鬼,我叫李毅,也是天空学院的学生。另外,对于你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这里是白玫瑰号,船长是米歇尔,”李毅拍拍手,严肃起来,“你的情绪看上去已经稳定,那么我们该谈谈正事了,实话告诉你,刚才让你把刀架在脖子上,是我故意的,如果直接拘禁你的话你肯定有抗拒心理,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你一定以为我是个普通人吧?其实我有屏蔽你感知的手段,伊莎贝拉,让她明白一下自己的处境。”

    “你说什么?”没等伊达反应过来,屋子出现了阿尔杰和费尔德的身影,而伊莎贝拉也在李毅的肩头显出猫的形态。

    “这是怎么回事?”她惊讶的问,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近在咫尺的灵。

    “很简单,你的感知被屏蔽了,”李毅仰躺在椅子上,并不看伊达,他说:“我是一个探索者,在白玫瑰号上和一群同伴一起寻找财富,但是我们之间互相都不信任,你懂吗?所以我要隐瞒你的存在,我想从你那里获得学院的消息,毕竟我离开学院已经两个多月了。”

    “天哪。你的三只灵都是绿级的,你才一年级吧?这样的天才足以让无数人嫉妒了。李毅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对了,在你们一年级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一个叫做迪曼特迪斯的大家族子弟,动用家族的势力在校外截杀了一个叫做李毅的平民学生,还把他的尸体挂在学院对面,这件事几乎引起平民学生和贵族学生之间的大规模冲突呢!那个李毅不会就是你吧?”伊达瞪大了眼睛问道。

    “没错,我就是那个李毅。死掉了那个不过是个替死鬼,希望你给我保密,那些都是些无聊的事情,没什么值得深究的。”李毅掸了掸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伊达忽然觉得面前这个带着面具的男孩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那种成熟和冷静已经超出了年龄的范畴。

    “我想问一些问题,所以把你救上来,给你疗伤,如果你不是天空学院的学生,我根本懒的去救你,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我问,你如实回答,第二,你拒绝回答,我让我的幻灵催眠你,一样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不过那样对你的大脑或许有损伤,给你三十秒钟的时间选择。”李毅拿出一块怀表。拧上一圈,发出咔嚓咔嚓的转动声。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要听你的?”伊达有些不高兴,用这样粗鲁的方式问她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伊莎贝拉,给她下幻术吧。罗里吧嗦烦死了,我不过想要知道一点消息而已。”李毅有些不耐烦。

    “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说吧,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也明白你的心情,不过你还是说出来比较好,否则我就要强迫你说了。”伊莎贝拉温和的劝她。

    伊达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处境。她摸了摸头发,说:“你想问什么?”语气有一些悲凉,似乎在回想自己的遭遇。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流落到大海上?”李毅缓缓的问道,对方能开口就一切好说,他也会尽量用温和的手段。

    “中秋的时候,茂罗老师带着我们几个优秀学生去海边挑选好的水灵,老师说真正的优质水灵只有在大海上才能寻觅到。在一座中转岛上,一个探索者告诉我们,有一批资质极佳的水灵被他豢养在别的岛屿上,邀请我们上他的船去挑选水灵,老师犹豫了一下同意了,可是,在中途我们被一群不知名的黑衣人截杀,他们的衣服上的标志也是天空学院的,但那徽章从中间被刀割成两半,他们,他们杀死了茂罗先生,我和几个学生分散逃跑,我抓着一块舢板,恰巧遇到海底的暗涌,被卷了进去,这才逃过一劫,老师和同学都被他们杀了!”伊达无声的哭泣着,她不明白,这样无缘无故的杀戮有什么意义,为什么要针对他们,只因为他们是天空学院的学生。

    “布鲁诺的暗杀联盟...”李毅想起埃德蒙对他说起的这个名字,“原来他们一伙人的老巢在海外,怪不得学院拿他们没办法,这样广阔的大海,随便往一个小岛上一躲,天晓得!不过埃德蒙大哥说,我可以去他们那里接一些暗杀任务,看来他们并不排斥像我这样在天空学院借读的学生,不知道怎样才能接触到他们。”

    “这个海上,是很乱的,不适合你,你太弱了,”李毅指着伊达说道:“没有实力只能被屠戮,而且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海浪会把你的浮尸冲到岸边,或者干脆被鱼和海鸟吃掉,变成海底的泥沙。我们下一站要到达克斯曼不冻港补充食物和淡水,你就在那里下船,回学院向理事会报告这件事吧,关于我的事情不要说出去,最多告诉理事长,我和他是老熟人了。”

    “你这话真刺耳,不过,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伊达叹息一声,她的灵在战斗中失落了,不知道有没有死去,熟识的老师和朋友也凶多吉少,真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你说你中秋前后从学院出发,那个时候我在多诺可城邦,嗯,那我问你,学院有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事件?就在新生入学到你离开学院这段时间。”李毅用中指敲了敲桌子,那个时候玛尼还没回到学院,暂且不谈。

    “我听说肯特家族有一个失踪多年的天才忽然回归,凭借一件灵具战胜了家族的一位红级探索者长老,他的三只灵都是金级高阶,居然每只都有力撼红级初阶的实力,而那件神奇的冰系灵具更是让他无可匹敌,这个出自分支的年轻天才现在正和主系的高顺位继承人竞争,不知道他能不能创造一个分支族人继承家主的奇迹。”伊达看了一眼李毅,她在想,眼前这个年轻过分的孩子或许以后能达到那样的高度吧。

    “哦,艾伦,好样的,不愧是玛尼的哥哥,这么霸气,不知道他和埃德蒙谁更强一点,珀瑞阿斯冰霜之瞳竟然有这样强大的能力,看来我的阿克琉斯洞察之瞳的能力还没发挥出来,这要让伊莎贝拉好好研究才行。”李毅盘算着。

    “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估计学院有什么重大的举措也不会让我们知道吧,都是秘密进行的,有人说黑泽学院是三大学院中最神秘的,其实天空学院才是真正的天才隐藏的地方。”

    “嗯,”李毅很满意,他喝下一杯咖啡,看看外面,天渐渐亮起来了,室外的冰寒让窗户上结了一层好看的冰花,“最后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听过安德路和狄奥尼索斯这两个名字?”

    “安德路...狄奥尼索斯...”伊达皱起好看的眉头,仔细的搜寻记忆,“哦,对了,听说新生里有个叫安德路的人,因为家族的原因被迫退学了,具体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什么?!”李毅的眼神阴沉了下来,伊达被他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呆了,那种阴冷的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让她觉得这个人之前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都是特意装出来的,他那层皮下面不知道藏着怎样的魔鬼。

    “呵呵,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你大可不必这么紧张,我们也是萍水相逢,到了达克斯曼就分别了,以后最好忘记今天的事情,本来还想和你要一些救治的报酬,既然从你这里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信息,你就不必付给我钱了。”李毅微微一笑,他看见伊达下意识的想保护自己的样子,知道是自己突变的情绪吓到了她。

    “你,你刚才好可怕啊!”伊达有些畏惧的看着李毅,现在微笑怎么看都像是假的。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以后你就明白,一个人,孤独的历险,周围全是欺诈和阴谋,你无法相信任何人,只有靠着自己的实力在杀戮中行走,踏着别人的鲜血才变得更强,就会变成这样,”李毅叹了口气,“不是我想这样,是如果我不阴狠,或许第二天我的尸体就会被扔进海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