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1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卡特,我要杀了你!”布拉斯掰开馅饼,现还是腰果,他愣了一下,接着疯了似的冲出房间,乘上卡西金乌庞大的身躯,猛的跃起升空,在天上盘旋一阵,然后划出一道金色的弧光!

    弧光向着李毅的房间飞去,在天空中剖开一道瀑布般的流光,这时费尔德从屋子里冲出来,撑起三围盾,挡住了这一击,一时灵术的碎片纷飞,乱涌的灵力将白玫瑰号的桅杆都折断了。 .? `

    “呵呵,如果我是你,我会把馅饼里的腰果剔除,吃掉剩下的,根本不会把这样的事情当做挑衅,真是太年轻啊!”李毅在屋子里品尝厨师的手艺,听见这个动静,知道那个厨师铁了心要跟随他了。

    “咔嚓!”变异之后又突破绿级的费尔德确实可以独当一面,他扭了扭脖子,似乎一点也不过瘾,灵术相撞四射的灵力碎片都被“漩涡”牵引出去,没一点碰到李毅的房间。

    布拉斯见一击没有奏效,他的第二只电灵也显出了身形,这是一个白色电光组成的人形生物,从不断涌起的电弧里伸出晶莹如水晶的爪牙,背后是四根弯曲的钢铁电缆,两只眼睛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唔,绿级巅峰,实在没什么用,没有三只金级灵,跟我打没有任何胜算。”李毅走出屋子,他仰头看着布拉斯。

    “嘿,布拉斯兄弟,这么大的火干嘛?坐下来好好谈谈吧,免得伤了和气。”他温和的建议。

    “好好谈谈?亏你说的出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哈哈哈哈,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否则白玫瑰号回到港口,你就会受到布埃斯文图拉家族的围杀!来啊,来杀我啊!你这个贱种!”布拉斯听到李毅不阴不阳的语气,心里憋着的怒火更甚。他目眦欲裂,要和李毅一决生死。

    “够了!”老瞎子和米歇尔从船舱了走出来,瞳王凯恩身体外部一阵灵力扭转,“透视!”

    一枚巨大的眼出现在空中,通体好似琉璃制成。闪耀着梦幻般的光泽,将下方的李毅和上方的布拉斯隔开,这个灵术是用来看穿灵本身的弱点的,如同削弱版的阿克琉斯洞察之瞳。只要有灵经过它中间,就像被十字架钉住的吸血鬼一样显露出弱点,琉璃般的眼球是幻系灵力构造的,免疫除了幻术外的一切攻击。

    费尔德浑然不惧,他转换到攻击模式,突然跃起到半空中,平端火铳。 .? `?“嗵!”一声沉闷的震响,弹壳弹出,通红的子弹出膛之后直奔卡西金乌背上的布拉斯!

    “什么?他为什么没有弱点!怎么可能!”下方的老瞎子马赛拉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他本来让瞳王凯恩释放这个灵术,是为了让在天空中拥有绝对优势的布拉斯多一层保障,但是费尔德直接野蛮的跃入这个灵术中,丝毫不怕暴露弱点,而事实是,马赛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世间竟然有如此没有丝毫弱点的完美生物。

    卡西金乌措手不及。只能用自己的羽翼挡住旋转燃烧的子弹,一团伞状的火焰在半空中绽开,它被打的倒飞出去,差点把布拉斯摔下来。

    “哼!”李毅冷笑一声。他回过身,面对从后面接近的老弗兰。

    “你们不能这样打下去,白玫瑰号会被你们摧毁的,很抱歉,我要动手了。”老弗兰派出的是一只通体黑色的灵,这个矮人一样的灵拥有模糊的身形。手执一柄闪烁着紫色光芒,一看就是淬过毒的匕,金级初阶,是一种名为“黑刺”的刃灵,精通暗杀,十分难缠。

    阿尔杰站了出来,他浑身笼罩着阴影,周围被一种奇异的力场扭曲,仿佛从白天到了夜晚,死亡的冰冷气息从他的黑袍上泛起,“嗡-——”的一声,灵力刀刃成型,以一种古老的节奏颤动着,也就是说他普通的一击都能带着“尾割”的效果,透过表层的防御直接杀伤内部。

    他和黑刺对视一眼,只见对面的黑刺不住的颤抖起来,身体都缩小了一圈,往后一步步退去,根本不敢看阿尔杰的眼睛。

    “塞西里奥,怎么了?”弗兰奇怪的问,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脸惊惧的看着阿尔杰。

    “他...他是,暗影行者!”黑刺沙哑着嗓音说道:“即使只有绿级初阶,我也没有把握赢他,我以为,以为这种怪物根本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想到...”

    “不可能!暗影行者一族早就消失半个世纪了,怎么会在这个时代出现?!”弗兰看向李毅的眼神已经不同,这个拥有变异三色蔷薇瞳和暗影行者的神秘探索者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有很大可能是出身大势力的天才探索者,那些连布埃斯文图拉家族都只能仰其鼻息的真正的大势力。

    “你,你到底是谁?”弗兰不敢造次,小心翼翼的问道。

    米歇尔目瞪口呆,她现在才知道,李毅隐藏着如此的实力,两只绿级初阶的灵威慑住了三只金级的灵,这样的人物,竟然没有名扬世界,那么就一定是刚崛起的年轻天才,而布拉斯,只能算优秀而已。? ?.??`

    “唔,你们打算群攻我吗?好像事情是我挑起似的,呵呵,不过群攻我也会有一些代价,我会在死之前杀掉你们一般以上的人。”李毅一点也不慌张,看看他们有何说法,他占着道理的上风,无可指责,毕竟是布拉斯先动手的。

    “够了!谁要想打架,先赢了我再说!”米歇尔的泰坦水灵从海里浮出,庞大的身躯带起一片海浪,这只金级中阶的水灵绝对是压制一切的存在。

    金级以上,每一个阶段都是一个巨大的突进,灵在本质上改变才能进步,所以绿级巅峰的灵中很少的一部分才有机缘突破到金级,成为真正的霸主,探索者中的中坚力量,而金级初阶突破到金级中阶则更加艰难。至于高阶和巅峰更是可望而不可及。

    金级中阶的灵和初阶的相比有压倒性的差距,即使伊莎贝拉,费尔德和阿尔杰联手也很难战胜米歇尔的泰坦水灵。

    最有言权的还是实力最强的,这句话一点不假。布拉斯打量了伊莎贝拉一眼,心想,反正这女人不久也会成为自己的妻子,她的实力也是自己的实力,想到这里。心里才微微平衡。他看着局面僵持不下,也有了收手的念头,“哼!今天我就绕你一命,先给你记下!”

    “呵呵,煮熟的鸭子,嘴倒是**的。”李毅收了手,不过也没忘了嘲讽一句。

    米歇尔感到深深地无力,一个是家族安排给她的男人,一个是强势的神秘人,局面已经不在她的掌控之中。其实李毅从来不习惯于让局面被别人掌控。

    一切都在他设计好的剧本中进行,没有丝毫的偏差,完美的计划就是让一切都好像是事突然。

    布拉斯径直去找到厨师,一句话不说,他的电灵劈出一道电弧,要将这个制作腰果馅饼的厨子杀死,可是费尔德在一旁出现,挡下了这一击。在天空中布拉斯还有一点优势,而在船上,他的实力至少被削弱了四成。因为卡西金乌只有在飞行的状态下,借助气流才能释放一些灵术,行动才敏捷,它是为天空而生的空灵。

    “哦。对了,我们头儿说了,他知道你要找这个厨师的麻烦,这个厨师确实该死,没有把腰果馅饼直接塞到你的嘴里,不过呢。船上只有一个厨师,他死了你来做饭?明白了吗?走吧!”费尔德挥挥手,不耐烦的说。

    布拉斯强忍住怒火,叫来了米歇尔,“你船上的厨师是什么意思?明明知道我花粉过敏,为什么还要做腰果馅饼?”

    “大,大人,那位大人让我做腰果馅饼,我,我也没办法啊!”厨师愁眉苦脸的说道,不过狡猾的眼神还是从他低垂的目光里溜了出来。

    “那位大人?卡特?”米歇尔摇了摇头,没想到这厨师也被卡特收买了,是什么让他不畏惧布拉斯反而投靠卡特的呢?

    “我们头儿说了,”费尔德一脸无赖的样子,“他喜欢吃腰果馅饼,不能因为你一个人的毛病就让我们都顺着你的口味,这不合规矩,哦,对了,像你这样的人根本没规矩。”

    “这是你的船员,你难道不管吗?!”布拉斯愤怒的把桌子掀翻,那些面粉,鸡蛋,奶油和腌肉洒了一地。

    “我管不管是我的事,不过请你记住,这是海上,不是你家,这些食物都是极其宝贵的!谁给你浪费的权利!”米歇尔面如寒霜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去了。

    布拉斯犯了大错,上古流传下来的海上规矩,不得偷窃食物,而浪费,糟蹋食物更是重罪,因为在海上,没有食物和水就等于死亡。

    费尔德冷笑不止,而厨师心疼的把那些洒在地上的食材拾掇起来,去掉脏了的地方就能吃,他愤怒的看了一眼布拉斯,心想:“等到饿到极致的时候,你这个混蛋还不是跟狗一样去****!”

    布拉斯警告的看了一眼厨师,心里盘算着歹毒的注意,转身离开了,算计李毅他屡屡受挫,这不过一个普通人厨子,他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他生不如死,前提是李毅不管这事。

    海风鼓动船帆,白玫瑰号稳稳的向着北方行驶,天色渐晚,又到了晚餐的时间,厨师依旧烤出腰果馅饼,不过没人敢给布拉斯送去。布拉斯看着眼前的食物,想起早上的时候,那个该死的厨师躲在费尔德身后,明摆着和他作对,怒气越旺盛。

    使劲把面包勒成小球扔进海里,他一点食欲也没有,早上的时候米歇尔很是生气,作为她未来的丈夫,还是要去安慰一下的。

    “要是这娘们儿完全听我的话,直接合力杀死卡特——马塞尔和弗兰也会帮我们,那个帽子男人和丑脸都是要是敢帮着卡特就一起杀了,”布拉斯眯着眼睛,他想起米歇尔姣好的面容,穿着船长制服姿勃的样子,心里不禁一阵火热,“我们应该开诚布公才行,虽然家族式的联姻只是个形式,但是这样的美人我可不会错过了。”

    他敲开了米歇尔的房门,今天晚上,布拉斯特意换了一件镶钻的晚礼服,大师级的裁剪工艺,昂贵的熏香,他的个人行李里面也有保鲜处理的玫瑰,一种只有在极寒的条件下才能绽放的温特拉斯蓝玫瑰是贵族社会每个女人的梦想之物,它的传说价值远大于本身的价值。

    “可惜船上没有落地镜,否则我就能欣赏到这套顶级礼服的魅力,那个乡巴佬穿着古怪的猫皮真是土气十足,这种没有品味的人即使再强大也会被上流社会所憎恶,成为一个可悲的众矢之的。”布拉斯歹毒的诅咒着,他野望倒是很明显,要说服米歇尔完全服从他,他对女人有种自以为是的了解,再加上身边常常有美女环绕,让他以为自己的魅力足以征服大部分女人。

    “你来干什么?”米歇尔并不和他客气,早上的事情让她对布拉斯的看法已经变了,本来以为他只是一个年少轻狂的纨绔而已,没想到品德也这么败坏,可是,她又能怎么样呢?家族没有给她选择的权利,她从出生就注定了这样的命运,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家族同时也会反馈给你荣耀和财富,但是,那些不是她想要的。

    站在桅杆上李毅忽然捂住了望远镜筒,“偷窥不是一件好事,我已经猜到结果了,哈哈!今晚又是一个好天气。”

    “我是道歉的,今天早上,确实是我做的不对,那些食物,嗯,还是非常珍贵的,”布拉斯以为,男人服软,说些柔和的话,就能让女人原谅,“我们不说这件事了,谈点别的,比如,音乐,诗,一些轻松的东西。”

    看着布拉斯一脸虚伪和垂涎的摸样,米歇尔从心底升起一阵厌恶,她不知不觉的把李毅和眼前这个贵族年轻人相比,李毅那种智慧的谦逊,老成却不失灵敏和活力,让她想到古谚“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

    “不了,我很累,请你离开吧。”她摇了摇头,觉得十分悲哀,这就是自己的未来吗?自己的命运竟如此不堪,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改变这迎面而来的噩耗,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凄凉的后半生,如同深渊一般向自己逼近,要把她整个吞噬下去。她没有任何方法改变这样的结局,只能努力的让自己忘记,享受剩余的时光,在某个夜里被梦魇惊醒,又跌入现实的恶梦之中。

    “小宝贝,你听我说,我们坐下谈谈...”布拉斯还在试图实现自己今晚的目的,他一步步逼近米歇尔,他觉得这样的行为理所当然,一个男人面对自己的未婚妻,他能做些什么呢?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