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色渐晚,海面依旧平静的好像一张手帕,海风带来岛上挖掘机工作的声音,估计要三四天才能开采完矿脉,水手们在岛上和船上对半值班。 ? ? ?说 . `

    晚餐的时间到了,一个水手敲开李毅的房门,送来一只大盘子,今天有馅饼和煎鱼肉,一碗酸菜鱼汤,一些腌黄瓜,两个苹果,以及一大块面包,半斤腌牛肉。

    “谢谢。”李毅有礼貌的对那个年轻的水手说,这让这个普通人受宠若惊,回到屋子里,他取出验毒的银针,挨个试了试,这是探索者防止暗算的手段。

    “今天的馅饼...”他拿起一块犹带余热的美味馅饼尝了尝,“果然是腰果夹心,倒霉的布拉斯还以为这是苹果夹心呢!”

    与此同时,布拉斯也在房间里取出验毒的工具,一番察看之后,确认没有毒性,他才放心的喝了汤,把面包撕成一片片的吃了,然后拿起馅饼咬了一口。

    “怎么不是苹果味的?估计是我记错了,等等,这个味道...是腰果!!!”他满脸瞳孔,扣着嗓子想吐出来,可是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根本吐不出来,他的脖子和脸上都冒起一颗颗丘疹,过敏反应导致他突了急性哮喘!

    布拉斯的脸越来越红,他被呕吐物堵塞了气管,强烈的哮喘更是加剧了窒息的效果,他抽搐着,嘴角流出白沫,痛苦万分,眼珠也开始往上泛起,似乎要休克过去。

    卡西金乌的一声厉啸让整艘船都惊动了,懒散老者和丑脸率先来到布拉斯的房间,米歇尔接着赶到。

    “布拉斯有花粉过敏症,怎么会突恶性的过敏反应?”米歇尔一边指挥抢救,一边疑惑说。

    “这是腰果馅饼,虽然冬天没有花粉,但是腰果对花粉过敏患者会造成很大的影响,馅饼不都是苹果夹心的吗?怎么会成了腰果?而且。我记得船上并没有储备腰果。”丑脸拿起馅饼尝了尝,似乎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是不是你干的?”米歇尔对最后赶来的李毅说,语气很是严厉。

    “我哪里来的腰果?”李毅无辜的耸耸肩,辩解道:“我当初上船的时候。你们是看着的,身上没有任何东西。”

    “一小袋腰果可以藏在皮袍底下。? ? ?.”这个时候老瞎子在一旁说。

    “是吗?那么谁都可能带着一小袋腰果上来,为了害死布拉斯,真是无聊,这种事情还是把厨师叫过来询问比较好。在此之前,谁都不要瞎猜。”李毅连自己都快相信自己是无辜的了。

    厨师是个没有探索者天赋的普通人,就论手艺而言,绝对是一流的大厨,他被带过来的时候,正遇见躺在担架上,浑身丘疹,脸涨得通红的布拉斯,就

    像一只拔了毛的猴子,听说这个布埃斯文图拉家族的高顺位继承人吃了他做的腰果馅饼才变成这个样子。他的心唰的就凉了,脸色惨白,后背已被冷汗沾湿。

    他今年三十二岁了,人到中年,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儿子,万幸的是,儿子觉醒了探索者天赋,更是喜上加喜。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好的起步,他才硬着头皮去大海上谋生,在白玫瑰号上掌勺。赚一些灵晶。

    大海可不像表面那样,是一片美丽的蔚蓝色,只有咸湿的海风和轻柔的浪花。每年归港的船只上那些非自然的扭曲和可怕的伤痕都能展现出大海真实的一面,连探索者都不能保证自己能带着财富活着回来。

    他只能寄希望于那位大人不要迁怒于他的家庭。反正这几年的钱也赚够了,让自己的命,换做儿子的前程吧,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帮助。

    米歇尔问起腰果的事情,厨师照实回答了,厨房里不知道怎么出现了一大袋腰果。越有三十多斤,船上的食物材料都是他一手置办的,其中没有腰果这一项,他当时不清楚这些腰果来自哪里,以为自己忘记了曾经采购过腰果,估计被水手从仓库取出放在厨房里,于是就想试试新口味,本来一直是橙子馅饼和苹果馅饼,船上的探索者可能吃腻了,这次换换新花样,也许可以让探索者们在味觉上享受不同的愉快。

    “那么腰果是哪里来的?你们都知道我和布拉斯有仇,但是我上船的时候是空着手的,这三十多斤的腰果我怎么带上船?你们谁有证据指责我?是你吗,老瞎子?”李毅把目光转移到老瞎子马赛拉的脸上,老瞎子一脸阴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现在已经确定,他就是布拉斯家族派过来的帮手。

    “哦,对了,布拉斯是由于突的过敏反应引起急性哮喘,再加上他急于把馅饼呕吐出来,结果呕吐物堵在气管里,甚至被压入肺中,这个时候应该切开气管,往胸膛里鼓风,让呕吐物排出,否则,呵呵。??.??`?”李毅“善意”的提醒道。

    老瞎子冷哼一声,李毅的话无懈可击,他怎么也没想到李毅有一个能够储藏物品的空间戒指。

    “哈哈,你用不着冷笑,我暂时还不希望布拉斯死掉,但是也不能让他活着那么愉快,你心里明知道是我干的,但是却没有任何证据,而且,如果不按照我所说的抢救布拉斯,那么他就真的可能被自己的呕吐物噎死,你只能照着我说的去做,啊哈,我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呀!这样他就欠我一条命了,你是不是感觉很不爽?像是被我牵着脖子上的链子?”李毅很乐意见到这一幕,他嘲讽道。

    老瞎子阴沉着脸,转身离开,那表情如同活吞了一只耗子。

    米歇尔被李毅这番真真假假的话弄得云里雾里,事情已经变得不可控制,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警告的看了李毅一眼,跺了跺脚,也离开了。

    其余几个围观的探索者也都各怀心思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只剩下厨师还哆哆嗦嗦的站着。

    “你在害怕什么?这是我和布拉斯之间的争斗,布拉斯在海上奈何我不得,但是你就难说了,他一定会迁怒于你。你知道的,探索者杀一个普通人,跟碾死一只爬虫没多大区别,因为他们在觉醒探索者天赋之后。就会有一种感觉——自己和普通的人类不是同一物种,是更高级的存在,是这个世界的掌控者,所以杀戮对他们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你这样的年纪。家里一定有妻小和长辈吧,你来到海上一定不是单纯为了供养家庭,因为凭借你的厨艺,足以让一个普通人之家小康,让我猜猜...嗯,或许你有了一个刚出世的孩子,老来得子,而这个小家伙又觉醒了探索者天赋。你为了让你的孩子有一个好的起点,这才决定到海上来淘金,赚取一些探索者的钱币。也就是灵晶。”李毅背着手,语气温和,甚至有一些亲切,他端详厨师的脸,这张由于恐惧和绝望越扭曲的面孔。

    “布拉斯很年轻,也很残忍,他需要一个泄口,你是和这个事件最直接的联系人,而且又没有任何实力,弱小的可怜。爬虫一般,本来冲向我的怒火也会转移到你的身上,转移到你的家庭上面,你猜猜会生什么?”李毅一步步逼近他。给他更大的精神压力,这个倒霉的厨师,瞳孔放大,浑身打着哆嗦,冷汗直流,如同患了伤寒。“哈,关于你的一切都会在这个世界上抹除,这就是布埃斯文图拉家族的力量,即使布拉斯本人只想把你残忍的杀害,但是他的手下,在他家族里那些地位低下却像靠着阿谀奉承得到庇护的人都会拿你的家庭开刀,作为晋身之本,你还妄想用自己的牺牲换来家庭的周全,真是可笑啊!”

    给他展现了最绝望的结局之后,李毅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今天的夜晚,是多么欢乐和愉快啊,想想布拉斯正在痛苦的被切开喉咙,看来半夜的时候这个家伙康复之后,一肯定会暴怒的向自己难,但是老瞎子和弗兰会拦住他,阻止他的愚蠢行为,因为明面上的规则还是要遵守的,一旦有谁打破,获利的肯定是李毅,因为现在能阻止李毅的就是这些了。

    一个是阴笑着掌控全局,一个是除了说些不切实际的威胁就是冲动,结局大家都很明了。

    “求求你!救救我啊!!!”厨师跪倒在地,哭着哀求着,他的声音凄惨无比,本来无比美好的前景,在一个夜晚,因为腰果馅饼,全毁了,祸从天降,布拉斯的愤怒,一百个他都承受不起。

    “我为什么要救你?因为你可怜?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探索者都是基督徒吗?”李毅停下脚步,他没有回头,声音里充满了嘲讽和不屑一顾。

    “啊!!!这样的霉运,还不如让我死了好!为什么要祸及家人!为什么啊!”厨师猛的把脑袋砸在甲板上,砰砰有声,溅出血来。

    “对了,”李毅像是想起了什么,他走到厨师身边,蹲下,在他耳边低语:“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死?”

    “因为,因为那位大人的怒火...求求你,救救我吧!!!”厨师扯着猞猁皮袍,可是猞猁的皮毛太光滑,他始终抓不住,最后只好用力的捶着甲板。

    “我改变主意了,布拉斯的怒火,还是憋在心里的好,我想看着他爆炸,不过,我袒护了你,那么布拉斯就把你明确为敌人了,懂吗?也就是说,你要么投靠我,要么被布拉斯杀死,祸及家庭。”李毅打了个呵欠,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那么,那么我投靠了你,我的家庭能够保全吗?”厨师如同在黑夜中看见了远方的一点灯火,他全部的希望都聚集在那一点点摇曳的火光中了。

    “谁知道呢,也许能保全,也许不能,不过,这总比必死的结局要好,你要是投靠我,那么明天的馅饼也全做腰果味道的,啊,我喜欢腰果。”李毅高兴的说。

    厨师眼睛里一阵犹豫不定,李毅要他投靠,而且要完全听他的,甚至和这位大人一起针对布埃斯文图拉家族的布拉斯,这让他无比恐惧,但是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决定了,我投靠你!”厨师的目光坚定起来,似乎要破釜沉舟,赌上自己的一切。

    “放心,我还没输过。”李毅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句话给了他无限的信心,“明天,我要见到腰果馅饼,反正这个船上就你一个人是厨师。”

    回到自己的房间,李毅继续他的晚餐,说是话,这个厨师的厨艺真的不错,如果就这么被布拉斯残杀太可惜了,在他的眼里,布拉斯的价值还不如这个厨师。

    “哼,布拉斯还想极力隐藏他严重花粉过敏的事实,不过你这个娘炮的化妆盒子里只有涂的,没有粉末状的化妆品,再注意一下你的食谱,很简单的事情,一猜就猜出来了,不过你的运气确实很差,我的戒指里恰好有许多坚果,腰果尤其多哩,厨师都不知道是伊莎贝拉影响了他的神智,促使他升起了制作腰果馅饼的念头。”李毅对自己的计划很满意。

    和李毅料想的一样,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布拉斯知道这腰果馅饼的来源一定是李毅,他在脱离危险后要和李毅火并,但是守在他旁边的老瞎

    子和弗兰拦住了他,现在和李毅死磕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李毅的底牌是什么,还有一种最可怕的结果,就是整艘船上的探索者联手也无法阻拦李毅逃走,像他这种人,是世间最可怕的病菌,只要一有养分就能迅壮大自己,不管之前受到怎样的损失。

    “啊!!!”在病房里咆哮了一阵,布拉斯的火气越来越大,他觉得自己几乎要燃烧起来,被这个他认为的卑贱之人一次次的羞辱,以及深深的嫉妒,为什么这个藏头露尾的贱民有这样的智慧,有那么强大的,傲视同级的灵?他一直觉得自己虽然不是大6顶尖的天才,但也相差不远,有和他们平起平坐的资格,以后会成为让这个世界臣服在脚下的那一类人,竟然被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踩在脚底下,面子丢尽,虽然极不愿意承认,但是对方取他的性命就像洗手一样简单。

    听他咆哮了一个钟头后,老瞎子也受不了了,他吩咐给布拉斯打了一针镇静剂,看着他沉沉的睡过去。

    第二天起了风,判断了风向之后,米歇尔心头一喜,白玫瑰号升起船帆,要借助这股风的力量回到正常的航线上去,但当她尝到早餐馅饼还是腰果夹心之后,心里的那一点点喜悦顿时无影无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