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0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样,白玫瑰号就不能在预定时间到达克斯曼港湾,补充淡水和食物,船上储存的淡水估计十天之后就消耗一空,食物倒是有很多,实在不行吃压缩饼干也能充饥,我们得赶紧找到一座岛屿,补充淡水。”米歇尔自言自语道。

    李毅悻悻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没能借助这个机会干掉布拉斯实在可惜,这条毒蛇估计要开始有计划针对自己了,看得出来他眼睛里那蠢蠢欲动的杀意。

    暴雨一点停息的意思也没有,湿气蔓延进船舱,即使烤着火,也感受到这寒冷的潮湿,费尔德对雨天最是反感,他披着一件羊毛毯子,离火堆最近。大约三四个钟头之后,夜深了,可是雨还没有停,李毅安然入睡。

    第二天很早醒来,他没有听到雨声,看来暴雨已过,出来看时,外面雾气蒸腾,根本辨别不清方向,太阳也只在头顶上缩成一个模糊的小点,“我们不会迷失方向了吧?”很不幸的是,李毅猜中了。

    到了正午,雾气方才散开,海面风平浪静,一点波澜也没有,现在已顾不得许多,只能烧灵晶前进,如果灵晶使用完还遇不到季风或者洋流,就只能呆在海上等死。

    米歇尔召开了一个集体会议,说明了这件事,大概是希望所有人能团结一致,度过难关。这个时候,李毅却冷笑一声,说道:“船长是你不够果决害了我们,如果昨天你开始就使用燃油,既能驱除海蠕虫,也不会偏离航向,这个错误的结果却由我们共同承担了。”

    “你要是不爽可以滚,这里不欢迎你!”布拉斯接过话,不客气的斥责,听见李毅指责美女船长,其他的探索者也有些不悦。

    “哈哈,你们这些人。昨天要不是我先发现了海蠕虫,你们的下场会比现在更惨!”李毅冷着脸指出,众人都沉默了,确实是这样。如果不是李毅的超强范围感知能力,以及神经质的在甲板上看暴风雨的习惯,他们即便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海蠕虫会在接触到船的一瞬间咬破船舱,没有了船。探索者团队在海上就是丧家之犬。

    “我向你们道歉,确实是我不够冷静,瞻前顾后,让事态严重了,现在请再相信我一次,一起度过难关好吗?”米歇尔扁着嘴道歉了,语气里带了哭音。

    “管我什么事?遇到个没用的船长,决断力弱的可以,这样只好各自散了,我在你们船上干活还没有单干拿的多。”李毅不会因为船长是个女性就和她客气。洞悉人类本质的他根本不把性别美丑当成判断善恶好坏的标准。

    “啊,你说的真刺耳...”米歇尔捂着嘴,她不知道李毅为什么要这样说,或许她过去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指责过。

    “刺耳?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布拉斯你也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知道你出生大家族不缺灵晶,来到这条船上另有些不干不净的目的,那么其他人呢?你们也是出生大家族,替人白干活不拿报酬?”李毅环顾四周,“说出你们心里的真实想法。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来当船长,我会完美的发掘大海中的财富,在掠夺中强大自身。你们会拥有无穷无尽的灵晶,如果你们怀念旧船长,或者对米歇尔有什么私人念头,那么大可以我制定计划,你们来执行,名义上还是她当船长。这些天过去了,你们也了解我的实力和谋略,相信我,绝对比现在赚的更多。”

    众人纷纷低下头寻思,不得不承认,李毅的话很有煽动性,他们不是圣人,也不是因为个人崇拜才跟随米歇尔船长的,家里也有老婆孩子要养,或者是想攒些钱找个老婆,为后半辈子的养老做些打算,或者是想更进一步,跻身大陆顶尖探索者行列。

    这个时候,丑脸站了出来,他眼神很温和,李毅觉得那就像沙漠里的一只温顺的骆驼的目光在打量你,不知道这家伙的脑袋里整天想着什么。

    丑脸站出来,气势和李毅针锋相对,竟然丝毫不落下风,他开口道:“或许跟着你能赚到更多,但是,那钱绝对不会像米歇尔分给我们的酬劳那么干净,拿着那么心安理得。”

    “干净?心安理得?钱还有干净的?”李毅大笑,“捞钱就好比从肮脏的厨房里捞油水,不要怕脏了手,只要事后洗干净就行了,你不要把无知当成善良,把别人的好意当成引诱你犯罪的动机,你要想赚干净的钱,就别来当探索者!”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或许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这个样子,但是我只求心安而已。”丑脸似乎从不和人争执,只是温和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可是越发这样就越发无懈可击。

    “好一个只求心安,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尊重你的梦想,你去只求心安吧,其他人还要赚钱,捞取油水,即使是从对手的尸体上踩过。”李毅轻蔑的耸耸肩,目光转向帽子男人。

    “我的要求很低,没有在海上建立自己势力和王国的野望,也不想加入那个什么海上探索者联盟,过一段时间我还要回去,我只是想在海上赚一笔钱,一大笔钱,你们难道不是这么想的吗?我提供策划,保证赢利,如何?”李毅问道。

    帽子男人有些为难的看着自己的皮鞋,过了半晌,说:“我还是跟着米歇尔船长好了,毕竟这么多年,赚的少一点也无所谓,反正也不太缺灵晶。”

    “我也支持米歇尔船长。”老弗兰翻了翻白眼,说道。

    “我一直都支持!你这个祸乱人心的混蛋,阴谋没有得逞吧?”布拉斯不会放过和李毅作对的机会,一番冷嘲热讽。

    李毅看清楚了,除了闷不作声的中立党,其他都不支持自己,他冷哼一声,拂袖而去,其实也没有打算就此夺权,只是让他们产生分歧罢了,那些犹豫的中立党就是成果。

    “谢谢,谢谢你们!”米歇尔感动的要哭出声来。

    这个时候。一个水手跌跌撞撞的跑过来禀报:“船长,船长,有岛屿!”

    李毅赶忙取出望远镜眺望前方,海平线上。一座覆盖着树木和岩石的小岛,大约有三四十英里的直径,奇怪的是,岛上的树木都枯死了,似乎干旱了很多天。这样的茫茫大海上,有些岛屿并不受到雨水的眷顾,这是常有的事情,不过海滩和礁石上明显有人类活动的痕迹。

    船渐渐靠了岸,米歇尔皱着眉头,问帽子男人:“这个岛屿看起来干旱了很多天,岛上会有水源吗?”

    “谁知道呢?既然有人生活,就一定有水吧!”帽子男人不置可否的回答,其实他的心里也没底。

    这些孤立的海上荒岛,往往有一些失事船只漂流至此。上面的人一边等待救援一边就在上面生活,世世代代,竟然也就习惯了,即便有船经过,他们也无意于离开孤岛,回到大陆,这是因为被体制化了,习惯了周围的环境,害怕改变。

    船靠了岸,李毅没有选择呆在船上。而是跟着下船去岸上找水的探索者队伍,两个老头留下来看船。

    岛上一片死寂,地面干裂,结上了厚厚的盐霜。这样的海边盐碱地只有耐旱耐盐的植物才能生长,前面的地形有了起伏,树木的枯枝有的因为过于干燥,自燃成了焦炭,翘起的龟裂土地上有些青苔的痕迹,说明这里曾经是水土丰美的密林。

    再往前走。一个寂静的村落出现在眼前,从规模来看,可以容纳五十人到一百人居住。寒冷和极度的干燥都是致命的自然环境,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能生存下来。

    “有人吗?还有活人吗?”一个粗嗓门的水手喊道,声音在空旷的村落里传出很远。

    出乎意料的事,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从房屋的阴影里走出许多瘦成干柴的人,他们的身上披着简易的稻草,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眼睛由于缺水和饥饿显得大而鼓突,身上破烂的皮肉和褐色的皮肤都是苦难折磨出的痕迹。

    他们操着一口变味的城邦语,根本听不明白在嘀咕什么,米歇尔看到他们可怜的样子,心里不禁升起一阵悲悯,她吩咐道:“把我们的水拿一部分给他们喝吧,顺便把这些人也带上,否则他们都要渴死饿死在这里了。”

    李毅在一边冷眼旁观,他发现这些幸存者都是成年男子,很奇怪,他们的嘴角隐隐有血迹,一个可怕的猜测在心里产生了,他径直走进附近的一间屋子,一个难民挣扎着站起身想拦住他,被他一脚踹开。

    果然不出他所料,屋子里躺着一具女尸,脖子上满是牙印,血管被咬开,乳.房被完全啃掉,留下两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她的腹部还怀着一个未诞生的婴儿。

    “一群畜生,干渴到极点就杀死没有抵抗能力的女人和孩子,喝她们的血苟活下来。”李毅怒从心起,转身对着那个见事情败露就要扑上来对他行凶的难民开了一枪,火铳将他半个脑袋崩飞,脑浆溅满了墙壁。

    听见枪响,探索者们都跑过来看发生了什么,看见屋子里的女尸,他们便明白了一切,米歇尔更是目瞪口呆,她干脆的昏了过去。

    “收起你那无聊的同情心!”李毅照例嘲讽了一句,把火铳扔给费尔德,“杀光这帮畜生。”

    这回,没有任何人反对,连丑脸都别过脸去,眼睛里冒出愤怒的火焰,他不明白,人类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对待同类,在绝境中互相吞噬,一切的道德,秩序都比不上对生存的渴望。

    费尔德对屠杀人类没有一点心理负担,而且长期和李毅在一起,他对人类的看法根深蒂固——粉饰罪恶的肮脏灵魂加上无食用价值的躯壳,却在这个世界充当主导地位,枪声接连响起,他一个个的射杀这些难民。

    “这些人太残忍,太没有人性了,这样对待同类,把柔弱的女人当成食物!”帽子男人一脸憎恶,他简直要吐了。

    挖出一个大坑,将这个聚居地的死难者全部埋进去,丑脸还格外念诵了一段悼词,李毅却不满足于就此罢休,他小声的嘲弄,但让所有的人都听得见:“如果我们也遇到这样的绝境,你们会先吃谁呢?最后吃谁呢?反正我知道,你们不会让敬爱的米歇尔船长挨个吃掉你们的。”

    “你真是一个恶魔,说出这样诛心的话!你到底想说什么?”就在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的时候,丑脸却站出来斥责。

    “我想说什么?很简单,一个设想而已,调节气氛,我为什么可以毫无内疚的提出这样的设想,而你们却因为这个设想心里有了阴影,为什么?因为我遇到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去吃掉你们求生,我会寻求一种更体面的死法,而不是靠吃人苟活!”李毅的话掷地有声,“你却说我是一个恶魔?难道你无法面对这样拷问内心的设想就对提出这个设想的人进行人身攻击,企图否定掉我的正确性,以证明我提出的设想是假的。谁才是恶魔?你在害怕什么?害怕你在绝境中会变成禽兽?你内心不坦然,所以你情绪激动,你因此畏惧我。”

    李毅一步步逼近丑脸,直视他的眼睛,字字诛心。

    “不,你错了,如果遇到那样的情况,我会让别人吃掉我,让我一个人的身体换来更多人的存活,你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压迫我,因为我不是内心阴暗的丑陋之人,所以这样的压迫起不到任何作用。”丑脸有力的反驳道。

    “是吗?自我牺牲,死后可以上天堂,你是基督徒吗?可是那些吃你肉的人却要下地狱了,你的潜意识为了上天堂却让更多的人下了地狱,这就是你的道德吗?”李毅毫不示弱,他要打击丑脸的内心让他暴露心底的阴暗,从此一蹶不振,对于这类精神洁癖最好的摧毁方法是让他们看见自己的肮脏。

    “好了,你们别吵了!有什么好争执的!”米歇尔悠悠醒转,结束了他们之间的思辨角力。

    “船长,你醒了?那些灭绝人性的土著已经全部解决,现在我们可以在岛上找找,看有没有食物和水源,虽然这里干旱了很多天,不过探索者的力量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或许会有收获。”李毅恭敬的说,他方才在丑脸那里碰了一个钉子,这个家伙的心理防线非常坚固,不是那么容易攻克的,不过也有收获,得知丑脸的一些信息,比如他是一个信教者,有着坚强的意志力,一些思想根深蒂固,盲目而且固执,这样的人很难对付。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