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07.好密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哦?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我们素不相识,不过我知道人做的事都会有目的,你的目的是什么?”李毅警惕的打量这个老头,对方顺着自己的话接下去的,往往不是出自内心的想法。

    “你说的对,可是有些人做出一些事,目的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只是一种来源于潜意识的指引,你也可以认为我这个老头喜欢感叹些什么吧!不过呢,我也有一些本来要告诉你的话,原先我懒得出来和你说,现在借助这场暴风雨,让我这把老骨头有了出来转转的冲动,顺便就和你说了吧!”弗兰昏花的老眼闪过一丝精光,他从怀里摸出一支烟卷,手晃了两下,才擦开火柴点燃。

    “是什么?”李毅有些不耐烦了,旁边坐着个自己看不透的老家伙,他实在不喜欢,本来自己一个人看着冷雨,想一些事情,被这个老家伙一搅和,手里的汤也快凉了,他端起来一饮而尽,“说实话,我不怎么欢迎你,有话赶紧说完。”

    “不知道这个老头有什么花样,且听他说,看他有什么说词!”李毅瞥了一眼正在扣眼角似乎有了一些睡意的弗兰,刚才的好心情消散一空,这个纠缠不清的老家伙不就是想打探他的底细,直接问不就行了,搞出花样来,当我是傻子吗?

    “你和布拉斯的事情,我是要介入的,年轻人这样打生打死不太好。毕竟,他在白玫瑰号上出事,责任要担到米歇尔的头上,这是我所不希望看到的事,我和米歇尔合作多年,形成了坚固的利益纽带,任何想要破坏这个纽带的人都会被我针对,也许你年少无知,有了一丁点的实力就想如何如何,要干掉看着不顺眼的人。年轻人还是不要太嚣张,过钢易折这个道理就是我想要教给你的,布拉斯是布埃斯文图拉家族的高顺位继承人,这个家族你招惹不起。另外,把你的面具拿掉,我不喜欢藏头露尾的家伙。”弗兰用一种谈心式的口吻,仿佛一个老爷在教训下人。

    “哈哈,真是个笑话。”李毅忍不住大笑起来,他别过头看了老者一眼,说道:“你以为这样就够羞辱我,让我愤怒,借此看出我的底细?不知道你是老糊涂了还是真的愚蠢,实话说吧,布拉斯给了你多少好处,我可以给你双倍,不要怀疑我的财力。另外,和我背后的势力比起来。布埃斯文图拉家族就是一只臭虫,轻易就碾死了。”

    他没有瞎说,不管是天空学院还是肯特家族,他都和其中一些高层人员熟识。

    “果然是个有城府的年轻人,我这么说竟然没有激怒你,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告诉你,我没有收布拉斯的任何好处。后会有期吧!”弗兰点点头,眼神中出现了一丝赞赏的意味,站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雨水落在他的身上,却没有沾湿衣服,反而顺着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流淌下去。

    李毅皱着眉头分析弗兰说的话。“如果他是布拉斯一方的——我看不像,刚才激怒我的举动也只是试探我的城府,看来他是忠于米歇尔的,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不过他为了保证米歇尔的利益,肯定不会让我去杀死布拉斯。那么布拉斯针对我做出些举动他倒是不会阻拦,哼,这样看来还是变相的和我作对,先要把他除去才好。”

    暴雨逐渐展示了它的威力,雨脚在甲板上跳动,接连的雨幕层层压下,劲风把凉伞扯来扯去,李毅不得不蜷缩在椅子上,防止水灌进身体。远方的海面上漆黑一片,偶尔有明亮的蓝色闪电劈入海中,响起爆裂的雷鸣,如同云中的巨蛇将蓝色的舌头伸进海中。

    一阵狂风吹过,李毅呛了一口,干咳了几声,他感觉到,风更加狂暴,雨点也愈发急促了,在甲板上竟然形成一尺厚的水洼,白玫瑰号在风雨中剧烈摇摆,如同秋天人们摇动柿子树,让成熟的柿子落下来一样。

    “风浪太大,雨水呛的我喘不过气来,难受极了。”李毅抹去脸上的水珠,准备回到自己的船舱里,晚餐还得吃那些腌肉和鱼,水果是定量的,还好空间戒指里储存了一些果汁和食物,戒指里的空间和这个世界是完全隔绝开来,连时间都是永恒不变的,热腾腾的食品放进去,过几天取出来还是同样的温度。

    费尔德倒不惧雨水,他嘴里嚼着赤稚鱼子,非常惬意,整天除了睡就是吃,他说要等灵力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再锻炼,压缩成精炼的结构组织。

    就在李毅准备踏入船舱的时候,一大群不知是什么东西闯入了他的感知,这些密集攒动的生物释放出微弱的灵力,覆盖了几英里的海面,发出淅淅索索的声响。

    “这么密集,形状像是海蛇却更加短粗,暴雨天气出没....是海蠕虫!”李毅深吸一口气,按响了警铃!这次不是提醒同伴捕猎,而是逃跑。

    “发生什么事了?”所有人都跑到甲板上来,冒着倾盆大雨,米歇尔问道。

    “右舷位置,五百米处,一群海蠕虫!赶紧逃离,否则船就没了!”李毅赶忙解释道。

    海蠕虫是大海里一种奇特的生物,虽然不是灵,却拥有灵力,它们的身体形如蚯蚓,坚硬无比,在海里千百万的集群,游过的地方寸草不生,连珊瑚礁都被它们嚼碎吞食,更可怕的是,成年的海蠕虫体表坚固的足以抵御金级的灵术!这让它们在海中横行无阻,是一切船只和生物的噩梦,曾有一只金级探索者团队遭遇海蠕虫后被活生生吞食掉一半的灵,剩下的侥幸逃生。

    米歇尔从李毅手里接过望远镜,借着闪电的光芒隐隐约约的看到后面的海面上一大片灰褐色的蠕虫在海水里翻滚着向这边游来,速度极快!

    “不好,真是海蠕虫,它们通过气味识别的方法锁定目标,如果不把它们拉开一公里的距离,它们都会循着气味追过来的!”她大惊道:“天哪,真是糟糕透了。”

    白玫瑰号立即切换到灵力驱动模式,分开海浪,顶着雨水前进。灵力驱动很消耗灵晶,这笔钱是平摊到各个人的头上的。李毅也不慌张,反正白玫瑰号不是他的财产,着急的也该是船长才对。船毁了他就乘坐浮艇逃生,作兽鸟散。

    “这几天的航行,除了运气好碰上几只海里的灵,零零碎碎的有些收入,都不够白玫瑰号灵力驱动时消耗的灵晶。真不知道米歇尔一伙人靠着什么发财,如果再弄不到好处的话,我干脆宰了布拉斯就离开,另谋生路算了,而且我很怀疑,跟随着他们去了北方冰原,就能捕捉到优质的冰灵,卖出一个好价钱。”李毅呆在船舱里,他对即将袭来的海蠕虫没有什么危机意识,反而对海上团队能否寻找到大的利益产生怀疑。他不明白,广阔的海面无穷无尽,可是财富在哪里呢?难道在深埋在海底?

    船上乱作一团,米歇尔测算出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海蠕虫的速度比他们快很多,这样只能把舱底的水排出,让船的吃水深度减少,载重轻了之后就能以更快的速度航行了,强行排水需要几只力量强大的灵,费尔德被征用过去。虽然他不太乐意,但只能服从船长的命令。

    李毅皱着眉头看见身后的海面上,无数攒动的海蠕虫向这边涌来,每一条都粗如儿臂。浑身披着厚厚的灰褐色铁甲,环节装的躯体扭动着前进,它们涡轮形的钢牙不停的咀嚼着,像是要吞噬一切似的,这种奇特的生物不是胃口大,而是排泄的太快。刚吃下去的东西很快就派出体外,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处在饥饿状态,非要把什么东西纳入腹中才能满足。

    “这群饕餮食客想要吃掉船长的船,上天怎么造出这样的虫子,一生都处在饥饿之中,还不如死去的好。”李毅看着越来越接近的虫子,心里涌起一阵厌恶。

    探索者开始驱赶那些靠近白玫瑰号的海蠕虫,各种灵术打入虫群,可是只能稍稍阻止一会儿,虫子们更加汹涌的挤上来,想要吃掉船和船上的一切。

    李毅手持火铳,放了几枪,没什么效果,费尔德看见这样的奇怪的生物,也来了兴趣,他将一根绳子扔进海里,拖上来的时候,绳子上密密匝匝的咬着大量的虫子。

    “我尝尝味道,看什么看!”注意到探索者们惊诧的眼光,费尔德骂骂咧咧的嘟囔几句,拽下一只海蠕虫塞进嘴里,一阵脆响之后,他吐出很多硬壳和残渣,“真难吃,全是壳,一点肉都没有。”

    暂且不谈费尔德生吞海蠕虫的恶心行为,探索者们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阻止海蠕虫的接近,眼看着这一大群攒聚的怪虫渐渐逼近船尾,甚至开始啃食尾舵,发出令人牙酸的咔嚓咔嚓的声音,金属尾舵瞬间别啃食殆尽!

    “不好,这样船无法转向了,再过一会儿,连船底都会被啃出一个窟窿,那个时候我们只能弃船逃生,在海上航行了一周,什么好处都没有捞着,就要结束,各自散了。”李毅皱起眉头,他一边推测,一边寻找布拉斯的身影。

    布拉斯此时一脸冷漠的蹲在桅杆上面,旁边端坐着那只卡西金乌,反正海蠕虫有不会飞,他也在看李毅,等船毁掉之后,李毅肯定会乘坐浮艇逃生,自己只要在卡西金乌上从高空攻击他,打沉他的浮艇,就会让他活活淹死,成为海底的枯骨,一想起那天对自己的侮辱,布拉斯就愤怒的想发疯,如同一个被侵犯的处女一样。

    “哼,白痴家伙,还想着从天上击沉我的浮艇,你就这点出息了!”李毅暗自冷笑,说起勾心斗角互相算计,他可是很在行的,对方心里想什么,一看便能猜出七七八八。

    帽子男人很着急,他不停的来回走动,终于停下来对米歇尔说:“船长,用高热燃油吧!”

    “不行啊,燃油要在破冰的时候用,否则我们的船即使开到北方冰原也无法突破冰雪的封锁,只能铩羽而归。唉,怎么遇上海蠕虫的,把的计划都打乱了!”米歇尔着急的攒起拳头,使劲的敲在控制台上。

    “船长,要是不用燃油,白玫瑰号就毁了,而且那两个家伙肯定会大打出手,”懒散老者弗兰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他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李毅和站在桅杆上的布拉斯,“而且白玫瑰号本身的价值比冰原上的优质冰灵高出很多,况且,我们可以在冰原上劫杀别的船队,获取他们的燃油使用。”

    这个建议让米歇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有了新招募上船的那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伙,想要抢到一点燃油还是很容易的,先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吧,起码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程度。

    布拉斯也发现李毅在观察他,他眼神里闪过一丝厉色,卡西金乌感受他主人的意志,把鸟头偏过来,血红的眼睛盯着李毅,浑身的羽毛根根直立,身形涨大了一圈。

    两个人火药味十足,根本不去关心海中的蠕虫。这个时候,米歇尔从船长室里走出来,穿着一件女式西服和铅笔裙,高跟鞋在甲板上踏出清脆的响声,即使雨点密集的如同炒豆,这声音依旧透过层层雨幕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帽子男人手里捧着一只油桶,看上去很是沉重,几个水手在一边帮忙,将黑色的燃油倒入海中,这些油脂并不是普通的燃料,而是深海中一种贝类死亡后的腐尸熬炼而成,一旦沾上就如同附骨之蛆,很难擦除,它们在海中依旧能燃烧,同时释放高热,焚尽一切。海蠕虫虽然躯壳坚硬,却抵御不住这样的烈火。

    帽子男人把嘴里的烟卷扔进海里,火焰轰然腾起一丈多高,海面上响起噼里啪啦的爆裂声,一股焦糊的味道传来,“见鬼去吧!”他这样说。

    “唔,竟然解决了,这么轻松,这些油脂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李毅托着下巴,看着海面上乱成一团的虫群,思考着,“看来这些油要么价值昂贵,要么有着特殊的用途,再联系到我们的目的地是北方冰原,那么他们肯定用燃油融化冰面,破冰前行。现在没有了,只好去抢同行的,船长倒是打了好主意。”他摇摇头,猜测出燃油的用途,这下又浪费了一种手段,不知道下次再遇到蠕虫该怎么办。

    白玫瑰号终于脱离了险境,不过,暴风雨加上没有舵控制方向,船在海面上疾行,就完全偏离了航向,来到一片陌生的海域,在船长室里,米歇尔面色凝重,她看着海图,这片未知的区域由于处在洋流和季风的交汇处,经常有风暴伴随着巨大的海浪,以及其他一些未知的危险,在茫茫大海上,各种灾难会一点点削弱他们的实力,最后在这些人束手无策的情况下轻易吞噬他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