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03.同阶无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家好,能安静一点吗?”米歇尔微微鞠躬,面前激动的探索者一个个用克制住的贪婪目光打量她的腰身,议论她的美貌,还有她那只金级中阶的灵。

    听见她的话,围观的探索者安静下来,即使有一两阵压抑不住的骚动也在极短的时间里停息,几百双眼睛盯着这个温婉的女人。

    “我们这次需要三个同伴,还是和以前一样,必须达到绿级,强者优先。”她叙述了规则,但是没有具体细节,似乎鼓励他们来展示实力或者互相争斗。

    人群在他们的组织下退后,留出一块空地,让应征的探索者展示自己的实力,由于岛上不允许探索者间战斗,所以就用这样的方法招募船员。

    一个小个子期冀又有些迟疑的走上场,他的胸前带着绿级探索者的徽章,看上去有些紧张,他清了清嗓子,小眼睛里充满仰慕和迫不及待的热情。

    “我叫,叫卡洛,绿级探索者,三只绿级巅峰的灵,两只水灵,一只电灵,您看,我,我行不行?”他一口气把这些话说出来,由于过分紧张,导致编排好的话出现了停顿和结巴,周围立刻响起一阵哄笑。

    “如果你有一只金级初阶的灵,那么就有资格加入我们了。”米歇尔委婉的拒绝了他,小个子失望而又不知所措的来回张望了几下,颤抖的问:“真的...不可以吗?”

    米歇尔露出一个带着安抚人心力量的温和微笑,说道:“我需要一个在危险中不要我去保护的探索者。”

    广场上又开始闹闹嚷嚷,探索者们开始评论,嘲笑那些敢于上前展示实力的同行,看他们出丑,被拒绝,然后强作镇定的退场或者一脸沮丧的离开。

    这时,米歇尔的脸上已经略微有一些失望,她回身低声对戴帽子的男人说:“要不,我们去下一个岛屿吧,这里找不到合适的。”

    “再等等吧,那些强者都在观望也说不定。”帽子男人这么建议道。

    于是,闹剧还要继续进行下去,李毅正踌躇着是否在这个时机去应征,但是有人抢在了他的前面。

    这是一个身穿紫色西装的男人,带着大礼帽,衣着考究,袖口插着碎钻别针,相貌英俊不凡,似乎出生名门,带着天生高人一等的气质,不得不说,他是一个长相不错的美男子。

    “我是布埃斯文图拉家族的布拉斯,愿意为您效劳,请问,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在您的船上工作?”他优雅的行了一个脱帽礼,举止得体,言语中含有一种醇厚的磁性。

    “那要看您的才能了,先生,”米歇尔做出一个拭目以待的表情,显然,她对这位大绅士也很感兴趣,“不过,我很奇怪布埃斯文图拉家族的高顺位继承人怎么会要求加入我们这样的小组织,是为了历险吗?”

    “您说对了,没有见识过大海的风暴,对一个男人来说,无疑是不成熟的表现,与其在家族里接受安全的系统化的学习,我情愿外出,和那些没有背景的探索者一样,亲历危险,哦,对了,我还是一个诗人,这些年的冒险经历有一部分也被我用十四行诗的形式记载,如果有机会,我愿意为您诵读。”布拉斯用一种陶醉的,满足的姿态说出这些话。

    “啊,听起来不错,不过现在我们更想知道您的才能,您加入我们的凭借,您也知道,只是一个布埃斯文图拉家族继承人身份还远远不够。”米歇尔身后的那个帽子男人接过话题,他的眼神里露出一丝压抑住的不耐烦甚至是厌恶,但是由于克制的很好,不留心根本看不出来,不知道他是单纯的厌恶贵族,和这类人有过节,或者是出于其他原因。

    布拉斯却敏锐的察觉到这点,他冷笑着说道:“这位先生,您看起像是一个滑稽演员,我很想领教一下您的笑话,不过,您难道不觉得随意打断别人是一件不礼貌的事吗?我正和这位小姐洽谈,不该被打扰的。”

    这软中带硬的嘲讽并没有让帽子男人窘迫,他反而找到了突破的关键,“尊敬的布拉斯先生,我向您道歉,可是,您也要考虑一下那些观众的意见,毕竟,您占用了他们的时间。”

    围观的探索者大多出自小势力,甚至平民觉醒探索者天赋,本来看见这么一个优雅高贵的大家族子弟就有一种源自内心的排斥,现在更是群情激愤,纷纷吵闹起来。

    远远观望的李毅也很不喜欢这家伙身上那股贵族的臭味,那种虽然受过良好教育隐藏很好的对普通探索者的轻视,以及对高贵血统的迷信,自以为是的高人一等。

    “我不喜欢这家伙,那个戴帽子的男人还不错。”他这样评价道。

    布拉斯眼神阴冷下来,他略一扬手,高空上骤然降下一个黑影,距离地面百米的时候,人们才辨认出这是一只空灵,鹰隼模样,银色的羽毛闪烁着金属的光芒,竟然有金级的实力。

    这只金级空灵降落在布拉斯的身边,劲风鼓荡,银色的身躯竟然发出金铁交鸣的声响,它的头部被纯金的骨骼覆盖,眼睛赤红如同宝石,头顶有一个古来的太阳图案,真像神鸟一般。

    “卡罗金乌!竟然是卡罗金乌,据说这种空灵中的王者拥有接近变异灵的实力,除了变异灵,同级几乎无敌,虽然只是初阶,但是实力却和金级中阶相差不大了!”

    “天哪,我还以为是一个纨绔子弟,没想到是真正的天才,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灵,不愧是布埃斯文图拉家族的成员!还好刚才没得罪...”

    众人议论纷纷,刚才的不满不知道丢在了哪里。

    “现在,我有没有资格加入你们?不知道能否有和您共进晚餐的权利?”布拉斯骄傲的,带着一种贵族式的自得问道。

    “欢迎你加入!”米歇尔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她将一丛蓝色发丝捋到而后,目光却从布拉斯身上转移到人群中,她继续用亲切的口吻问道:“还有谁有和这位先生相当的实力,我们都欢迎您的加入。”

    帽子男人脸色微微一变,嘴唇嗫嚅着想说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反而用微笑迎接这个叫布拉斯的人,对方则不屑的把目光转到别的地方去,好像不屑于和他交谈似的。

    这时,一个老者,手拄着一根金属短杖,颤颤巍巍的走过来,一个人形怪物搀扶着他前进,他的眼睛早已被白色的翳斑覆盖,是一个瞎子。

    扶着他的那个人形生物浑身上下布满紫色的眼睛,有些瞳孔细长,有些呈圆形,有的分散成小点,反正各不相同,这些眼睛都好似活物,看向不同的地方,竟然是一只奇异的幻灵,拥有金级初阶的实力,一些探索者认出,这是一种叫做“瞳王凯恩”的幻灵,它身上的这些眼睛,有看破一切迷障的能力,不管是什么,都会在它的目光下无所遁形。

    老者名叫马塞拉,他成为第二个招募的名额,现在还剩一个,李毅这个时候走上前,他要去争取这最后一个名额。

    “我是卡特,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探索者,想加入你们。”李毅开始从容的介绍自己。

    “那么你有足够的实力吗?你的三只灵,都是绿级初阶,即便全是绿级巅峰我们也不收呢!”米歇尔想让李毅放弃这个念头。

    “哈哈,怎么能只凭借等级看灵的实力?我的三只灵都有杀死金级初阶灵的实力,你若是不信,我一时也无法证明,那么只好放弃这个机会了。”李毅有些惋惜的说道。

    “真的吗?”米歇尔有些为难,如果李毅所说是真实的话,那么他的三只灵来历一定不凡,这个带着面具的神秘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以这样的面貌示人呢?那三只灵,一只是趴在他肩头的小猫,一只是用处不大的钢灵,还有一只全身笼罩在黑袍下,不知道是怎样的存在。

    “这个藏头露尾的神秘人,肯定在撒谎,绿级初阶的灵怎么可能有跨越一个大级别,杀死金级初阶?本来绿级和金级就是一个极大的分水岭,一只金级初阶杀一群绿级巅峰都绰绰有余!这个家伙想接近米歇尔想疯了,竟然用这样一个愚蠢的谎言想要达到目的。”那些围观的探索者议论纷纷,对着李毅一阵冷嘲热讽,各种各样的挖苦。

    这个时候,老瞎子马塞拉和他的那只幻灵交流了几句,面色凝重的问道:“恕我冒昧,阁下肩上趴着的那只幻灵是传说中的变异三色蔷薇瞳吗?如果只是普通的三色蔷薇瞳还对我的瞳王凯恩造成不了这么大的精神压迫,您真是幸运,能和一只变异三色蔷薇瞳签订自愿契约。”

    “什么?这是真的吗?三色蔷薇瞳是幻灵中的王者,变异的...那可更不得了,太可怕了!这样的逆天生物竟然也能变异,让我们这些契约普通灵的探索者怎么活啊!”

    “要是这么说来,还真有可能在绿级初阶力敌金级初阶,跨越一个大境界,同阶无敌的存在啊!”

    各种议论纷纷,李毅冷笑不止,这些凑热闹的探索者,如果不是要遵守岛内的规矩,他一定会在这些人发出质疑的第一时间全部杀掉,叫嚷着一些无意义的论谈,目光短浅的好像鼹鼠一样。

    “非常抱歉,是我怠慢了,这样看来,你也有加入我们的实力。”米歇尔诚恳的道歉,并邀请李毅加入他们。

    “这没什么,毕竟跨越一个大境界在你们看来太惊世骇俗了,我是小地方出生的探索者,不懂这些门道,只知道实力是说话的基础,这话听起来粗鲁无礼,不要见怪。”李毅当然不会装什么绅士和贵族,他天生就厌恶这些。

    帽子男人和其他几个船员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李毅和他肩膀上的伊莎贝拉,这些复杂的目光含义各不相同,比如布拉斯就是赤裸裸的嫉妒,简直妒火中烧,想要害死李毅这样的天才,像这类人就是害怕比自己才华横溢的后起之秀,他们手段卑鄙,如果是一些涉世未深的少年探索者说不定就被他们所害。

    “这个什么布埃斯文图拉家族的高顺位继承人竟然想杀死我,嫉妒到了这种地步,嗯,真是自寻死路!找个机会弄死他。”李毅心里十分恼火,他看出了对方目光的含义,不过现在不急,以后有的是时间计较。

    白玫瑰号是一艘拥有七十门炮的巨舰,从头至尾长达百米,在船舱底部有排水闸,可以调节吃水深度。平时顺着洋流用船帆鼓风航行,特殊情况也能用灵晶驱动,不知道米歇尔船长是怎么弄到这艘好船的,这在普通的船坞里根本定制不到,铸造船的龙骨的巨大机械不是一般势力能置办的。

    李毅猜测白玫瑰号是某个大家族工业的产物,那么说明,要么船长本身就是大家族的成员,要么,她和某个大家族有着亲密的联系。人与人之间,人与组织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构成了整个探索者世界,要想弄清楚里面的联系必须要有广阔的交际面和准确的信息源,这都是李毅不具备的,探索者社会的主流阶层他都没接触过。

    船上除了他们这些探索者,还有十几个侍者和工作人员,都是些普通的青壮年,在这里工作酬劳丰厚并且有一种荣耀感,但是也很容易丧命,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

    李毅的新同伴——一共六人,船长米歇尔;帽子男人,后来得知他名叫拉米罗;懒散的老者弗兰;布埃斯文图拉家族的布拉斯,瞎子马塞拉,丑脸一直不怎么说话,李毅也不知道其姓名。

    “这些人表面上看上去和睦相处,其实每个人都暗藏鬼胎,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真正忠于米歇尔的我一个都看不出来,拉米罗和布拉斯显然觊觎美色和其他一些东西,比如米歇尔的背景,”李毅坐在甲板上的圆桌前,喝一杯牛奶,“不对,拉米罗表现的太明显了,有点假,他一定有其他的念头,算了,这些烂事,只要我的灵中间出现一个突破到金级的,就能把他们统统压制住。”

    说到底还是实力不足,让他不得不坐在这里装成怪客,保持神秘让对方不敢轻举妄动,其实本身就是一种逃避。

    伊莎贝拉在房间里睡觉,费尔德在吃一只金级水灵的肉脯,他对这些熏烤类食物格外钟情,船在海中航行碰到一些金级的灵围杀之后,摘取了有价值的部位,剩下的就归了他,因为只有他这样的异类才能消化灵的躯体。渐渐的,船上的探索者也不敢把费尔德当成普通的钢灵看待,李毅无限制的让他们服用赤稚鱼子,尽快的提升实力,鱼子也卖掉了一部分,赚了几万金灵晶备用,留下几十块鱼子饼给玛尼带回去,剩下还有很多,毕竟阿尔杰端掉了十多个鱼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