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00.手术完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请问,附近有没有诊所,我的这位兄弟受了伤。”阿尔杰拦住他,酝酿了一下措辞,这才开口道。

    “啊...啊!”中年人吃了一惊,眼睛里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有的,顺着这条街往前走,过一个三岔路口就到了菲尔大街,然后跟着路牌转到面包街302号门牌,那里的鲁本大夫医术可是顶级的,快去吧,外乡人。”

    阿尔杰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往他说的那个方向走去。

    “这个人指路是有目的,我看会有阴谋。”伊莎贝拉分析。

    “那我去杀了他!”阿尔杰停下脚步,眼睛里冒出怒火。

    “先去找那个大夫吧,现在没有什么比头儿的伤情更重要的事,等头儿伤口痊愈,你想杀多少人,就杀多少。”

    面包街302号门牌,他们顺利的找到这里,门面看上去很破旧,漆成灰蒙蒙的蓝色,旁边吊着一枚沉重的铜铃,在晚风中叮叮当当的响着,门口的枯枝和树叶被清扫的很干净,可以看出主人贫苦却整洁的习惯。

    敲响大门,不多时,一个老医师来开了门,他的头发花白,剪成短寸,脸上皱纹密布如同海上的微波,老年斑和纵横交错的纹理简直就和天上星座一样,戴着一副圆片铜框眼镜,后面系着线。

    他身穿医生制服改制成的睡袍,似乎是刚醒来不久,看见昏迷中的李毅,露出焦急和复杂的神情。

    “鲁本大夫,拜托你治好他的伤。”阿尔杰把李毅抱进屋子。

    “其实我不当医生已经好几个月了,唉,本来还能多干几年的,由于一些事...算了,不提了,”老医师扶了扶眼镜,打开手术台上的无影灯,“总之我惹上了一些麻烦,不能再当医生,所以我给他动完手术后你们赶紧把他带到别的地方去,别说是我治好的。”

    “虽然不知道你在担忧什么,不过我们会照办的,”阿尔杰点点头,拿出一些绿灵晶放在桌上,“这是给你的酬劳。”

    “这...不必了,我一个老医师,还贪图这些干什么。”鲁本大夫摇摇头准备拒绝。

    “不要拒绝,付出劳动一定要有回报才行,否则别的医师救人收取酬劳就会被人指责不道德,这是很不好的先例。”阿尔杰执意让他收下。

    “你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你有怎样的来历,不过看上去不是坏人,这个孩子怎么受到这样的枪伤,唉,太残忍了。”鲁本大夫只好收下那些绿灵晶,他还以为这些探索者的货币是宝石一类。

    阿尔杰看着鲁本大夫在手术台上忙碌的身影,这才稍稍安定下来,屋子不大,有两间卧室,一间厨房和一间厕所,客厅的一角放着手术台,看上去破旧却很干净,勤于打扫的结果。

    客厅中央摆着厚重的实木方桌,表面的漆全被磨掉了,露出天然的纹理却显得十分古朴雅致,桌上的烛台点着蜡烛,旁边有一把小刀,蜡泪被切下来放在一边,看来他们处境很是窘迫,连蜡烛都要省着用。

    正对桌面的墙壁上嵌着壁炉,上面挂了一幅瓶中插花的油画,壁炉左边的玻璃花瓶里放着几朵干枯的玫瑰。

    “爸爸,有客人来了?”一个少女穿着睡衣从卧室里走出来,她一头爽直的短发,年纪十八九岁,身材修长,胸部和臀部虽然不大,却紧致有质感,配上薄薄的嘴唇和娇小的鼻梁,看上去很是性感。

    当然,这是阿尔杰的审美,在费尔德眼里,这又是一个丑陋的女人。

    “啊,小克劳迪娅,你怎么醒了?再去睡会儿吧,天还没亮呢!”鲁本大夫会儿向他的小女儿露出一个微笑。

    “爸爸,你怎么...万一...”少女看见在手术台前忙碌的背影,脸上满是担忧,不过即将说出口的话被老医师用眼神制止住了。

    虽然阿尔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李毅的病情,他只能默默的等待着。

    “我觉得麻烦要找上门,马上就不会平静了。”伊莎贝拉悄悄的对他说。

    “如果有麻烦找上门,我会让血腥味随着晚风传遍整个城邦。”阿尔杰压抑着怒火。

    “不收费?”伊莎贝拉没心没肺的笑起来。

    “...当然是免费的。”他有些尴尬。

    和伊莎贝拉料想的一样,街角传来整齐的脚步声,只有队列士兵的马靴才会踩出这样的声音,不一会儿,大门被粗暴的撞开了,明晃晃的刀剑在门口闪成一片。

    这些都是些城卫军,他们身穿白底红丝绦的制服,腰间佩了骑士剑,头上戴着圆帽。簇拥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军官,军官身边则是那个指路的中年男人。

    “提督,怎么样?果然逮住了吧!”中年男子的眼睛里露出阴谋得逞的光芒。

    “嗯,惩处了这个老家伙之后,我就要嘉奖你。”肥胖提督大为高兴,他手提着五彩的蛇皮鞭子,敲了敲自己的马靴。

    “等我做完这个手术再和你走,我愿意伏法。”鲁本大夫深吸一口气,手上并不停顿。

    “放屁!你这个现行犯!哪里有看着罪犯完成犯罪再把他带走的道理?上次你给我治疗背上的褥疮,结果非但没有治好,还差点送了我命!法院判你终生不得行医,真是太轻了,你这种穷凶极恶的罪犯,就得绞死才好!现在被我逮着,你准备死在监狱里吧!”提督嘴唇上的两撮乱糟糟的金色小胡子,随着他的斥骂一抖一抖的,如同苍蝇的两片翅膀。

    “那是你不遵医嘱,害了褥疮又吃肥鹅,结果病情加重,和我有什么相干?竟然还污蔑我的医术。”鲁本大夫脸涨的通红。

    “哼,你这次是死定了!在大牢里我们会有很多共同话题。”提督略一跺脚,冷下不止。

    这个时候,鲁本大夫的女儿克劳迪娅从卧室里走出来,她仓皇的尖叫一声,吓的愣在那里。

    “哦!这里还有一个帮凶!美丽的金丝雀,来啊,把她和鲁本一起抓起来!小美人,我在狱中会好好伺候你的,哈哈哈哈!”提督的脸上泛起男人特有的光芒。

    “你这个无耻之徒!”鲁本大夫悲愤的喊道,他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几乎要摔倒在地。

    就在士兵们准备动手抓住鲁本父女的时候,阿尔杰站了起来,他冷冷的看了提督一眼。

    这位身居高位的肥胖提督顿时觉得浑身的鲜血都凉了,他刚才竟然没有发现屋子有这样一个神秘人的存在,这个人是什么来历?虽然不知其身份,但是那股从心底里产生的寒意却让他头皮发麻,简直像是一头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没有丝毫人性。

    “你是谁?不要妄想反抗,城主是我的亲生哥哥!你不要自误!和我们作对的下场就是自寻死路,乖乖的束手就擒!”提督一边退后,一边恐吓他说。

    阿尔杰没有说话,他一步步的把这些人逼迫到了门外,然后关上门,他要亲自去处理这些麻烦。

    四周一片寂静,老医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仍旧一丝不苟的给李毅缝合伤口,手术已进行到最后的阶段,即使因此入狱,也要完成。

    让他悲愤莫名的是那个提督竟然打他女儿的主意,她还是个孩子啊!唉,这个世道,已经黑暗到让人无法活下去了!他想。

    手术完成了,李毅依旧昏迷不醒,不过生理状态趋于稳定,已经过了危险期,他很安详的睡着,眉宇间惯常的思索模样也消散不见。

    “唉!”鲁本大夫长叹一声,整个人好像被击垮了似的,“那些收钱办事的肮脏官员,沆瀣一气,司法和立法都操纵在他们的手里,公审谁敢质疑?私审就更没活路,原本,为了救人,我被抓也没什么,可是,这个畜生竟然...”他呜呜咽咽的哭泣来,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被生活彻底击垮,一幅走投无路的样子。

    “哭什么?没事了,以后你可以继续在这里生活。”阿尔杰从外面进来,裹挟着呛人的血腥味。

    “你,你干了什么?”鲁本大夫惊呆了,他过去在手术中常年和鲜血接触,却是第一次闻道这么浓重的血腥气味,他隐隐猜到了缘由。

    “那个提督叫阿赛洛,我找到了他们家族的族谱,一个凡人界的大家族,现有一千零三十二名正式成员,囊括了元老院七成的议席,确实权利遮天,”阿尔杰缓缓的说道,“他们的家眷和扈从包括仆从合计五千多人,反正你们人类繁衍很快,少了这么点也没什么。”

    “你!你!作孽啊!”鲁本的震惊无以复加。

    “作孽?你我又不是同类,你们人类每天不仅捕杀无数动物和灵,还乐于互相残杀,我这样的行为如果是作孽,你们呢?收起你那无聊的怜悯,那已经脱离时代了,头儿说过,时代在改变,不适应就要被淘汰。这个麻烦是我们带来的,所以我们帮你解决,否则这样的弥天大祸只能由你自己承担了。”阿尔杰心情非常的爽,他释放了心底的怒火,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原来...你们是探索者...”鲁本好似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已经不可挽回了,提督一贯的嚣张跋扈,终于把自己和家族全部葬送进去,真是恶有恶报。

    就这样,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李毅悠悠醒转。

    “唔,我还活着,感谢生命,阿尔杰那帮吃货还算不错,把我送到这里来,治好了枪伤。”李毅起身,向阿尔杰了解情况,之后他和老医师道别,准备离开这里,如果那两个家族的探索者追杀到这里,不是他希望看见的,也会牵连鲁本大夫,所以要尽快到海上去。

    “把那些绿色的灵晶换给我吧,那是探索者的钱币,会给你带来厄运的,这些,可以给你带来好运,同时我也建议你搬到别的城邦居住,阿尔杰昨晚杀死了城中九成以上的高级官员,大陆的各大势力估计也会介入调查,毕竟探索者是不能过于干预人类生活。”李毅取出一大袋黄金,然后写了一张便条,盖上天空学院的印章,这张纸条可以威慑低级探索者和凡人势力不敢对鲁本大夫动手,他可以带着女儿,用这些财富快活的过完一辈子,成为一方豪绅。

    没有过多停留,他伤口还很痛,没有愈合,不能剧烈运动,只好买了一辆马车向海边驶去。

    “我们要赶紧离开大陆,到附近的一座探索者中转岛上去,那里就是纯粹的探索者世界了,”李毅捂着右胸,有气没力说,“我们要在岛上休养半个月,我的伤口不是那么容易好的,虽然也想找个有治疗系灵的探索者帮我看病,因为不太信任,人类的身体脆弱无比,万一丢在我身上的不是治疗灵术...正好我也要忙一些事情,总是冒险也很无趣。”

    马车出了城,李毅来到了海边,第一次见到大海的都会惊讶于它的浩瀚,如同蔚蓝色的深渊一般,吸引着无数人的向往,李毅就被这纯净的蓝色震撼了,像是一大块无暇的宝石,宽阔到让人心里生不起占有的欲望。

    “这就是蓝海吗?太不可思议了,自然怎么才能造出这么广阔的水域?这么多的海水,又是从哪里来的?”李毅下了马车,咸湿的海风扑面而来,海风扬起他的衣角,洁白的沙滩被浪涛荡平,以极小的坡度延伸到海底去。那些贝壳和沙蟹,点缀在亚麻布一样粗糙的沙滩上,即使是深秋也有许多海鱼和碧绿的水藻,远处水天接洽处隐约可见岛屿和茫茫水汽。

    坐上一艘名为朵拉号的船,李毅向着最近的一个中转岛上进发。

    中转岛是靠海边的岛屿,大多由于洋流原因雨水充足,物产丰富,新鲜的鱼类和水果蔬菜是出海必备的物品,海上联盟把持着这些中转岛,在岛上不允许探索者间互相仇杀,因为灵的力量过于强大,会对岛屿本身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这些岛屿就成了海上探索者补给的去处,当然也能躲避仇家的追杀,是一处没有争端的乐园。

    探索者也是人类,他们不像灵一样能不吃不喝,吸收外界的灵力就能给养,所以洁净的饮用水和食物是探索者海上探险必备的东西,即使联盟的要求有些苛刻,他们也会自觉遵守,任何破坏规矩的探索者都会受到惩罚。

    “等下到岛上的时候你们也给我注意一点,不要闹事,坏了规矩。”李毅交代说。

    岛屿上有东海探索者联盟的“鲨鱼和剑”徽章,这里是他们的领地,所有上岛的探索者都会受到这个组织的庇护,同时你要居住在这里,或是补给物品,购买他们生产的药物和道具都要花钱,在海上讨生活的探索者也会把优质的幼灵,原生药材和特殊矿石等等卖给他们,据说价钱公道。每天都会有大量的灵晶流动,一些珍稀物品在拍卖会里竞价,卖出天价的不在少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