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99.烧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每次让这个世界燃烧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能像火神一样掌控火焰,可怜的卑微凡人,只能在仓惶逃窜中恐惧,我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高登西奥感觉到自己仿佛是操控世间火焰的神灵赫菲斯托斯。

    就在他十分享受追杀的乐趣时,一团黑色胶体覆盖住了不远处疯狂奔逃的蜘蛛马车,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焦臭味飘散,自己追杀的目标变成了一堆灰烬,人类的肉体在这种程度的高温烈焰下瞬间就被焚尽,蜘蛛也烧的只剩下一具躯壳。

    “真扫兴,还以为你要多跑一会儿呢,结果就这么的挂了。”高登似乎没有尽兴,他走过去检查李毅的尸体,事实上已经灰飞烟灭了,但是他习惯性的要确认一下,森林里燃烧的火焰这时才稍稍停息。

    那只水灵是一只悬浮在半空中的半透明胶体,伸出很多触手,皮肤突出很多伞状的褶皱,从外面可以看出内部绿色的水系灵力在流动不息,带来海洋的咸湿气息。

    “不对,这股焦糊气味太纯粹了,事实上烧焦的味道不该这么单一的,应该是很复杂的一种...这是幻像!”高登察觉出来,但是李毅已经发动了攻击!

    费尔德一马当先,他举起钢铁般的手臂,狠狠的扇在几何怪物的脸上,虽然他怪力非凡,但毕竟还在蓝级巅峰,从对方眼睛和嘴巴里射出的燃烧射线近距离打在他的脸上,三维盾在高温的冲击下竟然渐渐融化,他的脸被火烤的通红,大叫叫道:“快点,阿尔杰!”

    阿尔杰的目标是那只水灵,水灵在遇到袭击后第一时间在体表形成了一道透明的蓝色屏障,是水系灵力结晶而成,坚不可摧,即使强大的“刺”也只在上面留下一道裂痕,时间紧迫,伊莎贝拉正在控制另一只火灵,幻像和干扰让其不敢妄动,以免误伤同伴。

    “混球!”费尔德一拳打在几何怪物的下巴上,它顿时一个趔趄,燃烧射线也向空中扫去。

    阿尔杰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如同死神,对方的硬壳让他很不愉快,不过既然是呆在原地的自我封闭式保护...他用灵力刀刃在水灵的身体上漫无目的的划动,“尾割”的力量让它体内出现大面积刀伤,但是水系的治疗天赋使得伤口不断愈合,一时间局面陷入僵持。

    “你竟然敢耍我!玻尔古,烧死他!!”浓烟里传来高登愤怒的咆哮声。

    “炎爆!”几何怪物忽然停止释放燃烧射线,双手扭曲到身后,胸前裂开一道笔直的沟壑,露出体内密布的,雷管一般的奇异结构。

    “轰!”高温烈焰把费尔德炸飞出去,翻滚了几圈,栽进土里,一阵鬼哭狼嚎之后,费尔德扭扭脖子又冲上去和几何怪物打成一团,好像这点伤害对他不起作用似的。

    “阿尔杰,速度解决战斗!”李毅见局势不对,突袭未能起到效果,一旦上方的空灵赶来支援,那样就很麻烦了。

    “明白!”阿尔杰突然收手,转向另一只火灵,他这个决定非常正确,被各种幻象和精神干扰折磨的快要发疯的火灵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迫近。

    “嘭!”一声巨大的闷响,它丑陋的脑袋被刺穿,出现一个贯穿的窟窿,死的很彻底了。

    水灵的治疗灵术迟来一步,在它的尸体上绽开,可惜除了让伤口翻出肉.芽之外,跟本不能救活,这个倒霉家伙的脑部被强大的冲击破开一个口,脑浆随机被气压带出体外。

    “现在,你的死期到了!”阿尔杰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他围绕水灵高速移动,只看见一团黑影鬼魅般绕着一座蓝色玻璃雕塑旋转,片刻之后,雕塑纷纷破碎,露出里面被切碎的尸身,水灵的内部完全被粉碎了,所以外表的水之屏障也随之碎裂,这只水灵死亡立即溶解成腥臭的液体。

    现在,高登只剩最后一只金级火灵,他变得惊慌失措,接连死去两只灵简直要击溃他的神经,天哪,一只蓝级巅峰的钢灵居然和他最仰仗的金级初阶火灵打的不分上下,那只绿级初阶的鬼东西,竟然短短半刻钟就杀死了他其余两只绿级巅峰的灵,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目光,认为这是幻术造成的假象。

    “你这个卑鄙的贱人,怎么可能赢得了我!玻尔古,杀死他们!让他们尝尝火焰焚身的痛苦!我要把你们烧成焦炭!”

    李毅发现,人在意外面临死亡的时候,往往会失去理智,被某种情绪占据内心,其实没有这个必要,与其这样,还不如好好想想脱困或者反杀的计策。

    几何怪物不愧是金级的火灵,在伊莎贝拉的干扰下依旧力撼费尔德和阿尔杰联手。

    “这个东西体内的构造如同炸弹,一旦打破就会引发直径很大的火焰风暴,那个时候我会受到很严重的伤。”阿尔杰不愿意杀死对方,面前的这个敌人就像一颗手雷一样,一不小心就和它同归于尽了。

    “没关系,我的三维盾足够坚固,你尽管杀它!”费尔德却不这样认为。

    “融化!”几何怪物的四周如同焦炎地狱一般,一道冲击波形状的火焰扩散出去,被扫到的阿尔杰和费尔德身上的三维盾竟然开始溶解,阿尔杰的刃系灵力凝聚而成的刀锋也软化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灵术,竟然能让灵力结构变得不稳定!”费尔德急忙退后,他的体内虽然不受影响,但是缺少了三维盾,实在太烫了。

    李毅正在观望战局,他很疑惑为什么高登不逃跑反而和他不死不休的战斗,难道想凭借这只金级的灵翻盘?还是在等待上方的空灵救援。他抬头看看了天空,那只金级空灵还没有发现异样,伊莎贝拉在上空布置了幻境,一时半刻还发现不了端倪。

    忽然,浓烟里跌跌爬爬走出一个人,正是高登,他把麂皮大衣脱了,穿着一件做工考究深蓝背心,热浪蒸烤得他脸都有些变形,他的眼睛里满是血丝,喷射出仇恨的目光。

    “哦!你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但是你知道的,在你走到我面前和我决斗之前,我的灵有足够的时间救援,你这样只是在欺骗自己,我还以为你会逃跑呢,原来...”李毅嘲讽的耸耸肩,不过他觉得对方好像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知道他依仗的是什么。

    阿尔杰正在急速赶来,他的身影掠过那些被火焰笼罩的焦土,最多五秒,他就能来到高登站的位置,杀死他,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你毕竟太年轻,太简单,有时候很天真...”高登脸上露出得胜的微笑,他从腰间拔出一根雕花的金属火铳,对准李毅扣动了扳机。

    “嘭!”一声巨响,扳机的火石是用火焰灵晶制作的,里面的铁弹包裹着炸药和火灵晶粉末,威力很大。

    李毅胸膛正中一枪,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直直的倒了下去。

    阿尔杰则斩下了高登的头颅,他凭借和头儿的契约感知到,李毅并没有死,他只是受了重伤昏迷过去。

    “该死的,头儿!”费尔德看见眼前的几何怪物渐渐消散,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飞奔过来,一脚踩烂高登的头颅。

    此时,那只蓝色空灵也发现了底下的情况,一同追杀的另一个探索者竟然被干掉了!这意味着追杀彻底失败,它愤怒至极,想要给李毅一伙制造一点麻烦,于是从高空俯冲下来,如同一道三角形的蓝色闪电,双翼涌起金色的空系灵力,把那些拦路的树木齐齐的斩断。

    “怎么办?!”阿尔杰用布扎起李毅的伤口,可是鲜血还是止不住的涌出,他询问伊莎贝拉。

    “先离开这里,翻越佛朗索山脉,直接去杰德曼城邦,还好这枪打在右胸,用的也只是一般的金属弹,胸腔出血会堵塞他的肺部,现在必须找到医生才行,越快越好!”李毅昏迷,伊莎贝拉充当了首领的角色,她指挥蜘蛛载着他们继续逃窜。

    蜘蛛飞快的在森林里穿行,忽然一道蓝色的闪电从天而降,伊莎贝拉控制蜘蛛突然侧身闪避,劲风扑面,旁边的树木被齐齐斩开,强烈的气流将他们推出去,蜘蛛也受了不小的伤,火烧和空系灵力的割伤,再加上过度运动导致的肌肉撕裂。

    伊莎贝拉不断的用幻系灵力刺激蜘蛛毒灵的神经,压榨它最后一点生命力,它的速度竟然比原来快了一倍。

    上方的空灵不断的俯冲下来,可是每次都被伊莎贝拉的幻想干扰,丢失目标后胡乱的破坏一番,更本打不中他们,最后只好悻悻的离开了。

    “头儿这回可悬,不知道为什么平常那么阴险的一个人竟然会吃这样一个大亏。”阿尔杰面色沉重,虽然李毅死了对他没什么影响,但是再难找到这么一个能支付给他如此高的薪酬的人了,他在李毅的手下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突破到了绿级,也有了变异的可能。

    “唉,真倒霉啊,原来不管遇到什么事,头儿总有办法,现在我们可怎么办才好!”费尔德哭丧着脸,不知所措。

    “不要吵,不是还有我吗?”伊莎贝拉正在查看李毅的伤口,她从猫的状态变换成一位精致可爱的女孩。

    “头儿他情况怎么样了?”阿尔杰凑过来察看。

    “很糟糕,伤口虽然没有明显感染,不过他的头很烫,估计是体内有炎症,他的戒指里倒是有药物和手术刀,可惜他昏迷了,要么还可以延缓一下病情,现在我们要尽快赶到杰德曼城邦,找到医师给他治疗,阿尔杰,你去找找附近有什么大型的,行动迅速的灵,有的话活捉回来,另外带些干草和枯枝,我们要翻越山顶的雪被,温度会下降到零下,头儿要生火取暖,他可不是灵,人类的身体很脆弱的。”伊莎贝拉平静的吩咐,她的话给费尔德和阿尔杰带来很大的安定作用。

    “好的,我这就去。”阿尔杰消失在森里。

    “那么,我可以做点什么?”费尔德赶忙毛遂自荐。

    “你去蜘蛛身上,把它的关节处套上三维盾,否则这只蜘蛛坚持不到杰德曼城邦的。”

    咚咚咚咚!沉重的脚步声在森林中响起,蜘蛛已经被伊莎贝拉榨干最后一点生命力,悲惨的嘶喊一声,四肢脱落而死,所幸阿尔杰又找来一只身材高大的雪猿,这只绿级冰灵拥有四米高的身躯,后背肌肉虬结,如同一座小山,被伊莎贝拉控制后双目赤红,发疯似的往前狂奔,比蜘蛛快的多。

    它背上用冰雪筑成堡垒,里面躺着李毅,周围升了火,温度勉强保持住了,三只灵不知道人类的病症和解决办法,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都是你害的,如果你早一点回去救援,杀死那个探索者,不就没事了吗?我看你就是对头儿的安全不上心,如果头儿挂了,你再找个雇主就行了,跟换衣服似的。”费尔德指着阿尔杰的鼻子指责道。

    “胡说,那种情况,速度已经是极限了,而且在行动中保证雇主的安全是我们暗影行者一族的信誉保证!我看全是你的错,都是你太弱了,连绿级的实力都没有,否则怎么会打那么长时间?”阿尔杰反击说。

    “都给我闭嘴,你们这样争论,肯定无济于事,战斗中受伤难免会发生,按照现在的速度,距离到杰德曼城邦还有半个钟头,到时候我们进城要低调一点,不要惹麻烦,否则延误了头儿的治疗时间。”伊莎贝拉正在用湿布擦去李毅面颊上的汗水,听见那两个的争执,眼睛里叹息一声,抬起头说道。

    两个刚才还在争执的家伙,听见这话,纷纷沉默不语,费尔德把头埋在膝盖上,烦躁的抓着雪猿的毛发。阿尔杰整个身子都蜷缩在黑袍中,一动不动,似乎在积聚着巨大的火气,虽然嘴上不说,但在获胜的情况下差点被别人杀掉头儿,这是他的尊严所不能容忍的事情。

    杰德曼城邦的灰褐色城墙渐渐出现在视野里,巨砖垒成的墙壁上钉了很多锈蚀的马蹄铁,锈水的痕迹越过砖缝,形成尖锐的形状。现在不是战争时期,即使是深夜,密布铆钉的铜皮城门只是阖上,并没有锁,伊莎贝拉等人顺利的进了城。

    雪猿被放回去了,它可比蜘蛛幸运的多。为了不引人注意,阿尔杰抱着李毅,而费尔德变回戒指戴在李毅手上,伊莎贝拉依旧以猫的形态出现,趴在阿尔杰的肩头。

    现在是深夜,街道上空无一人,城里的居民都入睡了,这时街角走来一个中年男子,他看上去很神秘,穿着遮风的皮大衣,下摆一直拖到脚面,面容尖瘦,一幅小市民的嘴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